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要轉這沒啥人看的同人是無所謂,不過好歹跟我講一聲吧?

第2章 11

「27分鐘…雖然本小姐自認已不再輕敵了,但你還是比本小姐想像中的能撐呢。」

「還真是謝謝妳啊…」

西西莉亞並沒有嘲諷的意思,不過在大汗淋漓氣喘吁吁的一夏聽來,還是只剩下勝者的從容。

「(操作時間的差距,果然不是一個晚上就能追上的…)」

事實上,靠著昨晚的特訓與阿姆羅的分析,一夏在比試之初,確實出人意表地佔了上風。

如同阿姆羅的預測,一開始西西莉亞確實採取了用「藍色之淚」牽制,以六七口徑特殊雷射來福槍「星光mk Ⅲ」為主攻的戰術應戰。

在反覆觀看一夏與卡露拉的對戰影片後,西西莉亞察覺一夏可能是那種臨場反應特別好,甚至會在比試中進步的對手,不然很難解釋他為何能擊敗澳洲代表候補生。

速戰速決,以免夜長夢多,這就是英國代表候補生最後的結論。

她徹夜地研究了一夏初戰的影片,編織出一套專門針對織斑一夏飛行習慣的攻擊模式,希望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倒對手。

事與願違。

透過特訓,一夏已經習於應付來自死角且有固定模式的攻擊。

不僅如此……

「果然是這樣!」

一夏再次躲開來自「星光mk Ⅲ」的炮火。

「啐!」

西西莉亞一時之間也弄不明白,為何對手總能先一步看出她舉槍的時機與方向。

原因倒也簡單,西西莉亞在將「星光mk Ⅲ」量子展開時,會習慣性地把砲口對向側邊。如此一來,只要往反方向退避,就能爭取到較多的反應時間來躲開攻擊。獲得阿姆羅提示的一夏,在開戰數分鐘後,就抓住了這個破綻。

如果是過去的西西莉亞,可能就會因此陷入慌亂而自爆吧。

不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的人,也不是只有織班一夏而已。

西西莉亞也準備了後著。

「看來你多少下過功夫研究本小姐,不過,這也不過是只要稍微調整一下就能解決的問題,只能說你還是太天真了呢。」

西西莉亞並非調整<藍色之淚>的攻擊軌道,她確實是無法辦到。她改變的是,藍色之淚的攻擊方式。

原本是放出射擊攻擊的藍色之淚,其中二機改為撞擊。儘管明知那只是牽制,但是迴避的手段還是因此而減少,更別提現在一共有三種攻擊方式,撞擊、雷射跟飛彈,這更增添了辨識攻擊加以迴避的困難。而每當一夏企圖揮動雪片貳型直接擊墜這些子機時,他就無法分神去注意西西莉亞舉槍的時機,也就讓西西莉亞能適時地補上射擊逼退一夏。

若非西西莉亞一直在提防一夏的瞬時加速突擊,或許一夏也沒辦法撐那麼久。

然而,這種改變也有其極限。

「喝!」

刀光一閃,一台採用衝撞攻擊的子機衝進了一夏故意露出的破綻,不但打了個空還被一夏看準了移動軌跡,一刀切為兩段。子機表面閃過藍色的電流,就這樣化為兩團廢鐵,沿著慣性往另一頭飛去,爆炸。

而遲了一步的「星光mk Ⅲ」之炮火,也被一夏閃開。

如同西西莉亞所預料的,在過了近半個小時的激戰後,一夏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種有其規律的攻擊。再不給他致命一擊,他想必能夠加以破解,扭轉局勢。

