第1章 歡迎光臨美少女遊戲世界IS學園 01

 

IS學園,一年一班。


由於座位是按照姓氏的五十音順序去排,因此和久津(わくつ)自然落到了最後一位,也就是教室最左側那一排的最後一位,傳說中的主角座位。


嘛,至少在這個班級裡,和久津智不會是主角就是了。


因為在這個原本只限女性就讀的IS學園中,本班有著獨一無二的男同學,織斑一夏。


更正,其實男生有兩位。因為,和久津智也是位男性。


雖然光看外表,問十個人就有十個會認定他是一位美少女。就算如此,和久津智在生物學上仍然是位不折不扣的雄性。至於他做女裝打扮的原因?打從出生起就中了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真實性別的詛咒,否則會引來殺身之禍,如此而已。


為何會中詛咒?解咒的辦法?這些事情智比誰都想知道。

 

只是這樣就算了,十五年下來為求自保,智也自己發展出了一套掩人耳目的方法,巧妙地扮演著優等生兼楚楚可憐美少女的角色,基本上還是過著平穩的日子。直到智收到了原本應該已經過世的母親,所寄來的信件。

 

為了查明這封可疑信件的來源,智按照其指示參加了IS適性測驗。本來以為身為男性的自己不可能通過,不過看來老天開了個玩笑。

 

IS適性B。所以說連IS都認為自己是女孩子了嗎…想到這點就令智的心情十分複雜。加上IS學園提供的獎學金十分優渥,讓因雙親過世,目前是對遺產坐吃山空,正開始覺得手頭有些拮据的智決定乾脆就這樣去學習IS相關知識好了,聽說出路很好啊。反正到哪去都得扮演女孩子,在普通學校跟IS學園好像沒什麼差別。要住宿且有室友這點比較麻煩,不過考量到可以順便省下住宿費,這部份可以靠平時多加謹慎小心來應付…大概吧。

 

最重要的是,這樣一來說不定就有機會查出這封可疑信件的真相,進一步弄明白自身的詛咒。

 

而且開IS好像也挺有趣的,不能否認在年前因為抽獎抽中而獲得免費前往德國觀看第二回MONDO GROSSO大會的機會,在會場上看著各國最新銳IS彼此華麗地競爭時,心底多少出現了些羨慕之情。雖然後來被捲入了綁架事件就是了。

 

說到這,當時綁匪的目標,好像就是織斑一夏耶,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一同被捲入的自己。還有,那時僅以刀劍就打敗IS的赤髮少女「正義的一方」,現在在又在哪裡呢…

 

喔喔,一夏看起來坐立難安呢。也難怪啦,萬紅叢中一點綠,座位又是正中間那排的第二個,容易吸引目光的地方。如果視線累積起來就能殺人的話,那一夏現在早已被千刀萬剮了吧。各種好奇打量的目光密集到連坐他後面的女孩都顯得如坐針氈,只好請她責怪自己的姓氏了,座位是照那個排的嘛。這時候智就慶幸起自己是扮成女裝座位又在角落,至少很不顯眼。

 

此時一夏前方的空席吸引了智的目光。嗯?應該要上課了才是,位子的主人打哪去了呢?

 

就在智胡思亂想之時,名為山田耶(やまだまや?迴文?)的嬌小副班導走了進來。或許是第一次帶學生,這位山田老師顯得十分緊張,講話會吃螺絲,只見她非常吃力地把校園做了個大概介紹後,開始請大家做自我介紹。

 

反正是最後一個,要做出適當的應對應該很簡單才是。抱持著悠閒心情的智就這樣一面聽著十人十色的自介,一面半看好戲地等著輪到一夏上場。

 

「那麼下一位是織斑同學,請自介。」

 

沒有反應。晃神了?

 

「織斑同學。織斑一夏同學!」

 

「有、有!」

 

回神了!不過似乎是因為聲音過大,嚇著了山田老師,只見她一個勁地向一夏道歉。這老師…感覺好像很不可靠啊,智不由得作如是想。

 

「呃、那個,您不用這樣道歉啦……我會做自我介紹的,老師您冷靜點。」一夏連忙安撫這位像是小動物般的副班導。

 

「真、真的?真的嗎?真的嗎?你答應我了喔!一定要做到喔!」山田老師猛然抬起頭,認真地抓住一夏的手並靠了過去。

 

這老師真的沒問題嗎?智相信全班同學應該都有同樣的疑問。總之,總算輪到眾所注目的新星(咦?),織斑一夏同學登場了。他會怎樣回應大家的期待呢?

