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我錯了,什麼叫做接下來兩篇可能會比較短,2-06不提,2-07跟2-08都很長好嘛!

另外就是設定修改了部份,讓全校學生都有一台iPhone,除了智慧型手機的功能,還能當作識別證以及房門鑰匙。

2 07


「好啦,這下子要怎麼會合呢?」

 

智看著水泄不通的人潮,無奈地嘆了口氣。

 

再怎樣老師們也不能給眾人連續兩次都能在監控室看比試的特權,所以這回智等人只能乖乖地去第二競技場的觀眾席找位子。

 

儘管有約好集合地點,也有讓真田同學先去佔位,但是洶湧的人潮完全打消了智前往集合地點的可能。

 

OK,那就等比試完再碰面吧。」

 

『就這麼辦吧,等會見。』

 

幸好還有iPhone。在與妙子通過電話後,智只能就近找個位子坐下,準備替室友加油。

 

問題在於,在兩台IS都已經停在空中,等待開始的鐘聲,蓄勢待發的現在,到哪去找位子?

 

居然有耶。

 

在那閃亮的金髮周圍,似乎留下了幾個位子。

 

智為微微苦笑,他大概猜的出來原因為何。

 

「貴安,西西莉亞同學。可以坐你旁邊嗎?」

 

「是智同學啊請吧。怎麼,沒跟其他人在一起?」

 

仍在為了前天的「勝利」感到不滿的英國代表候補生,周圍壟罩著一層別來惹我的氣場。所有想坐她旁邊的同學,似乎都因此而被嚇跑了。

 

大概只有將對方視為朋友的智敢靠近她。

 

「嘛,人太多,算是走散了吧。」

 

「這樣啊。」

 

簡短的對話結束,西西莉亞將頭轉向第二競技場中間,凝視著在上空待機的兩台IS

 

智還在思考要怎麼開口時,西西莉亞先說話了。

 

「不甘心

 

「西西莉亞同學

 

「理性上知道這是莫可奈何,但是感情上就是無法接受!用那種方式獲勝根本就毫無意義,但是

 

再來一次,也只是浪費時間,徒增敗績而已。說到後來,西西莉亞的聲音細若蚊鳴,幾乎要被周圍吵雜的人聲給掩蓋住。

 

看著她那原本自信滿滿的金髮,也像主人的心情一般,低低垂下,智就覺得好像應該要替她加油打氣一番。在對方陷入低潮時給予鼓勵,確實也是朋友該做的事情。

 

「西西莉亞同學,妳聽我說。」

 

「?」

 

西西莉亞轉頭望向智,或許是期待些什麼,她的眼神比起剛才多出了些光采。

 

「越是覺得自己不行的人,越是會有奮發向上的一天。不甘心,我不能輸!就是這種心情,才創造出世界的形狀。」
 
見西西莉亞的注意力已被自己吸引住,智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我覺得,西西莉亞同學,你是比你自己想像中還要厲害的人喔。」
 
「……哼。」
 
「……咦?」智本來對自己講的話還有點自信的,沒想到西西莉亞的回應卻是個哼。
 
「這種程度的道理,妳以為本小姐會不懂嗎?」
 
「呃,這嘛……」
 
西西莉亞突然話鋒一轉:「不、不過,智同學想替本小姐打氣的這份心意,本小姐就收下了。」
 
最後似乎還說了謝謝,不過智實在是沒能聽清楚。這樣看來,這位西西莉亞同學只是在掩飾自己的害羞罷了。這叫做傲嬌對嗎?似乎有點可愛嘛。
 
「不過,這段話也只是現學現賣,從之前看過的漫畫上看來的罷了。」智搔了搔臉頰,不好意思地從實招來。
 
「……竟然是漫畫喔……」
 
西西莉亞的表情顯得五味雜陳,不過最後還是化為笑容。兩人相視一笑,方才的緊張氣氛,早已煙消雲散。
 
而此時,織斑一夏對卡露拉˙卡斯特的比試,也已經開始。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彈如雨下。在緻密的火網中,白式來回穿梭著。
 