「(下一個會是...飛彈!)」

左手握拳又打開,正當一夏自認已經抓到了西西莉亞的攻擊節奏,而打算直接以雪片貳型擊落飛彈時,飛彈卻在刀身接觸前自行引爆了。

近接信管,而且還是連續的兩發飛彈都有。產生的爆風確實地打亂了一夏的平衡,同時,剩下三機的藍色之淚,也在西西莉亞的設定下發動攻擊。

當然,這都只是牽制。

「像這樣的圓舞曲,也差不多該打上休止符了!」

西西莉亞也察覺到自己的射擊預備姿勢,也就是槍口必然要朝向側邊一事已被看穿,也讓她下定決心要在未來改要這習慣。

不過實戰中自然不會給她時間調整,除非自己想辦法創造。

比方說,像這樣利用多重的攻擊封住對手行動,讓自己有著充裕的時間瞄準。

一夏在看見西西莉亞的「星光mk Ⅲ」已經將砲口瞄準自己,且散發出前所未見的光芒時,已經失去了逃跑的時機。

「(可惡,這樣一來就只能賭一把了!)」

一夏緊緊地握住雪片貳型,對準了砲口,彷彿是要將滿月般的砲口亮光,給切成半月一般。

下一瞬間,砲口奔出的光芒,帶著要吞沒一夏的氣勢,傾洩而下。

幾乎在場所有人都認為西西莉亞勝券在握,只有一個人露出了驚愕的神色。

「難道說...一夏同學!?」

吃過雪片貳型最大特色的虧的卡露拉,第一個看出了一夏的打算。

閃光,一分為二。

「怎、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

西西莉亞不是不知道雪片貳型那能夠切開能量的攻擊方式,但是正面將自己的全力射擊一分為二這種稍有差池自身就會先被擊墜的大膽舉動,還是超乎她的意料之外。

驚愕造成了遲疑,而一夏並沒有漏看這唯一的機會。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瞬間加速,突擊。

青與白就這樣在空中撞個滿懷,雙雙墜落。

最後,出現在觀眾眼前的,是倒在地上的西西莉亞,與拿著雪片貳型抵著她的一夏。

看著抵在喉嚨的刀尖,西西莉亞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失敗。

「────是我贏了,西西莉亞・奧爾科特。」

「────啊啊,本小姐輸了。」

彷彿呼應兩人的對話,競技場被歡呼聲給淹沒。織班一夏再次創造出打敗代表候補生的奇蹟。

看著西西莉亞,一夏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了右手。

「那個,我說,西西莉亞同學...」

「對不起。」

「欸?」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一夏的手僵在半空中。

「本小姐不應該汙辱一夏同學跟卡露拉同學的祖國。」

「啊。」

適才的激戰讓一夏徹底忘了這次戰鬥的起因。

「本小姐那時太過衝動了…當、當然,本小姐除了還會再當面向卡露拉同學致歉外,也準備了其他的謝罪方式…」

西西莉亞垂下雙眼,聲音越變越小。不過,她還是鼓起勇氣,正眼面對一夏,努力地一字一句把話講清楚,她的自尊不容許自己在這種時候還想要逃避,所以一夏並沒有聽漏任何一字。

看見對方如此鄭重其事,一夏連忙擺了擺手,道:「啊,那就不用了啦,不是有什麼俗話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嗎,這樣就好了啦。」

卡露拉同學應該也會接受道歉吧,一夏補了一句。

「變得很溫柔了呢,一夏同學,明明是對剛才還在死鬥的對象。」

一夏有些害臊地笑了笑,像是要掩飾這些地稍微別過臉,搔了搔頭。

「嘛,畢竟西西莉亞同學你道歉了嘛,那麼,吵完架後就應該要和好,不是嗎?」

「呵呵,確實是這樣呢。」

西西莉亞拉住一夏的手,順勢起身。

「以後就請多指教了,一夏同學。」

「我才是呢,西西莉亞同學。」

感受著透過機械傳來的對方手掌的溫暖,二人相視一笑,化敵為友。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智同學...)」

在與校園另一側的校舍屋頂上,衛宮志保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幕。

「不過啊,用劍將雷射斬斷這種事情,也實在是太亂來了吧。」

志保並不希望跟一夏或智有著過多的接觸,以免他們對自己問東問西,徒增麻煩。之前是為了讓簪散心,志保才特地帶著她前去觀看比賽,沒想到在人山人海的競技場內,還是給她碰上了智。這回可不能再冒險了,反正簪同學為了「打鐵貳式」的開發正埋頭苦幹之中,自己只要像這樣溜出來,就可以用強化過的視力觀戰。

彷彿自言自語地吐出平淡無奇的比試感想的志保,接下來所說的話就讓人摸不著頭緒了。

「我說,你不也這麼覺得嗎?」

在應該只有志保一人佇立的屋頂,彷彿在跟人對話般地說道。

志保對話的對象,自然不是什麼空氣朋友。確實,此時在頂樓還有一人,出聲回應了志保。

「喔呦呦~被發現了呢。那麼,就回應你的呼喚吧!!」

伴隨著幾乎可說是老梗的台詞,彷彿是塗上光學迷彩般,景色的一部份出現了晃動。

「愛と正義の魔法少女!! カレイドルビー ☆ まじかる ☆ タバネここに推参!!」

從中現身的……是大概二十多歲的美女。這倒還好,問題在她的打扮。

簡直如同動畫中的魔法少女…或者講具體點,就如同管理局的白色惡魔一般。

「………」

「………」

「………」

「………啊啦,搞錯了嗎?」

面對這位說著蠢話的女士,志保只能抱頭嘆道:「啊…怎麼說呢,可以吐嘈的地方太多,我已經不知道要從何吐嘈起了。總之,就先讓我這麼說吧――――――妳啊,想想自己幾歲吧。」

