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到了PSP,猛玩ヒーローズ ファンタジア(英雄幻想曲),所以更新會暫停(咦

第2章-02

在眾人提問前,織斑老師就主動地帶來了關於一夏專用機的消息。

 

第一節下課時,織斑老師驅散了圍繞在一夏身邊,東問西問的女學生,然後對著因為依舊對課程內容一頭霧水而精疲力竭的一夏說道:「織斑,學校有準備你專用的IS。快的話今天下午,最慢明天就會送來。」

 

此言一出,周圍立刻吵雜了起來。

 

「專、專用機?給一年級的?而且還是在這個時期?」

 

「也就是說,那是由政府出資的……」

 

「啊~~~真好……我也想早點擁有專用機啊……」

 

「果然跟智說的一樣…」一夏喃喃自語了一句。

 

「你說什麼?」織斑老師有聽到。

 

「呃,沒什麼啦。就只是昨天智有在猜說我也可能會有專用機這樣。真的被猜到了。」

 

織斑老師看了也過來這裡圍觀的智一眼。

 

智只覺得自己好像成了被蛇盯上的青蛙。是有做了什麼讓姊姊大人特別在意的事情嗎?智自己一點印象也沒有啊!

 

「啊,對了。千…織斑老師。」一夏差點說溜了嘴,還好及時改口:「我的專用機大概有怎樣的性能啊?我想先聽聽看,當做模擬戰的參考。」

 

「先告訴你也無妨,不過會被你的對手聽到,這樣也無所謂?」織斑老師指的是坐在一夏後方的卡露拉。

 

「卡露拉同學?她沒關係啦,我還要請她教我IS的基本操作呢。」一夏跟昨晚一樣,不介意這種事。

 

不過這句話又是引起了一陣騷動。

 

「咦,兩人的關係已經變的這麼要好了?」

 

「卡斯特同學竟然偷跑!」

 

「不愧是代表候補生,動作真快。」

 

卡露拉只能趴在桌子上裝死,假裝沒聽到這些。智則是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之意。

 

「你覺得沒關係就好。你的專用IS『白式』的性能是…」

 

聽完織斑老師的說明,不要說一夏,連在一旁的智、卡露拉,一樣也關心此事而湊過來的大剌剌同學、箒、妙子與真田同學,以及站在稍遠處,表現出一副很在意但是又不好意思靠太近的奧爾科特同學,甚至是全班所有聽完說明的人,臉上都出現了三條黑線。

 

「這是霸凌吧!?這是對新人的霸凌對吧!」一夏在宿舍餐廳仰天長歎。

 

時間是午休,除了一如往常的八人,六班的三人娘也湊了過來。晴子同學說會照三餐來打招呼似乎不是單純說笑。

 

附帶一提,一夏、箒、智跟卡露拉沒有吃宿舍餐廳提供之餐點。一夏用感謝箒陪他練劍的名義替她準備了便當;而智則是發現卡露拉也很擅長做菜,所以兩人聯手準備了兩人份的便當。

 

箒自是十分高興,不過心情還是很複雜。能夠拿到心上人親手做的便當,當然是滿心歡喜的品嘗,不過一般來說是反過來吧?箒幻想一夏一面品嘗自己親手做的便當,一面笑容滿面地稱讚自己的手藝,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

 

只是一夏卻親手殺掉了這個幻想。

 

箒用欽羨的眼光看著智跟卡露拉作的便當,下了一定要向這兩人學習如何做菜的決心。

 

「欸欸,怎麼了啊,一夏同學?」主動發問的依舊是晴子同學。

 

「我說,你們覺得一個只啟動過一次IS的人,要如何用一台只有一把接近戰用刀,還不能追加其他武裝的IS,去打贏比試?」

 

「哈哈哈,你在練習新的笑話嗎?」晴子同學笑的連拍桌子,差點把自己的午餐打翻。

 