「對方是近戰特化型,這麼做也是理所當然的吧。」西西莉亞靜靜觀察著可能成為下一戰對手的兩人。
 
根據智等人事前的調查,卡露拉的沙漠˙鷹式特裝型可能配備有兩種連射性能優秀的武器:18mm突擊步槍「哈迪恩特(ハディント)」,以及25mm旋轉式
機槍(迷你砲)「達拉馬拉(ダラマラ)」。只是對智而言,他無法分辨現在卡露拉使用的是哪一種武器就是。
 
看來,卡露拉的打算是以量取勝,讓一夏不但近不了身,也難以閃躲。不過白式的機動力似乎還是超出了她的想像,面對鋪天蓋地的彈幕,一夏依舊冷
靜地依照事先的模擬,以不規則機動迴避。雖然不是全彈落空,但是到目前為止,白式並沒有受到什麼明顯的損傷。
 
「差不多…」
 
「「該換武器了呢。」」
 
與西西莉亞的話重合的聲音,讓智與西西莉亞都循聲回頭。
 
「啊,不好意思,這裡有人坐嗎?」
 
智只能張口結舌。因為,向兩人搭話的少女,是他這輩子永難忘懷的對象。
 
 
幸好更識簪跟衛宮志保平常上課的表現良好,所以老師並沒有進一步的懲罰。饒是如此,也是訓話了快半小時才放兩人離開。
 
「乾脆去看看一班的班代表選拔,當作散心如何?」
 
回到教室,兩人收拾一下隨身物品後,志保如此提議。
 
對現在的簪而言,只要能與志保在一起,哪怕是天涯海角,她也願意追隨。而且此時自己的專用機「打鐵貳式」之開發也遇上了瓶頸,就算回寢室埋頭苦
幹,怕也難有成果。如此一來,不如去見識一下兩台最新銳機的實戰,說不定能從中獲得什麼靈感也說不定。
 
而志保除了希望簪轉換一下心情,她自己也對織斑一夏的白式感到十分好奇。
 
不過晚了許多的兩人,自然一樣找不到位子。正當兩人東張西望之時,自然就發現了智與西西莉亞周圍的空位。
 
 
「請便。」西西莉亞並未察覺智的異狀,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智還沒反應過來,志保就側過身子,擋住簪與西西莉亞的視線,以只有智看的到的角度,將右手食指抿在嘴唇上。
 
看來正義的夥伴希望低調行事,所以要智裝作兩人素不相識。智在理解之後也就照辦。
 
而競技場內的比試,確實如同西西莉亞與志保所料,進入了下一階段。
 
卡露拉不再毫無限制地灑出彈幕,而是改以命中率較高的武器進行狙擊。只見白式的左肩裝甲就這樣被挖掉了一塊。看來,卡露拉不只是喜歡收集槍械
而已,她的射擊技巧也相當高竿。
 
「那應該是22mm突擊步槍『古利尼鐵(グリニデ)』吧。」志保說道。
 
「嗯,以可靠耐用著稱的產品。」志保身旁的不知名少女回應。
 
「但是,相對而言,連射性能就較為遜色。如此一來就會給對手可趁之機。」西西莉亞接口。
 
「當上代表候補生的人不可能不清楚,所以…」尚不知姓名的少女沉吟道。
 
「大概,是陷阱。」志保下了結論。
 
三人討論的十分熱烈,智根本沒有插嘴的餘地。西西莉亞的話畢竟是代表候補生,「正義的夥伴」是戰鬥專家也很好理解,不過怎麼連她帶來的那位女生
看起來好像也很懂啊?
 
