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10

西西莉亞奧爾科特,英國IS代表候補生,IS操作時間逾三百小時;織班一夏,進入IS學園前是普通學生,IS操作時間約三小時。

雖然不管是智還是妙子都很想對普通學生這點吐嘈,不過今天要比的是IS,還是只看IS操作時間的差距就好。

總之,織斑一夏要如何填補這段差距,在明天的IS對抗戰中擊敗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呢?

「特訓吧!」

一年一班班代表決定戰前一天中午,已經扒完午餐的柏木晴子比手畫腳地在頂樓高呼。

她是想在IS學園中心呼喊什麼嗎?

「又不是上個世紀的運動漫畫或是少年JUMP的作品。」

智只好先吐嘈再說。

「臨陣磨槍,不亮也光!」

這人只是來瞎起鬨的吧?雖然在讓一夏學會瞬時加速這件事上晴子幫了很多忙,不過看來這次是沒辦法指望她了。

話說回來,智也是束手無策。

基本上一夏的底牌在對抗卡露拉・卡斯特時都已全部亮相,在一旁看完全程的西西莉亞想必已擬了應對之策。若出人意表的奇襲已然無法奏效,剩下的就是比拼基本功,而這正好是現在的一夏,所最為欠缺的拼圖。

「所以只能特訓啦!」晴子神秘地一笑,彷彿胸有成竹。

面對眾人投以好奇的目光,晴子只是拍了拍胸脯,道:「遙,交給妳了!」

結果還是要靠別人嗎!?

涼宮遙又好氣又好笑地瞪了晴子一眼,無奈地說道:「雖然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不過一夏同學,你晚上願意過來柏崎重工一趟嗎?」

「像上次一樣借場地來練習?不過千冬姊…」一夏顯然面有難色。

在學園外啟動IS最後還是引來了一些問題,一夏等人都接到了校方不同程度的「勸戒」。

「不,這次是人到就好。」一旁的速瀨水月接口:「我們家的『天才(變態)』想實驗一些東西,有可能讓你在對抗『藍色之淚』這類型的全領域攻擊兵器上有所幫助。」

智總覺得速瀨同學在提到天才二字時似乎另有深意,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說到天才,現在幾乎全世界人都會直接聯想到行事作風讓人難以捉摸的IS發明者,如今下落不明的篠之之束博士。

而柏崎重工的這位天才,難道也是位特立獨行的人士?

總之,死馬當作活馬醫,一夏還是做了再跑一趟柏崎重工的決定。

這次的外出許可比上次更難取得,不過最後還是發了下來。據說學生會長在背後推波助瀾一下,原因則是…

「哎呀,實力越接近,比試越有趣嘛。」

此外,學生會這邊倒也不是毫無限制地放行。作為監視,大剌剌同學的姊姊,學生會會計布仏虛與眾人一同前往柏崎重工。

本音與米可特依舊是沒有露面,虛表示雖然不方便多談,不過不用擔心她們。

「一定…會是happy ending的。」

虛的眼神中帶著溫暖,望向遠方,彷彿看著不在身邊的妹妹。

要好一陣子之後,眾人才會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

而卡露拉表示自己尚有其他要事,而且這回不動用到IS的話,自己也無出馬的餘地,所以就留守了。

「不要弄到太晚啊。」知道要事所指為何的智,有些擔心地提醒了室友一句。

「不好意思,又來打擾你們了。」這次造訪主要還是為了一夏自身的困境,對此有所自覺的他率先打了招呼。

「不會,我反倒是要感謝你們來奉陪我們家那位天才(變態)的任性呢。」

又來了,連在門口迎接眾人的阿姆羅˙雷在提到天才時也是一副話中有話卻難以啟齒的態度。由於這回六班三人娘也未同行,一路上無從探聽,使得智不禁好奇起來,這位天才到底是何方神聖?

貓耳娘。

在阿姆羅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一個大約一個籃球場大小的室內體育場,而身穿白袍,頭戴貓耳的眼鏡馬尾美少女站在中間,久候多時。

白袍可以理解,為什麼是貓耳?

正當眾人心中都浮現同樣的問題時,少女開口了。

「喝!老子是志熊理科,夜露死苦!」

……

這人沒救了吧?

