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沒有打算對這裡完全放置play,其實就是沒梗加上上班中比較沒空。

此外這套作品也還希望繼續半寫半翻譯下去。

前言:原作的開學日是週一,但是因為劇情需要,被我改成週四。另外就是,這個戰鬥場景基本上還是名為翻譯的改寫(

然後就是趁機修了一些設定,像是IS學園的設備問題(還用紙本上課不嫌不夠尖端嗎),不過前面修改的部分有限,我就有點懶得重貼了。此外還追加了某部同人的參戰(希望),等有機會寫到那裡再說吧。

搞成這樣單南是收不了尾啊...(默)

 

2 03

IS學園生活第三天,星期六。

志保與簪兩人並肩走在一年級學生宿舍通往校舍的道路上。

雖說昨天跟前天都是這樣一起上學,但是氣氛跟前兩天完全不同。

要說原因的話,就是從簪身上,微微地散發出粉紅色的少女氣息。而簪之所以會產生這種變化,則是因為在她的心目中,衛宮志保已經從單純的室友,升級為有些在意的對象了。

到目前為止,外人對簪的評價不過就是更識楯無的妹妹,像這樣附帶一提的存在。不過,衛宮同學完全不給她這樣的感覺。她將簪就單純地視為簪,甚至還稱讚她很可愛。

這種打從出生以來頭一遭的對待方式,讓簪的少女心蠢蠢欲動了。

「總覺得今天的簪同學心情很好啊,發生什麼事了?」

「嗯、嗯,是發生了一些好事。」

「是嗎?那太好了。」

只是讓簪的少女心蠢蠢欲動的元兇,鈍感地完全沒有察覺此事。

如果志保此時仍然是男兒身的話,在經過無數次切身之痛後,他多少會有些察覺吧。問題是,現在志保是一名少女。雖然還沒有對男性產生戀愛的感覺,不過也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接受了自己身為女性的事實。

換言之,她根本沒想到就算是現在的自己,也有辦法讓女性對自己懷抱淡淡的戀心。在完全不知道何謂百合,那是啥好吃的?的情況下,同性戀這種事情,衛宮志保壓根兒就覺得這不可能,或者更精確的說,是連想都沒想過。

