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3

 

前言:其實每一話都有標題,甚至還有涅他解釋這種玩意,只是目前還在猶豫要不要寫出來。是說最近寫起來還滿順的,希望能更新的快點。

 

 

織斑一夏就任班代表PARTY隔日。

 

「『米可特』同學!再跟本小姐比一次!」

 

「哦~?」

 

一大早,正打算出門的米可特與本音好巧不巧的給西西莉亞逮到,被她二話不說的攔了下來。

 

「哦~不對!像那種勝利本小姐才不會接受!再跟本小姐分一次勝負!」

 

倒不是說西西莉亞已經覺得自己有辦法在捉迷藏中逮到米可特。只是前兩天的練習賽,西西莉亞不只擊敗了一夏,也險勝了卡露拉。取回自信之後,西西莉亞就萌生了想要再次挑戰米可特的念頭,想要知道跟之前相比,自己是否真的取得了進步。

 

「其實~只是因為~大家都外出了~沒人陪著練習~在寂寞~」

 

「布、布仏同學!?」

 

西西莉亞滿臉通紅的拼命搖手否認,欲蓋彌彰。

 

班代表選拔塵埃落定後,一班的眾人迎來了開學以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假日。大部分的學生悶了近兩週的住宿生活,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出來透一透氣。而來自海外的留學生也多半都交上了能夠帶自己四處走走的朋友,約好一起去認識一下這個即將度過未來三年的東方國度。

 

然而個性使然,西西莉亞成了那沒有伴的少數派。西西莉亞原打算獨自苦練所以不以為意,當她察覺自己還是需要一個陪同練習的對象時,本來就為數不多的可能人選卻早已各有行程了。

 

「哦~原來如此~但是,不行,下次。」

 

「欸?」

 

西西莉亞這才注意到,米可特與本音都換上了便服。

 

「這…兩位接下來也要外出?」

 

米可特的白髮輕輕地前後晃動了兩下。

 

「不,身為IS學園的學生,我們哪有那個閒工夫出去遊樂玩耍…」

 

「欸~難得的假日我是覺得應該要把IS拋開好好的休息才是~而且一個勁的用功不休息效率也會變差~」

 

「唔……」

 

正論,西西莉亞基本上對道理沒輒。

 

「所以說~米可琪~Let’s~Go~Go~Go~」

 

「等等,本音。」

 

「嗯~怎麼了,米可琪?」

 

「一起,比較好玩。」

 

西西莉亞還未反應過來,米可特與本音便默契十足的往她左右兩側一站,同時伸手穿過她的腋下,往上一抬。

 

「咦,等等,要做什麼?放手,給本小姐放手啊~~~~~」

 

伴隨著回音,西西莉亞那清澈的女高音就這樣漸漸地消失在走廊的一端。

 

 

等西西莉亞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手持可麗餅,與米可特及本音在街上漫步了。

 

「給本小姐等一下!這到底是什麼狀況啊!?」

 

西西莉亞勉強按下了將手中的可麗餅扔出去的衝動。糟蹋食物是不對的,嗯。

 

「米可琪~就說這個可麗餅超好吃的對吧~這家在附近是最受歡迎的喔~」

 

點頭,猛吃。

 

拼命地將食物塞入口中,吃的津津有味的米可特,其吃相固然與禮儀端正一詞相去甚遠,但是雙頰鼓起的栗鼠模樣實在是惹人憐愛,西西莉亞一時之間竟也看得出神,完全忘了自己的質問遭到本音輕描淡寫地無視過去。

 

不好!西西莉亞連忙甩了甩頭,這才回過神來。說到底,這種不是淑女該有的舉止,自己為何會被迷惑住呢?

