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前略,我(♂)與少女們開始學園生活 01

 

開學日隔天清晨,一年級學生宿舍附近,一塊鮮有人跡的空地,傳來了一男一女的喲喝聲與竹劍相擊的聲音。

 

「怎麼了,一夏!你的程度不是只有這樣吧!?」

 

「嘿!好戲現在才要開始呢!」

 

由於離初戰只剩四天,又要研讀基礎理論,一夏與箒決定早起,利用清晨進行練習。一夏的「盾」山田妙子,自然也必須捨命陪君子。

 

身為即使放眼全世界,也堪稱第一流的保全公司AEGIS的特殊要人護衛課之王牌,在妙子看來,兩人的程度確實已經大幅地超越了同齡的孩子。特別是箒,考量到男女天生上體力的差異,她能夠在比試中對一夏取得微幅的上風優勢實在是難能可貴。

 

據說篠之之家是傳承古流武術的神社兼劍道場,難怪有此水準。

 

至於一夏的劍…好像有點奇妙?

 

基本的主幹與箒相似,這是由於師出同門之故,沒有問題。但是圍繞著這主幹所伸展出來的枝葉…對了,補丁?

 

或許是有些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比喻,但是妙子在看了一夏的劍後,想到的就是補丁,就像一件衣服,為了能夠繼續使用下去,在各處縫縫補補,貼滿了補丁。

 

一般來說,像這樣雜亂的修補,是不可能成為能派上用場的武術。但是,在身經百戰的妙子眼中,雖然仍未成熟,但一夏的武術確實已經有著能夠與人搏命的本錢與雛型。

 

一夏曾經表示,自己在與箒分別後,為了某個憧憬的目標持續鍛鍊。除了學校社團活動,失去了其他正規武術指導的他,很可能自行研讀各種武術專書,從中去蕪存菁,融合成了他現在的我流武術。

 

這是踏錯一步就會自滅的道路,換言之就是走火入魔。但是一夏的劍完全沒有給人這種感覺。他只憑直覺,就挑選出適合自己的技巧進行組合,近乎無師自通地提升自己的能力。

 

「(這傢伙…是天才。)」

 

只能說不愧是世界最強的弟弟,要是能夠給他找一個名師指導,前途無可限量。

 

妙子一面旁觀著兩人的練習,一面思考這些事情。同時,他也沒有放鬆對周圍的警戒。觀眾不是只有他一人,不過由於感覺不到殺氣之類的敵意,看來對方也只是對這兩人的比試有興趣才駐足觀賞而已。

 

「喝啊啊啊啊啊!」

 

「唔……!」

 

箒的竹劍離手,跌坐在地。勝負已定,是一夏的逆轉獲勝。

 

一夏伸手打算將箒拉起,沒想到箒卻沒有握住一夏的手,只是呆呆地看著一夏,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怎麼了,箒?該不會哪裡受傷了吧!?」一夏緊張了起來。

 

「沒、沒事啦!」箒把頭撇向一旁,還是一樣的冷淡口氣。不過箒並沒有就此自力站起,而是老實地讓一夏拉起來。

 

一夏當然是看不出來箒正因為看呆了意中人展現出的帥氣一面,以及對於能夠重回往日與青梅竹馬一同鍛鍊的時光而感到心頭小鹿亂撞。

 

能不能想點辦法讓這小倆口趕快開始交往啊?妙子已經開始思考這種問題了。

 

只是這裡沒有人能吐嘈說如月修史自己都還處在雙翼狀態之中,沒有那個閒工夫去管別人的愛情故事。

 

此時,一旁傳來了鼓掌聲。

 

「是場好比試喔。」

 

英姿煥發的劍道社學姊,草壁美鈴登場。

 

「啊、學姊早!」

 

「「草壁學姊早。」」跟在箒之後,一夏跟妙子也趕忙跟學姊打招呼。

 

「學姊怎麼會來這裡?」箒問道

 

「本來是來做例行的晨練的,沒想到卻看了場好比試。」草壁美鈴笑道:「今年的新生很上進呢,除了你們,我至少還看到了四人在晨練。」

 

