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名詞更換,瞬間加速=>瞬時加速(尖端居然就照寫了);正義的一方=>正義的夥伴。

小說第二集快看完了,賣萌拌嘴寫的還是一樣鳥蛋,不過比較起來法國確實有稍微出色立體一些。

然後就是聽說IS要在講談社復活了XD

 

2 05

 

「就算是我~也沒辦法現在就幫織板找到場地喲~

 

「果然是這樣啊。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不會~

 

望著大剌剌同學與米可特搖搖擺擺離去的背影,一夏也只能嘆了口氣。

一夏的專用機「白式」終於在西西莉亞與米可特的對決結束後送來了。儘管一夏像是拿到新玩具的孩子一般,迫不及待地想要嘗一下搭乘專用機的滋味,不過學校當然是沒有可以立刻提供的場地。

 

就在眾人在校園內到處轉來轉去,試圖尋找轉圜餘地時,出乎意料的對象伸出了援手。

 

「那麼,來我們柏崎重工如何?」涼宮遙笑容滿面地表示。

 

「反正我們這週末本來就打算回去一趟。」水月接口。

 

根據兩人的說法,這也是等價交換,提供練習場地的同時,柏崎重工的技師也可以藉機親眼見識這台尚未在世人面前公開亮相的最新銳IS之初起動。就算只是看看,也能夠給柏崎重工帶來許多寶貴的資料。

 

時機未免有點過於巧合了,該不會是聽說我們在尋找練習場地,才特地跑來提供協助的吧。智不由得做如是想。

 

只是一夏當然不會有幫倉持技研或是哪個不知名的IS開發技師保守秘密的念頭,自是爽快地答應了。

 

其實不只一夏,所有人都很好奇,這台號稱只有一把近戰刀「雪片貳型」,還沒有其它擴張領域來追加武裝的最新銳IS,實際動起來到底是什麼模樣。因此,除了下午飛了半天已經開始打瞌睡的米可特,以及要回去協助整備伊卡洛斯的大剌剌同學之外,剩下六人以及兩位柏崎重工的測試駕駛員,還有吵著說來點涅他好讓她有東西向上頭交代的柏木晴子,一行九人浩浩蕩蕩地在用過晚餐後,前往柏崎重工。

 

在目的地迎接眾人的,是位看似混血兒的老成茶髮男子。

 

「歡迎光臨,我是柏崎重工理科實驗室的研究員,阿姆羅˙雷。」男子向一夏伸出了手,一夏連忙握了回去。

 

「不好意思,這個時間來打擾你們,雷先生。我是織斑一夏。」

 

智等人也接在一夏後面做了簡短的自我介紹。

 

「啊啊,你們的事情我有聽水月跟遙提起過。還有,不用叫我雷先生,阿姆羅即可,我跟你們同年。」

 

「「「「「「咦咦咦!?」」」」」」

 

面對驚訝的眾人,阿姆羅只能苦笑以對。

 

「別提了,我知道我看起來就是個大叔。」

 

雖然沒到大叔那麼老氣,不過怎麼看都應該超過二十歲才是。不管是外貌、打扮還是談吐中所展現的氣氛,阿姆羅˙雷完全不像一般飛揚兔脫的高中男生。

 

「那是因為你的心態就是個大叔啦!」一旁的晴子毫不留情地吐嘈下去。

 

不過,就另一層意義來說,阿姆羅跟眾人同年,才是更不可思議的事情。

 

「是聽說過志-雷粒子的發現者十分年輕,但是沒想到現在也才剛上高中?那發現的時候不是才」卡露拉看看阿姆羅,又看看眾人,似乎是無法接受。

 

「嗯,今日此行的重點不在此吧?時間寶貴,走吧。」阿姆羅看似對此不願多談,直接催促眾人動身。

 

畢竟柏崎重工的IS競技場也不能無限制地讓外人使用,像今天這樣類似偷跑的方式去取得白式的資料,要是事情敗露出去似乎也會造成問題的樣子。

 

在三位相關人士的帶領下,眾人穿越層層關卡,抵達了位在柏崎重工本部內部的IS用競技場。而這一路上,自是吸引了不少還在加班的柏崎重工員工之目光。

 

「嗚嗚好像跟在學校差不多」先承受不住的是卡露拉。顯得十分緊張的她,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智的右手。

