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5

在下午的課程與五人專屬的課後補習結束後,織斑老師跟山田老師將一夏跟米可特的房間鑰匙交給了二人。一夏還另外拿到了補發的必讀參考書,姊姊大人要求他必須在一週之內唸完這本,對此一夏君只能擺出一張苦瓜臉,半個不字也不敢提。

 

「不是還沒辦法給我房間嗎?我記得之前說,要我這一週都從自家通勤。」一夏看了看手上的鑰匙卡,抬頭問道。

 

結果似乎是因為一些複雜的大人事情,使得一夏得提前住進了IS學園的一年級學生宿舍。至於必要的行李,則已經由姊姊大人先將之整理完畢。

 

沒辦法自己整理其實會很不方便,不過一夏君自然是沒膽反抗姊姊大人,就算姊姊大人只幫他拿了換洗衣物跟手機充電器。

 

此時一旁的箒眼尖地看見了鑰匙卡上的房間號碼,頓時發出怒吼。

 

「請等一下!我完全不能接受!」

 

在眾人補習完畢後前來迎接大家的真田同學,對此只能露出困擾的微笑。

 

嗯,又是即視感。智覺得今天大概是人生中看過最多即視感的一天。要說是最為風起雲湧的一日也不為過吧,更糟的是今天還只是開學日,這不就等於是在預告未來的IS學園生活將會高潮迭起,精采萬分?

 

至於箒怒吼的原因?很簡單,箒就是一夏的室友。全班只有一夏跟米可特是現在才拿到房間鑰匙,所以此時箒已經知道了自身的房間號碼。很巧合的是,跟那位單戀中的青梅竹馬相同。

 

也難怪箒的反應會如此之大。就算對方不是自己的暗戀對象,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共處一室確實會有很多問題。

 

雖然智等會兒也得依樣畫葫蘆就是,還得隱瞞自己的真實性別呢。和久津智的憂鬱。

 

「不用擔心織斑會對妳出手,篠之之。」織斑老師冷靜地說道:「他要是有這個膽,我會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呃,這是身為姊姊該說的話嗎?您瞧旁邊的一夏君已經嚇的直哆嗦了。重點在於那不是威嚇,而是單純的事實宣告,姊姊大人有心也有力去實現自己的宣言,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而且箒在意的只怕不是這個,倒不如說她可能很歡迎一夏君去襲擊她…

 

姊姊大人雙眼的光子力光線朝智射了過去,智連忙終止了那危險的思考。不過這人難道有讀心術不成,智並不覺得自己是個內心想法寫在臉上的人啊,又不是一夏君。

 

「可是…!」箒還想再說什麼,但是被姊姊大人的光子力光線一照,也只能乖乖放棄。

 

「嘛,我聽說兩位是青梅竹馬,這樣也好有個照應,不是嗎?」山田老師天真地安慰兩人。

 

青梅竹馬這點恐怕就是問題的癥結啊,山田老師。

 

總之,事情就這樣在不給兩位當事人有反對機會的情況下定案了。

 

箒跟一夏都只能像吞了好幾顆黃蓮的啞巴似地默默目送兩位老師離去。

 

「呃,那個…我說,箒啊。」還是一夏先打破了沉默,向箒搭話。

 

「幹嘛?」箒的回應不只音高降了八度,連溫度好像也降到了冰點以下。

 

「怎麼說…啊,對、對了,我知道這樣當妳室友會有很多地方不方便,我會盡量配合妳的。」

 

「哼。」箒把臉別過去。

 

一夏顯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個問題,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對智等人來講,清官難斷家務事,所以也很難插嘴。

 

這時,出人意表的,卻是米可特搖搖擺擺地靠了過去。

 

「…吵架?」

 

「嗯,不是這樣子的,米可特。那大概…算是一種青春吧。」妙子苦笑解釋。

 

青春SWITCH到現在仍然是ON的狀態。

 

米可特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兒,然後走近箒身邊:「箒,在生氣。為什麼?」

 

「這、這個嘛,怎麼說…」箒支吾其詞了起來。要她承認自己是因為日後將在每天晚上單獨與單戀對象共處一室而害羞,那不如殺了她還比較快。

 