果然如同三人預料,一夏抓到了卡露拉在射擊的間隙,一個加速就鑽進了沙漠˙鷹式特裝型的懷中,同時揮動白式唯一的武裝,一把近戰刀,砍向對手。
 
「好快!」不知名少女驚道。
 
白式的速度似乎超過卡露拉的預料,只見她連盾牌也來不及拿出,只能連忙用手上的突擊步槍權充替代擋下,而突擊步槍也因此彈飛。
 
不妙!當智在場外暗自替室友擔心時,卡露拉利用一夏重新擺出架式準備揮下第二刀的空檔,拿出了那面盾牌,隔開了一夏的攻擊。同時,沙漠˙鷹式特
裝型的另一隻手之手甲部分,突然吐出了火舌!
 
看來,手甲部分還真的暗藏了機關。在鍔迫狀態下,突然來上這麼一招確實讓一夏措手不及。事後智才知道,那是沙漠˙鷹式特裝型的專用武裝,10mm
二連裝霰彈槍「馬爾戈爾(マルゴル)」,彈藥少射程短,平常藏在手甲中,就是專門在近距離中偷襲對手用的。
 
然而卡露拉的攻擊不只如此。
 
為了迴避,一夏只能放棄鍔迫後退,就在距離要拉開未拉開的瞬間,卡露拉的右手又多了一把槍。
 
碰!
 
大量彈丸從新出現的槍之槍口噴出,近距離下一夏無從閃躲,只能用裝甲全部硬吃。
 
「24mm對空霰彈槍『埃斯佩蘭斯』(エスペランス)。」不知名少女低聲道。
 
「看來,這就是那位澳洲代表候補生原本的打算。」志保道。
 
也就是引誘對方進入自認擅長的近距離戰鬥,趁機連續使用兩種近距離下才能發揮最大威力的火器一舉打倒對方。雖然白式的機動力超過卡露拉的想
像,但是最後她還是成功地執行了預定戰術。
 
「哼,這樣一來本小姐的對手就已經…咦?」
 
就在眾人以為勝負已定之時,戰局出現了變化。
 
硝煙散去,毫髮無傷的白式出現。不僅如此,白式還改變了外貌。除去了工業式的凹凸表面,充滿著洗鍊的流線外型,以及變的有如太刀般的近戰刀。
 
智看向另外三人,除志保外,餘下兩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這是…初次轉換!?」不知名少女驚呼。
 
「所以,他剛才都是以初期設定的機體在戰鬥嗎!?」
 
「初次轉換?」看來志保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確實,沒有專用機的人大概不會知道這方面的事情。那好,就讓本小姐來解釋吧。聽好了,本小姐只講一次…」
 
原來初次轉換就是機體針對操縱者的個人特性,進行最佳化設定的意思。所有的專用機都會經過此一步驟,讓人機進行最佳搭配,以求將實力做最完美
的發揮。
 
而之所以那位不知名少女會知道,則是因為她的真實身分是四班的班代表,同時也是日本代表候補生,更識簪之故。
 
「智同學不認識自己國家的代表候補生嗎?」
 
西西莉亞表示,在英國,代表,以及代表候補生可說是國家公認的偶像明星,知名度很高,像她本人就有在接模特兒的工作,甚至出過寫真集。
 
但是在日本,或許是因為風俗文化不同,又或是織斑千冬實在太過有名,代表候補生們並沒有那麼高的知名度。
 
至於西西莉亞本人為何會認識這位日本代表候補生,則是因為之前她被一夏嗆說無法認出世界上所有代表候補生,所以這幾天特地把幾個已公開之主
要國家代表候補生們都研究過了一遍。特別是成為一年四班班代表的更識簪,由於有可能在班級對抗賽中碰頭,所以就優先拿來研究。
 