「嗯,基本上就是觀察對手的空隙,找機會衝進對手懷中,放出斬擊,一擊離脫,然後重複。像這樣hit & away的戰法大概比較妥當了。換言之,要用上瞬間加速< Ignition boost>吧。」速瀨同學倒是很認真地在思考遇上這種情況的應對之策。

 

最後還出現了一夏、智等人都沒聽過的辭彙。

 

「我聽說織斑同學要為了爭奪一班的班代表而出戰,所以你是在描述自己的狀況嗎?」冰雪聰明的涼宮同學馬上就掌握了事態。

 

一夏點了點頭。

 

「難怪你會說是對新人的霸凌。如果沒有接受過特別訓練的話,要靈活運用那樣的IS很困難呢。」晴子同學也開始認真了起來:「對了,你的對手是誰啊?能夠知道對手的情報的話也會比較容易安排對策。」

 

智等人的目光集中向一點,那人不好意思地把手微微舉起。

 

「是我。」澳洲代表候補生,卡露拉・卡斯特怯生生地答道。

 

晴子同學看了看一夏,再看了看卡露拉,又是拍桌哈哈大笑:「所以等於是一夏同學你的底全洩了嘛!」

 

「也笑夠了吧。」一夏被笑的有些不大開心:「比起這些,我剛才就想問了,可以告訴我什麼是瞬間加速嗎?」

 

「抱歉抱歉~」像是要賠禮般,晴子同學率先回答一夏的問題:「所謂的瞬間加速啊…」

 

晴子同學的說明淺顯易懂,周圍也不乏能夠於不足之處進行補充之人,加上一夏憑著自己的努力多少具備了一些背景知識,所以很快地大概掌握了瞬間加速的樣貌。

 

而所謂的瞬間加速,就是利用IS的PIC(Passive・Inertial・Canceller,被動慣性中和器)來消去慣性的影響,瞬間將IS的速度提升至極限的一種IS在操作上的技巧。

 

「這招不難啦,我當初在學的時候也是很快就上手了。困難在於使用的時機,這個就只好請你自己加油啦。」晴子同學笑著拍了拍一夏的肩膀。

 

「此外,你還可以去找一下令姊現役時代的影片來參考。當年織斑老師的IS也是只有配備一把近戰用刀『雪片』,就能稱霸世界。你家應該有吧?沒空回家拿的話就去youtube之類的網站搜尋,一定會有。」速瀨同學補充道。

 

「此外,我想劍道的學習應該也會有幫助才是。不過現在開始學可能來不及了…」換涼宮同學提出她的建議。

 

「這個就交給我!我會好好地鍛鍊他的!」箒像是生怕這個任務被別人搶走一樣地搶先說道。

 

「一夏跟箒同學都有劍道全國大賽冠軍等級的實力,我們也安排了兩人的訓練,這部分沒有問題。」智也沒想到自己的提議就這樣誤打誤撞地配合上了一夏專用IS「白式」的特性。

 

「嘿,你們也想了很多,用過自己的方式努力了嘛。」晴子同學突然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那就讓我再幫你們一把吧。卡露拉同學~」

 

「咿!怎、怎麼了?」突然被叫道的卡露拉像是被電到一般地顫了一下。

 

「要不要趁這個機會介紹一下妳的專用機啊?澳洲的話應該就是Jackson公司的『沙漠˙狼式』…不,我有聽說過妳們的第三世代IS,叫做『沙漠˙鷹式』吧?既然是國家代表候補生,就要用這台才對。這部份的情報不是很透明呢,我也只能靠猜測去推想它的性能。」

 

晴子同學像是連珠砲似地提出一連串的問題,而卡露拉似乎很不擅長應付這種狀況,只能這個那個,支支吾吾地沒辦法好好說話。

 

「晴子,卡斯特同學在困擾,要適可而止。」最後還是涼宮同學出面解救卡露拉。

 