「箒,討厭一夏?」米可特繼續用那天真的語氣追問。

 

「也、也不能這麼說…」箒的臉更紅了,越說越小聲。

 

米可特開始有了動作,她用右手牽起箒的右手,左手牽起一夏的右手,然後把兩人的手疊在一起。經過上午在頂樓上那次四人握手,她似乎已經理解了這個動作的意義。

 

「那麼,和好。」

 

「唔…」

 

「呃…」

 

箒與一夏都滿臉通紅,但是此時的米可特散發著不容違抗的魄力,所以也不敢抽回自己的手。

 

「那個,米可特?」一夏斗著膽子問了一句。

 

「和好。」

 

看來米可特的命令就如同姊姊大人一般,是絕對的。真不愧是分身(?)。

 

「…唉。」最後箒像是放棄似地嘆了口氣:「那個,一、一夏,以、以後請多指教。」

 

「啊…喔,喔!也請多指教了,箒。」

 

「但是!回房間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劃分清楚使用房間的規則,聽清楚了嗎!」

 

「是、是!」一夏只能像是新兵訓練中,接受長官命令的菜鳥一般地回答。

 

是只能講一次喔,一夏君。

 

「既然如此,那我們乾脆就來確認一下各自的房間位置吧,方便未來有個照應。」眼見愛情喜劇告一段落,妙子提議道。

 

「贊成。」智也同意這個提案。經過白天的風波,六人可說是成了同舟共濟的命運共同體。與其想辦法撇清關係,不如彼此緊密聯繫來度過可能面臨的難關。

 

「喔~」米可特跟著附和,不過與其說她是贊成這個主意,不如說她只是模仿智的舉動而已。

 

但還是很可愛。

 

而真田同學自然不會有反對的意思。見此情況,一夏與箒當然是從善如流。

 

於是眾人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房間鑰匙。

 

「我跟箒是1025,智是1023,米可特是1027,妙子同學跟真田同學是1026...」

 

攤開學生手冊上的宿舍房間配置圖,可以發現眾人的房間位置剛好形成了一個T字型。一夏與箒在中間,智與米可特分別在兩側,妙子與真田同學則在一夏與箒的對面。

 

智開始懷疑這是否有外力介入了,怎麼這麼巧大家都聚在一起?需要找檢調單位進行調查嗎?

 

在確認過彼此的房間位置後,大家決定先各自回房整理一下行李,六點在餐廳集合吃飯,順便商討一件事情。

 

「雖然不管是上午下午還是剛才的課我都聽不懂,不過我一點也不想輸給那個叫西西莉亞的女人!」

 

「一夏,我想這並不是可以講的如此得意之事。」智忍不住吐嘈了。

 

是的,就是關於班代表選拔模擬戰的對策。一夏除了啟動過IS之外,相關知識付之闕如。雖然並不打算當上班代表,不過一夏也不想打的太過丟千冬姊的臉,特別是想給那個英國代表候補生一點顏色瞧瞧。所以一夏也就只能拜託另外五人替他想想法子了。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這裡有五個臭皮匠,還加上一個諸葛亮等級的外掛,總會有辦法吧?一夏很樂觀地表示。

 

嘛,雖然米可特是那副樣子,不過真人不露相,說不定意外地很擅長指導也說不一定?

 

「啊,我還得先去劍道社一趟。」

 

在眾人準備離開一年一班教室之時,箒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怎麼了?」一夏問道。

 

「因為補習,我沒能去社團練習,必須去跟社長講一聲。」箒似乎在開學前就加入IS學園的劍道社了。

 

「妳還是一樣認真呢。」一夏感嘆道。

 

「當然!」箒的雙頰微微一紅。

 

被心上人稱讚所以開心是吧,明明反應如此好懂,但是一夏君就是不能理解,這應該已經可以列入IS學園七大謎團之一了。不只是智,一旁的妙子與真田同學似乎也是有著同樣想法。

 

「記得一夏有說過,箒同學是全國劍道大賽冠軍?」智想起了上午在去找米可特時的對話。

 