 

「像這種邊走邊吃的失禮行為…」

 

「賽西西好古板~」

 

嚼嚼嚼。

 

「講、講求禮節這種事情一點也不古板!從古到今都適用!還有賽西西是什麼啊!?」

 

「超古板的~做人應該要更加看向未來的~時代的巨輪已經加速前進的了~」

 

嚼嚼嚼。

 

「並・沒・有!講求禮節才不是什麼跟不上時代的…欸!米可特同學!?怎麼吃的滿嘴都是啦。啊,真是的,不可以直接用衣服袖子去擦啦…」

 

「嗯?咕嚕。」

 

完全無視兩人爭執的米可特,自顧自的低頭猛嚼,不一會兒就吃的滿臉都是奶油與巧克力。西西莉亞發現後無法視而不見,忍不住出聲提醒,卻沒想到米可特直接拿起袖子來擦。西西莉亞連忙伸手制止,同石無視發出低鳴聲表達不滿的米可特,掏出自己的手帕幫她擦拭。

 

「別動,現在就幫妳擦乾淨。」

 

「嗯…」

 

不知為何,西西莉亞無心的一句話,就讓原先滿臉不甘願的米可特安靜下來。出乎意料的好反應讓西西莉亞愣了一下,不過總比繼續亂動來的好所以很快的西西莉亞就回過神來繼續幫米可特擦嘴。

 

而在一旁看著兩人互動的本音,突然冒出一句:「看起來,就像一對母女呢~」

 

「欸!?」

 

「嗯~?」

 

出人意表的評語,西西莉亞不由得停下手帕,轉過頭來狠狠地瞪了本音一眼,然而本音只是「啊哈~♪」地笑容滿面當做回應。

 

「妳、妳在說什麼啊!?」

 

正值二八年華的本小姐,怎麼可能是個有這麼大的孩子的母親呢,是想說本小姐看起來就有這麼老嗎!?西西莉亞在心理碎碎唸著。

 

「不過不過ー我想賽西西一定會是一個好母親喔ー?雖然大概會有點嚴厲~」

 

「這個啊、嗎…母親大人確實是個嚴厲但溫柔的人,被這樣的母親養育的本小姐會像她也是理所當然的…。話、話雖如此!這個跟現在沒有關係吧!?還有就說了不要叫我賽西西!」

 

「話是這樣說,但是現在賽西西的樣子看起來很開心說~」

 

「並沒有!」

 

真的沒有嗎。不管是跟米可特看起來像親子還是像自己的母親,西西莉亞雖然嘴上否認,但是心底卻漸漸有著不一樣的感覺。

 

「……母親大人,是嗎?」

 

西西莉亞從不否認自己對那不讓鬚眉之母親的憧憬。儘管對女兒的要求非常嚴格,但是西西莉亞的母親也從未忽略對女兒該有的慈愛,所以,西西莉亞一直想成為像母親一樣的人。只是,三年前的鐵路事故…。

 

西西莉亞不由得緊咬下唇,還以為自己已經走出了雙親驟逝的陰影,決心獨自堅強面對一切,但是每當想起,還是……

 

「西西莉亞?」

 

「!…米可特同學?怎麼了嗎?」

 

「嗯…西西莉亞,在難過。」

 

心臟砰地猛烈跳動,西西莉亞看向一直抬頭注視著自己的米可特,帶有稚氣的無垢雙瞳中映照出自己,彷彿看穿了一切。

 

「沒、沒有這回事喲。」

 

西西莉亞連忙否認。沒錯,不可以把自己軟弱的一面暴露出來。西西莉亞‧奧爾科特是奧爾科特家之主,為了守護雙親所遺留給自己的一切,絲毫的軟弱都是不被允許的。

 

「真的?」

 

「啊啊,是真的。」

 

「那就好。但,難過的話要說。因為是朋友。」

 

「朋友?這是在說本小姐跟米可特同學?」

 

朋友?西西莉亞不明所以的看向米可特。什麼時候兩人變成這種關係了?回想到目前為止兩人的對話與互動,實在想不出有什麼讓兩人成為朋友的蛛絲馬跡啊…

 

「朋友會一起出門一起遊戲。」

 

「確、確實是一起出門沒錯啦…但是,遊戲就…」

 