聽了志保這句話,女士神色不變,就只是無言地舉起了手中帶著機械風格的手杖,擺好架式。

接著,手杖先端開始聚集起櫻色的光芒。

「喂,竟、竟然來真的!投影,開始(trace on)!」

「Divine Buster!!」

 

「熾天覆う七つの円環<ロー・アイアス>!!」

……

現在,IS學園某處校舍的頂樓,已經化為一片渾沌的空間。而站在渾沌中心的兩人,一位是來自平行世界變性轉生,上輩子是男性,現在則是高中一年級的少女。而另一位呢,則是開發出世界最強兵器IS,卻不知為何打扮成魔法少女的年輕天才科學家。

再怎麼年輕也是二十好幾的人,做這種打扮被吐嘈也應該是很正常的不是嗎。

「到頭來,你到底是啥來頭?」

事已至此,志保不由得自暴自棄地用了年輕時衛宮士郎的粗暴口吻質問對方。

話說回來,聽到對方自稱是萬花筒紅寶石之時,就可以肯定對方知道「那個世界」,甚至可能還有去過那裡的經驗。不過,志保對於指出這點還是感到猶豫。

對方可是那個萬花筒紅寶石耶!

對那可以無視各種法則,在談笑之間將荒誕無稽化為現實的愉快型魔術禮裝而言,現在志保這模樣,毫無疑問是最美味的獵物。

「性轉士郎…這是好物啊(流口水)。」

肯定會一邊這麼說一邊逼自己跟它訂下契約的。就算現在志保是女性,這種羞恥play還是死都不要。

「呼呼,這是秘密喲。」

語音未落,這位神秘的魔法少女周身再次被光芒壟罩。從剛才那種彷彿羞恥play的打扮,變成比較普通的模樣。不過頭頂還是帶了個附有等比例兔耳裝飾這種脫離一般人常識的髮箍

對志保而言,有非得先確認不可的事情。

「妳的來頭就先放在一邊……剛才的變身,是借用那個紅寶石的力量嗎?」

「並不是喲~剛才的變身使用的是IS的量子變換技術,我跟那孩子雖然是感情很好的朋友,但是並沒有訂下契約喲。」

聽了這番話,志保才放下心中的大石。

看來已經避開了最大的危機了。就算對方是可能知道自己過去的人物,紅寶石所引起的各種事件在衛宮士郎身上留下的心靈創傷,還是讓志保不由得先把注意力放在這方面。

附帶一提,如果來的是萬花筒紅寶石本尊的話――――

「魔法少女☆ブレイド☆志保りん」

爆☆誕

大概會產生類似的東西,然後揭開IS學園對TS魔法少女的壯絕之戰的序幕。

在一無所知,就算預見也無從迴避的狀況下,IS學園將面臨創校以來最大的危機。被洗腦完成的志保,將利用紅寶石萬花筒的特殊能力,自平行世界取得幾乎無窮無盡的魔力,將自身的固有結界毫無限制的展開,迎戰前仆後繼而來的所有IS學園所屬之IS,直到一方(應該會是IS學園方)倒下。

破壞了平常那冷靜的形象,一直保持著高亢情緒,胡亂地到處發射無限的劍彈,將周圍化為堆滿瓦礫的廢墟之魔法少女(原本是男生)。

還好來的不是本尊啊。

志保吁了口氣,接著說道:「那就讓我再問個問題成嗎?」

「沒問題~」

此時,志保才說出了最重要的的關鍵問題。

「我跟妳……以前有見過面嗎?」

捨棄了少女口吻,恢復衛宮士郎的男性口氣的志保問道。

面對這個問題,她是這麼回答的――――

「不是喲,跟妳是第一次見面喔,衛宮志保。――――不過呢,衛宮士郎的話,以前就真的見過面了。」

「果然如此啊。」

「哎呀,很清楚嘛。」

「做那種打扮就算不願意也會往那方面猜想吧。只是,一時之間還記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面就是。」