「那、那個,關於剛才的比試,可否請學姊指點一二?」大概是因為隸屬體育系社團之故,箒在面對學姊時,顯得有些緊張。

 

「織斑沒問題的話,我很樂意。」

 

一夏自然是不會有反對的意思。

 

除了指出幾個兩人在比試中犯下的錯誤,草壁美鈴對一夏的武術,也與妙子所見略同。

 

一下子被妙子與草壁學姊兩人誇說是武術天才,一夏只能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謙虛地表示自己這種程度還不算什麼,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

 

只是在聽說一夏是有了某個憧憬的目標,為了更接近對方才如此鍛鍊之後,草壁美鈴的臉色嚴峻了起來。

 

「為了憧憬的目標持續鍛鍊,這是好事。」草壁學姊停了下來,像是在思考遣詞用句地沉默了一會兒,才繼續說下去:「但是…越是憧憬對方,可能就會越不了解對方,越拉開與對方之間的距離。」

 

「咦?」一夏顯然沒能夠理解學姊的言下之意。

 

「不要急。」看著學弟似懂非懂的模樣,草壁美鈴只是微微一笑:「我不會要你現在就接受我說的話。記在心中,用心思考,總有一天,你會找出自己的答案。箒,妳也一樣喔。」

 

雖然不是很明白學姊所指為何,不過一夏跟箒還是點了點頭。

 

在一旁的妙子看來,草壁美鈴似乎是以過來人的立場在傳授自己的經驗,不過事涉對方隱私,妙子自然是不好意思提問。而且身為「盾」,要判斷的只有對方是否會危害自己的護衛對象,如此而已。

 

「對了,還有一件事。」草壁美鈴話鋒一轉:「我認為織斑還是找一個老師,學習正規的武術為佳。這樣可以省去自行摸索的時間,也比較不容易誤入歧途。如果不嫌我多管閒事的話,要不要讓我介紹老師給你?」

 

一夏雙眼一亮:「真的嗎!?在進入IS學園前我正好覺得有些遇到瓶頸了,可是也不知道該向誰求教。如果草壁學姊願意幫忙那就太好了!」

 

一旁的箒卻顯得有些不情願:「學、學姊!?」

 

「箒,不用擔心,我介紹的是…那、那個…」在提到人選時,草壁美鈴突然變的吞吞吐吐,雙頰微紅,還像是要掩飾害羞地撥了一下頭髮,才小聲地道:「是我的男朋友啦。」

 

「「「欸!?」」」

 

草壁美鈴的男友伊達義弘雖然才十七歲,不過已經有在兼任一些道場的代理師範,更是中國古流武術,武當太極拳的高手。草壁美鈴認為,像伊達義弘這樣有學過「如何教人」的人選,比起自己更適合指導一夏。而且同性的老師,在很多方面指導起來也會比較方便。

 

這個名字妙子也有些印象,似乎是今年還去年才突然竄出的武術高手。在入學前曾聽自己的直屬上司兼養父,AEGIS特殊要人護衛課課長神崎恭一郎在閒談中提過他。

 

「我知道你們現在要忙著準備班代表選拔模擬戰的事情,所以這邊就先不急。我看,等你們選完之後再來約時間吧?」

 

「學姊也知道我們班要舉行模擬戰的事情?」箒問道。

 

「是啊,流傳很廣呢。」草壁美鈴苦笑道:「我還因為不小心說溜嘴,透露了曾在劍道社跟你們碰過面的事情,就被同班同學們逼問了半天。」

 

女生都是些喜好八卦的生物。對於草壁美鈴的結論,也曾身受其害的妙子猛點頭。

 

「呃…怎麼說,好像給草壁學姊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一夏只能跟著苦笑。

 

「別介意,織斑。我想你也不願意事情變成這樣,不過你的立場確實比較特殊,還是謹言慎行一點比較好。」

 

雖然可能已經太遲了,不過一夏還是點了點頭,表示銘記在心。

 