就像其他幾位穿越者一樣,現在的志保雖說肉體年齡與周圍的同學相差無幾,但是其內在卻是有過無數驚心動魄之經驗的成熟大人。

因此散發出的成熟氣氛,很明顯的可以與班上其他少女區隔開來。所以儘管不過是開學第三天,衛宮志保已經成為一年四班中最為引人注目的存在。

如同前世一般,沒有注意到此事的只有志保本人。某種角度上來講,現在的情況說不定比前世更糟。

「哦~,小~~,早~~

「早~~

用拉長語尾的口氣,以及不知該說是悠閒還是沒睡飽的表情向簪打招呼的,正是更識姐妹的兒時玩伴,布仏本音。

與她同行的,還有同樣穿著不合身的長袖制服,一起搖晃著衣擺,打招呼的語尾一樣拉長,悠悠哉哉地靠近兩人的本音之室友,米可特˙奧利維亞。

「早安……本音、奧利維亞同學。」

簪雖然是第一次見到米可特,但是有聽本音提過她,而相貌則是不用見過也認的出來。

「唔嗯唔嗯,今天也~很有精神呢~,小~~

看著如同往常一般冷淡,給人有些難以親近之感的簪,還能判斷說她有精神,大概是因為兩人已經認識很久了吧,至少衛宮志保是這麼認為的。

至於另外一人,志保也知曉一二。傳說中神似織斑老師的專用機持有者,稍加調查還能發現是入學考試榜首的神秘少女。

總之,還是得裝作不認識這兩位自己在偷偷關注兩位老朋友,織斑一夏與和久津智時注意到的人物。

「簪同學,這兩人是?」

「這位是布仏本音,是代代侍奉更識家的家族之人……算是,我的專屬佣人?」

「好~~~,小簪怎麼會用疑問語氣啊~

「至於這一位,應該是本音的室友米可特˙奧利維亞。」

簪對本音的態度感到有點困擾,最後只好無視。

米可特只是略微點頭。

「小~~~~~」在假哭了一陣後,本音也對陪伴簪一同上學的友人起了興趣:「話說回來~這位是~?」

「衛宮志保……是我的室友。」

「衛宮志保,請多指教了,布仏同學、奧利維亞同學。

「叫我本音就可以了喔~,作為交換~就叫你衛央(エミヤン)~

「請多指教~衛央~

「衛、衛央是嗎……

碰面沒多久,志保就被取了奇怪的綽號,一旁的米可特還馬上就跟著喊。

「唔嗯唔嗯,就像是~嗶嗶~這樣靈光乍現就想到了喔~

……這樣也成啊

志保本能地察覺,跟這位本音同學爭辯這個是沒有用的,所以只能抱著頭,無奈地接受了衛央這樣的暱稱。

因為她的樣子實在是太奇怪了,簪不由得笑出了聲。

「嘻嘻衛央嗎。」

「連簪同學都」志保只差沒有做出orz的姿勢。

「啊!?對對不起。」簪以為讓志保不開心了,趕忙道歉。

「不,沒關係啦,這種小事。就真的叫我衛央也是可以的。」

「衛央就有點……」簪對於要對自己在意的對象用綽號稱呼,感到有些害羞。

「是嗎?」志保沒感覺。

「嗯、嗯……所以說,那個……就、就叫志保可以嗎?」

兩頰紅潤,以微微溼潤的雙瞳由下往上看向志保的簪。

只是在志保看來,不過是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然後不加敬稱而已,到底是有什麼好害羞的?

所以,她沒有絲毫遲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好啊,這種事情的話。」

「那、從現在起就、就叫志保了。」

「唔呼呼~小簪真可愛啊~只是叫自己室友的名字就在那裡害羞了~抱抱~

「咦!?本音,不要抱過來啦

「可是~,小簪實在是太可愛~了啦。」

本音就是少數會說簪可愛的人,只是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實在過於熟稔彼此,所以破壞力差志保太多。

「呼呼,兩位的感情真好呢。」

看著兩人恩恩愛愛()的模樣,志保便伸手輕輕地撫摸著簪的頭。其動作,就如同在愛撫一隻可愛的小狗。簪一下子覺得被撫摸的很舒服,眼睛都瞇了起來。只是下一瞬間,她馬上回過神來。

「咦志保為什麼要摸我的頭啊!」

「啊,怎麼說不知不覺?」

「嗯嗯~那種感覺我明白~,小簪很可愛所以沒辦法啊~

「說我可愛哪有

就在三人一團和氣之際,原本在一旁,用那一如往常的放空表情,偏著頭望著三人的米可特有了動作。

她走近本音身邊,拉著她說道:「本音說,取暱稱,是朋友。」

然後指向志保跟簪:「所以,本音跟衛央,跟小簪,是朋友。」

「「「?」」」

接著指向自己:「那,我?」

本音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拍了一下手掌,笑嘻嘻地把米可特也拉了進來。

她一隻手搭上米可特的右肩,另一隻手則搭上簪的左肩,把兩人拉到自己懷裡,說道:「小簪跟米可琪都是我重要的朋友呦~然後,朋友的朋友,也可以成為朋友~所以,小簪要是能跟米可琪成為朋友,我會很開心的呦~

「欸、欸那個我叫更識簪,請多指教,奧利維亞同學。」

簪沒辦法在這種氣氛下抗拒本音。

米可特˙奧利維亞。」

簪也沒辦法分辨出米可特的那不可思議的表情到底是不是在開心,總之只能先順著本音的意思。

就在簪以為四人會就這樣一起上學之時,米可特又有了動靜。

「本音,時間。」

「啊~~~~」本音很難得地有些慌張了起來。

「怎麼了?」志保問道。

「是這樣的~」本音在回答時的語氣似乎還是一樣悠閒,大概只有簪聽的出來她有些焦急。

「下午米可特要跟班上同學模擬戰~我們是提早去做她的專用機之最後調整的~

簪與志保也不是沒聽說過此事,一班為了選出班代表,似乎搞的比別班要更誇張。

兩人就這樣與簪和志保分手,匆匆忙忙地(基本上看不大出來)離開了。雖然看起來搖搖擺擺,但是兩人似乎都有辦法一面趕路一面保持平衡,這大概是某種特技吧。

一班的班代表選拔畢竟跟四班的人無關,而四班的班代表由於沒有競爭對手,很快地就決定由身為日本代表候補生的簪出馬。只是由於專用機製作進度的延遲,簪也有了必須在班級對抗賽棄權的心理準備。

