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計畫是一天一更,更到積稿用完為止。

第1章 03

看來大家都確實地經過一番鍛鍊才進入IS學園,所以十五公里長跑雖然跑來並不輕鬆,但是五人都順利地在一個半小時內,也就是午休開始前跑完全程。就連看似嬌小柔弱的米可特也是搖搖擺擺地撐完全場,該說不愧是持有專用機的菁英?

 

順便一提,名次順序是山田同學、米可特、箒、一夏(些微差距輸給箒)、智。山田同學從頭領先到尾,只花不到一小時就搞定,而且臉不紅氣不喘,明顯是遊刃有餘。這傢伙是怪物嗎。

 

想不到比體力,兩個男生都還會輸給同齡女孩,這讓一夏跟智的心情非常複雜。明明自己也是下過工夫鍛鍊身體的…。

 

雖然箒用那依然傲嬌之態度安慰一夏說:「哼,看來你並沒有疏於鍛鍊嘛。」不過對於目標放在「正義的一方」身上的一夏來講,效果不大。

 

嘛,知道自己還有精進空間,未嘗不是好事一件。

 

此外,跑步的時候,時不時還引來其他學生圍觀。特別是第三節下課,人山人海的簡直像是運動會一樣。五人完全被當作珍奇動物在觀賞,還有不少人替大家加油打氣。實在是,相當丟臉,大家都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給埋起來。

 

米可特除外,她的表情依然是那副放空狀態。她獲得的加油聲也是最多的,好像不少二三年級的學生認識她。除了米可特妹妹加油、米可特妹妹fight之外,偶爾還能聽到啊,好可愛,好想抱回家!之類的危險發言。

 

這學校真的沒問題嗎?放心吧,沒問題(冷)。

 

經過這一番共患難(?),山田同學也跟大家成了朋友。

 

「因為跟山田老師姓氏重複了,所以叫我妙子就可以,不加敬稱也沒關係。」

 

妙子這麼說,大家也就直接喊她妙子或是妙子同學了。雖然說當大家問起她為何翹課時,她只是語帶含糊地打馬虎眼帶過。

 

米可特那好像什麼都沒在想的表情似乎又多浮現了一點笑意。

 

「請用,一夏大人。」

 

「啊…啊啊,不、不好意思,麻煩妳了。」不習慣被女生如此親切對待的一夏,雙頰明顯地潮熱了起來。

 

跑完操場後,真田同學很熱心地替眾人送來了開水與毛巾,還主動去拜託一年級學生宿舍餐廳的歐巴桑準備了容易消化的午餐跟運動飲料,真是個貼心的同學啊。

 

除了她不管對誰都用大人來稱呼以外。

 

「設子同學就是這樣的人,請別介意。」果然是跟真田同學在入學前就已相識的妙子出面解釋。看到她連對舊識妙子也稱呼為妙子大人,眾人就釋懷了。

 

是說真田同學也將米可特稱呼為米可特大人,這畫面有種說不出的不協調感。算了,米可特看來是毫不介意這種事情。

 

看著真田同學替大家東奔西跑的背影,一夏也忍不住稱讚了幾句,什麼人長的漂亮,個性又溫柔體貼,要某人多多學習之類的。聽到一夏這麼稱讚,妙子不知為何,露出了有苦難言的表情。一夏想追問卻又被含糊帶過,妙子跟真田同學這兩人過去是發生過什麼事情啊。

 

另一邊,以為自己被針對(其實一夏說的是千冬姊)的箒的不高興指數也急速上升,但是遲鈍的一夏君依然搞不清楚原因。

 

不要說智,甚至連妙子跟真田同學都好像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沒想到現實生活中真能碰上這種如同漫畫男主角般的超弩級遲鈍角色,世界果然是無奇不有。

 

話說這類型男主角的王道展開就是以戀愛原子核之身在不知不覺間到處立旗,然後開了後宮,讓一群美女為自己爭風吃醋而毫無自覺。而現在這裡又是眾女雲集的女校…喂,這也太標準了吧。

 