 

一夏慢慢地立起身子,頓了幾秒,像是在思考要講些什麼。看來是沒有事先準備好自介,要臨時想的樣子。太嫩了啊,一夏君,自我介紹這種事情應該在入學前就準備好不是嗎?這樣在面試的時候一定不會被錄取的。等等,這又不是在求職。

 

智中止了一人相聲,把注意力放回一夏身上。

 

此時,一夏也注意到了自己座位前方的空席。

 

「那個…」一夏沒有開始自介,反而向山田老師提出了問題。

 

「是?怎麼了嗎?」

 

「不是啦,可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而已。是說,坐我前面的人怎麼了嗎?」

 

高明,竟然是緩兵之計!一夏君打算藉轉移話題來爭取思考如何自介的時間!

 

「欸?米可特妹妹…咳嗯。奧利維亞同學嗎?嘛、嘛,怎麼了呢?入學典禮也沒看到人…啊哇哇!難不成是遇上了什麼意外!?」

 

老師,您問的問題我們怎麼可能會知道……教室內眾人都是一般的心思,所以也沒人接腔。

 

「山田,奧利維亞就住在學園裡所以是不可能遇到什麼意外的。」

 

在陷入沉默的教室中凜然響起的低沉聲音,引起了一陣騷動。這聲音智似乎也有些印象。

 

「啊,織斑老師,會議已經結束了嗎?」

 

「嗯,山田,不好意思,把跟班上同學打招呼的工作硬塞給妳。」

 

穿著黑色西裝配窄裙,身材纖細修長,經過嚴格鍛鍊使得身材曲線顯得毫無贅肉的美女教師登場。織斑千冬,織斑一夏的親姊姊。當初在綁架事件時,正義的一方離去後,第一個衝來救援的人,同時也是這世界上最強的IS操縱者,看來似乎還兼任了這一年一班的班導師。

 

「比…比起這個糟糕了啊織斑老師!奧利維亞同學她!」

 

「反正一定又是自由自在地散步中吧。入學考試的時候也是…」

 

「那時候真的是有夠擔心的~!考場傳來人沒有出現的聯絡時,雖然是上課中我也飛奔而去找人了呢!」

 

這樣對嗎?老師?

 

「結果只是待在學園的頂樓呆呆地眺望著天空罷了。」織斑千冬嘆道。

 

真是個有夠隨心所欲的傢伙啊!?虧她還能夠通過入學考試呢。智的腦袋絕不算差,不過為了通過IS學園的入學筆試也是頗為花了一番功夫。這樣一來倒頗想會會這位有趣的同學了。

 

「嘛,那傢伙的事情不必太在意,反正等會兒就會自己過來了吧。」

 

怎麼有種放棄看開了的感覺?織斑千冬好像不是這樣的人吧。根據智當年跟她有過一面之緣的印象,她應該是…

 

「各位同學,我是織斑千冬。」織斑千冬轉過身來,神色一變,彷彿仁王似地矗立在講台上,用狼一般地銳利眼神掃視全場。與其說她是高中老師,不如說是長阪坡上的常山趙子龍,散發出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勢。

 

「在這一年內,將你們這些新人培育成有用的操控者是我的工作。我教的東西妳們要給我仔細聽好,並且好好地去理解!學不會的人,我會教到她學會為止。我的工作就是要將年僅十五歲的妳們鍛鍊至十六歲,就算想反抗我也沒關係,但要把我說的話給聽進去!聽懂了嗎?」

 

這樣才對嘛。不過用這種態度對剛入學的新生好嗎?智偷偷地觀察四周,卻發現抱持著這樣的疑惑的人,包括自己在內卻是少數。大多數的反應卻是──

 

「呀──────!千冬大人,是千冬大人本人啊!」

 

「我一直都是您的粉絲!」

 

「我是因為崇拜姊姊大人才來唸這所學校的!」

 

「沒想到我能被那傳說中的千冬大人教到,真是太令人高興了!」

 

