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04

 

前言:拼命追加角色,根本就是找死啦哈哈哈。

其實很希望有看的人能夠留個言什麼的

 

「凰鈴音,中國代表候補生,請多指教!」

 

伴隨著精神百倍的招呼聲,鈴音的招牌雙馬尾在IS學園12班的教室內搖盪著。

 

而台下同學的目光,則混雜了好奇與困惑。畢竟,現在是四月,日本學制第一學期的起頭,這時期轉學進來的人,不免給人你幹嘛不早點辦好轉學手續,跟大家一起開學的疑問。

 

再加上,又是大國的國家代表候補生。能夠進入IS學園的人基本上都不是笨蛋,不會有人把凰鈴音在此時轉學進來一事視為偶然。

 

當然,是還不至於有人魯莽到直接當面去戳破這件事,不過還是有別的八卦可以拿出來說嘴。

馬上就有好事者大著膽子問了一句:「凰同學!請問妳跟張五飛同學的關係是?」

 

「欸?」直腸子的鈴音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問到這點,一下子愣在台上。

 

史上第二位擁有IS適性的男性。

 

過了幾秒,鈴音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個算朋友吧?」

 

少數坐在前排的同學,並沒有漏看鈴音雙頰微微閃過的紅暈。

 

「咦!這個反應

 

「還以為是派來色誘織班同學的,猜錯了?」

 

「不,說不定兩人都是她的目標。」

 

「玩弄兩名純情少年的惡女嗎!?」

 

越說越難聽了。

 

儘管後半段已經是後排的交頭接耳,所以鈴音好像還沒聽到,不過一旁的導師綾瀬夕子也已經看不下去,正打算制止時,一位同學出聲了。

 

「安靜!我們來IS學園的目的,不是在人背後說閒話的吧。」

 

深茶色的短髮,充滿魄力的綠色雙瞳,勻稱而健美的四肢給人獵豹般充滿精悍之氣的少女站起身。被那銳利的眼神一瞪,就算還有人想要多說什麼,也不得不多少安份下來。

 

「哎呀,大家也只是好奇嘛。不過太過八卦的話,對新同學也很失禮,適可而止適可而止。」

 

一位個子嬌小到讓人以為她是國小生的同學出來打了圓場。

 

不過鈴音的心思並沒有放在她身上。

 

「(剛才那人…看那眼神,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2班的班級代表吧。)」

 

既然自己已經下定決心要繼續IS之路,那麼獲得與五飛平起平坐的實力,就是眼下鈴音來到IS學園的最大目的。

 

雖然說眼前就有一個即將在五月舉辦的班際聯賽可以當成試金石,但是基本上僅限班級代表參與,晚來的鈴音也不大好意思硬要對方讓出班級代表的位置。

 

沒想到,這個問題,以出乎鈴音意料的方式獲得解決。

 

就在二班因為轉學生出現的騷動稍微平息下來後,制止眾人的少女把矛頭轉向鈴音。

 

「凰同學既然是中國代表候補生,那想必持有專用機吧。」

 

「有是有,所以?」

 

鈴音露出了挑釁的笑容。從對方的眼神中,她感到一股跟自己一樣的不服輸氣勢。如果立場對調,那麼自己會做的事情只有一個。

 

「我是2班的班級代表,米爾莎‧伯莎。凰鈴音同學,賭上班級代表的位子,請與我一戰。」

 

看吧。

 

「米爾莎!?」

 

剛才那個嬌小女孩似乎打算出聲制止,不過米爾莎完全沒理她,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反正,下個月的班際聯賽,想必也會出現像凰同學這種程度的對手吧。如果我無法取勝凰同學,那跟在班際聯賽中輸掉是沒有兩樣的。」

 

「不,我想一年級生在剛開學的班際聯賽還不需要認真到這種地步吧…是說這也很有米爾莎的風格就是了。」嬌小女孩眼看無法阻止本班的班級代表,只能搖搖頭退了下去。

 