算了,智知道自己能做的,就只是不要被這些隨時打算吃掉男主角的女生當做競爭對手而已。這應該還沒問題…大概。

 

「嗯?」妙子突然抬頭,向剛才智與米可特等人上演青春友情劇的頂樓望去。

 

「怎麼了嗎?妙子大人。」真田同學問道。

 

「不,大概是我多心了吧。」妙子搖了搖頭,苦笑道:「我們現在正處在被任何人注目都不奇怪的狀態呢。」

 

眾人由衷地同意妙子的結論。

 

「…?」

 

只除了微微歪了歪頭,仍然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米可特。

 

「(確實,我們隨時被監視也不奇怪,但是剛才那道視線總覺得跟其他好奇或監視的視線有些不大一樣?)」妙子暗自思索,決定跟設子一起提高警覺。

 

畢竟,山田妙子與真田設子,並非為了學習操縱IS或其相關知識,才進入IS學園就讀的。

 

妙子簡單一個眼色,身為最佳拍檔的設子便立刻心領神會。

 

而另一邊,在頂樓上,方才投出視線的主人,正轉身準備下樓離去。

 

「沒想到會被察覺哪…」赤髮少女「正義的一方」衛宮志保喃喃地唸了一句。

 

衛宮志保在結束了一夏的綁架事件後,偷偷地溜回去跟父母會合,也自然是免不了挨上擔心的雙親一頓斥責。回國後,志保判斷逃走的IS操縱者與其背後的組織大概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未來很有與之再戰的機會。與其東躲西藏過一輩子,不如主動找尋解決之道,看能否一勞永逸。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就先從了解IS,尋求對抗IS的手段做起。

 

不知是幸或不幸,這輩子身為女性的她,擁有IS適性。經過三年的努力,她順利地通過了入學測試,成為空前,大概也是絕後的以「打倒IS」為目標而入學的IS學園學生。

 

原本應該就只有這樣,直到預料之外的事態發生。這當然指的就是世界第一位男性IS操縱者的出現。且好死不死的,就是自己當初在德國救過其一命的織斑一夏。

 

開學日上午操場上的騷動,很快地就傳到了志保就讀的一年四班。本來只是打算看一眼「老朋友」就回去的她,並沒有料到其周圍有著能在這種距離察覺自己的視線之高手存在。

 

「監視,或者是保護他的特務嗎?」志保馬上就識破了山田妙子的真實身分。

 

雖然現在志保不過是一介IS學園新生,但是基於過去曾奔馳於無數戰場,並於其中生存下來的經驗,她導出了一種預感。

 

「――――看來這世界,會因此而動啊。

 

根據志保的第六感,她確信這世界將以這位首見的男性IS操縱者,織斑一夏的登場為契機,展開某種變化。

 

「該怎麼做呢。是徹底旁觀,亦或是――――」

 

從上輩子起就與麻煩事特別有緣的志保,恐怕是不可能自一夏所引起的各種風波中,置身事外的。與其徒勞無功地掙扎,倒不如早做準備為佳。

 

「沒有直接跟一夏同班,或許還算是少數走運之處吧。」

 

就算必然被捲入麻煩,志保也完全不想在剛開學就成為全校注目的焦點。

 

多虧真田同學不辭辛勞地奔波,眾人在操場旁樹陰下享有了一段還算舒適的午餐時間,只要不去介意周圍投來注目視線的話。

 

離夏日尚早的四月午後,微風吹拂下氣溫十分怡人,加上跑完十五公里長跑的體力消耗,眾人都陷入了昏昏欲睡的淺眠狀態。

 

好景不常,就是有人出來破壞了這段安寧悠閒的時光。

 

「你有空嗎?」

 

在幾乎已經睡著的一夏面前,一位有著一頭閃亮金髮的女子,用白人特有的澄澈湛藍雙眸,以略為上揚的角度俯視著一夏。

 

「…幹嘛啦。」被干擾睡眠的一夏自然是沒什麼好氣可回。

 