 

沒辦法,一行人不但全都是IS學園學生,更有著公式上世界唯一的男性IS操縱者嘛。讀過女校的智對這種程度的身體接觸基本上已經免疫,於是他自然地握回去,這才讓卡露拉稍微放鬆一些。

 

好不容易抵達目的地後,一夏站在競技場中間,展開了以右腕護手形式待機的白式。

 

「不愧是『白』式。」妙子低聲了一句,眾人也隨之點頭。

 

一片純白的裝甲,對於白式,眾人也找不出其他的詞彙可以加以描述了。

 

而多虧這幾天的惡補,只是撘乘上去做一些基本動作,對現在的一夏已經毫無問題。

 

……還是沒辦法嗎?」一夏伸展了一下四肢,喃喃自語。

 

儘管他在第一眼看到白式的時候,就有著非這台IS不開的直覺,但是不論是剛送來時的試乘,還是現在準備要正式起飛,自己都沒能抓到當初在考試會場,自己不小心觸摸到IS時,那種如同與分別已久的半身再會的電擊感。

 

「如何?一夏,身體有沒有哪裡覺得不對勁?」白式的通訊器裡傳來正在監控室中監視一切的阿姆羅聲音。

 

「沒問題。」一夏簡短地回應。

 

算了,與這位新伙伴相處久一點的話,就能抓到感覺吧。一夏決定把原因歸咎於搭乘時間太短,於是他大聲喊道:「喂~卡露拉,我這邊準備好了!」

 

由於米可特不在,一夏的IS老師自然輪到了澳洲代表候補生,卡露拉˙卡斯特。

 

卡露拉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那麼,就試著飛飛看吧。」

 

在來柏崎重工的路上,眾人也針對一夏該優先學習的部份做了討論。只有基本動作,要打贏代表候補生是不可能的。雖然連走路都還沒學會,一夏也只能先學習飛翔。

 

「原來如此,這孩子也是天才啊。」阿姆羅在監控室中,看著花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飛的有模有樣的一夏。

 

阿姆羅下意識地伸手觸摸了已經以手錶形式在左手待機的ν鋼彈。簡直簡直就像過去的自己,以及與布萊德一同見過的那些孩子一樣。不讓這樣的年輕人,重蹈那些「新人類」的覆轍,大概就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理由吧。

 

「喔喔,那就是傳說中的『白式』跟織斑一夏啊。」

 

阿姆羅不用看也知道,這個突然出現,抓著自己的右手臂緊貼過來的少女是誰。

 

「理科,你怎麼看。」

 

「完全是一擊必殺特化的IS呢,我可不覺得倉持技研的那些老頭子有辦法做出這麼大膽的設計。」志熊理科津津有味地盯著螢幕,說道:「我看,這應該是出自那位『天災』的手筆吧。織斑家跟她好像滿熟的不是?」

 

為了自己的親友所特意打造的IS嗎?雖然篠之之束博士的行事作風向來以難以捉摸著稱,但是這回的動機倒是容易想像。

 

「更詳細的情報,那就要親手調查才會知道了。現在可以斷定的只有一點。」理科斬釘截鐵地說道:「白式是小受。」

 

……

 

「表面上如同刀刃般鋒利,但實際上這時候ν鋼彈哈阿哈阿(臉紅)」理科再次進入自己的妄想世界。

 

知道此時對理科怎麼做都沒用的阿姆羅,只得一邊忍受理科的妄想,一邊看著在競技場中飛翔的白式。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這樣飛起來超爽的啊!」通訊器中傳來一夏的歡呼聲,螢幕上映著一位對於飛行樂在其中的青少年。

 

「好!那麼就來咦?啊哩?唔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只聽得「碰」地一聲大響,如同流星一般,白式直直地撞上了競技場的地面,對「墜落」一詞,做了最完美的具體展現。

 

「一夏!」箒不顧四散揚起的煙塵,直奔向墜落地點,而在場內的眾人也隨後跟上。

 

在監控室的理科也停止了妄想,與阿姆羅一同操縱手邊的儀器,檢查一夏及白式的狀況。

 

「呼還以為死定了。」

 