「沒錯,這傢伙上小學前就開始練劍了,實力真的很強。」一夏像是自己受到誇獎一般得意地說。我們小時候是在篠之之家的道場一起練習的,算是同門吧,一夏補充道。

 

「只、只是努力鍛鍊自己的結果而已。」像是要掩飾害羞,箒把話題轉移到了一夏身上:「話說一夏你不也是全國劍道大賽冠軍?」

 

「嘛,是沒錯。」一夏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去年我們還在比賽會場碰過面呢。」

 

「一夏大人跟箒大人是同時分別拿下男子組與女子組冠軍嗎?真是一段佳話。」真田同學看似不帶一絲虛假地稱讚。

 

「喔~很厲害?」米可特大概又是一知半解所以語尾上揚,用的是疑問語氣。

 

不過很萌,所以沒關係。

 

「還好啦,我是因為有了嚮往的目標所以才持續鍛鍊的。」說到這,一夏露出了之前不曾有過的嚴肅表情:「現在這種程度,還遠遠不足。」

 

相較於露出疑惑之色的眾人,只有智知道一夏所指為何。只是一夏似乎不願多談,眾人也不好追問。

 

「我差不多該走了。」箒看了看時間,似乎再不去就找不到社長了。

 

「啊,我也一起去吧。我對這裡的劍道社也有些興趣。」一夏提議。

 

「你、你竟然對充滿女生汗水味的劍道服有興趣?變態!」箒突然翻臉罵人。

 

「喔~一夏,變態。」米可特在這裡就是用肯定語氣,為什麼?她的判斷基準依舊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才不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也有練劍道,所以只是單純對IS學園的劍道社感興趣而已!米可特妳也不要亂講話!」一夏連忙辯解。

 

「一夏大人,變態是不好的行為。」竟然連真田同學也補刀!

 

「就說我不是了啊啊啊啊!」

 

眼見一夏快要抓狂了,智跟妙子只得連忙安撫。

 

「我們相信你不是變態,所以冷靜點。」妙子拍了拍一夏的肩膀,以示安慰。

 

「嗚嗚…還是你們兩個人比較好。」

 

「是嗎?我記得你曾經說我是個絕情的傢伙?」看到一夏這個樣子,智突然覺得應該還是要捉弄他一下。

 

「竟然在記恨!?」面對智的突然背叛,一夏當場崩潰。

 

他找了個牆腳蹲下,開始畫圈圈:「這世上願意站在我這一方的人到底在哪…」

 

妙子只得在眾人之間東奔西跑,極力安撫大家。智看玩夠了,也收手改幫忙妙子打圓場,這才把事態收拾起來。

 

「總、總之!我一個人去就好了,一夏你不准跟來!」箒不知為何,依舊十分堅持這點。

 

「這太蠻不講理了吧…」一夏嘆道。

 

坦白講這有點可疑。讓一夏跟劍道社的人見面是會有什麼麻煩的事情發生嗎?要隱瞞兩人之間是舊識的話,早就因為上午的跑操場事件而紙包不住火了吧。

 

這挑起了智的好奇心,不過君子不近危牆,沒必要主動把風波的火星往自己身上拍。

 

但不是每個人都懂得這層道理,比方說米可特。

 

「想去。」米可特的雙眼閃爍著好奇心,興致勃勃地提案。

 

「可、可是…」箒依舊是不情不願。

 

「大家,一起去。」米可特又重複了一次,意志堅若磬石:「因為是朋友。」

 

「嘛,那就大家一起去參觀吧。」妙子似乎本來也不打算跟去,但是終究勉為其難地開口附和。

 

好像真的沒有人能違抗米可特。智突然覺得真田同學連米可特也稱呼為米可特大人真是有先見之明,因為最後六人的行動還是以米可特的意見為準啊…

 

事以至此,箒也只能死心。

 

「聽好了,等會見到社長,不准多說什麼,知道了嗎!」箒千叮萬囑,交代大家不要多嘴。

 

別人不提,這對自由自在的米可特大概沒用。只見她歪著頭,根本不了解箒說了些什麼。

 

反正可愛就是正義,沒關係。

 