而另一邊,在競技場中的戰鬥,也愈發白熱化。
 
因為剛才的攻擊,兩人距離再次拉開。於是卡露拉收起盾牌,又拿出18mm突擊步槍「哈迪恩特」進行掃射。只是在完成初次轉換的白式面前,這種程度
的攻擊已經不成威脅了。
 
白式輕巧地穿越彈幕,朝沙漠˙鷹式特裝型逼近。雖然卡露拉左閃右躲企圖保持距離,不過在機體的加速性能有差距的情況下,距離還是逐漸縮短。
 
眼見對手即將近身,突擊步槍的彈藥也要耗盡,卡露拉再次更換武裝。
 
「六連發迴轉式榴彈發射器『穆瑞』(ミューレイ)。」更識同學儼然成為武器解說員。
 
「她到底還藏了多少武器在IS裡面啊?」西西莉亞皺眉道。
 
只見六發設定了近接信管的榴彈連續發射,在白式身邊爆炸。
 
此時,流星劃過天際。
 
一夏間不容髮地發動了剛學來的瞬時加速,榴彈的爆炸被輕易地甩在身後,白式趁勢再次鑽入沙漠˙鷹式特裝型的懷中!
 
「哦,時機抓的好。」連志保都不得不誇讚一番。
 
卡露拉猝不及防,盾牌沒能拿出來,急中生智之下一抬腿就向一夏踢去。
 
只見腳底末端竟然冒出了一把短刀!
 
同時卡露拉將榴彈發射器收起,換成了一把能量劍,朝衝進來的一夏揮下。
 
但這回一夏早有準備。之前吃過10mm二連裝霰彈槍「馬爾戈爾」的暗虧後,看見卡露拉抬腳就立刻身子一偏閃開。不過一夏也因此失去了攻擊的時
機,只好回過刀身格擋卡露拉的攻擊。
 
眼見雙方要再次進入鍔迫狀態,卡露拉卻看見一夏嘴角露出勝券在握的微笑。
 
白式手中的近戰刀「雪片貳型」不知何時改變了型態,從實體刀刃變成了能量刀刃。
 
而跟雪片貳型鍔迫中的,卡露拉手中的能量劍「瑪利朱拉」的能量劍刃部份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卡露拉大吃一驚,終於來不及反應變招。雪片貳型順勢揮下,僅僅一擊,就將原本幾乎沒有什麼損失的沙漠˙鷹式特裝型的防護能量歸零。
 
「勝者,織斑一夏!」
 
宣告比試結束的廣播也同時響起。
 
 
「零落白夜?」
 
「嗯,那是雪片的特殊能力,也是織斑老師之所以能稱霸『MONDO-GROSSO』的關鍵之一。」
 
比試結束後,經過日本代表候補生的解說,智才明白室友落敗的原因。
 
「零落白夜」是一種能夠將能量無效化的攻擊,這也是為何沙漠˙鷹式特裝型的「瑪利朱拉」能量劍刃會在接觸之後消失。此外,它還能穿透對手的防護
罩能量,給予機體直接打擊。
 
「於是,對手不得不發動將防護罩能量大量消耗的『絕對防禦』,然後出局。」西西莉亞的雙眸浮現鬥志:「哼哼…有意思,這樣才配當本小姐的對手。」
 
「不過,『零落白夜』應該是當年織斑老師搭乘的IS『暮櫻』之『獨一無二的特殊能力』,那白式怎麼會一樣…?更別說竟然在第一型態下的初次實戰就使
出了『獨一無二的特殊能力』,這到底…?」
 
更識簪本欲從這場戰鬥中獲得突破「打鐵貳式」開發瓶頸的線索,結果反倒是得到了讓人費解的疑惑。
 
圍繞著白式周圍還有許多難解之謎,四人討論半天也得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各自解散打道回府。
 