「箒,妳暫時不用來社團沒關係。」草壁美鈴在準備告辭離去時,像是看穿了箒的心思一般,又交代了幾句:「去忙你們班上的班代表選拔吧,社長那裡我會幫妳去說。妳也知道紀梨乃是個通情達理的人,她會同意的。」

 

「咦…咦!謝謝學姊!」

 

連這位學姊都很機靈地幫兩人製造機會呢,但是一夏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領情呢?妙子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替箒加油打氣。

 

時間也接近宿舍規定的早餐時間,眾人便就此分手,回自己的房間洗澡更衣。

 

附帶一提,箒完全不願意讓一夏緊跟著自己使用自己才用過的浴室,也拒絕讓一夏先洗,一夏就只好到妙子跟設子房間內的浴室去洗澡。

 

但是箒還是看起來不太開心就是了。

 

「欸,妙子啊。箒那傢伙到底是怎麼了?」一夏向妙子求教。

 

「嗯,她是怎麼了呢?」妙子就算心裡有底,也不敢把他推測的真相講出來。

 

時間到了早上七點,一起聚在宿舍餐廳吃早餐的是一如往常的七人。

 

七人?不知為何,大剌剌同學不見人影。

 

「米可特,妳的室友呢?」一夏問道。

 

「嗯,她還想睡,就讓她繼續睡。」米可特搖晃著昨晚大剌剌同學所送,尺寸不大合身的制服回答道。

 

眾人只能無語以對。

 

「我想,我們還是派個人去叫大剌剌同學起床會比較好。」

 

沒有人反對智的提議,於是真田同學便自告奮勇地接下這個任務。

 

「喲,可以坐你們旁邊嗎?」

 

在真田同學離席後,一夏背後突如其來的一聲招呼,讓一夏差點被拿來當早餐的鮭魚給噎到。

 

眾人抬頭一看,是三位端著餐盤的女學生。

 

率先打招呼的,是一位留著少年般短髮,看起來充滿活力的運動型女孩。她看沒有人有反對的意思,就這樣坐了下來。後面兩人也跟著找了旁邊的空位坐下。

 

「你就是傳說中的織斑一夏同學吧?哎,也不可能認錯人就是了。」運動型女孩很親切的打招呼。

 

「是沒錯…欸,妳是?」一夏當然沒見過這人。是同班同學嗎?一夏臉上寫著這樣的問句。

 

一夏君當然不要說沒能把一年一班全班同學的名字跟臉給對起來,講出名字來他也不見得知道是不是自己班上的同學。不過就話說回來,除了事先就已經調查過的山田妙子與真田設子,其他人也都不可能才第一天就記全。

 

「哈哈,不是啦,你不認識我是當然的,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嘛。」想法寫在臉上的一夏自然是瞞不過對方。

 

「趙飛燕,台灣代表候補生,一年六班。不過我不大喜歡這個跟中國古代皇后撞名的名字,所以就叫我晴子吧,柏木晴子。」

 

晴子同學就這樣伸出右手,一夏也只能握了回去。

 

聽到代表候補生,眾人心下自是一驚,沒想到又有代表候補生主動過來搭話。不過看起來這位台灣代表候補生並不像奧爾科特同學那樣彷彿薔薇一般渾身是刺,說話口氣輕鬆親切的多。

 

「速瀨水月,柏崎重工所屬的IS測試操縱者,一樣是一年六班。」剩下兩人中,與箒一樣留著馬尾的女孩說道。如果說晴子同學給人少年般的活潑氣息,那麼速瀨水月同學就是所謂的「男勝」,給人感覺保留著女性的纖細卻也有著男性的剛強。因此不只髮型,連氣質都和箒有些相似。

 

「涼宮遙,跟水月一樣是柏崎重工所屬的IS測試操縱者,也一樣是一年六班。請大家多多指教。」而這位涼宮遙同學就給人完全相反的文靜溫柔氣質,文學少女類型的女孩。

 

但是,三人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眼神中不帶緊張,彷彿保持著堅定不移的意志。

 

「哎呀~~我要是也早點去問就好了……」

 