志‧雷粒子的共同發現人,被認為是足以與篠之之束相提並論的天才美少女,志熊理科,帶給眾人留下了極具衝擊力的第一印象。

用非常殘念的方式。

阿姆羅嘆了口氣,像是習以為常似地輕輕敲了理科的頭一下。

「別鬧了,進入正題吧。」

「學長每次都這麼冷淡…」理科嘟起了嘴:「差不多也該對這種放置play膩了呢…。」

理科的低聲抱怨並沒有讓眾人聽見,只見她轉頭面向眾人,換上了認真的表情。

「大家的事情我大致上都已經從水月學姊她們那裡聽說了。所以呢…」

依舊是正經嚴肅的語氣。

「不做嗎?(やらないか?)」

頭上的貓耳還像是受意志控制般啪咑啪咑地拍動著。

「「「「「「「不要!」」」」」」」

智、一夏、箒、妙子、設子,甚至連虛都齊聲唱和。

「嗚嗚~理科不是連具體內容都還沒有說明嗎?」理科的嘴巴嘟的更尖了。

「不用問也知道,不可能是什麼正經事!」箒怒吼。

「因為病急亂投醫,所以做了錯誤的選擇嗎…」一夏也開始有些後悔起前來柏崎重工這個決定。

「一夏大人,現在回頭還不算遲,我們回去再一起另想法子吧。」就連設子也敲起了退堂鼓。

「同感,我們還是盡快打道回府為妙。」虛也有著不祥的預感,就是那每次要被捲入她們家那位大小姐的惡作劇時,同樣會有的預感。

阿姆羅再次嘆了口氣,站出來打圓場:「既然來了,就讓理科把話講完吧。我想,這多少還是會對一夏在對抗『藍色之淚』上有所助益。」

看起來穩重正常的阿姆羅所說的話,還是比較能取得信任,眾人這才勉為其難地打消了落跑的念頭。

折騰了一陣後終於進入今晚的重頭戲。只見理科從白袍口袋中掏出了一顆比乒乓球略大,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小球,然後隨手往半空中一拋。

球兒並沒有如眾人預期一般地落地,而是在空中飄啊飄啊地載浮載沉。

「……?」

除了阿姆羅,在場眾人都弄不懂這位天才美少女心裡打的算盤,而理科只是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接二連三地將口袋中的小球拋至空中。

二、三、四、五……最後一共有六顆小球環繞在理科身旁。

為什麼呢…除了浮在空中以外,看起來應該是沒有什麼特異之處的金屬(?)球,在智看來,卻散發出十分不祥的氣息。

「這是啥玩意?」一夏忍不住發問了。

如臨大敵一般,一夏眼神銳利地盯著這些球,看來他也跟智感受到了相同的不祥氣息。

「腦波遠隔操作式砲彈『Ninelives‧Breaker』。」理科淡淡地回答。

「……所以說,這是啥玩意?」用有如直譯英語的口吻再問一次的一夏。

「利用腦波進行遠隔操作的砲彈。」理科也就直接逐字逐句地解釋。

雖然有講跟沒講差不多,不過眾人這下也猜到理科的用意了。應該是利用原理類似「藍色之淚」的「Ninelives‧Breaker」來對一夏進行特訓吧。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開發出來的。

「…這名字呢,是從動畫『鐵之死靈術師』第三期故事終盤,主角新領悟的必殺技,『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裡面拜借而來的。它是種能斬斷輪迴的鎖鏈,將敵人的魂魄完全消滅的可怕攻擊魔法。中了這魔法的人,不管是要死而復生,還是要投胎轉世,都是不可能的。」

不,這種動畫設定怎樣都沒差不是。

眼見眾人似乎都已做好了心理準備,理科臉上的表情從高深莫測轉變為看見獵物的嗜虐笑容。

「織斑君,竹劍準備好了嗎?很好很好…」

看見一夏拿好事先交代要帶來的竹劍,理科頭上的貓耳倏地直立起來。

「連魂魄也一起粉碎!『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

發自丹田的大喝,在空蕩蕩的體育場中迴響著。而六顆「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也隨著理科的號令,一齊襲向一夏。