聽到一夏不客氣地回應,女子似乎被惹惱了,於是雙眉一挑,拉高聲調:「啊!你這是什麼回答啊?光是讓本小姐找你說話,你就該感到無比光榮了,所以回答的態度應該要更為得體吧?」

 

這樣一陣喧鬧,除了米可特以外的四人,也都清醒過來,把注意力放來兩人這邊。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誰。」一夏站起身,用力瞪了回去。

 

聽到又是不客氣的回應,女子正要發作時,一旁有人拉了拉一夏的衣袖。

 

「一夏大人,一夏大人。

 

「真田同學?」

 

「這位是英國代表候補生,以第二名的成績通過入學考試的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大人。」真田同學解開了來客的身分之謎。

 

不過智也很肯定,除了一夏跟依舊不知道在想啥的米可特,另外四人是早就知道這位前來搭話的女生身份。畢竟她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十分強調自己也是代表候補生這點,也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至於一夏,似乎是因為姊姊是導師且還有一個神似姊姊的同班同學而吃驚到沒怎麼聽進去其他人的自我介紹。確實不能怪他。

 

智回想起被一夏拉去找米可特前的那一幕,心想奧爾科特同學大概是想找與一夏說話的機會找很久了。

 

「喔…」一夏明顯還是沒有進入狀況,他看起來連什麼是國家代表候補生都不知道,畢竟是把必讀參考書當成舊電話簿扔掉的一夏君嘛。

 

「第二名啊。」一夏的腦袋還沒完全清醒,所以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啪嘰。智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這就是禍從口出吧,智心想,這種自信心自尊心爆棚的人一定超在意自己不是第一名這種事情,結果你當著人家的面指出這點來?

 

「啊。」一夏連忙摀住嘴,可是為時已晚。

 

「你…你說什麼…?」奧爾科特同學一面低吟一面握住雙拳發抖。臉因為背光所以看不清楚表情,不過就算看不到,她所散發的怒氣也可以輕易地體會。

 

「本來…本來的話!本小姐應該是第一名才對!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嗯,看來奧爾科特同學是真的很懊悔沒能拿下入學考試第一名。雖然智不覺得這有很重要(在學成績以及畢業後的成就應該重要的多),不過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吧,她可能認為就算只是入學考試自己也應該要考榜首。

 

「如果那位不在的話本小姐就可以拿下榜首了啊!」

 

「哪位?」一夏當然是不會知道入學考試成績的排名順序。

 

「就是那邊還在睡眼惺忪的奧利維亞同學!」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不只一夏,智跟箒也因這衝擊的事實而瞠目結舌。

 

而似乎早已知道真相的妙子與真田同學則是露出苦笑。因為任務所需,兩人在入學前早已掌握了全班同學的基本資料與入學成績。

 

「嘿-有位不得了的傢伙啊。然後?那位叫做奧利維亞的人現在在哪兒呢?」

 

一夏君好像因為太過震驚而開始逃避現實,胡言亂語了。

 

「不就在你的面前嗎!?」這種態度自然只會更挑起奧爾科特同學的怒氣。

 

「哈哈哈哈…妳在說什麼啊?這傢伙是…」一夏還想逃避現實下去,就被已經看不過去的智給打斷。

 

「所以,真的是米可特同學拿下了入學考試榜首?」智再次確認。

 

「本小姐怎麼可能認錯擊敗自己的對手!」

 

「米可特說她在學校已經沒什麼東西好學的果然是真的…」箒想起了當時在頂樓的對話。

 

這回輪到當時不在場的妙子與真田同學露出驚愕的神色。

 

「我那時候可是靠著設子的一對一斯巴達家教才勉強通過筆試的啊…」妙子不知道在低聲自語些什麼,聽不清楚。

 

至於成為話題中心的米可特,則依舊是雙眼半睜半閉地倚在樹旁,一副隨時會進入夢鄉的模樣。

 

總覺得很適合在她旁邊唱首搖籃曲。

 

「原來如此啊…」一夏的精神好像終於比較清醒了點,不過其不滿指數也絲毫不輸給眼前的英國代表候補生:「不過那是米可特的實力吧,感到懊悔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過妳剛才的說法好像不大好吧?」