 
晚餐時間,照慣例的眾人齊聚一堂。
 
「織板~首勝恭喜~卡露卡露下次也再加油~」大剌剌同學依舊一派悠閒。
 
「恭喜,一夏大人。」
 
「打的挺不錯的喔。」
 
設子與妙子也都送上祝賀。
 
「哼,這傢伙還早的很呢!」
 
明明就很開心心上人獲勝,但是只要跟一夏扯上關係,箒嘴巴裡講出來的話跟臉上的表情就是相反的,眾人也不好意思去吐嘈她。
 
「一夏,下次,來捉迷藏。」米可特用那跟織斑老師如出一轍的臉孔以及閃亮亮水汪汪的一對眼睛,對一夏提出了邀請。
 
這大概就是她看過這場比試的感想吧。
 
「啊哈哈…有機會的話就一起飛吧。」
 
對此一夏也只能含糊帶過,他可不認為自己有辦法在空中逮到米可特跟伊卡洛斯。
 
「很行嘛一夏君,初次實戰就打敗代表候補生耶。」
 
柏木晴子一邊道賀一邊用力地拍著一夏的背,這「道賀」差點讓他嗆到。
 
「碰巧罷了。」一夏把晴子的手推開,對眾人苦笑道。
 
就像考完試要檢討考卷一樣,一夏在比試結束後,馬上把包括對戰對手卡露拉在內的眾人找來開檢討會。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初戰就戰勝身為代表
候補生的對手,其實運氣及機體性能佔了很大的因素。
 
「光是那個什麼『初次轉換』發生的時機就是好狗運了,更別提『零落白夜』好像是種直接把防護罩能量拿來攻擊的招式,要是我之前多被打中兩槍,發
動『零落白夜』的瞬間我就會被判定落敗了吧。」
 
一夏在比試結束後就因在意白式的狀況就立刻拜託大剌剌同學進行檢查,這才發現最後似乎是剛好多留了一點點能量下來。另一方面,之所以能有這
樣的迴避性能,機體的優勢也是重要因素。只能說不愧是全國劍道大賽國中男子組的王者,勝不驕敗不餒,可以冷靜地分析自己的表現。
 
不過身為對手的卡露拉倒不怎麼同意一夏的看法。
 
「我覺得一夏同學太看輕自己了喲。」卡露拉神色認真地說道:「先不提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環這種說法,一夏同學的迴避機動,我不認為那是只靠機體性
能或運氣就能辦到的。再加上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學會瞬時加速並在實戰中運用,一夏同學確實讓我感受到天份上的差距…」
 
雖然之前晴子講的好像瞬時加速很容易學會,但實際上這卻是連代表候補生們也並非人人皆能運用的高端技巧。
 
「咦?是這樣喔。」晴子搔了搔頭。
 
她好像真的以為這招不難的樣子,根據則是自己很輕鬆地學會了。
 
「以前戰術機上也沒這麼好用的玩意啊…我還以為這跟上輩子駕駛戰術機的經驗無關才是。」晴子這句自言自語當然是小聲到沒給其他人聽到。
 
「不過,以這場兩位的表現來看,若是再比一次,卡斯特同學的贏面還是比較大。」水月的評論很快地獲得了晴子與遙的贊同。
 
理由很簡單,一夏的戰鬥方式實在是太過單調了。就實戰中卡露拉變招的速度以及沙漠˙鷹式特裝型那多樣化的武裝配備來看,水月對於她能否下次比
試時找出應付一夏的戰術這點毫不懷疑。
 
「『零落白夜』威力雖然強大,但是使用限制也很多。織斑同學還是必須多加練習『零落白夜』以及瞬間加速的使用時機才行。」遙接著表示。
 
一夏點了點頭:「啊啊,我明白。西西莉亞應該也有看這場比試吧,再怎樣她也是代表候補生,不可能什麼準備都沒有的。此外,我也還得找出應付那個
可以從四面八方不同角度攻擊的『藍色之淚』的辦法。」
 