「玩過捉迷藏。」

 

「等、等等,那才不會是什麼捉迷藏吧!?」

 

「嗯?」

 

西西莉亞這才意會過來,米可特指的是班代表選拔時兩人的交手,但是…原來是這樣嗎!?終於恍然大悟,當時的米可特,確實只是一心想跟自己玩場捉迷藏啊。

 

「哈啊…」西西莉亞不由得垮下肩膀,深深地嘆了口氣。雖說當時米可特沒打算分個勝負這點西西莉亞也是心知肚明,但是實在是沒想到她真正想做的只是玩場捉迷藏……。是說米可特在戰鬥中確實有提到捉迷藏這件事,原來她是認真的啊。

 

「所以說,西西莉亞是朋友。」

 

「妳說是就是吧……」

 

西西莉亞已經沒有反駁的力氣了。

 

「嗯♪西西莉亞是朋友。朋友增加了♪」

 

這時,西西莉亞才發覺,原本毫無表情的米可特,露出了連自己也能看出來的笑容。

 

 

「喲呵,五飛,我來玩了~」

 

「啊?」

 

「喲呵,五飛,你覺得這件衣服怎麼樣?」

 

「啊啊?」

 

「五飛!教我武術!」

 

「……好吧。」

 

「喲呵…不在啊?嘛,沒關係啦。」

 

比試結束後不到三天,鈴便登門造訪五飛的房間。從此開始,鈴可說是三天兩頭就往五飛住處跑。但是,就連五飛本人也感到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竟然就這樣順理成章的接受了鈴三不五時就在自己房間出沒的事實。

 

凰鈴音似乎天生就能輕易地與他人打成一片。

 

她的到訪從未引起五飛的不快,每次都能敏銳的抓住對方接受的底線。儘管她每次來訪都會帶著點心飲料來找五飛聊天,但是她不但從未勉強五飛去配合她聊五飛沒興趣的話題,走人時也都記得把東西收拾乾淨再離開。如果五飛恰巧外出的話,鈴或是直接打道回府,有時就乾脆留下來看書報雜誌打發時間,直到五飛回來或是先行離去。

 

不到一週,五飛的房間甚至出現了鈴專用的坐墊跟杯子,簡直就像是兩人同居一般。

 

看似我行我素,但鈴就是有辦法讓原本不大與人親近的五飛,對她的行為放置不管,甚至順其自然的接受。事後回想起來,以鈴音的強氣性格,她不可能去刻意討好五飛,所以除了這是她天賦的才能外,五飛也找不到其他解釋了。

 

總之,鈴只花了不到一個月,就讓包括五飛在內的眾人接受了「找不到凰鈴音?那去張五飛的房間看看準沒錯。」這樣奇妙的半同居生活。

 

客觀來看,鈴的舉動對五飛而言還有另一層好處。從閒談之中,鈴證實了自己與織斑一夏曾經有過密切往來。如果織斑一夏還記得鈴的話,那麼藉著這層關係,五飛也可以自然的接近一夏,便於進行護衛任務。

 

原本,要五飛因此而主動去親近鈴,以他的個性而言就是天方夜譚,就算是蕾蒂也早就放棄這方法。只是無巧不成書,歪打正著的讓張五飛與凰鈴音兩人依舊是走在了一起。

 

不知不覺間,鈴在五飛心目中的分量,逐漸上升到難以忽視的地步。於是,五飛也多少開始擔心起鈴來。

 

比方說,年輕女子這麼頻繁的出入同輩男性的房間,母親會不會擔心,或者是對她的名聲會不會有什麼影響之類的。特別是鈴畢竟身為中國代表候補生,某些方面是如同偶像明星一般需要顧及自己的形象,而中國對於這方面的風氣,相較之下還是比較保守封閉的。

 

只是五飛雖然在戰鬥中會給第一次看他戰鬥表現之人粗暴的印象,平常的他其實是相當文靜,甚至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會害羞的人。所以這種比較敏感的問題,五飛一時之間還真開不了口去問。