話題就這樣暫時告一段落,而午休時間也接近結束。

 

「呼,總之,這樣至少就有一線曙光了,三位謝啦。」一夏如釋重負地呼了口氣。

 

「不客氣。」晴子同學笑道:「有問題還是可以來問我們…不過看來你有著很可靠的伙伴,靠她們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啊啊,沒錯。只要有她們在,我是不會輸的!」一夏意氣昂揚地回答。

 

「一夏,你是忘了你的對手就在旁邊嗎?」智不得不吐嘈他一下。

 

「啊…」一夏這回顯然笑的很尷尬。

 

眾人自是哈哈大笑。

 

「那個…一夏同學。」卡露拉伸出右手,主動開口:「我很期待比試那天的到來,彼此都加油吧。」

 

「喔!」一夏也握了回去。

 

儘管下午的課程,一夏君還是一知半解,不過每節下課都會有智、真田同學與卡露拉輪流過來幫他復習課程,一夏自己也很用心,所以狀況還不算太差。

 

到了放學時間,由於白式仍未送來,一夏、箒跟妙子就前往晨練之處繼續武術的練習。卡露拉表示自己預約了IS競技場的使用,看來她也打算針對比試進行準備。

 

雖然智也對卡露拉的IS很感興趣,不過現在優先的還是一夏的事情。為了晚上幫他複習,智決定先回房間備個課,等時間差不多了再去接卡露拉。

 

米可特留在操場上,繼續眺望著天空;真田同學說要逛一下校園,熟悉一下環境;大剌剌同學則被其他同學拉走,問東問西不曉得竊竊私語了些什麼。於是眾人便暫時分開,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臨走前,大剌剌同學突然把智拉近自己,以只有兩人聽見的聲音說道:「興奮同學(わくわくさん)~我想西西莉亞同學不是壞人喔。」

 

興奮同學是大剌剌同學給智取的暱稱,來由似乎是和久津(わくつ)同學→わくわく同學→興奮同學。

 

「咦?」智自是不明究理地看著大剌剌同學,不知她為何突然提起這件事。

 

「因為啊~」大剌剌同學依舊是那副慢條斯理的口吻:「昨天上午,妳們被罰跑操場的時候,就是西西莉亞同學堅持要問過妳們的意見,才讓織斑老師把班代表的決定延到下午的喔~」

 

大剌剌同學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不過這回就真的被其他同學拉開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智不斷地思考著大剌剌同學這番話的涵意。

 

確實,奧爾科特同學的舉動,就像是為了要維護五人的權益。或許她只是堅持班代表的選出必須公平,又或許她只是想要藉這機會跟米可特分個勝負,所以米可特不在場不行。不論如何,這種行為可說是光明磊落,實在不像壞人。

 

不過,她後來對一夏、米可特與卡露拉口出惡言的模樣,也實在難以給人好感。

 

到底哪一邊才是真正的西西莉亞˙奧爾科特?這個問題直到智備完課,準備去接卡露拉時,都還沒有找出答案。

 

然後就碰上本人了。

 

在IS第一競技場入口處,兩人迎面碰上,連一點迴避的空間都沒有。

 

要是刻意避開或是無視對方都很尷尬,所以智只好老實地打招呼:「午安,奧爾科特同學。」

 

沉默。

 

奧爾科特同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沒有回應。那雙湛藍的眼眸,就這樣直直地瞪著智,一句話都不說。

 

跟姊姊大人一樣,美人瞪起人來果然也是十分有魄力啊。

 

智被瞪的有些受不了,正當他準備再次開口之際,奧爾科特同學就先打破了沉默。

 

「不必勉強自己跟我打招呼。本小姐知道妳們是怎麼看待本小姐的。」

 

「咦?」

 

在智弄清楚奧爾科特同學說這些話的用意為何前,奧爾科特同學就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自信過了頭,結果就成了自大;對人蠻不講理,無理取鬧;甚至還沒水準的汙辱無冤無仇的人的家鄉,做出人身攻擊。」