簪只是想著原來本音今天是提早離開宿舍,難怪前兩天都沒有碰上。而志保則是面帶微笑地看著表情顯然比前幾天柔和的簪,心想這應該是個好的轉變。

兩人相偕前往四班教室,準備開始今天的課程。

由於IS學園的學生不只要學習IS相關的知識,也須具備與一般高中生相同的學力,因此課程內容不但密集,所需的上課時數也多。如此一來,自然就沒有所謂的週休二日,各個國定假日也被減少至最低限度。週六只有半天的課程甚至可說是校方的恩典了。

在結束了上午的課程後,一年一班的同學們沒有人選擇去享受週末假期,而是不約而同的聚集在IS第三競技場的觀眾席。

「能夠被分到這班真是太幸運了!」

「就是說啊,不但能跟唯一的男生同班,開學沒多久就能見識到兩位專用機持有者的對決耶!」

智甚至還聽說有人暗中開了賭盤,不過馬上就被姊姊大人發現,遭到了「嚴重警告」,這個週末假期也被禁足,連家都不能回,只能乖乖地待在宿舍裡。

此外,似乎還有別的班級的學生風聞而至,至少智已經看見了最近只要是用餐時間就會跑來找眾人聊天的六班三人娘出現在觀眾席。這使得第三競技場一下子人聲鼎沸,整個熱鬧了起來。

而照慣例的八人,則是聚集在米可特準備出擊的A監控區。此外還有負責此區的山田老師,只見她對米可特東叮嚀西囑咐,簡直就像是第一天送小孩上學的媽。

「米可特,加油!」一夏代表眾人,替米可特加油打氣。

米可特只是輕輕地點點頭,就在離眾人稍遠之處,展開了自己的IS

米可特的身體瞬間被光芒籠罩。接著,如同從包覆著米可特的光之卵中破殼而出的鋼鐵雙翼微微展開,米可特˙奧利維亞的專用IS「伊卡洛斯」就這樣呈現在眾人面前。

好美。七人此時都是同樣的感想。

不要說身為代表候補生的卡露拉,就算是平常比較沒機會接觸IS的另外六人,也都看的出這台幾乎沒有裝甲,僅有骨架的IS之異常。

但是,如此異常的IS,卻仍然給人美麗之感。

「嗯飛吧。」

伊卡洛斯雙翼一振,米可特就這樣自打開的閘門飛出,迎向對手。

其對手,英國代表候補生,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則已在空中等候多時。

米可特等待這次飛行的機會,已經等很久了。自名為重力的枷鎖之下解放,浸透全身的浮游感讓她感到興奮,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渴望著這樣的感情。

好舒服,為什麼會這麼舒服呢?這種解放感,這種高揚感,根本不是言語所能表達的

儘管在競技場中有著圓頂,使得米可特不能更進一步地去感受青空、白雲與太陽,不過這是許久未曾的飛行,所以米可特決定對於這點稍微忍耐一下。

正在飛

是的,米可特正在飛翔。自由地,如同鳥兒般地,在這空中飛翔。被競技場的圓頂限制住所以空間有限,沒辦法真正任意地飛,但是米可特已經決定對這點稍微讓步,忍耐一下了。沒關係,以後一定還有機會。

這麼期望著的米可特,嘴角自然地浮現笑容。

嗯,好久沒飛了。

米可特在空中低聲自言自語。真的是很久沒飛了,起碼有兩個月吧?來到這所學校後,每天都想再次搭上伊卡洛斯,自由自在地飛翔。但是,那是要經過千冬的許可才行。如果沒有許可就飛,那馬上就會被千冬敲頭。所以米可特只好聽話,她怕痛,也怕生氣的千冬。

但是,今天不一樣。千冬跟真耶都說了,只要在這個競技場內,隨妳高興怎麼飛就怎麼飛。

那麼,就隨自己高興地飛吧,好好享受這段時光,跟這孩子伊卡洛斯一起。

嗯,這孩子也在高興著。

米可特可以感受到這孩子的情緒。她跟自己一樣,非常喜歡天空,非常喜歡在天空飛翔。不管身在何處,不管到達何處,只想要一直、一直地飛翔。所以

所以,一起飛吧?

