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火輸球就是爽啦哈哈哈。Hinrich第四節那兩個失誤真的嚇死人了,還好大概是因為之前狂受傷累積的RP爆發,LBJ先是踩線然後兩罰一中最後熱火再失誤把球權送回來,站上罰球線後被主播笑罰球命中不到七成結果兩罰都進XD。

總之,贏了就好。

第2章 12

「那麼,恭喜一夏同學成為班代表!」

「恭喜你!」

啪!啪!啪!在和久津智的帶頭之下,拉炮從四面八方射向一夏,彩帶噴了他滿身。

或許是一個人獨居久了,智其實還滿喜歡這樣跟大家一起起鬨,一班也有好幾個同學愛湊熱鬧又行動力強,於是在一夏確定成為班代表的兩天後,也就是週末假日,靠著智發揮出異常的領導能力,大家分工合作,迅速地借到了宿舍餐廳,也準備好各種宴會必需品,就這樣召開了「織斑一夏就任班代表PARTY」。

「原來智同學是這樣的人啊…?」一旁的西西莉亞悄聲向智的室友卡露拉搭話。

「啊哈哈…我也是今天才發現。」

卡露拉本非心眼狹小之人,在西西莉亞當面向她歉後,兩人很快地化敵為友,現在是約好未來要彼此切磋砥礪的好敵手。

「呃…這個,謝謝大家。老實講,還是沒什麼實感啊…」看著鬧成一片的同學,一夏苦笑。

「一夏,加油。」米可特露出難得一見的認真神情,雙眼閃閃發光地握住一夏的右手,用力的上下搖擺。

「好啦,我知道我知道…為了甜點,對吧。」

「(點頭,流口水)。」

班際聯賽拿下優勝的話,全班都有半年份宿舍餐廳提供的甜點折價券。看起來米可特,以及大剌剌同學等好幾人都打算為了這個,儘可能的幫助一夏拿下優勝。

妳們不怕胖嗎?第一次知道這情報時一夏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結果當場陷入與全班為敵的窘境,就連智等人也不站在他這邊,讓他差點下不了台。有了上次的經驗,這回一夏就學了個乖,閉嘴不多話。

「哼,以你現在的程度,要拿下優勝可還早的很呢。」一旁的箒看著一夏被女生團團包圍,呀呀的尖叫聲與笑聲不絕於耳,心頭就是一陣無名火起,便又開始潑起冷水。

照慣例,一夏依舊沒能察覺到青梅竹馬的少女心,而直接把她的話照字面去理解後點了點頭:「確實啊,畢竟接下來跟卡露拉和西西莉亞的模擬戰都輸了嘛。」

這兩天一夏也沒有被勝利沖昏了頭,依舊持續地進行鍛鍊。只是在這兩次交手後,先前的手下敗將都研究出了針對性的打法,使得作戰方式單調的一夏在練習中連吞兩場敗仗。

「完全用不著擔心,一夏同學,本小姐會負責鍛鍊你的!」西西莉亞那清澈的女高音再次充滿著自信的神采,下午的模擬戰她在缺少一台「藍色之淚」的子機情形下仍擊敗一夏,於是氣勢就又恢復到剛開學時的模樣。

「這、等一下!一夏一開始拜託的可是我們!」箒在擔心什麼,不言而喻。

「好了好了,就按照之前決定的工作分配,大家各自負責不同的項目吧。」智出來打了圓場。

在確定由一夏擔任一班代表後,西西莉亞就跳出來說要教導一夏如何對應遠距離的攻擊,同時也請一夏協助她進行接近戰的鍛鍊。除了智與一夏,大部分人都對西西莉亞那轉了180度的態度感到狐疑,但是在西西莉亞再次當著眾人之面向一夏與卡露拉道歉,智與一夏也在一旁幫腔後,基本上也都釋懷了。

箒看起來仍有意見,但是西西莉亞的一番話馬上讓她啞口無言。

「能夠連續擊敗兩位代表候補生,一夏同學毫無疑問足以被認可為菁英。既然是菁英,就應該認同彼此,藉由光明正大的競爭,追求更高的境界,這句話是誰說過的呢?」

被人家一字不漏地背出自己曾經說過的話,箒也只能摸摸鼻子的退讓。

話雖如此,箒還是一副心有不甘的模樣。為了讓箒心服口服,仍是讓智出面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就請箒同學繼續跟一夏進行劍道的鍛鍊,西西莉亞同學則負責讓指導一夏如何應對中長距離的攻擊,同時陪米可特玩捉迷藏來熟悉IS的機動,最後由卡露拉同學負責整合這一切。」

基本上是按照每個人的專長進行的工作分配,同時也考量到一次師事太多人所可能造成的混亂,所以特地安排一位能力最平均的卡露拉來進行統整,才算是拍板定案。

不過現在看起來,箒跟西西莉亞好像都對這個「一夏特訓計畫」還有意見的樣子。

回想起這幾天的風風雨雨,一夏不由得嘆了口氣。

一夏趁著西西莉亞跟箒還在爭論不休,而智則忙著兩頭安撫的時候找了個空檔,端了杯飲料就溜到會場角落,想要獨自靜靜。

「……哎。」

「相當沉重的嘆息呢。」

「嗯?啊,是妙子跟米可特啊。」

不知何時,妙子跟米可特脫離了還在喧鬧的同學們,湊到了一夏身邊。

「有點罕見的組合呢。」

在一夏看來,妙子與設子,米可特與大剌剌同學,這兩對組合向來都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這回拆開來重新組合給人感覺頗為新鮮。