 

那位彷彿自信化身的金髮少女,此時竟然像是在嘲笑昨日的自己一般,露出了自虐的笑容。

 

「哼,就算是要扮演反派,也不能墮落成這樣吧。沒格調到這種地步,真的是丟盡了奧爾科特家的臉。」

 

「奧爾科特同學…」沒想到對方竟如此地貶低自己,智完全不曉得該怎樣回應才是。

 

「只是,就算淪落為三流反派,本小姐也還是有著不能退讓之處。」

 

自虐的笑容從奧爾科特那姣好的臉龐上消失,恢復了部份自信的光采。

 

「給本小姐聽好,然後去轉告她們。明天的比試,本小姐絕不會輸。不,是不能輸。不管對手是米可特˙奧利維亞、卡露拉˙卡斯特,還是織斑一夏,賭上奧爾科特家之名,本小姐是絕對不會在IS的比試上敗北的!」

 

撂完話後,奧爾科特同學立刻轉身,打算就這樣離開。

 

智有種預感,如果不在此時攔住她,那麼自己,以及一夏等人,將永遠無法了解真正的西西莉亞˙奧爾科特。這樣真的好嗎?

 

智一個箭步上前,按住了奧爾科特同學的肩膀。

 

「請等一下,奧爾科特同學。」

 

「還有何貴幹,和久津同學?」奧爾科特同學微微轉頭,撥開了智按住她肩膀的手,用冷若冰霜的口氣問道。

 

「我聽說,昨天早上,是奧爾科特同學要求老師們將選出班代表之事延到下午。」智知道自己不能在此時退讓:「為了讓我們五個被罰跑操場的人也能參與此事,對嗎?」

 

「是本小姐沒錯。這種事情理當要全班參與,怎能在有五人缺席的情況下決定?」奧爾科特同學講的理所當然。

 

「可是,如果在那時選班代表的話,那當選的應該就是奧爾科特同學了。」

 

「哼,那樣獲得的班代表,又有何意義?」奧爾科特同學像是有些不耐煩地嘆了口氣,道:「本小姐再說一次。本小姐會光明正大的打敗另外三人,憑自己的實力拿下班代表,聽清楚了嗎?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本小姐已經預約了接下來這個競技場的使用權,請不要妨礙本小姐練習。」

 

「嗯~不過我覺得這樣下去,奧爾科特同學誰都贏不了喔。」智突然改變態度,出言挑釁。

 

「你說什…!」奧爾科特同學本欲發作,不過最後卻只是回瞪智一眼:「這種事情,本小姐會自己設法解決,不勞和久津同學費心。」

 

「是嗎?」智露出了彷彿看穿一切的挑釁笑容:「像這樣把對昨天失態的懊悔壓在心裡,真的有辦法靠練習解決嗎?真的有辦法拿出萬全的狀態應戰嗎?」

 

「和久津智!你…!」奧爾科特同學再也按捺不住,舉起右手,就往智的左臉頰揮去。

 

啪!清脆的耳光聲,在第一競技場的走廊中迴盪。

 

痛痛痛…不愧是國家代表候補生,這一巴掌的力道,讓人完全不覺得出手的是位女性。智勉強站穩身子,按住自己被打的通紅的臉頰,他還沒有把想說的話說完。

 

「覺得自己有錯的話,去道歉不就好了?」

 

「唔…!」奧爾科特同學一時語塞,就這樣僵在那裡。

 

過了半晌,她才幽幽地道:「本小姐做過的事情,是用道歉就可以解決的嗎?」

 

奧爾科特同學將右手肘靠在牆邊,面向牆壁,不敢直視智。從旁看去,可以看到她的側臉,流下一道自責的淚水。

 

「不試試看,妳怎麼知道?不論如何,道歉都是第一步。而且啊,只要奧爾科特同學願意道歉,我認為大家一定會原諒妳的。」

 