還有不到兩天,眾人七嘴八舌地開始討論起作戰計畫。
 
題外話,包括自己跟西西莉亞一起觀看比試在內的一切,智在一夏等人面前就連半個字也沒提。
 
當他在跟志保等人分開後,便發覺手中多了張紙條。上面簡短地寫著:不要對其他人說,特別是一夏。
 
至於誰有辦法做到這件事,不要說又是指不要說什麼事,不言而喻。「正義的夥伴」大概是有自己的打算吧,智也就尊重她的意願。
 
晚餐後,一年級學生宿舍1023室。
 
在智梳洗完畢,準備就寢之時,他發現卡露拉仍坐在書桌前,桌上攤了幾本厚重的書籍,然後一邊看著配置在桌上的電腦,一邊對照手中的iPhone,不
知道在研究些什麼。
 
不,其實剛才在經過卡露拉身後時,智就已經看到室友在研究的東西了。
 
沙漠˙鷹式特裝型與白式的對戰影片。
 
智端了杯水,放在卡露拉的書桌上,輕輕地拍了拍卡露拉的肩膀。
 
「呵咿!」
 
因為太過專心於研究影片,卡露拉完全沒注意到智的舉動,嚇的發出怪聲,幾乎要跳起來,差點打翻了那杯水。
 
「……智同學?」
 
「卡露拉同學意外地不服輸呢。」智微笑道。
 
「嗯…我也有點訝異。」卡露拉暫停了影片的播放,拿下耳機,露出有點自嘲的苦笑:「本來以為自己應該不是個爭強好勝的人,不過又覺得既然要比試那
當然是要贏,好矛盾。」
 
其實在之前卡露拉提到自己有其身為代表候補生之自尊時,智就發覺這樣多少透露她至少在IS的比試上不大服輸的個性了,不過本人好像沒有察覺。
 
「我倒是覺得這樣的卡露拉同學很可愛呢。」智露出促狹的笑容。
 
卡露拉的雙頰微微一紅:「不要捉弄我啦。」
 
「不過時間也差不多了,還是早點睡比較好喔。經過下午的比試,妳應該早就累了吧。」
 
「啊,已經這個時間了嗎?完全沒注意到呢。」卡露拉站起身,伸了個懶腰,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
 
熄燈後過了一陣子,智只聽見隔壁床翻來覆去的聲音,看來室友好像還是不大能入睡的樣子。
 
「睡不著?」智忍不住開口了。
 
「啊?嗯…抱歉吵到妳了…」
 
「沒關係啦。果然還是很在意那場比試嗎?」
 
「嗯…明明身體已經很疲倦了,但是腦海裡還是不斷地在重播下午的影像,想要找出自己是不是哪裡還可以做的更好…」此時,卡露拉話鋒一轉:「那個…
智同學,妳覺得…我再跟一夏同學交手一次的話…能贏嗎?」
 
智沉默了半晌。
 
「我不可能比卡露拉同學或速瀨同學她們更了解IS,不過…」像是在慎選詞彙一般,智頓了一下,才續道:「看到那麼不甘心的卡露拉同學,我就覺得下次
妳一定能找出取勝之道。畢竟,不甘心就是一個人進步的最大動力。雖然不知道我能幫上什麼忙,不過不管卡露拉同學的對手是誰,我都會替卡露拉同
學加油的!」
 
說到最後,智刻意拉高的語調,希望能多少替卡露拉打一下氣。可惜那段話的梗下午已經用掉了,再用一次好像不大妙吧,所以智就稍微地換了一下說
法。
 
智的話似乎起了作用,昏暗的光線下,卡露拉的嘴角似乎是稍微揚起了些。
 
「謝謝妳,聽到智同學這樣說,總覺得好像更有自信了點呢。」
 
「只是像這樣的話,我隨時都願意陪卡露拉同學聊聊的。」智笑道。
 
「嗯,這樣應該就睡的著了吧。晚安,智同學。」與剛才相比,卡露拉的聲音裡,確實少了幾分陰影。
 
「晚安,卡露拉同學。」智自己的嘴角,也揚起了微笑。
 
 
同一時間,IS學園內某室。
 
「衛宮志保…是嗎?當一隻小偷貓,要付出的代價是很大的喲。」
 
與志保室友更識簪有著相同髮色與相似容貌的少女,看著螢幕,闔上了手中的扇子,散發出讓人凍僵的冷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妹控終於要行動了嗎(拖
  • 是的,下回分曉

    縹緲孤鴻 於 2012/08/05 10: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