煙塵散去,白式跟一夏好端端地躺在地上。就跟儀器顯示的情形一樣,一夏本人除了吃了點灰,毫髮無傷,白式本身也沒有什麼重大破損。有絕對防禦存在,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就是了。

 

「哼!誰叫你突然要做什麼奇怪的動作,大笨蛋!」破口大罵的自然是最為關心一夏的青梅竹馬。

 

「我看一夏同學以後的綽號就是『白色流星』吧,墜落的這麼帥氣~」會這樣出言取笑的,自然是柏木晴子。

 

一夏只能白了晴子一眼。

 

不過晴子當然是不知道真正的白色流星正在監控室中,至於當事人則因為發現人機皆平安而鬆了口氣,沒能注意到這句有被白式的感應器接受到的玩笑話。

 

「話說一夏同學本來是想要做什麼?」卡露拉問道。

 

「沒有啦。」一夏爬起身,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就只是想要模仿一下下午米可特做過的動作而已

 

「一夏。」智拍了拍一夏的肩膀:「無謀也要有個限度。」

 

「啊哈哈我以為我做得到嘛。抱歉,讓大家擔心了。」看著眾人擔心的神色,一夏也知道自己玩過頭了,只能老實道歉。

 

「學習任何事情,最容易發生意外的都是自以為已經習慣了的時候。一夏,你一定要小心才是。」妙子正色道。

 

「一夏大人,下次練習的時候,一定還是要有人陪同在場才行喔。」連真田同學也出言規勸。

 

像是學到了教訓,一夏接下來的動作就顯得謹慎許多,沒出什麼大錯。

 

「接下來,就沒什麼我能教的了。」眼見一夏在兩小時內就飛的跟自己當初花了一週才有的表現一樣好,卡露拉也只能讚嘆地表示現階段已經沒有她出面的餘地了。

 

畢竟再深入的技術即非一蹴可及,而若是要讓一夏打贏比試,能用的就是出人意表的奇策。只是跟交戰對手商量出來的奇策,根本上就失去了出奇制勝的意義。

 

隔天週日,眾人就在練習中度過。除開希望自行練習而離開的卡露拉,一夏等人剛好被柏木晴子逮到,在她的指導下,一夏臨時抱佛腳地進行了瞬時加速的練習。不過為了避免自己受傷或是白式受損,一夏也只能聽著口頭指導,憑感覺自行摸索。

 

「累積實戰經驗最容易讓你熟悉使用時機啦,不過要是一不小心你明天就不用比了。」晴子說道。

 

到頭來,在缺乏對手的情報(不論眾人如何蒐集,也只能找到Jackson公司的沙漠˙鷹式之資料,但這與卡露拉的專用機,沙漠˙鷹式特裝型,似乎還是有些差距。)以及練習的時間,一夏終究只有一條路能走,臨機應變。

 

不過陪同練習飛翔的米可特倒是說了句耐人尋味的話:「一夏也有無法退讓的堅持。所以,『那孩子』一定會對此有所回應的。」

 

對此,一夏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此外,週日還發生了一件只有兩位當事人知道的小插曲。

 

為了預防自己的真實性別敗露,和久津智針對自己與同居室友間的互動,做過很多種沙盤推演。但是,眼前的情況,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智現在站在寢室門口,雙手高舉,臉色發青。因為他的室友,澳大利亞代表候補生,卡露拉˙卡斯特,正拿著一把閃閃發亮的手槍指著他。

 

「那那個,卡露拉同學,我知道忘了敲門是我的錯,不過可以先把槍放下來嗎?有話好說。」

 

「咦?」

 

卡露拉這才注意到自己現在的姿勢代表的意義,連忙把槍收起。

 

「對、對不起!」卡露拉一臉不好意思地雙手合十,低頭道歉。

 

「呃,沒關係啦。不過」智這才放下雙手,眼角餘光撇見卡露拉的書桌,不是只有剛才還在她手上的那把槍,另外還散置了一些看起來是保養槍械用的道具。

 

「這、這是」卡露拉支吾了一下,才說道:「我本來想早點告訴智同學的,不過一直找不到機會

 

也是啦,這幾天風波不斷。

 

至於這槍械,簡單講,是卡露拉本人的收藏品。看起來十分文靜,如果坐在窗邊一邊看著莎士比亞全集一邊啜飲著紅茶,應該會適合的像幅畫的卡露拉,出人意表地擁有這種散發煙硝味的嗜好。

 

卡露拉在結束自己的練習後回到房間,發現智還沒回來,於是想說難得有空就來保養一下進入IS學園後就一直沒空處理的收藏品。沒想到智在結束與一夏等人的練習後剛好在她保養到一半時回房,又因為智以前一個人住習慣了,這回一下子忘了敲門,卡露拉慌慌張張地也來不及整理,手一舉就發生了剛才那一幕。

 

雖說保養中的槍械自然是沒有子彈上膛,不過在那瞬間誰想的到?