「不過實在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就累成這樣。千冬姐是導師不提,還遇到一堆熟人,接著居然又是跑操場又是決鬥什麼的…」在前往劍道社所在的社團大樓路上,一夏嘆道。

 

「還真敢講,最後兩者不都是你害的。」箒直接吐嘈回去。

 

「唔…唉。」一夏回想了一下,發現兩件事的起因似乎都是自己,箒講的是一點也不錯。

 

「一夏大人,請打起精神。嘆息,是會讓幸福溜走的。」

 

「啊哈哈,謝了。」面對真田同學的安慰,一夏也只能苦笑以對。

 

「雖然我覺得當我不小心啟動IS的時候,我的幸福就已經全部跑光了…」一夏低聲唸了幾句。

 

「不嫌棄的話,請用這個。」真田同學不知道從書包裡拿出了什麼…是一個玻璃罐?

 

仔細一看,裡面裝的是五顏六色的金平糖。

 

「這是我珍藏的寶物,當想要提振精神時使用的。」真田同學那溫柔婉約的笑容,簡直像是傳統日本女性的象徵,大和撫子一般:「相當有效,妙子大人可以作證。」

 

「嘛,確實是如此。」妙子點頭同意。

 

除了一夏,其他人也都各拿到了一顆。雖然除了米可特,大家都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真田同學說她房間裡還有很多,就只好不客氣的收下了。

 

智將金平糖放入口中,嗯,很甜,相當美味,彷彿一整天的疲勞都減輕了。累了一天後吃顆金平糖確實能放鬆心情,人在疲倦時需要糖份看來是真的。

 

米可特似乎還想要一顆,不過真田同學卻是很堅定地以馬上就要吃飯為由拒絕。米可特倒是乖乖地聽話,沒有耍小孩子脾氣。已經高中生了還耍小孩子脾氣也很令人困擾就是。

 

真田同學跟米可特的互動有如母子一般,一夏忍不住又誇了幾句,說真田同學日後必然是位賢妻良母之類的。只是聽到類似講法,妙子的臉色又變的好像有苦難言。

 

而一旁箒的不高興指數,自然也又是極速上升。

 

「不過,米可特,真是抱歉喔,因為我跟別人吵架所以把你給捲進來。」一夏看來還是很在意米可特在最後也被迫參加班代表選拔模擬戰一事。

 

沒想到米可特那小小的腦袋卻橫向晃了兩下。

 

「一夏,沒有錯。」

 

「可是…」一夏似乎還是很擔心。一夏覺得米可特看起來如此嬌小,要讓她用IS這種兵器進行模擬戰實在是相當危險。

 

「真的沒問題嗎?」箒也一樣擔心自己的朋友。

 

不過智是覺得,兩人可能是多慮了。米可特的實力只怕完全不能用外表衡量,鹿死誰手十分難說。

 

「放心。」米可特雙手緊握住自己衣服的下襬,抬頭看向眾人,為了讓眾人安心而露出小小地微笑。表情依然是很難判別,不過在場眾人卻很確定米可特笑了。

 

「我跟伊卡洛斯,不會墜落,絕對。」

 

伊卡洛斯大概就是她的IS專用機之名。

 

「贏的了?」箒問道。

 

這也是眾人共通的疑問。英國應該不可能選出一個只有嘴巴的人當代表候補生。雖然智不認為米可特會輕易落敗,但也沒想到她竟然講的像是有了必勝的自信。

 

搖頭。

 

「「「「「…咦?」」」」」

 

米可特同學,你不是確定自己會贏才這麼說的嗎?