「沒事,現在才第二天,沒問題的,還不需要緊張。」

 

「聽說昨天就有人殺到房間去了喔!」

 

「妳說什麼!」

 

周圍傳來的討論聲讓眾人看向一夏,而他只能無言地抱著頭。

 

在眾人自我介紹完後,仍然是由主動搭話的晴子同學率先開口。

 

「很辛苦呢,一夏同學。」晴子同學就直接喊起他的名字了。

 

箒馬上瞪了她一眼,晴子同學只當作沒看見。

 

「唉…過陣子大家應該就會膩了吧。不提這個,三位找我有什麼事嗎?」

 

「事情喔,很簡單啦。」晴子同學的口氣就像是在閒話家常:「我的祖國要我來監視織斑一夏跟米可特・奧利維亞的動態,就這樣。」

 

晴子同學用好像在聊天抬槓的態度講出了了不得的話。

 

除了米可特以外,所有人都神色一變,提高了警覺。就連速瀨同學跟涼宮同學好像也都沒料到晴子同學會這樣開門見山地講出自己的目的,愕然地看向晴子同學

 

「喂,晴子,這就是妳所謂的會好好處理?妳在打什麼鬼主意?」速瀨同學一把將晴子同學拉了過來,低聲問道。

 

晴子同學只是滿不在乎地笑道:「沒關係啦,上頭沒有交代我要秘密進行,而且我們也不適合偷偷摸摸地打聽。」

 

「一般而言,在這種情況下監視,都是要秘密進行的吧…」涼宮同學也只能愣在當場,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去吐嘈。

 

「所以就不好意思啦,一夏同學跟米可特妹妹,能否提供一點讓我好向上頭交差的情報呢?」晴子同學根本不讓人覺得她在做什麼虧心事。

 

「我就算了,妳們想對米可特做什麼?」一夏臉色一沉,反問道。比起自己,他更在意對方是不是打算對自己的朋友不利。

 

「沒什麼,就像我剛才講的一樣啊。」晴子同學雙手一攤:「上頭好像很關心你們兩個在幹嘛,要我定期回報。我們又不同班,所以只好這樣照三餐來找你們打招呼啦。」

 

箒把坐在自己旁邊的米可特拉到身後,像是要保護她一樣地擋在米可特與晴子同學之間,然後沉聲問道:「妳們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這就要問下這命令的人嘍。我也只是代表候補生,還不是國家代表,上頭是不會讓我知道的這麼詳細的。」

 

這位台灣代表候補生看來也只是奉命行事,不過這麼直接明講自己是來監視的,還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話說回來,智覺得這種光明正大的態度反而給人好感。如果這位台灣代表候補生是心懷鬼胎地接近眾人,與大家結交,那萬一敗露就會十分尷尬,弄不好還會引起國際問題。

 

「對了,我要澄清一點。」晴子同學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拍了一下腦袋:「水月跟遙是我的老朋友沒錯,不過跟我的祖國無關,是我硬要她們陪我過來的,所以大可放心。」

 

「妳現在辯解有什麼用…我們已經完全被當作可疑份子了好嗎?」速瀨同學好似頭很痛地按住太陽穴,一臉我放棄了的表情。

 

不管是對面的速瀨同學跟涼宮同學,還是這邊的一夏與箒,顯然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後,一夏的目光落到了智身上。

 

「交給你了。」一夏對智使了個眼色,低聲道。

 

麻煩事就是要交給智來處理,一夏的眼神明顯地作此表示。不只是一夏,其他人也用期待的眼神望向她,將最後的希望放在智身上。

 

喂,怎麼連速瀨同學跟涼宮同學好像都在跟自己求救啊!?