「這麼說來好像真的是這樣。」妙子也是在一夏提起後才察覺。

「一夏,無聊?」米可特抱著幾乎可以把那嬌小的身軀整個淹沒過去的零食小山,一夏相當佩服她這樣還能維持平衡並說話。

「嘛,倒也不是這樣啦。先說好,我很高興大家這樣幫我慶祝喔。」

「所以是班代表的問題?終究還是不想當嗎?」妙子問道。

「怎麼說呢…」一夏低著頭,沉思了一會兒:「總覺得哪裡無法接受。真要說起來,確實是本來就沒有想要當上這玩意沒錯。」

明明就是應該開心的場合,卻好像梗了什麼在胸口,無法放開心胸的陪著大家一起歡笑。一夏輕輕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還是對自己沒自信?」

「唔…有點接近吧。總是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夠資格當班代表,畢竟論實力是確實是還比不上人啊。」

妙子確實點出了問題的一面,但是一夏覺得好像還沒有完全搔到癢處,只能像是發洩般地將手中的氣泡飲料一飲而盡。

「一夏,妙子,零食。」

或許是覺得氣氛有點沉重而想要改變一下,米可特從零食小山中隨手抽出一些,分給了兩人。

「謝啦。」

看著依舊無法釋懷的一夏,妙子在接過米可特遞來的洋芋片後,用另一隻手拍了拍一夏的肩膀:「嘛,反正迷惘是年輕人的特權,你就好好思考一下當上班代表的意義吧。」

「妙子應該跟我同年吧,幹嘛一副老頭子口氣?」看著擺出倚老賣老模樣的同學,一夏也忍不住吐嘈了回去。不知為何,這位同班同學總是給一夏一種平輩的同性死黨之感。

就這樣,三人維持著零食八分雜談二分的感覺,在會場角落眺望著氣氛熱烈的同班同學們。

智好不容易安撫下西西莉亞跟箒,這才注意到應該是宴會主賓的男主角躲到角落耍起孤僻。正當他正打算把一夏拉回圈子裡時,照相機的閃光聲突然響起,

戴著眼鏡,將頭髮在腦後紮成一束,給人活潑的第一印象的少女登場。黃色的領結代表她是二年級的學姊,手上那台不像是二八年華少女會隨身攜帶的單眼相機則說明了她就是那閃光聲的元兇。

「看過來、看過來,這裡是新聞社~。我是新聞社副社長,二年級的黛薰子,來替成為IS學園最熱門話題的織斑一夏同學進行專訪!來,這是名片,請多指教。」

「是那種會希望自己的朋友中至少有一位像她那樣的人呢。」卡露拉喃喃自語了一句。

雖然說這是一班舉行的宴會,但是參加人數很明顯地超過了三十人,也就是鐵定混進了好幾位非一班的學生。剛才就來打過招呼的六班三人娘不提,現在連二年級的學姊都出現了。

一夏半推半就的收下名片,一臉「居然還要受訪喔」的表情。

「那麼那麼,織斑同學!麻煩說一下成為班代表的感想,請!」

將錄音筆遞到一夏面前的黛學姊,雙眼閃閃發亮著。

一夏做了個深呼吸。

「這個…能當上班代表,是多虧了大家的幫忙。雖然說實力還遠遠不足,不過我會努力回應大家的期待的。」

一夏確實沒有什麼動力去當班代表,但是再推託的話,又變的好像很對不起這幾天跟自己一起努力的眾人,也似乎不大尊重被擊敗的對手,總之他就決定這樣努力下去看看。

「欸~好像太優等生了,希望有更帶勁的發言啊,像是『太靠近我會受傷喔』這種!」

「就連現在的漫畫角色都不講這種台詞了好嗎?」一夏忍不住吐嘈了。

「那麼下一個問題~」

「竟然無視……」

「身為世上第一位的男性IS操縱者,同時又是世界最強的弟弟,一夏同學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呃,好尖銳的問題。雖然不算是正式場合,但智還是不由得擔心起不擅言詞的一夏是不是會講出什麼自爆發言。

不過…第一位?智覺得這好像話中有話,當他還在琢磨這違和感是怎麼一回事時,訪問依舊繼續下去。

「呃…」一夏顯然也沒料到會被這樣問,一時詞窮,支支吾吾半天才回答道:「這個…我以我姊姊為傲,所以會努力不讓她丟臉,大概是這樣吧。」

以一夏來說,這算是張穩妥的安全牌吧,做的還不錯。

只是好像滿足不了這位學姊。

「嗯,果然還是優等生路線呢。這樣沒什麼爆點,適當地捏造一下好了。」

「喂!」

這位學姊好像講出了什麼危險的發言。

「別緊張,半開玩笑的。」

也就是另一半是認真的?