 

一夏似乎對那種米可特不在這學校會比較好的講法不大滿意。就這點來講,智跟箒都有同感。

 

「哼,算了。跟連代表候補生都不是的奧利維亞同學計較確實沒什麼意思。」

 

眼見奧爾科特同學的講話態度依然不變,一夏也火了:「所以就說你別給我用那種講法。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講什麼代表候補生代表候補生的…是有那麼了不起喔?」

 

不過拿來反擊的點還是出了些問題。

 

「從國內所有的IS操縱者中,選出來做為一國代表之候補並加以培育的菁英,你說這哪裡不了不起?」

 

當然了不起,只是妳的態度讓人非常不爽而已,更別提這跟米可特又有啥關係?一夏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寫出這幾句話。

 

但是看似已經氣昏頭的奧爾科特同學並沒有注意到這些,繼續在那裡大放厥詞:「照理說,光是能和本小姐這種被選上的人同班,就已經是一種奇蹟了,說是你的榮幸也無妨。你能明白嗎?」

 

「不明白,我能跟你同班才不會是什麼奇蹟還啥小的呢。不如說能跟身為『朋友』的米可特同班才是讓我高興百倍的事情。」一夏很直地頂撞回去。

 

雖然很能理解一夏維護友人的心情,不過這樣下去恐怕很難收場。智開始思考解決之策,卻想不大到什麼好點子。看向一旁的妙子,她也是一副我不擅長處理這種問題的模樣。箒似乎是義憤填膺地站在一夏這方,而真田同學則是左看看一夏,再右看看奧爾科特同學,最後只露出了個不知如何是好的困擾微笑。

 

米可特…啊,好像又睡著了,站著也能睡呢。小寶寶睡的越多長的越快是吧?

 

在智苦思能圓滿收場的辦法時,一夏與奧爾科特同學仍然在繼續爭論。

 

「…你說什麼?」

 

「妳沒聽到嗎?我是說跟妳比起來,跟米可特同班才比較令人高興。」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麼!?」

 

啊,奧爾科特同學不但氣到口吃,白皙的肌膚也透出嫣紅。看她氣成這樣,一夏還很得意地露出吵架吵贏的從容微笑。

 

「入學測驗中唯一一位打倒教官的本小姐竟然被一個不要說不認識本小姐,連代表候補生是什麼都不清楚的人給汙辱到這種地步…!」

 

「就說了代表候補生什麼的跟我們沒關係,而且對一個今天以前還不曉得什麼是代表候補生的人,要他去記下代表候補生的姓名跟長相,不覺得太過強人所難了點?」雖然已經把對方駁到啞口無言,但是氣在頭上的一夏繼續緊迫逼人,一點也沒有放鬆收手的意思:「還是說妳這位『菁英』就有辦法記下全世界所有代表候補生的姓名與長相?」一夏講到菁英時還特地加重了語氣。

 

「唔…」奧爾科特同學再次語塞。

 

「順便一提,入學考試時我也打倒了教官喔。」事實是一夏反射性地閃開直衝過來的教官,結果對方就這樣自己撞牆自滅這點一夏自然是瞞住不提:「妳所謂的唯一該不會是指女生中唯一吧?」

 

「對了,那米可特呢?」基於好奇,智插嘴問了一句。

 

「與奧利維亞同學對戰的教官是織斑老師,所以就算輸了,她的綜合成績依舊是贏過本小姐。」奧爾科特同學忿忿地說。

 

原來如此,打輸世界最強也就沒什麼值得訝異之處,重點在於怎麼輸的吧。

 

「啊,這麼說來我們好像也在入學考試時打倒教官了。」妙子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雙手一拍,一旁的真田同學也點了點頭。

 

這兩位小姐剛才還在裝傻,現在居然也開始圍攻奧爾科特同學了?所以妳們是扮豬吃老虎就對了?就那麼討厭奧爾科特同學嗎!?