而剩下的人早已有如巢穴被惡作劇小童掀起的螞蟻,以一夏為核心放射狀地向四周退避。

「嘖!」一夏知道自己若是逃跑,那此行就真的失去意義,於是只能擺開架式,企圖以竹劍格擋。

不過這些小球數量多速度又飛快,饒是一夏的反射神經異於常人,還是無法全部擋下。一個袈裟斬打落兩顆,順勢身子一側向左踏出半步再閃過一顆,但也就到此為止了。

「啊嘎!?」

剩下的三顆小球幾乎同一時間地直擊了一夏的腹部,讓他不由得發出了苦悶的悲鳴。

沒有當場倒地已經算是相當了不起了。

「一夏!」

箒連忙想要衝回去,卻被一旁的妙子拉住。箒回頭想要說些什麼,好不容易才勉強站穩身子的一夏卻先開口了。

「別過來!」

箒身子一震,停下腳步。

「志熊小姐,阿姆羅,這是讓我習慣『藍色之淚』之攻擊方式的特訓對吧。」

「啊啊,沒錯。這種全領域攻擊兵器的特色,就是可以從任何角度發動攻擊。」阿姆羅說道:「如果你能習慣這…呃,『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的攻擊的話,那麼在面對西西莉亞˙奧爾科特的『藍色之淚』時,也就更能得心應手…大概吧。」

喂,阿姆羅同學啊,你是不是最後加了句大概吧!?

智轉頭看向一夏,他好像沒注意到這件事。只見他重新擺好架式,續道:「所以說,箒,這是我的戰鬥,妳不要插手。」

「喔…在女孩子面前耍帥呢。不過,能支持多久呢?」一夏與箒的互動似乎觸了理科的逆鱗,只見她冷笑道:「既然叫做『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那麼數量就應該是…」

只見理科又從口袋中掏出了三顆相同的小球,拋向空中。

「放心吧,『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有通過國家安全標準,所以是打不死人的。不過,剩下的就無法保證了,去吧!!」

「不管怎樣這也太犯規了吧!!!」面對以捉摸不定的軌跡從四面八方朝自己襲來的小球,一夏只能發出慘叫。

與其說是特訓,不如說是凌虐吧。看著被「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滿場追殺的一夏君,智不由得做如是想,特別是在看到那位天才美少女臉上的嗜虐笑容越來越深的時候。

她是平常壓力很大還是跟一夏君有過什麼深仇大恨啊。

在箒只能咬牙切齒地旁觀心上人特訓時,妙子似乎看出了什麼異狀。

「那個Nine什麼的,真的是用腦波控制的嗎?」

「不愧是妙子大人。」設子微笑道。看來兩人心意相通。

而一旁的智、箒和虛則是不解地看著兩人。

「如果真的是腦波控制,那九顆球的動作過於隨機,而攻擊又過於單調了。」妙子解釋。

所以說…?智只覺得腦中好像閃過了一道光。原來如此,之前觀察的方式弄錯了嗎?

於是,智的目光不再只是專注於追蹤某幾顆球的移動,而是對九顆球一起進行縱觀全局的觀察。雖然還是模模糊糊的,不過好像抓到了感覺。

「這麼說來…」在聽了妙子的解釋後,箒也稍微冷靜下來,仔細觀察起「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的運動軌跡。

「而且…」妙子看向理科,最後還是搖了搖頭,閉口不言。

一旁的阿姆羅並沒有忽略掉智等人的一舉一動。

「(喔…這麼快就看出端倪了,確實是群可造之材。不過常言道旁觀者清,織斑一夏這個當局者又是否能識破箇中機關呢?)」

阿姆羅再次看向奮戰中的一夏,嘴角揚起連自己也未能察覺的小小微笑。

「(可惡…這樣下去根本就沒完沒了。)」

而當事人一夏在狼狽閃躲之餘,只剩下在心中口出惡言的餘裕。

要是這是實戰,自己早已不曉得被擊墜幾次了。再怎麼不願意,一夏也無法逃避此一現實。想到那時候就得趴在地上忍受西西莉亞用那志得意滿,目中無人的嘴臉嘲笑自己,湧上心頭的怒意就怎樣也壓不住。

砰噹!