「如果是為了姊姊大人的話,要我去死也沒問題!」

 

不,那問題很大吧。智右手扶額,偷偷地嘆了口氣。想到未來至少要跟這群人同班一年,就開始懷疑自己來唸IS學園的決定是否正確。好在包括一夏在內還是有幾位同學露出了相同的無奈表情,看來這班上的正常人不是只有自己一個。至少坐自己前面的同學是深有同感。不知是否察覺到此點,這位同學回過頭來,與智對看了一眼,然後兩人同時地再嘆了口氣。

 

會是個多災多難的一年呢,雖然還不知道妳的名字,不過就讓我們兩個相互扶持,度過這段苦難吧。智莫名地覺得她會跟自己意氣投合,而對方似乎又是深有同感。

 

這位帶著些許少年般精悍之氣的紅長髮美少女,伸出了右手:「山田妙子。」

 

智也伸出右手握了回去:「和久津智。」

 

不用多餘的言語,兩人友情的建立,一切盡在不言中。

 

話說一個有IS適性的偽娘也不能說多正常就是了,智不由得自己吐自己嘈。

 

「……怎麼每年都能聚集到這麼多蠢蛋啊?真是讓人甘拜下風。還是說,只有我的班上聚集了蠢蛋嗎?」織斑老師同樣嘆了口氣。

 

每年都這樣喔?那…請節哀?智也只能這樣想些風涼話,當然不敢真的說出來。

 

「呀啊啊啊啊啊!姊姊大人!再多教訓我們一點!多斥責一點!」

 

「但是偶爾要給我們一點點溫柔!」

 

「同時要指導我們,免得我們得意忘形~!」

 

啊…今天天氣真好,有股讓人想飛的衝動呢。智轉頭看向窗外,把教室內的笨蛋騷動當作沒看到。

 

「真是夠了…算了,織斑,繼續。」

 

「欸?啊…啊啊!」

 

對耶,一夏君還沒自介不是嘛,差點就給他混過去了。

 

教室內的目光再次集中到織斑一夏身上。而背負著萬千期待,大家引頸盼望的一夏君,說出來的自介是…

 

「呃…那個,我叫織斑一夏,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他很有禮貌地鞠了個躬,然後抬起頭。

 

靜。

 

再怎麼遲鈍的人應該都感受的到,此時的氣氛就是希望這位男同學多說一點自己的事情。面對這樣的期待,一夏在沉默了幾秒後,終於給出了回應:「就這樣。」

 

噗哧。智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為了保持自己的優雅形象,智還是有用手遮一下並把頭別開。哈哈,山田同學好像也在偷笑。不只如此,喀噹喀噹,教室裡還傳出了有人從椅子上滑下的聲音。一夏君,你辜負了大家的期望了呢。

 

把局面再次控制住的依然是織斑老師。只見她拿起出席簿,手起刀落地給了手足無措的一夏的腦門狠狠一擊。

 

砰!為什麼會發出好像是怒氣沖沖用力甩上房門的聲音啊!?別說用看的,連用聽的都覺得痛入骨髓,那接了這下直擊的一夏君…喔,看來姊姊大人還是有手下留情的樣子,至少他還活著。

 

「痛───!」一夏依舊是發出了很丟臉的呻吟。

 

別在意,這情有可原。智還是在旁邊偷偷地說著風涼話,反正能做到的也只有這樣。畢竟沒人想正面迎戰那位姊姊大人嘛,這也是情有可原的。

 

「所以?你連讓人滿意的招呼都打不了嗎?」

 

連對自己的親弟弟都如此辛辣呢,真不愧是姊姊大人(咦?)。

 

「不,千冬姊,我是───」

 

砰!喔喔,第二擊也是一樣地響徹雲霄呢。

 

「在學校要叫我織斑老師。」

 

饒是一夏好像也是撐不大住了,開始低下頭抱頭呻吟。不如說能撐到第二擊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吧?記得當年綁架案結束後兩人告別時,一夏有說很嚮往那位「正義的一方」,所以回去會加強自身的鍛鍊,大概就是拜了那鍛鍊之賜。智自身也有練過一些護身術,不過要接下姊姊大人的一擊…算了,想都不敢想。

 

話說這千冬姊的稱呼,好像又引起了一陣騷動。

 