 

「什…什麼!?」奧爾科特同學現在好像說什麼都會被吐嘈,智已經開始同情她了。

 

「喔,那還真厲害啊。」相較於如同看到飛天鯨魚般地雙眼圓瞪的奧爾科特同學,一夏的反應就顯得平淡許多。

 

題外話,入學考試時智當然也操縱IS與教官對戰過,雖然是發揮了一些護身術所以沒有被瞬殺,不過還是撐不到一分鐘就被解決了。所以其實在入學考試上打倒教官真的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沒錯。智推測奧爾科特同學應該是在入學前就接受了IS相關的英才教育,拿來跟自己這種在入學考試上才第一次摸到IS的人相比,比較基準就已經大不相同了,所以並不適合拿來相提並論就是。

 

想到這裡,智又看了妙子與真田同學一眼。這麼說來,她們兩人也是打哪來的菁英不成?

 

至於一夏,嗯…大概是運氣吧。雖然智只是隨便猜猜,不過卻也與事實真相相去不遠。

 

「這樣看來,妳也不是女生中唯一在入學考試中打倒教官的新生了嘛。」一夏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地刻意強調,存心氣一氣這位英國代表候補生。

 

「那個…」真田同學也發言了:「我們因為某些緣故,所以直到三月中才接受入學考試,或許西西莉亞大人就因此而不知情也說不一定。」

 

是說真田同學,這種發言一點也打不了圓場好嗎?眼見自己若是想打圓場,身邊將無盟友支援,智也決定放棄不當出頭鳥,準備放它船到橋頭自然直了。

 

「一夏,有點說過頭了。」

 

「箒?」

 

出人意表的,是由一直保持沉默的箒介入仲裁。不過智仍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因為她剛才看起來也對這位英國代表候補生很反感…

 

「友人被人說壞話所以生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過冷靜點。才開學第一天,再引起什麼問題的話不是會很麻煩?」

 

「話是這樣說沒錯…」一夏看起來還是有些不大服氣。

 

「…嘛,米可特也是我的『友人』,所以也不是說不會不愉快…。話說回來,代表候補生大人,確實妳是被選拔為候補生的菁英沒錯,不過這麼說來同樣持有專用機的米可特也可說是菁英吧?」箒話中明顯帶刺。

 

「嗚…」奧爾科特同學似乎仍舊是找不到反駁的話,只能點頭。

 

看見自己佔了上風,箒便乘勝追擊:「既然是菁英,就應該認同彼此,藉由光明正大的競爭,追求更高的境界,這樣才符合菁英之名不是?」

 

「嗚…沒錯,確實如妳所說。」把現在奧爾科特同學的表情照下來的話,應該可以成為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這句話的最佳寫照。

 

此時,代表午休即將結束的預備鐘聲響起,總算是替這場爭執給劃下了休止符。

 

奧爾科特同學只能恨恨地看了六人一眼,低聲丟下一句:「本小姐總有一天會洗刷今天所受到的屈辱的。」

 

就這樣氣呼呼地快步離開。

 

一夏則是對其背影扮了個鬼臉,然後說道:「好啦,把米可特叫醒,我們也該回去上課了,免得又惹千冬姊,不,是織斑老師生氣。」

 

「說的也是。」箒滿面笑容地回應,妙子與真田同學也相視一笑。

 

妳們還真是和樂融融的啊,開學第一天就樹立了敵人,這樣往後會很難過的。在智看來,這位英國代表候補生好像已經把在場所有人都當成仇敵,其他人不提,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遭受到池魚之殃呢?

 

這世界果然是被詛咒了(遠目)。

 

後記:重看原作第1集才發現綁架案應該是發生在三年前,所以1-01跟這裡做個更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到底是山田厲害還是土狼沒開氣息遮斷...

    連兩位偽娘出現的學校沒問題嗎? 大丈夫 萌大奶(自爆)
  • 妙子畢竟是主角級角色進來cross over,加上又是偽娘(咦)所以給了點加成XD

    我再找找看有沒有第三位偽娘(咦咦

    縹緲孤鴻 於 2012/02/02 1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