「一夏!?」

一分神去想別的事情,換來的就是臉頰直擊。

一旁青梅竹馬的呼喚,也只能模模糊糊地傳到一夏耳中。冒著金星的模糊視野內,用標準反派笑容嘲笑自己的白袍貓耳娘,不知不覺中,已經被閃亮金髮的白人少女取代。

「極東島國的猴子,到頭來也就只有這種程度而已呢。」

伴隨著如同鄙視臭蟲般的眼神,西西莉亞的聲音彷彿在耳邊響起。

就在理性的細弦已經瀕臨極限之際,一夏的腦海裡忽然閃過一個景象。

冷淡地,冷靜地,如同做著單調的重複性工作一般,撥開每一次攻擊的赤髮少女。

那是一夏一直憧憬的背影,「正義的夥伴」。

「(冷靜下來…不要被憤怒輕易支配,也不要用太大的動作去格擋攻擊…)」

只是心念一轉,一夏的視野就不可思議地恢復了清明。

而累積到足以獲得全國劍道大賽冠軍的修練,也不會背叛自己。

「(原來…是這樣啊!)」

在看穿「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的攻擊模式並抓到對付的訣竅後,一夏取回了分析對手的冷靜。而原本就天賦異稟的一夏,終究拆穿了理科的把戲。

「吶喊!」一夏一聲大喝,避開其餘八顆小球的攻擊,以突刺打落了其中一顆。

接著,就是阿姆羅宣佈訓練結束的聲音。

「果然,什麼腦波控制,根本就是騙人的吧。」妙子說道。

「欸嘿嘿(心)」識虐的反派笑容已不復見,在這裡的是一個右手握拳輕擊自己額頭,順便一吐舌尖,做出標準裝可愛動作的馬尾貓耳娘。

訓練結束後,為了避免妨礙到明天的比試(把一夏打成這樣真的不會有問題嗎,智只能忍下這吐嘈),眾人來到了柏崎重工附屬的醫務室。阿姆羅動作熟練地替一夏治療,彷彿是專業的醫生。

「以前是受過相關的訓練沒錯。」阿姆羅淡淡地表示。

幸好阿姆羅跟理科並非沒有考慮到一夏明天尚有一戰而有手下留情,一夏本人也學過不少受身的方法,因此被「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直擊的地方其實只痛不傷,做過簡單治療後睡一晚就能恢復。

在治療中,話題自然回到了「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之上。

理科掏出了放在白袍口袋中的遙控器,笑道:「我是用這個偷偷控制的。」

而有注意到理科一直將右手放在口袋裡這件事的,似乎只有妙子與設子。

「然後呢,就如同一夏君所察覺的,真正受我控制的母機只有一顆,其他則是以母機為中心自動移動,運動的演算法則是利用了渾沌理論。所以,必須由母機指引攻擊方向,八個子機才知道要往哪攻擊。」

這也就是為何仔細觀察之後,就可以發現「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的移動軌跡過於隨機,但是攻擊方式卻顯得單一之故。

而打從一開始,阿姆羅跟理科所設定的通關條件,就是一夏發現母機之所在。當然,他們也打算在一夏真的受傷前住手就是了。

雖然那時理科的表情看起來一點都沒有住手的意思。

「附帶一提,『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之所以可以浮在空中,則是『志-雷粒子』的應用~」

「等一下等一下。」一夏忍不住打斷理科的得意解說,拋出了一直藏在心中的疑問:「既然不是腦波控制,那對明天的比試真的有幫助嘛?」

想起志熊理科給人的第一印象,也無怪乎不只一夏,除了阿姆羅外,其餘在場者也對理科投以懷疑的目光。

解圍的依舊是阿姆羅。

「我跟水月與遙討論過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對米可特˙奧利維亞的那場比試。」

正經八百的氣氛,讓眾人安靜地聽他講話。

「雖說IS戰鬥上我算外行,不過跟她們討論的結果,大概可以推測出一些東西。那就是以奧爾科特目前的實力,她還無法做到隨心所欲地指揮『藍色之淚』攻擊,同時兼顧到自己機體的機動。換言之,『藍色之淚』的攻擊越是變化多端,她自己IS的機動就越遲緩。」