「咦?所以說,織斑同學是那位千冬大人的弟弟?」

 

「成為世上唯一能操縱IS的男性,也是因為這層關係?」

 

不,這裡還有一位能操縱IS的男性。雖說是個偽娘。

 

「把時間浪費在沒意義的事情上了…算了,下一位同學,自我介紹…不,先等等。這蠢蛋,終於姍姍來遲了啊。」

 

坐在一夏後面的女同學才剛站起,聽到織斑老師這麼說,趕緊坐下,還偷偷地吁了一口氣。近距離觀看姊姊大人的魄力好像也給她帶來很大壓力的樣子。

 

不過,珊姍來遲?這麼說是有人要進來這教室了?難道是一夏前面那空席的主人?

 

眾人的目光與織斑老師一同朝向了室靠近黑板側的門。過了一會兒,果真如同織斑老師所言,門被打開,一名嬌小少女悠悠哉哉地走了進來,悠悠哉哉地坐進了那教室中唯一的空席。

 

傳說中的奧利維亞同學,登場。

 

「遲到了,你這蠢蛋,幹什麼去了?」織斑老師用跟對親弟弟差不多的辛辣口氣質問。

 

「在看…天空。」少女卻有如對此沒有特別感覺似地,用悠哉的口吻回應。

 

不,這些事情並不重要。

 

重點是,剛進教室的這名少女,除了身高,膚色與白色的頭髮外,幾乎跟織斑老師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難道是姊姊大人失散多年的妹妹?智看向一夏,一夏卻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名少女的模樣,滿臉問號。

 

「咦,千冬大人的妹妹?」

 

「長的好像…」

 

「但是她好像姓奧利維亞耶?」

 

也難怪班上同學如此議論紛紛了,兩人就是這麼地相似。

 

砰!剛才招呼過一夏君的同樣招式,出席簿天靈蓋直擊,也同樣地招呼到了這位少女頭上。

 

「啊嗚…」少女同樣雙手抱頭呻吟了起來。

 

「大蠢蛋,我應該早就跟你說過,差不多也該收斂一下你那自由散漫的態度了吧。算了,奧利維亞,自我介紹。」

 

「…嗯。」一面用帶著些許怨恨的視線看著織斑老師,少女緩緩站起,轉過身:「米可特・奧利維亞。」

 

靜。

 

教室再次陷入一片沉默。

 

啊哈哈,即視感呢。很明顯大家還是跟才一夏的時候一樣,想要問的問題堆的跟山一樣高,比方說奧利維亞同學您跟姊姊大人的關係之類的。

 

不過奧利維亞同學與其說是不在乎這些視線,不如說是沒察覺到眾人的期望一般,就這樣沉默下去。放著不管的話,八成就會結束這次的自我介紹了吧。

 

「那、那個~,奧利維亞同學?還有很多其他可以說的吧?昨天練習過了吧?」

 

「?」

 

不知為何山田老師拼命地誘導奧利維亞同學繼續自介,不過少女只是微微地歪了歪頭。剛才說了什麼昨天練習過了是吧?聽起來像是兩人私下認識的樣子?

 

「比、比方說喜歡的東西啦或是棘手的東西之類的~!」

 

啊,山田老師好像哭了。這老師真的不行啊…這樣會讓學生感到不安的。而且老師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緊張拼命啊?看著這麼慌張的山田老師,全班同學的心思又再次想到了同樣的問題。

 

「…喜歡的東西是天空跟鳥兒。討厭的東西是暗處,還有狹窄的地方。

 

嗯,有點自我介紹的樣子了,後面兩個是地點而非東西就是了。

 

「還有,我有專用機…」

 

聽到專用機三個字,教室又是一陣騷動。這也難怪,在IS學園中,擁有專用機可說是跟精英劃上等號,更何況在這教室的眾人都是才剛入學的一年級新生。換言之,這位名叫米可特・奧利維亞,長相酷似織斑千冬的白色少女,果然是大有來頭。

 

「…結束。」

 

喀噹喀噹,不少人又是從椅子上跌下。

 

不是這樣的吧?妳這樣只是丟出更多的謎題啊奧利維亞同學!

 

砰!