 

智只能正面迎向晴子同學,道:「妳能保證不會給我們添麻煩或是做什麼不利的事情嗎?比方說,跟蹤或偷窺之類的。」

 

聽到智舉的例子,晴子同學像是聽到讓人捧腹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才沒那麼閒呢。」晴子同學像是要緩口氣似地拿起自己的牛奶,喝了一口:「一生一次的高中生活,我為什麼要把青春浪費在這麼陰暗的事情上面?花樣年華的少女有很多事情能做吧?像是交朋友啦,談戀愛啦。」

 

說到這裡,晴子同學不懷好意地看向一夏:「欸欸,一夏同學有女朋友嗎?」

 

一邊提出讓人不好意思回答的問題,晴子同學一邊還讓身體越過桌子,抓住一夏的手臂,往自己身上靠去。她那對發育良好,渾然天成之球體的柔軟觸感,讓一夏刷地面紅耳赤了起來。

 

「妳、妳在幹什麼!我可不允許有人在學校做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對此反應最大的當然是箒。她連忙拉開一夏,狠狠地瞪著晴子同學。

 

「喔…?」晴子也就這樣輕易放手,只是意味深長地看了兩人一眼,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那我還是收斂一點好了。」

 

「等等,妳誤會什麼了?我只是…!」箒連忙辯解。

 

「晴子,來學校,交朋友?」

 

卻是從剛才起就一直悶不吭聲,低頭吃早餐的米可特在此時插話。

 

「是啊,米可特妹妹也是嗎?」像是很習慣這麼做一樣,晴子同學伸手輕輕地撫摸米可特那柔順的白髮。彷彿對待自己的親妹妹一般的溫柔舉動與笑容,讓人無法跟她剛才所說監視這樣帶著危險意味的詞彙聯想在一起。

 

米可特像是被摸的很舒服般地瞇起了眼睛,點了點頭。那模樣簡直就是被主人寵愛中的小貓。

 

「是喔…那,我們就來當個朋友吧。」

 

晴子同學的表情與動作都毫不做作,真情流露的模樣讓人無法相信她打算對米可特做什麼不利的舉動。

 

「嗯…(點頭)。」

 

「是嗎…太好了,以後就請多指教了,米可特。」

 

晴子同學伸出了右手,米可特則毫不猶豫地握住。

 

兩人溫馨的互動也讓眾人鬆下了戒心。一直在一旁觀察的妙子便問了一句:「晴子同學是有弟弟或妹妹嗎?感覺好像很習慣這樣的互動呢。」

 

「這個啊…」晴子同學露出懷念的笑容,抬頭望向天花板:「現在的話,就只有一個笨蛋老哥就是了。」

 

眼看自己似乎是觸碰到對方悲傷的回憶,妙子連忙道歉:「啊,抱歉,我好像提到什麼不該提的事情了。」

 

雖然晴子同學揮了揮手,表示自己不介意,不過智卻因為反光,而注意到她的眼角似乎有些濕潤。

 

此時米可特離開自己的座位,走到了坐在桌子對面的晴子同學旁,輕輕地給了她一個擁抱。

 

「朋友,在難過。我不喜歡,所以抱抱。」

 

「哈哈…謝謝妳喔,米可特妹妹。」就像是對待什麼易碎的貴重物一般,晴子同學再次輕柔地抱了回去。

 

如此一來,也不再有人對柏木晴子懷抱敵意了,就連妙子也暗中鬆了口氣。

 

只有智仍然抱持著疑問。柏木晴子所流露出的情感應非虛偽,但是命令她這麼做的「祖國」,也就是近年來在新任元首,同時也是IS國家代表的韓紫寒之領導下,於IS領域取得令人側目的發展,讓國際社會難以忽視,甚至連向來敵視打壓他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無法一如往常地對其施加壓力的台灣,或者說中華民國,到底有什麼打算?

 

不過這種國際政治領域的事情,不是一介日本平民高中生的和久津智能夠插嘴的。除非晴子同學真的做出危害眾人的舉動,否則智沒有強出頭的必要。

 

智撇了一眼一直沒出聲,靜靜地啜飲自己帶來的Boost Juice(她特地從房間帶出來,分給了每人一杯)的卡露拉,澳大利亞是否也給了她類似的命令呢?如果有的話,卡露拉打算怎麼辦?自己又該怎麼辦?