而這對以「瞬時加速」與「零落白夜」組合成一擊必殺之突擊戰法為主要攻擊手段(或者說,只有這招)的一夏與白式來講,就成了十分致命的弱點。

「如果我是奧爾科特,在這短時間內能做的應對,就是基本上放棄用『藍色之淚』作為主攻。」

阿姆羅的大膽推測,自然是令眾人大吃一驚。

「可是…再怎麼樣,『藍色之淚』的全領域攻擊,就是奧爾科特同學的最大優勢。放棄自己的優勢去作戰,這也太違反常識…」連虛也懷疑起這招的可行性。

「就是因為大家都認為不可能,才有實行的價值。」阿姆羅接口:「當然,她不可能擺明說自己不使用『藍色之淚』的全領域攻擊,但是她沒辦法把重心放在操控那些子機上。否則,就會像剛才一夏所辦到的那樣,被抓到破綻,一擊KO。」

「啊!」智雙眼一亮,推測出阿姆羅接下來打算講解的事情:「所以她就必須仰賴類似『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那樣的自動控制來操控子機攻擊。但是這些攻擊不過是牽制,真正的主攻會來自手上那挺雷射槍!?」

「沒錯。我們推測,以奧爾科特目前的實力,最多只能在親自控制一機『藍色之淚』的同時,保持能夠閃躲一夏攻擊的機動性。因此,她必然要事先設定好其餘『藍色之淚』的攻擊模式。一夏,你看出剛才那些球的攻擊模式了嗎?」

「只會從視線死角展開攻擊,對吧?」

「沒錯。根據我們的觀察,這就是奧爾科特的攻擊習慣。而剛才的訓練,就是在模擬這個情況。」阿姆羅點了點頭:「如果一夏你能像剛才那樣,找出自動控制與奧爾科特親自控制的子機之差別,讀出其餘子機攻擊的軌道,就可以分辨出真正的威脅來自何方。只要再注意雷射槍的狙擊,就有可能抓住發動『瞬間加速』的時機。」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箒也發問了:「奧爾科特同學的『藍色之淚』,並不是像這Nine什麼的一樣,只有一機是母機吧。她的『藍色之淚』,應該有辦法做到在手動控制跟自動控制中做切換才是?」

「沒錯,她在與奧利維亞一戰的最後,應該就做了這樣的切換。」阿姆羅道:「不過我們畢竟時間有限,最多也只能模擬到這樣。」

「再給我一週,要讓『救世的九星< Ninelives‧Breaker>』做出這樣的切換也沒問題的說。」

雖然眾人確實佩服起這位天才,不過這件事講出來也無濟於事。

「換言之,我也只能抓住這個概念,剩下的在戰場上臨機應變了。」一夏苦笑。

「所謂的戰場,就是這麼一回事啊,一夏。」妙子拍了拍一夏的肩膀。

「而且,也沒有任何保證說西西莉亞一定會採取這個戰術。」阿姆羅補充道:「不過,不要妄自菲薄,一夏。像剛才那樣看出母機所在,或是找到子機的攻擊模式,都已非常人所能辦到之事。只要冷靜下來,仔細觀察,你應該就能看出對手的破綻。比方說,持槍的姿勢。」

阿姆羅意有所指地在最後又補了一句。

「嗯?我會記住的。總之,這樣我多少有些自信了,阿姆羅,還有志熊小姐,謝謝你們陪我們練習。」

不然一夏君,你就白挨了一頓好打啊,智心想。

「♪~♪♪~♪」

螢幕另一端傳來輕快的哼歌聲,聲音主人的心情,也就毋需多言。

「這麼顯而易見地將『愉快』寫在臉上的妳,應該是我第一次看到吧。」

「嗯哼~♪說這是我更識楯無人生中,最愉快的一天也不為過喲。」

啪嚓,又是一聲悅耳的聲響,IS學園學生會長更識楯無手中的扇子打開,上面畫了一個幾乎佔滿扇面的愛心。

「這樣看來…應該是成功化解了跟令妹之間的齟齬?」

正中紅心。

「真敏銳~不愧是未來要跟我共度一生的男人♪」

對方遲疑了一下,才像是要慎選措辭般地開口:「我知道事到如今再提這件事情並不大妥…可是,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一定會最大限度地尊重妳的意願,對方補了這麼一句。