 

「我,就只是飛翔。」

 

「飛翔?」妙子問。

 

「嗯…在天空,飛翔。不讓任何人阻撓。」

 

米可特就這樣抬頭看向被夕陽染成茜紅色,那無邊無際的天空。

 

眾人也跟著一同抬頭望去。米可特確實在自我介紹的時候,說了自己喜歡天空。雖然不知為何米可特對天空如此執著,但是,對她來講,在天空飛翔或許是她無可取代,也不能退讓的事情吧。至於勝敗,她似乎是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眾人就這樣靜靜地凝視著天空。

 

最後,是智先開了口:「米可特,到時候妳打算就這樣跑給對方追嗎?」

 

「嗯,捉迷藏,喜歡。」

 

每個人都被米可特的反應給逗樂了。

 

大家笑了一陣之後,米可特又突然冒出一句:「但是跟千冬玩捉迷藏就討厭。那個,才不算是捉迷藏…」

 

沒辦法,那是要賭命的嘛,大家都懂的。

 

到了劍道社門口,箒又是一次再三交代大家不准多言後,才拉開了劍道社的大門。

 

空蕩蕩的劍道社中,只有幾位已經換回制服的學生正在做最後的收拾整理,練習是早已結束了。

 

「啊~是箒箒,妳終於來了~」

 

一位與箒身高相仿,留著短馬尾的金髮少女,帶著開朗的笑容蹦蹦跳跳地向眾人跑來。

 

「社長,我說過幾次了,不要叫我箒箒。」箒像是很頭痛地按著太陽穴。

 

「有什麼關係嘛。」這位樂天的社長大人一口回絕:「咦~米可特妹妹也來了?給姊姊抱抱~」

 

就這樣一把抱住了米可特,貼著她的臉頰磨蹭,露出幸福的微笑。看來這位社長也是溺愛米可特妹妹的學姊們之一。

 

「唉。」箒嘆了口氣,開始向眾人介紹:「這位是IS學園劍道社社長,也是我國中時社團的學姊,IS學園二年級生,千葉紀梨乃。」

 

「二年三斑,千葉紀梨乃,叫我紀梨乃就可以了,不必太拘束~。大家都是箒箒跟米可特妹妹的朋友嗎?請多指教。」紀梨乃學姊一手抱住米可特,一手捏捏米可特的臉頰,同時跟眾人打招呼。

 

米可特依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不過看起來至少不討厭被這樣對待。

 

接著紀梨乃將視線投向一夏,賊賊地笑了:「喔喔,這麼快就把男朋友帶來向大家炫耀了?學姊我好傷心~我不記得有把箒箒教成這樣的孩子啊~。」

 

「等等!紀梨乃學姊!我跟箒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而已,並不是什麼男女朋友!」一夏連忙辯解。

 

「咦?不是嗎?」一旁一位比一六五公分的智還高出半個頭的紅髮學姊接口:「去年全國大賽的時候,織斑同學不是還特地來找箒箒合影留念?」

 

「鞘學姊!!!!」看見不欲人知的舊帳被翻了出來,箒那原本就已經通紅的臉頰更是有如全身血液都集中過去一般,變成熟透的蘋果。

 

難怪她不希望大家,特別是一夏來劍道社,智心想。完全被當成捉弄對象了啊。

 

就這樣喧鬧一陣後,最後是由已經引退的三年級前社長草壁美鈴出面解圍,眾人才總算安靜下來,完成自我介紹。

 

千葉紀梨乃跟桑原鞘子,兩位在篠之之箒國中時大她一屆的劍道社學姊。像是孽緣一般,三人又在IS學園重逢,紀梨乃更是又當上了社長。

 

而前社長草壁美鈴則是能一次操控七把近身戰用劍而有著「七刃」別名的高手,其實力不論是IS的操縱還是劍道都是三年級中的頂尖。還有一個十分恩愛男友的她簡直就是人生勝利組。

 

箒在解釋完自己沒來練習的原因後,像是要逃難似地拉著眾人離開。紀梨乃學姊與鞘學姊怎樣都留不住,只好揮手跟大家道別。

 

「織斑同學~有空常來這裡玩喔~大家都很歡迎你的。其他人也一樣喔~特別是米可特妹妹!」直到最後,紀梨乃學姊依舊是露出那如同向日葵般地開朗笑容。

 

同時,草壁學姊偷偷地把智拉到一旁。從剛才見面起草壁學姊就一直在注意智,智還在擔心自己的身分是不是被識破時,草壁學姊才低聲開口:「如果有遇到什麼科學無法解釋的問題,歡迎來這裡找我。」

 

被說中心事的智只能呆在當場,直到被箒連聲催促後才追上眾人離去。

 