「下一個問題~」這位學姊的笑容似乎帶著不懷好意的氣氛:「一夏同學對於即將來到的『第二位男性IS操縱者』有什麼看法?」

原本還在騷動的會場,隨著黛學姊的第三個問題,一瞬間沉靜下來。

智這才察覺自己的違和感來自何方。一般來說,提到一夏是男性IS操縱者這個身份時,會用「唯一」,因為公式紀錄上就只有他這麼一人。而這位學姊卻說「第一位」,換言之,就是她知道還有「第二位」、「第三位」……。

制服背後濕了一片,黏到了自己的背上,智很肯定那絕不是因為會場上喧囂的熱氣。雖然說最近確實有聽到某個「傳聞」,但是這位新聞社的學姊到底握有什麼涅它,可沒人說的準。

智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拳頭。正常來說一個高中女生是掌握不了什麼了不起的情報,但是這裡可是早已脫離常識的IS學園啊。

「智同學?」一旁的室友察覺智的異樣,出聲詢問。

卡露拉的聲音讓智稍微冷靜下來。學姊說的是「即將」,那麼自開學起就已入學的智自然不算在內。更何況連室友都還沒察覺的事情,沒道理一個素未謀面的學姊會知道,不要自己嚇自己。

深呼吸後鬆了口氣,智朝卡露拉擺了擺手,回了個讓她寬心的微笑。此時會場周圍也傳來陣陣私語聲,仔細一聽,內容不外如下。

「這麼說來…傳聞果然是真的?」

「又要有新的男性IS操縱者了嗎!?」

「希望他也轉來一班!」

沒錯,這兩天在網路上最為熱門的消息,就是疑似發現了「第二位」男性IS操縱者。

順帶一提,現在聚在會場的同學都對於即將出現的第二位男性IS操縱者感到十分興奮。畢竟會對此有所不滿的人,根本不可能來參加這種慶祝男性當上IS學園班級代表的宴會。

話說,本來在織斑一夏的存在公諸於世後,世界各國都或明或暗的展開了男性的IS適性測驗。但是,所有的嘗試,都以徒勞告終。雖然曾經有過各種大大小小的流言在網路上流竄,繪聲繪影的指出發現了新的男性IS操縱者,但是到了目前為止,織斑一夏仍是那唯一的一人。

到目前為止。

就在IS學園開學後不久,新的男性IS操縱者的流言又出現在網路上的各大留言板。最初,大多數人都將之斥為無稽之談,就連為了調查自身詛咒,所以會特別留意各種小道消息的智,也在稍微看過後就將之拋在腦後,畢竟類似的流言實在太多,又沒一個成真過。

原本以為流言會在短時間內平息,但不知為何,言之鑿鑿的描述卻越來越多。國籍、外型特徵、專用IS情報,只差沒有公佈人家的姓名跟相片了。而身為事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一開始的否認,沉默,到現在已經變成了表示會在近期內有重大宣佈的默認。

「明天在北京舉行的記者會,應該就會是世上第二位男性IS駕駛員的初登場吧。」

誠如妙子所言,現在這早已不是茶餘飯後的八卦,而是全球注目的頭條新聞。

大概只有一夏這樣最近都將全副心力放在鍛鍊自己之上,沒有去關注新聞的人才會對此一無所知。

「咦?所以織斑同學不知道這件事情?」看一夏那一臉呆滯的表情,黛學姊的發問顯得有些多此一舉。

看樣子,這個情報的衝擊力道太強,一夏君的反應已經無法跟上,當機了。智本打算上前解圍,但考量到若是跟黛學姊這種包打聽型的情報販子有太多交集,自身的秘密也有敗露風險,就只能打消此意。雖然利用對方也有可能找出自身詛咒的線索,不過目前看來風險還是大於利益。

眼見從一夏那裡搾不出什麼情報,黛學姊把目標轉向了立場上與那「第二位男性IS操縱者」有對立可能的台灣代表候補生,不過晴子也只是笑笑地表示不予置評。

整個會場都因為這個情報而騷動,這或許也象徵著另一波風暴的來襲吧,智不由得做如是想。

後記:第2章到此結束,接下來是第3章「無法擺脫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之翼」。這樣子會有哪些人登場應該是很明顯了…。

束:少女看見了流星!

志保:妳啊,想想自己幾歲吧。

至於下面這個…

 

如果一些斷尾的IS同人能因此獲得靈感而持續就好了(那個衛宮志保我就是在講妳),其他不予置評。

所以到頭來我要重買新版的1~5集嗎?好吧反正我剛把鋼殼跟心連情節賣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尚由
  • 我只對插繪的CHOCO有興趣(被揍)

    台灣代表不是已經有一位了嗎?
  • 我對CHOCO不熟...

    台灣代表候補生一直都是趙飛燕(柏木晴子)啊

    縹緲孤鴻 於 2013/01/06 20:14 回覆

  • 尚由
  • 看太快了...把第二位男性IS操縱者跟台灣代表連在一起XD
  • 希望到時候不要去吵兩岸問題XD

    縹緲孤鴻 於 2013/01/06 20: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