智滿面笑容地拍胸脯保證。只是在那一耳光的刺痛下,笑容顯得有些奇形怪狀。

 

看著智那詭異的笑顏,奧爾科特同學終於破涕為笑,噗哧地笑了出來。

 

「和、和久津同學,妳用那、那種臉講話,實在有點沒有說服力…噗哈哈哈…」

 

奧爾科特同學終於受不了,一手抱住肚子,一手遮住嘴唇,蹲在地上拼命忍笑。

 

「啊~奧爾科特同學,妳好過份。還不是因為妳剛才那一巴掌…」智哀怨地向奧爾科特同學抱怨。

 

聽到智這麼說,奧爾科特同學停止了笑聲,然後站起身,把智拉進附近的廁所。

 

只見她抽出隨身的手帕,放進自動感應的水龍頭下方浸濕,然後把智拉到自己的身旁。智也知道她打算做什麼,就乖乖地讓她替自己冷敷被打的紅腫的臉頰。

 

「對不起,本小姐剛才太衝動了。」奧爾科特同學這次就老實地道歉了。

 

「沒關係啦。」智苦笑道:「我其實是存心激怒奧爾科特同學,所以算是自找的。」

 

「是嗎…」奧爾科特同學嘆道:「所以剛才的對話,全都是妳計算好的…?」

 

「沒那麼厲害啦!」智連忙搖手否認:「我只是覺得,這樣下去奧爾科特同學只會一直被人誤會。如果沒有人能夠了解真正的奧爾科特同學,我想…大概會很寂寞吧。」

 

「寂寞…嗎。」奧爾科特看著洗手台上的鏡面,眼神似乎望向了遠方,思念起留在故國的友人:「或許…吧。潔露西也好,克莉絲也好,都還沒辦法來日本…」

 

克莉絲?智在印象中米可特也有提過這個名字。不過這算是外國人的菜市場名,所以只是巧合的可能性很大。

 

見智的臉頰已經略微消腫,奧爾科特同學便將手帕洗淨擰乾收起。

 

「和久津同學說的沒錯,這樣下去本小姐只是在死不認錯而已,這才更是有失貴族該有的風範。」

 

接著奧爾科特同學話鋒一轉,正色道:「不過本小姐還不打算道歉,現在道歉的話只會喪失彼此的鬥志。等到班代表決定後,本小姐會正式地向所有被本小姐侮辱過的人道歉。」

 

「嗯,時機就交給奧爾科特同學決定,到時候我也會想辦法幫忙的。」

 

「不。」奧爾科特同學拒絕了智的協助,說道:「好意心領了,但這是本小姐的失態,非得由本小姐自己親自解決不可。」

 

奧爾科特同學也有她的矜持在,智自是不便勉強。

 

本來以為此事就這樣塵埃落定,但是奧爾科特同學卻又好像有話要說。

 

「那、那個…『智』同學…」奧爾科特同學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怎麼了?」智覺得她這樣的態度很奇妙,就靜靜地聽她說下去。

 

「怎、怎麼說…本小姐也知道,自己有時候就是會腦充血,做出一些不該做的事情,講出一些不該講的話…所以說,那個…」奧爾科特同學越說越小聲,同時還抓耳撓腮,好像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意思。

 

「啊~夠了!智同學!」

 

「咦,是!」

 

奧爾科特同學突然大聲喊著智的名字,讓智下意識的應聲答是。

 

「感到光榮吧!本小姐特別允許像妳這樣的庶民跟這歷史悠久的傳統名門,奧爾科特家之當主,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對等往來!」

 

同時,奧爾科特同學滿臉通紅地伸出自己的右手。

 

換句話說,她想要跟智交朋友,如此而已。

 

真是個不坦率的女孩…智只能在內心苦笑。這或許也就是她的可愛之處吧。

 