 

「啊嗚

 

「織斑也好妳也好…總有更好的自我介紹可說吧。

 

「…棘手的對象是千冬。」

 

砰!

 

「啊嗚

 

「叫我織斑老師,蠢蛋。

 

挨上第三擊了呢,這女孩果然是個了不得的角色。不過至少從剛才的對話中,可以推測出奧利維亞同學跟織斑老師與山田老師都在入學前就認識了,這會跟她長相如此地與織斑老師相似有關係嗎?

 

砰!這次的被害者是一夏君。大概是因為他在猜奧利維亞同學是他父母的私生子之故吧,看那表情就知道了。一夏君不是一位能說謊或是隱瞞什麼的人呢。

 

「不可能好嗎?」織斑老師怒道。連智在教室角落都看的出來了,就在一夏面前的親姊姊當然不會例外。

 

此時,奧利維亞同學轉過頭來,也盯著一夏猛瞧:「同樣的…?不,有點不同。」

 

「啥?妳在說什麼?」一夏自然是莫名奇妙。

 

砰!

 

「啊嗚

 

姊姊大人給了奧利維亞同學第四擊:「給我乖乖坐好。」

 

奧利維亞同學這才老老實實地把身體擺正,在位子上坐好。

 

「沒剩什麼時間了,下一位。」織斑老師看了看錶,開始催促剩下的同學繼續自我介紹。

 

不過經過兩位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自介,後面大概很難出現更出眾的表演了吧?

 

「啊,是!」坐在一夏後面,將淡紅色的頭髮束在右側的女孩慌忙站起,身子還晃了一下,似乎是太過緊張而兩腳稍微地撞到了桌子。不過最後還是穩住了身體,有驚無險地開始自介。

 

「卡、卡露拉・卡斯特。來自澳大利亞。以年輕未熟之身忝任澳大利亞代表候補生,並獲得使用專用機之機會。我知道我還有相當多不足之處,所以未來一年內,請老師與同學們多多給予指教。

 

「喔,妳就是澳大利亞的代表候補生啊。記得妳原本只是一般的女學生對吧。

 

「啊,是的。」

 

週圍又騷動了起來。不過跟剛才比起來,顯然是小巫見大巫。畢竟國家代表候補生一國至少有一位,但是男性IS操縱者與長相酷似織斑老師的少女翻遍全世界大概也沒辦法再找出來。

 

重伸,男性IS操縱者這邊還有一位。

 

「就算原本是一般人我也不會因此而手下留情,聽清楚了嗎?」

 

「是

 

「回應要再振作些!」

 

「吚…是、是!

 

好像因為過於緊張而被嚇到了,不過放心吧,有那樣「傑出」的同學在你前面,沒人會特別注意妳的。雖說對方不可能聽到,智還是在心底偷偷送出安慰的話。

 

話說回來,織斑姊弟都在這裡,也就是說待會智在自介之時很可能被二人認出,或者說至少身為班導的織斑老師應該早就知道了。必須先做些心理準備才行。

 

「嗯,下一位。」

 

卡斯特同學像是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般地趴在桌上,不過很快地又被要求注意坐姿的織斑老師賞了記出席簿天靈蓋直擊,痛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儘管發生了這樣一連串的插曲,班上同學的自我介紹還是很順利的進行下去。

 

同樣是國家代表候補生,卻不像是卡斯特同學般緊張,反而給人自己就是自信的代名詞之感的英國代表候補生西西莉亞・奧爾科特

 

有著與IS發明者篠之之束相同姓氏,散發出彷彿武士之凜凜氣息的篠之之箒(看起來似乎跟織斑姊弟也相識?)。

 

坐在一夏這個暴風眼左手邊,卻在剛才的騷動中一直保持著優雅微笑,十足教養良好的大小姐模樣的真田設子。

 

悠哉程度不輸給奧利維亞同學,穿著明顯袖子過長的衣服,一副隨時隨地會睡著模樣的布仏本音。

 

以及坐在智正前方,自稱是鄉下地主的女兒,剛才與自己意氣投合的山田妙子。

 

讓智特別留下印象的,大概就是這幾位同學了。接著,終於輪到壓軸的和久津智自我介紹。

 

智緩緩站起身,優雅地向眾人施了一禮:「和久津智,興趣是料理與編織。學習IS的時間還不長,希望老師與同學們能不吝給予指教。」

 