「嗯~美鈴學姊很在意那位智學妹呢。」望著眾人離去的背影,空閒下來的紀梨乃開始把捉弄的目標放到的草壁美鈴身上。

 

「這、是有點在意沒錯啦,只是…如果那孩子不提,那別人也幫不了她。」美鈴的眼神中帶了三分憂慮。

 

「…學姊,難道是…」鞘子想起這位學姊真正的「專長」,忍不住跟紀梨乃抱在一起發抖。

 

美鈴點了點頭:「希望這不過是我的錯覺…」

 

然而,「陰陽師」草壁美鈴的直覺,並不會在這裡出錯。

 

「都是好學姊呢。」在離開劍道場後,妙子笑道。

 

「學姊們的人品沒有任何問題,就只是…社長愛捉弄人了點。」箒過去一直都深受其害。

 

「嗯…怎麼說呢,請加油,我們三個都是支持妳的。」妙子安慰道。

 

「!?」

 

箒驚愕地看了妙子、真田同學與智一眼。她該不會以為自己把那戀愛少女心藏的很好吧。

 

智本來在思考剛才那位神秘學姊的事情,這時才回過神,點了點頭,表達了自己的應援之意。

 

真田同學則說:「箒大人,fight。」

 

還握拳揮了兩下。

 

「謝、謝謝。」箒只能滿臉通紅地低聲道謝。

 

「怎麼了嗎?」跟米可特一起走在前頭的一夏回頭問道。

 

「沒、沒事!跟你沒關係!」箒超激動的。

 

「是啊,這是少女們的秘・密・喔()」智再次擺出極品美少女笑容。

 

而知道智真實性別的一夏則只能心情非常複雜地搖頭嘆氣。

 

到了一年級宿舍後,眾人很快地就找到了自己的房間。

 

「就是這裡吧。」一夏抬頭看了看房門上的號碼,1025,沒錯。

 

「那麼,就六點餐廳見。」妙子跟真田同學站在兩人的房間門口,回頭道。

 

「嗯…拜拜。」米可特揮著小手跟眾人道別。

 

「米可特,這個時候該說的是『等會見』喔。」智溫言道。拜拜總有種未來難以再會之預感,那樣實在是寂寞了點,不如等會見那樣明確訂下再會之約定。

 

「…等會見?」

 

看見米可特模仿智講話,眾人都被那可愛的舉動給逗笑了。

 

「喔!等會見,米可特!」一夏很興奮地跟她揮手,卻被一旁的箒敲了一下。

 

「不要太過吵鬧,會打擾到其他人。米可特,等會見。」嘴巴上是在斥責一夏,但是箒的表情不帶一絲怒意。這也是受到了米可特的影響吧。

 

「嗯…等會見。」米可特似乎是笑了。經過一整天相處下來,大家都多少能夠分辨米可特臉上那細微的表情變化了。

 

眾人在1025室前分手後,就各自進了自己的房間。智顧慮到自己的室友可能已經住進去了,所以謹慎地先敲了敲門。

 

「咦,已經來了嗎?請、請等一下!」

 

這聲音好像有點耳熟。

 

後記:積稿用完了(死)。明天又要上班,最近會有點忙起來,小說也積了很多沒看(博客來折價券亂灑活動最後一天剛好趕上書展開始,2/1那天不曉得有多少訂單飛過去),可能的話希望能在228四天連假做更新。第1章預計下一話結束,簡單講就只是個人物介紹,不要說沒有戰鬥場景,根本就祇是開學第1天...冏。第2章一定會有戰鬥,不過會不會打到第二青梅竹馬豋場...未定or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紀梨乃也出現了...總覺得光支線劇情就會龐大到爆炸(汗),莫非有些是出場跑龍套的? XD

    話說既然連阿同學都kia了...有沒有可能讓紅色的傢伙也出現呢?
  • 紀梨乃只是跑龍套的無誤(汗),我只是想要找一些是學劍道的角色豋場,然後在假面男僕跟竹劍中選了竹劍,就這樣XD。

    紅色的傢伙目前沒有出場的計畫就是了

    縹緲孤鴻 於 2012/02/03 19: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