「這是我的榮幸,『西西莉亞』同學。」

 

智毫不遲疑地握住西西莉亞同學的右手。

 

「既然是對等往來的朋友,那麼就要規勸對方的過錯,彼此砥礪,沒錯吧。」智笑道。

 

「哼,那是當然的。所以智同學,妳最好要有所覺悟,本小姐可是很嚴格的。」

 

西西莉亞終於露出了不帶一絲陰霾的,充滿自信的笑容。這樣的表情還是比較適合她。

 

「所以,西西莉亞同學是為了明天的比試來做準備的嗎?」

 

兩人離開廁所後,看見西西莉亞心頭的疙瘩終於去除,智也才放鬆下來,於是找了個話題開始和她聊天。

 

「來IS競技場,當然只能為了這件事。IS學園的入學考試可沒有放水到讓假貨也能拿下榜首,米可特˙奧利維亞絕不是本小姐掉以輕心就能擊敗的對手,怎能放鬆練習。倒是智同學,妳又是為何而來?」西西莉亞反問。

 

「我是來接卡露拉同學的。本來想說早點來,順便看一下她的練習…」

 

智到頭來還是很在意卡露拉的IS,於是就提早過來,希望能一睹澳大利亞代表候補生練習時的風采。只是沒想到會碰上西西莉亞同學,上演了一齣化敵為友的戲碼。

 

「原來如此,在我之前預約使用的是她啊。」西西莉亞點了點頭:「那本小姐還是避開比較好?不然智同學可能會有點難做人。」

 

「西西莉亞同學…」

 

「不要緊,這種情況,本小姐已經習慣了。」西西莉亞同學露出無所畏懼的笑容。

 

接著,西西莉亞同學就藉口要去換裝而先走一步。

 

看來西西莉亞同學似乎也背負了不少事情在身上,希望她能早日跟大家和好。看著西西莉亞離去的背影,智一面默默替她祈禱,一面前去迎接練習完畢的卡露拉。

 

「智同學,妳的臉頰怎麼好像有個手印?而且好像心情很好,發生什麼事情了?」

 

有個敏銳的室友還是很困擾啊,智只能想辦法搪塞過去。

 

題外話,西西莉亞今日的練習成績,是她來到日本以後表現最佳的一次。

 

晚餐時間過後,在智等人為了幫一夏打好基礎而努力時,一年級學生宿舍中,還有一名少女也正在拼命努力著。

 

她戴著長方型鏡片眼鏡,然而其鏡片之後的雙瞳,似乎帶著些許空虛,因此給人難以親近之感。這樣的她,操作著最新型的空間投影式鍵盤,依序處理某台IS的開發資料。

 

少女在處理這龐大的資料同時,還抱持著十分複雜的思緒。

 

每次、每次都是這樣。每次都是看著遙遙領先的姊姊之背影,拼命努力,為了追上她而不死心的前進。但是,其結局總是――

 

――挺不錯的,不過如果是令姊的話,應該可以做的更好吧――

 

――真不愧是更識同學的妹妹呢――

 

――有這樣能幹的妹妹,更識同學也能引以為傲吧――

 

就只是,那人的妹妹。就算她拼命努力的結果,是成為日本代表候補生,也還是沒有人把她當作她,當作是更識簪這樣一個獨立的存在,只是平白增加一堵更加無法跨越的高牆,前日本代表織斑千冬。

 

就算不提世界最強,她還是不論何時何地都被當作那人的附屬品。只要想到未來都一直會被這樣認定,就只能悔恨地咬牙切齒。

 

也並不是說特別想要被人稱讚,就只是,希望有人能夠把她當作獨立的存在看待。

 

就在此時,IS學園開學日當天晚上,她聽說了她的IS專用機<打鐵貳式>之開發,出現了延誤。

 

原因什麼的才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個機會。

 

如果親手將之完成的話,或許就有不把她當作姊姊的附屬品看待的人出現也說不定,或許就會出現認同她作為獨立存在的人出現也說不定。

 