 

不過這回五飛倒是白擔心了。

 

不論是鈴的母親還是以候補生管理負責人為首的政府相關人士,都已經達成了默許,甚至促成兩人交往的共識。

 

對鈴的母親而言,她很清楚女兒不是個隨便的人,也到了交男友也不奇怪的年紀。既然對方是女兒自己看上的對象,人品出身也沒有什麼問題,那麼就讓女兒自己做決定也不妨。所以鈴的母親就只是在一旁微笑地默默注視的兩人。

 

而站在中國政府的立場,他們也有扮演月老的理由。

 

首先,張五飛在與凰鈴音的比試中已經展現出驚人的天賦,相關人士為此喜出望外的同時,又再次擔憂起這樣優秀的人才是否會被國外勢力拉攏。特別五飛的專用機並非中國所獨自開發,溫拿財團背後的阿拉伯勢力隨時有可能藉此伸出魔掌。再加上當初記者會時,中國政府已經公開承諾要讓五飛進入日本的IS學園就讀。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像五飛這樣的年輕男孩要是在美女如雲的IS學園遇上別國派出的特務或是代表候補生的誘惑,說不準就直接跳機尋求政治庇護去了。為了避免上述情況,直接讓他跟自己人死會,增加他留在中國的理由就不失為一著妙棋。

 

再來,凰鈴音在與五飛比試完後,便像是突破了瓶頸一般,成績大有起色。候補生管理負責人已經察覺到過去對於代表候補生心靈層面的照顧頗有不足,但一時之間要專為鈴彌補這層缺口卻又力有未逮。而能夠引導鈴成長的五飛就剛好能補上這層缺口。若是兩人能彼此砥礪成長,前途可謂一片光明。

 

於是,在五飛與鈴背後,各懷心思的眾人有志一同地全力配合,打算送兩人做堆。

 

 

「還是…別讓五飛知道這些比較好吧。」

 

留守預防者本部的蕾蒂,在聽說了中國政府的打算後,默默地封鎖了相關情報。

 

 

而五飛本人,似乎也在無意識中接受了這樣的氣氛。或許是想起了曾經存在卻已經失去的感情,漸漸重新取回的模樣。如果她把頭髮留長的話,現在也差不多會跟鈴一樣吧。五飛偶爾也會在沒有自覺的情況下,下意識的想著這樣的事情。

 

 

為了爭取培養兩人感情的時間,中國政府用了各種藉口來拖延兩人轉入IS學園的時程。

 

原本中國政府一直在勸鈴入學,以接受最新最專業的IS訓練,但鈴一向以「既麻煩又沒意義」給打了回票。而在織斑一夏的存在公開後,中國政府更有著利用鈴與一夏的過去的交情來獲得情報的想法,所以連以鈴之父母作為人質以要脅她前往日本的提案都成為選項。只是沒多久後中國政府也獲得了男性IS操縱者,這種危險的提案才被擱置。

 

雖然中國政府希望兩人是在生米煮成熟飯之後再轉入IS學園,但是拖延太久會被國際社會認定是想要隱藏第二位男性IS適性者的情報,中方也希望藉由比對兩位男性IS適性者的資料來尋找共通點,企圖找出新的男性IS適性者。

 

於是在五月中,約莫是日本學制開學後的一個半月,兩人辦完所有手續,五飛的專用IS「二頭龍」也已改修完畢,就這樣踏上飛往日本的班機。

 

「就由曾經待過日本的我,來盡地主之誼吧!」

 

看著就像要去遠足的小學生一樣興奮的鈴,五飛只是點了點頭。他現在的心思,已經放在了終於要正式開始的任務之上。除了在腦海中複習一夏的相關資料,同時也回想起出發前,卡特爾再次到訪時所帶來的情報。

 

 

藉由將改修完成的二頭龍送到五飛手上的名義,卡特爾趕在兩人離開中國前又安排了一次會面。

 