彷彿回應米可特的邀請一般,伊卡洛斯雙翼的推進器瞬間提升了出力。

嗯。好孩子

這孩子也是這麼打算著。那麼,要做的事只有一個。

「嗯,飛吧。」

「終於來了呢,米可特˙奧利維亞。」西西莉亞露出高雅的笑容。然而在這高雅的笑容背後,其眼神則有如看見獵物的獵人。

但是米可特對這視線毫無反應。她就只是像平常一樣,自然地,不帶表情地飛到了西西莉亞面前,就這樣張開雙翼,停在空中,靜待開始的信號。

「唔。」

西西莉亞前天之所以會講出類似希望她不在這所學校會更好,就是因為這種態度。對自己說的話毫無反應的米可特,簡直就像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一般。

冷靜下來。西西莉亞深呼吸,按捺住自己的不滿。已經跟智同學說好了,不可以再次犯下前天那樣的失態,讓別人笑話。不管對方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忽視自己,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只要用自己的實力說話,讓對方無法忽視就好。

話說回來,米可特大概真的沒把西西莉亞放在眼內。現在,她滿腦子都只有一件事,「在天空飛翔」,就只有這樣。她拼命忍耐,壓抑住高昂而興奮不已的心,就只是等著開始的信號。如果把她用動物來比喻的話,那大概就像是在餌食前待機的小狗吧。不斷搖晃著尾巴,注視著餌食,只等著主人說放出可以去吃之信號的小狗。

「就算妳是智同學的朋友,本小姐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本小姐會徹徹底底地擊敗妳!」西西莉亞刷地指著米可特,自信滿滿地,如同百分之百確信自己將獲得勝利般地高聲宣言。

就如同昨天她對智所宣告的,西西莉亞˙奧爾科特絕對要拿下這場模擬戰的勝利。

米可特終於有了反應。她看向西西莉亞,點了點頭。

如果此時讓一夏、智等人看到米可特的這副表情,那鐵定會搖頭嘆氣的表示,這孩子根本就沒聽懂剛才西西莉亞所說的每一個字。只是,這三天下來跟米可特沒什麼接觸的西西莉亞,沒辦法看出來。

「哼哼覺悟吧!」

西西莉亞將來福槍舉起,瞄準了米可特的伊卡洛斯。此時,代表開賽的鐘聲響起。西西莉亞解除了來福槍的安全裝置,扣下板機。

鏘砰!伴隨著震耳欲聾、能量兵器特有的槍聲,閃光朝向伊卡洛斯而去。

米可特只感到有著讓人討厭的聲音與閃光一同向自己奔來。伊卡洛斯說要躲,所以米可特就輕輕地擺動翅膀,迴轉身體,避開了這一擊。閃光從米可特的身旁掠過,擊中了競技場的隔壁,被隔壁的特殊材質給擋下,只留下微微的焦黑一圈。

~。米可特在內心感嘆,第一次看到這麼快速的子彈。到目前為止,她從來沒看過如此炫目,如此快速的子彈。一般來說,發射子彈的時候,周圍會產生風,去感受那陣風的話,就可以很容易地躲掉。不過,那道光不一樣,沒有風。

嗯?第一次?米可特心中產生了異樣的感覺。好像在其他地方看過類似的閃光,是在哪裡?