抱持著這樣的幻想,少女接手了打鐵貳式的開發,決意以自身的力量讓它問世。

 

這肯定是個有勇無謀的舉動。

 

她的姊姊,IS學園現任學生會長更識楯無,確實是文武雙全,全校唯一的國家代表,更自力開發出了自己的專用機。

 

少女很清楚兩人之間才能的差距,可說是天壤之別。就算親手完成了這台IS,大概也不可能成為姊姊那樣的天才。

 

但是,就算這只是有如蜘蛛絲一般細小的機會,少女也不打算放棄。

 

少女懷抱著這樣的願望。只要完成這台IS,更識簪將終於可以成為更識簪,成為一個獨立的存在。

 

為此,她不能在此停下。

 

在重新確認了自己的決心後,少女再次面向螢幕。

 

或許是過於專注於IS的開發之上,當少女為了稍微地休息眼睛而抬頭看向窗外之時,便發現景色已經全部被黑暗所包圍。

 

都已經這個時間了啊…少女一面苦笑,一面看向放在桌旁的時鐘。

 

少女是一放學就直奔房間,所以應該是在還不到四點時就開始埋首於作業之中。而此時,時鐘的時針已經走過了八點的位置,而分針則停留在六的附近。

 

完完全全地錯過了晚餐的時間,而宿舍餐廳是不會等人的。

 

晚餐該怎麼辦呢…光是想到這個問題,更識簪的肚子就好像呼應思考一般地傳出饑餓感。或許是方才過於專注於作業而忽略了身體的提醒吧。

 

就在簪不知該如何是好時,臉頰突然傳來了冰冷的觸感。實在是太過出乎意料的觸感讓她不由自主地發出了怪聲。

 

「嗚哈呀嗚!?」

 

簪轉頭一看,站在身後的是一手端著呈放晚餐的餐盤,一手握著寶特瓶裝冰綠茶的室友,衛宮志保。寶特瓶表面結滿了露水,看來剛才觸碰自己臉頰的元兇就是那玩意了。

 

對於這樣對自己惡作劇的室友,簪只能用充滿怨恨的眼神瞪著她。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室友只是微微一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壞事。

 

「那是因為從剛才開始,不管我怎麼叫妳,妳都沒有反應啊。雖然不知道妳在忙什麼,可是如果不好好吃飯的話可是會弄壞身體的。

 

衛宮同學所言正確無比,簪沒辦法反駁,只能接受室友的好意。

 

「嗯,我知道了

 

簪接過衛宮同學手持的餐盤,上頭呈放的是冒著蒸氣,熱騰騰的菜粥,其份量也剛好是向來食量不大的簪能夠吃完的量。

 

「我跟學生餐廳要了一些剩菜,盡量找合簪同學口味的材料來做的。妳不大喜歡吃肉吧?」

 

「嗯,不大喜歡。」

 

「所以,我就利用現成的材料做了這碗菜粥。

 

簪只覺得心頭微微一暖,明明是才認識沒幾天的室友竟然對自己的喜好了解到這種地步,還特地替自己準備晚餐。那麼,自己當然只能心懷感激地收下。

 

「衛宮同學、那個…謝謝。我開動了。」

 

「不客氣,就好好吃一頓吧。

 

簪拿起湯匙,嚐了一口,好吃。她做的菜粥非常溫暖,真的是十分好吃。

 

只是不知為何,衛宮同學一直滿臉笑容地在旁邊注視著吃著自己煮的粥的簪。

 

是因為有人在吃著自己煮的晚餐吧?這樣想的衛宮同學好像有點可愛…等等,我在想什麼啊!?

 

就因為想到了這種事,簪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臉紅了起來。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啦,只是因為這碗粥熱騰騰的才會臉紅的啦!