 

如果說是護身用還容易理解,一個喜歡收藏槍械的女生嗎?也罷,智認為嗜好這種東西,只要不違法不給人添麻煩,那就無所謂,本人喜歡就好。

 

話說這真的不違法嗎?

 

據本人表示,她有確實地取得許可,也算是身為代表候補生的特權之一。此外目前還在跟校方爭取讓她攜帶大型槍械進來,不過一直沒能獲得允許。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是拜託她在搬傢伙進來之前,先知會一下室友一聲,對心臟比較好。

 

時間很快地來到週一,在結束一天的課程後,IS學園第二競技場也是人滿為患。畢竟對於前天那別樹一格的比試,同學們不能說看不過癮,但仍有不少人想要看上一場真刀真槍的戰鬥。此外,這也是公式上世界首位男性IS操縱者及其專用機之初登場,其話題性與吸引力只怕更在前天之上。

 

相較於人聲吵雜的第二競技場觀眾席,除了負責此區的山田老師跟準備出擊的卡露拉˙卡斯特外,就只有和久津智一人的B監控室,就顯得安靜許多。

 

「智同學不去一夏同學那邊嗎?」卡露拉問道。

 

「關心他的人夠多了,應該不差我一個吧。倒是卡露拉同學在搭上IS之後,好像換了個人似的?」智覺得現在的卡露拉給人的感覺跟平常的她完全不同。

 

「嗯,畢竟我好歹也是代表候補生。」卡露拉微笑回應。現在的她,如同搭上箭,拉滿弦的弓,蓄勢待發。

 

「本來以為妳會更緊張些的。」智半開玩笑地說道。

 

「剛開始的時候是會緊張啦,現在多少習慣了。」

 

只見卡露拉駕輕就熟卻又一絲不苟地進行各項檢查,不愧是代表候補生。

 

一邊跟卡露拉說笑,智一邊觀察著她的專用機,「沙漠˙鷹式特裝型」。

 

如同一夏的白式有著名實相符的一片純白,沙漠˙鷹式特裝型也如其名,覆蓋著一層讓人聯想到沙漠荒野的沙褐色。此外,背部的兩片翅膀,以及覆蓋雙手的手甲也很讓人在意。但是,最為吸引智之目光的,恐怕還是那面幾乎覆蓋了半個IS的巨大橢圓形盾牌。

 

「常備武裝?這有些稀奇呢。」一旁的山田老師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這時智才注意到,在沙漠˙鷹式特裝型腰部的左、右後方,也配置了武器。一般而言,IS的武裝都會量子化後收藏在擴充槽之中,像這樣用傳統方式配備武裝,確實不大一樣。智突然覺得搞不好那些翅膀啦手甲啦大盾啦裡面也藏了什麼機關也說不定。

 

雖然方向性不同,不過看來這台IS也跟白式一樣,具有自己獨特的風格。

 

「那麼,我出擊了。」準備完成的卡露拉,已經進入了隨時可以出動的狀態。

 

「加油!」在決定來到B監控室時,智就已打定主意,要在這場比試中替卡露拉應援了。

 

「嗯!」

 

帶著平常難得一見的堅毅神色,卡露拉的沙漠˙鷹式特裝型離開閘門,飛向競技場的空中。

 

沙褐與純白,即將在此一決雌雄。

 

後記:阿同學難得的戲份。我原本是希望他跟德法一起轉學進來,也就是原作第二集,但是天曉得這樣下去我是不是真的能寫到那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這次更新還真快...

    話說會對應土狼也給她弄台專用機嗎XD
  • 會,至少照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cross BLADE來說,她會有專用機。

    不過可能是很久之後的事情...

    縹緲孤鴻 於 2012/07/07 06: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