嗯,依舊成功地扮演了舉止端莊穩重的楚楚可憐美少女。而且由於有了一位類似的角色(真田設子)先自我介紹過了,同樣的姿態就顯得不會特別異常。智很滿意自己的表現,接著就是…

 

「啊!!智!?啊痛!」一如預料的一夏大吃一驚地站起身來大喊,然後馬上就又挨上一記出席簿天靈蓋直擊。學不乖呢一夏君。

 

「在教室給我乖乖坐好。」動手的自然是織斑千冬:「和久津,妳也來IS學園了啊。」

 

「是的,那時真是非常感謝您,織斑老師。」智再次鞠躬。

 

「哼,事實是當我抵達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織斑老師低聲唸了些什麼,沒人聽清楚。

 

「那…那個,織斑老師?」山田老師有注意到,於是大著膽子地問了一句。

 

「沒事,我跟織斑都認識她,如此而已。」

 

教室再次起了不知是今日第幾次的騷動。沒問題,這一樣都在智的預料之中。

 

「是這樣的。」智擺出了彷彿會讓周身灑下花瓣的極品美少女笑容:「之前我迷路的時候,剛好碰上了織斑老師與一夏同學,是他們幫助了我。」

 

教室內的騷動很快地轉為失望。什麼啊,這麼平凡喔。眾人心裡想必都是這樣的反應吧,不過這也是智所期待的。

 

「要用這個說法嗎…也罷。」織斑老師再次用沒人聽見的音量念了幾句。

 

而就算是一夏君好像也察覺了智的意圖,尷尬地向周圍笑道:「啊…是,是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雖然看來還有人,像是那個篠之之箒,用好像能殺人的眼神瞪著自己,懷疑為何一夏在稱呼智的時候直呼其名,還親暱的不加敬稱,不過這種程度的問題還算小事。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自我介紹這一關算是平安度過了。或許對某些人來講一點也不平安?不過這就不是智有辦法去管的了。

 

自我介紹完後大家稍事休息,接著就準備進入正式的課程。

 

「好了,還要吵鬧到什麼時候!?SHR已經結束了。諸位同學從現在起將用半個月的時間把基礎知識牢記在心。接下來是實習,讓身體在半個月內熟悉基本動作。聽清楚了?聽清楚就回話,不管妳有沒有聽懂都給我回話,總之聽到我發問就一定要回話!以上。」

 

嗯,鬼教官一詞應該就是為了姊姊大人而生的吧。


 

注1 參戰同人:

 

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cross BLADE

 

已介紹過,表過不提。

 

IS<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 ~あの鳥のように…~

 

描述原創角色織斑千冬複製人ミコト・オリヴィア在IS學園發生的故事,連載中。

 

IS《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オーストラリアの代表候補!?

 

描述原創角色澳大利亞代表後補生カルラ・カスト在IS學園發生的故事,連載中。

 

IS -Shield of Aegis-

 

描述AXLAVG恋する乙女と守護の楯主角如月修史與女主角之一的真田設子受命潛入IS學園,負責織斑一夏之護衛的故事,似已斷尾。

 

 

 

注2 主角:

 

和久津智,暁WORKSAVGるいは智を呼ぶ男主角,偽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閱畢,還沒看到白色惡魔跟土狼的分班...如果在同一班感覺會風雲變色啊啊啊啊

    拋去駕駛戰術不提,土狼應該是肉身中人類最強? 期待後續!
  • 啊,關於阿同學,可能要說聲抱歉XD。當初的計畫確實是以他為主角,所以序章才會寫成那樣。然後就寫不下去了...直到後來換和久津智上位才突然順了起來。阿同學當然是仍然有登場計畫的,我會盡量想辦法寫到他登場的...orz

    或者用幕間的方式讓他提前登場一下也說不定。

    至於土狼的強度,是的,在我的設定中,肉身狀態下,只有千冬跟幾位原創角或穿越角有跟志保一戰的本錢(志保大致上還都能佔優勢),目前並沒有讓肉身就能壓勝志保的角色有出場預定。除非最後打成了聖杯戰爭啦...目前還不希望這樣XD。

    縹緲孤鴻 於 2012/01/31 18: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