「那我就等著妳想起來的那一天吧。我也差不多該就此告辭了。」

看著她毫不留念地轉身離去的背影,志保最後還是忍不住問道:「結果,妳到底是為什麼特地來找我?」

她只是微一側頭,輕揚嘴角:「今天嘛,就單純只是來瞧瞧妳的模樣。然後呢,再確認一下妳是否真的就是那個『衛宮』。――――再見啦,正義的夥伴小姐。」

就這樣,她像風暴一般突如其來的出現,也像風暴一般突如其來的消失。

只留下抱頭苦笑,莫可奈何地面對將來必然發生的騷動的志保以及一張小紙片。

監視攝影機我會幫妳處理掉,剩下的就拜託妳了(心)。

看看她留下的紙片,再回頭看看這依舊保持一片渾沌的頂樓,志保的頭更痛了。

「就算如此,這是要我怎麼收拾善後啊……」

破壞的歪七扭八的鐵欄杆,掀起一大塊而露出鋼筋水泥的地板,志保也知道不能就這樣放置不管,只好一邊嘆氣一邊運用投影魔術熟練地收拾。

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微閉雙眼,任由熱水滑過自己白皙的肌膚。

二連敗(西西莉亞仍舊不認為自己勝過了米可特),這是在祖國未曾有過的經驗。若是過去的自己,肯定是無法容許如此醜態。

但是,現在的西西莉亞,卻出乎意料的感到心情平靜,不再拘泥於勝負。或許是因為自己已經可以抬頭挺胸的說,自己是光明正大的盡全力與對手一戰,然後落敗吧。

當然,不甘心的心情還是殘留著。不過,那也只是化作追求下次勝利的動力。就這點來講,確實是拜那位自己在來到日本後,所結交的第一個朋友之賜。

沒錯,這次的勝敗只是一時的,最後勝利女神的微笑,必然還是朝向自己展露。

「米可特・奧利維亞…織斑、一夏…」

輕輕地把頭抬起,不由自主的,西西莉亞默默地唸出了兩位擊敗自己的對手之名。

不一樣,他們跟西西莉亞過往交手過的對象,甚至算上所有認識的人,都不一樣。

米可特・奧利維亞自不用提,她那對飛翔的純粹執著,讓自己想起了成為IS操縱者的初衷,免於迷失方向而進退兩難。

而織斑一夏……

對西西莉亞‧奧爾科特而言,她所知道的男性,只有兩種。

一種,是在三年前,她的雙親過世後,覬覦奧爾科特家的一切,心懷鬼胎而接近她的人。成為IS操縱者,就是為了守護這一切。

另一種,則是在父母過世前,對掌握奧爾科特家大權的母親,畏首畏尾,擔心動輒得咎的人。特別是自己的父親,在母親面前彷彿抬不起頭似的。

這兩種人,都是為西西莉亞所不齒的。

如果男性在世上只有這兩種,倒也無所謂。女性需要仰仗男性鼻息才能過日的時代早已過去,更別提身為英國IS代表候補生的自己,本來就可以自立自強,不需要看男性的臉色。

但是,有一個疑問,讓西西莉亞百思不得其解。

母親是在IS發表前,就以巾幗不讓鬚眉之姿,縱橫政商二界,一手令奧爾科特家從逐漸沒落的舊貴族一躍而成在數個領域都有著讓人無法忽視之發言權的豪門。那麼,像這樣的女傑,為何會選擇一位彷彿行事縮頭烏龜的男性,作為共度一生的伴侶?

應該不會是母親看走了眼,至少母親生前所挑選出來,賴以支撐奧爾科特家的心腹,在雙親屍骨未寒,西西莉亞就必須面對陰謀奪取奧爾科特家龐大財產的宵小時,都成為她最堅強可靠的後盾,協助十來歲的她度過接二連三的難關。

這證明母親看人的眼光沒有問題,所以,在挑選長相廝守的對象時,也不該有所例外才是?理當是跟雙親最為親近的自己,漏看了什麼了嗎?當自己察覺到這點時,答案卻已隨著那起包含雙親在內,死傷超過百人的大規模鐵路事故,埋進了黑暗之中。

那正面與自己抗衡的身影,證明織斑一夏並非上述兩種男人之一。那麼,在他身上,是否可以找到解答父親真實模樣的線索呢?

關上水龍頭,西西莉亞輕輕地甩了甩那讓自己引以為傲的柔順金髮,心中暗自下了決意。

答案,果然還是得自己親自找出來才行。

後記:還是覺得西西莉亞的心境描寫不對勁,但是目前自己好像也只能做到這樣…奇怪為何對她花最多心思啊?另外就是最近多看了幾部IS同人,可能會參戰吧,或者是模仿他們對角色的描寫或是世界觀設定,那個把西西莉亞描寫出強者風範的同人還滿猛的,有機會來介紹一下。最後下一回會是第2章最終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土狼若真的跟紅寶石簽約...算了當我沒講過XD
  • 原作有寫類似的外傳啊...(遠目

    縹緲孤鴻 於 2012/12/16 2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