而楯無只是扮了個鬼臉回應。

「親愛的,太過溫柔反而會傷人喲。因為這在我聽起來,簡直就像是嫌棄我這個未婚妻一樣♪」

「不,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對方連忙否認:「只是覺得…這樣子簡直就像是趁人之危。」

「多虧了親愛的,才能讓幾乎瀕臨滅門的更識家復興。用我的身體來支付代價,算是很便宜了喲。」

楯無闔起了手中的扇子,正色道:「準備繼承楯無之名時,我就已經捨棄了自由戀愛的可能了。還能夠選擇像你這樣男人做為伴侶,已經是最大程度的任性了喔。」

「……我明白了。抱歉啊,在妳好心情的時候還提了一些失禮的話。」

僵持了一會兒,對方還是投降了。

「沒關係♪包容丈夫也是妻子的義務♪不過下次再提這件事,就真的會翻臉喔~」

「了解,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那麼,楯…無,這個時間跟我聯繫,應該不只是單純地要跟我炫耀與妹妹的親情,或是想看一下未婚夫的臉之類的理由吧?」

要讓這位文質彬彬的未婚夫在稱呼自己時不加敬稱,楯無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這回也是差點說溜了嘴。

不過他的擔心倒也並非沒有道理,更識楯無確實像是那樣的人。

「雖然很想說就是那樣~不過這次親愛的你說對了,正題現在才要開始♪」

經過一陣只有電腦主機運轉時低音的寂靜,對方的螢幕上出現了某位少女的資料。

「衛宮志保?」

「沒錯,要把小簪從我身邊帶走的小偷貓,讓我跟小簪和好的最大功臣,同時也是在模擬戰中幾乎擊敗我這個俄羅斯國家代表的本校一年級生~」

「……很難想像妳是在描述同一個人。」

「我也這麼覺得♪」

「不過也難怪楯無妳會想要調查她…於公於私,有太多理由了。」對方一頁一頁地翻閱著楯無傳送過去的資料:「更識家的調查結果,判定是清白的。但,清白也有清白的問題啊…」

「沒錯♪」

楯無最欣賞這位未婚夫的地方,不是那俊美的外貌、萬貫的家財、出色的「IS」操縱技術與團體行動時的領導能力,甚至也不是那豐富的感受性或溫柔;而是像這樣,能夠如呼吸般自然地跟上自己節奏的思考速度。

「就算她有著能夠合理化這年紀這出身卻有這身本事的理由好了,」對方沉吟著:「選擇就讀IS學園,就代表她不打算隱姓埋名地過一輩子。」

「而擁有這種程度力量之人,其存在本身,就會喚來騷動。」楯無接口。

「如果只有『騷動』這種程度就能結束的話,那還算好解決啊…而且又牽扯到了令妹。」

「是的♪所以做姊姊的,當然要在暗中守護妹妹♪」

「我明白了,這確實是『預防者』的工作,剩下的部分我們會接手處理。」

「真不愧是親愛的,我愛你!正式的委託會在明天提出,那就拜託你們了♪」

最後還順勢拋了個飛吻。

看著未婚夫那秀麗的臉龐被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弄得有如純情少年般通紅,楯無露出惡作劇成功的得意微笑。不等對方反應過來,楯無便切斷了通訊。

後記:為什麼我覺得一夏越寫越強了…。救世的九星那是在故意惡搞友少,我也知道坳的很硬啦,有機會再修修看吧。最後的隱藏角色賣關子賣了半天,不過未來應該戲份不多,真是故弄玄虛。總之就是在預告會有新的cross over角色群參戰就對了,能靠描述猜的出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一夏也進化太快w 所以真的打算jump化了嗎?(拖

    隱藏角色還是看不太出來...
  • 一夏灌功的速度比原作還快啊...orz

    至於隱藏角色,關鍵字是「預防者(プリベンター)」

    縹緲孤鴻 於 2012/11/14 06: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