「哦,就是那個沙漠王子嘛,長的很漂亮,不過不是我的型就是了。」

 

就連鈴也在雜誌上看過卡特爾的介紹,只是對他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基本上是個溫和的人,不過別跟他提外表的事情。」五飛難得心有餘悸的提醒鈴。

 

還好讓鈴帶著兩人進行的北京一日遊並沒有出什麼差錯。

 

送鈴回到她的住處後,兩人才終於進入正題。

 

「所以,是冬有了什麼新動靜嗎?」五飛佯裝閒聊地向卡特爾問道。

 

冬(winter)是預防者給織斑一夏的代號。

 

現在兩人漫步在北京街頭上,不過周圍除了擔綱卡特爾護衛的瑪格雅娜克隊成員外,數名中國軍方的特務也暗中跟隨。除了護衛,也有監視卡特爾的用意。

 

誠如五飛所料,織斑一夏周邊確實發生了一些需要讓卡特爾親自轉達五飛的變化。

 

「嗯,首先,情報操作很順利,現在你的注目度已經比他還要高了。」

 

為了減輕護衛對象遭遇危險的可能,預防者決定讓世人對男性IS適性者的關心,分散到張五飛的身上。靠著預防者的刻意操弄,在亮相記者會召開前,張五飛的個人情報已經流竄於網路上,使得各國或多或少都將情報蒐集的焦點自織斑一夏身上移開。雖然這不免有著曝露五飛真實身分的風險,陷入玩火自焚的窘境,不過由於獲得了專精於反情報工作的日本更識家之協助,目前仍一切照計劃進行。

 

如果只有這樣,當然用不著卡特爾親自出馬。五飛一語不發,僅以眼神催促卡特爾繼續。

 

「冬很快地適應了學校生活,還接連擊敗英澳兩國的代表候補生,當上班級代表。」

 

五飛對此並未感到訝異。從一夏奪得全國劍道大賽冠軍的影片中,五飛便已判斷一夏具備著不凡的戰士資質。考量到他是世界最強的弟弟,這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議。

 

「此外,似乎有別的特務在保護他。」

 

「哦。」

 

卡特爾比了比眼眶,言下之意自是詳細情報就放在二頭龍裡面。除了這個,還有一夏目前的交友狀況,包括一樣接受預防者護衛的米可特‧奧利維亞,篠之之束的妹妹篠之之箒與英澳台三國代表候補生等人的資料。

 

一夏身邊可能有著心懷不軌的蒼蠅,所以要清查其交友對象是意料中事,不過跟自己一樣的護衛就有些令人好奇。是打哪的多事者所指使的?只是五飛雖然對此感到在意,但是這看起來並不妨礙任務執行。

 

看來卡特爾打算把最重要的事情留在最後。

 

卡特爾頓了一頓,說道:「有位我們跟更識都無法掌握底細的學生。」

 

「哦?」

 

預防者與更識家聯手都得豎白旗,這可不是什麼尋常狀況。

 

「衛宮志保。明明才剛入學卻有著匹敵國家代表實力,且與更識簪過從甚密的『平凡人』。」

 

看來,她就是此行最須注意的對象了。

 

 

同一時間,IS學園。

 

「哈啾!」

 

「感冒?」簪關心地靠近室友。

 

志保擰了一下鼻子,道:「我想應該沒事。」

 

雖說是氣溫變化快速的春夏之交,不過自己身體向來硬朗,也從未忽略過健康管理,照理說應該不會感冒才是。

 

「總不會是有人在想我吧。」志保半開玩笑地說了一句,卻只換來簪把臉別過,小小地鬧了一下彆扭。

 

當然,志保依舊搞不清楚簪怎麼會突然之間心情就變差了。

 

「(為啥啊…)」

 

作為女兒身已經進入第十六個年頭,衛宮志保仍然無法理解青春期少女的想法。

 

 

後記:西西莉亞與米可特間的好感度上升,五飛與鈴間的好感度上升,本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