 

真田同學在此時帶著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叫醒的大剌剌同學回來,打斷了智的疑心暗鬼。為了容納所有人,十一人將兩張六人坐桌子併起,就這樣邊吃早餐邊談天說地了起來。

 

「咦~那為什麼要改叫柏木晴子呢~」大剌剌同學毫無顧忌地釋放自己的好奇心。

 

「如果我說這是我的靈魂之名,妳覺得如何?」晴子的回答讓人分不清是認真還是在說笑。

 

「啊哈哈~晴、晴子同學,死亡flag不能亂插喔~」大剌剌同學好似很中意這個答案,笑的趴在桌上不住顫抖。

 

這樣說也沒錯。智的印象中,好像在一部很古早的SF動畫裡,有個討厭自己的本名,替自己另外取了一個名字,並將之稱為自己的靈魂之名的角色。

 

然後故事開始沒幾話他就掛了。

 

「那個…」卡露拉怯生生地提問:「速瀨同學跟涼宮同學所屬的柏崎重工,就是…發現志-雷粒子的…」

 

「沒錯,發現志-雷粒子,建立其相關物理學理論的,就是我們柏崎重工的實驗室。」速瀨同學大方地承認了。

 

「咦!?就是那個什麼將要成為史上最年輕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的世紀大發現嗎?」就連一夏也從傳媒中聽過這個。

 

「兩位發現者還是水月跟遙的青梅竹馬喔。」晴子同學笑著補充:「不只如此,她們兩個的專用機就是那兩位開發的,聽說有應用了志-雷粒子相關技術。」

 

「還沒完成就是了。」涼宮同學說道。

 

「真是可惜。」晴子同學做出了舞台劇演員般地誇張遺憾表情:「如此一來就只好由我來當六班的班代表了。」

 

「我是無所謂,等專用機完成後,再來分個勝負也不遲。」速瀨同學的態度倒是相當從容。

 

「總覺得…大家都好厲害啊。」一夏嘆道。

 

「世上唯一的男性IS操縱者,又是世界最強的弟弟的人,在說些什麼鬼話。」馬上就被箒吐嘈。

 

「沒錯沒錯~織板你要有點自覺才行喔~」大剌剌同學也跟箒有同感。

 

「就算你們這麼說…」一夏像是很疲倦地往後一靠:「我還是覺得自己只是個平凡人啊。」

 

此時,妙子像是想到了什麼,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放棄去吐嘈他。

 

「(就算不提IS,一個武術天才怎麼可能是個平凡人呢。)」這才是妙子的真心話。

 

只是在明知有人在打探一夏的情況下,他不該隨便洩漏一夏的個人情報,才無法宣之於口。

 

「快八點了,大家差不多該結束了喔。」涼宮同學看了看手錶,提醒大家。

 

「妳們想吃到什麼時候?吃飯要迅速有效率!遲到的話就給我去跑操場十圈!」

 

像是呼應涼宮同學的提醒一般,舍監織斑老師的吼聲也同時在餐廳中迴響。

 

於是智等人趕忙扒完剩下的早餐,各自進行上課前最後的準備。

 

IS學園生活第二天,正式開始。

 

 

後記:我自首,關於一夏劍術的描述是從輝光翼戰記2中抄來的,那是最終戰前蘿莉女王對男主角小田桐統果的評論。一夏跟統果走的路線有點相似,所以我想大概會出現同樣的結果吧。這部份的描述我並沒有在IS的原作上看到過,不過就算是原作一夏也被描述成天才就是了。

另外,卡露拉並不像米可特一樣有圖,而我自己則是把她的造型想像成類似青澀之戀中澤渡穗香的模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竟然出現歹丸代表了XDDDD 那代名的梗我倒是看不懂就是...

    土狼~土狼~(敲碗
  • 有個台灣代表就比較容易放台灣生活的梗進去,也可以拿去跟中國代表吵架(咦

    靈魂之名的梗是來自機動戰艦Nadesico的大豪寺凱

    至於土狼...我本來預計要下一話登場,沒想到某個一直想寫的劇情寫太長,所以最快可能要到2-03吧orz

    縹緲孤鴻 於 2012/02/18 2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