嗯,算了。

反正想不起來的話那就是怎樣都好的事情,比起那種事,在天空飛翔還比較重要。許久不見的天空,就該來好好地享受一下。

「嗯。」

米可特就這樣放棄回想,張開翅膀,一口氣急速地上升。很快地伊卡洛斯就到達了競技場的最上層。這裡是她的後院,來吧,散步的時間開始了。

「嗯。來散步來散飛?」

沒有在走所以是散飛?應該是哪個啊?下次去問一下真耶好了,不然就是問卡露看看。

在思考這些怎樣都好的事情的同時,米可特在競技場的最上層繞著圈子飛翔。像這樣迎風而行的感覺她最喜歡了。可是

伊卡洛斯又說該躲了,從下方有數道閃光朝向自己奔來。米可特揮動翅膀,一個接一個的躲開。

這個,討厭。

米可特討厭有人妨礙她散步,而且看起來被打到會很痛。伊卡洛斯也在害怕,所以就說不要射嘛

又是同樣的閃光,轉個圈米可特再次躲開。又來了,又再次躲開。

轉圈轉圈轉圈轉圈轉圈。米可特開始覺得頭有點暈了。

「唔~…

好吵。米可特難得地露出了生氣的表情。從剛才開始就在做什麼呢?咻咻咻地有夠吵。很不喜歡這道光。話說回來,米可特之前就覺得這種光很煩,果然是討厭它。

「嘖!」看著米可特只在遠方閃躲自己的狙擊,西西莉亞啐了一口。

她完全沒想到對方連打都不打,就這樣在上面飛來飛去。自己的射擊狀況在昨天就已經調整至最佳,不過看來米可特的迴避能力還是超出了預期。如此一來只靠來福槍是不可能在這個位置打中她了。

西西莉亞本來也就不認為只靠來福槍就能打贏米可特,而英國代表候補生的專用機『藍色之淚』當然不是只有來福槍這種配備而已。

她操縱著藍色之淚,離開了原本的位置,追了上來。

「不要只顧著逃跑,來跟本小姐好好地戰上一場!」

「?」

對此米可特依舊是不明所以,她無法理解為什麼西西莉亞如此咄咄逼人。

「既然如此的話藍色之淚!去吧!」

在米可特的角度來看,只見好幾個四角型的物體自西西莉亞的IS中飛出,其前端似乎還對準自己放出光芒。

「如此便勝負已分!」

西西莉亞手腕一振,與其專用機同名的獨立機動兵器,便一齊朝向伊卡洛斯開啟炮門,放出雷射。

「感應砲(funnel)」在觀眾席上觀戰的速瀨水月低聲自言自語了一句。

ν鋼彈開發之時,水月與遙就已經聽阿姆羅說過提過這種全領域攻擊兵器的概念。西西莉亞˙奧爾科特應該不是新人類,雖然英國大概是使用了完全不同類型的技術,不過從西西莉亞能夠同時控制這些獨立機動兵器這點,便足以說明其當上一國之代表候補生之理由。

但這仍非米可特與伊卡洛斯無法迴避的攻擊。

啪地振動雙翼,伊卡洛斯再次上升,四道雷射穿過了原本她所處的空間。接著她一個迴旋急降下,躲開了來福槍的追擊。

西西莉亞的攻擊當然不止於此。

「休想逃!」

藍色之淚的攻擊不再集中於一點,而是其中一機瞄準米可特,另外三機瞄準她可能迴避的方向,不然就是從人類較難反應的死角,如正上方、正下方、正後方等位置攻擊。不只如此,在藍色之淚攻擊的空檔,來福槍也會加入射擊。

米可特左閃右躲,屢屢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而藍色之淚們則緊咬著她不放。

如同捉迷藏一般。

捉迷藏

米可特嘴角浮現了只有她知道的笑意。

「嗯,捉迷藏,喜歡。」

IS學園除了千冬以外,米可特從未被任何人抓到過,就連號稱全校學生最強的學生會長更識楯無,都能以毫釐之差避開。捉迷藏正是米可特˙奧利維亞的拿手好戲。

但是打成捉迷藏卻絕非西西莉亞之本意,IS也沒有無限的能量給她這樣無止盡地打空下去。

西西莉亞不斷地修正自己的射擊,同時分析米可特的迴避機動模式,企圖找出更有效的射擊方式。

但是米可特依舊繼續飛翔。

還飛不夠,一點也不夠。這是她忍耐許久才獲得的飛翔機會,還要飛,還要繼續飛,要一直一直地飛。因為啊

米可特看著天空,原本毫無表情的臉第一次露出了顯而易見的微笑。

「我跟這孩子都非常喜歡這片天空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總算看到新章啊~
  • 這幾個月來沒什麼動力去寫orz

    縹緲孤鴻 於 2012/06/24 19: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