 

簪開始自我辯解了起來,儘管沒有聽她辯解的對象。

 

在簪胡思亂想的同時,衛宮同學依舊是滿面笑容地注視著她。

 

「……多謝招待。

 

不用多久,簪就把這碗粥給吃了個碗底朝天。雖然衛宮同學說是特地為了符合自己的口味而做的,但是簪覺得這碗粥就算沒有特地這麼做,也還是一樣好吃。

 

「嗯,粗茶淡飯不成敬意。餐具就交給我來收拾吧。至於感想…看來不用問也知道了。

 

「欸?這是為什麼?

 

「我看簪同學在吃的時候一直都保持著笑容啊,很高興能合妳味口。

 

接著衛宮同學就把餐具拿去洗手台沖洗。看著洗碗中的衛宮同學,簪只覺得自己完全地凍住了。

 

欸!?所以說,剛才衛宮同學一直滿面笑容注視自己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在吃粥的時候一直保持著笑容?

 

察覺了此一事實的簪,感到臉頰又是變得通紅。這次可沒辦法把原因歸咎到熱騰騰的菜粥上了。

 

用完晚餐後,簪再次埋首於作業之中。不過,不知為何,總是沒辦法專心,做事的效率很差。

 

沒辦法,簪決定來看個動畫轉換一下心情。這次簪選擇的是一部魔法少女系的作品。望著在電視畫面中縱橫飛翔的魔法少女活躍之姿的同時,簪覺得好像有些睡意湧上。雖然試著抵抗睡魔,不過還是在不知不覺間豎了白旗,就這樣進入了夢鄉。

 

啾啾啾…在從窗戶外照入的朝陽與鳥鳴聲中,簪清醒了過來。

 

昨晚簪就這樣連電視都沒關,直接睡著了。不過,簪身上覆了一條棉被。她沒有蓋上被子的記憶,那會是誰…除了室友衛宮同學也不會有別人就是了。

 

「起來啦,簪同學。不蓋棉被睡覺是會著涼的喔。」

 

「嗯,謝謝。」

 

就像是要肯定簪的推想一般,衛宮同學出聲了。果然是她替自己蓋上被子的。

 

如果對話就到此為止的話那就天下太平,只是接下來衛宮同學說出的話,讓簪又再次像昨晚一樣陷入了心慌意亂之中。

 

「話說回來,動畫看著看著就這樣睡著了,簪同學也有很可愛的地方嘛。」

 

很、很可愛!?簪幾乎沒聽過別人這樣說她,但是衛宮同學就這樣直接地說她可愛了。

 

啵!簪雙頰熟透的速度彷彿會發出這樣的音效。

 

衛宮同學最好還是多注意一下自己的發言比較好。

 

雖然想這樣抱怨,但是簪還是覺得…

 

――――像這樣被說很可愛,還是有點開心。

 

不知為何,簪總覺得今天可以比平常更加把勁。

 

 

後記:只好讓土狼提前登場XD。另外,這部作品最常出現的場景好像是握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尚由
  • psp真的是可怕的東西...當初跟朋友借到馬上就把top復刻版重新跑了三輪...(掩面)

    這裡的土狼一整個人妻樣是怎麼回事XD
  • 我還有魔裝機神要玩...(掩面

    土狼不是本來就是煮夫一個嗎XD

    縹緲孤鴻 於 2012/02/28 21:05 回覆

  • shsew
  • 我則是在玩重力幻想世界...(咦?主機不同)。
  • 不要欺負一個上一款掌機是GB,家用遊戲機是PS2的人!

    縹緲孤鴻 於 2012/02/28 21:45 回覆

  • shsew
  • 啊勒......,抱歉抱歉,我只是想表達PlayStation這家廠商太可怕了!我朋友一堆都陷落了這坑...,以前買的UMD又都還不能用,真的是被坑大了=.=。
  • 我只是在開玩笑,別介意XD

    縹緲孤鴻 於 2012/02/29 11: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