「哼~看來就算不是代表候補生,也還是有著有骨氣的傢伙嘛。很好,我接受。」

 

要是迴避這樣堂堂正正的挑戰,那就永遠不會有追上五飛的一天了。

 

 

「唔~既然米爾莎這樣決定,我也不好多說什麼啦…不過米爾莎,有勝算嗎?」

 

「說實話,不高。」

 

在第六競技場A監控區,米爾莎一邊檢查座機,第二世代的量產機「疾風・里凡穆」,一邊冷靜地回答擔心她的室友,嬌小女孩水瀨雫。

 

也是巧合,當天米爾莎本來就有申請到場地與訓練機進行訓練,省去了原本可能會耗上一天的手續,使得鈴音與米爾莎的對決得以在轉學第一天放學後就實現。

 

「欸?我還以為米爾莎的話,就算是代表候補生也能打贏說。」

 

「那也得對方是虛有其表的假貨才行。別人不清楚,凰鈴音不是。」

 

表面上看起來是一介普通學生的米爾莎,卻具備了判別對手實力的眼力。

 

「不過,戰鬥經驗上,米爾莎豐富的多吧?」

 

雫的疑問其來有自。實際上,米爾莎‧伯莎當然不是一介普通學生。

 

「應該吧,只要她不是跟我們一樣的話。」

 

語帶玄機。由於此時兩人獨處,才能共享只有兩人知道的秘密。

 

「而且,前世所受過的訓練,能在IS戰上,特別是在面對代表候補生這種等級的對手時,可以發揮多少,我自己也沒有把握。」米爾莎冷靜地分析現況:「嘛,我早就習慣挑戰比自己強的對手了。」

 

最後,米爾莎略帶苦笑的補了一句。

 

「真是敗給妳了…西大陸的騎士都是這樣的嗎?」雫嘆了口氣:「總之,不要太亂來啊。」

 

「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程度在哪而已。而且,有些時候,雫比我更亂來吧?」米爾莎微笑道。

 

對於在「共享夢境」下把對方過去摸的一清二楚的米爾莎,雫只能雙手高舉,表示投降。

 

 

米爾莎‧伯莎與水瀨雫都是擁有前世記憶的「轉生者」。

 

米爾莎來自某個劍與奇幻的魔法世界,是一位負責保護某大國女王的騎士,最後在斷後過程中戰死。前因後果詳細說明起來可以寫成小說,不過也只會被當成小說,因此米爾莎對此自是絕口不提。只是前世的收場方式帶著遺憾,使得她不免心想:如果那時自己更強一點的話…

 

水瀨雫的經歷就更離奇了。她出身於一個類似現在日本但沒有IS的世界,一路平安的唸到了大學,卻在此時被召喚至異世界(與米爾莎的老家隔海相望的另一塊大陸)。在一連串的冒險之後,她放棄回家,選擇留下來與冒險夥伴結婚,以繪本作家終老。要說遺憾也是有,選擇愛情的她心底多少對於從此不再相見的父母與姐妹帶有愧疚。如今意外獲得第二回人生的她,本是打算這回要好好陪伴家人…

 

「所以我一直覺得奇怪。我是為了追求力量才來IS學園,但是雫,這樣看起來妳沒有特地進入IS學園這種麻煩地方的理由啊?」

 

在得知了雫的過去後,米爾莎不免抱著如此這般的疑問。

 

「確實呢…」

 

雫有時也對自己當初選擇IS學園就讀感到不解。不論是前世與丈夫還是現在跟家人,都過的十分幸福的她,卻特地栽入這個未知而帶有危險氣息的世界,在明瞭內情的米爾莎眼中,自是感到難以理解。

 

「或許…我還是懷念當時那種冒險生活吧。」雫也只能曖昧的回應。

 

 

「太輕了!」

 

一聲怒喝,雙天牙月彈開了揮向甲龍的法國軍刀。

 

「嘖!」

 

米爾莎並沒有留在原地與鈴音硬拼力氣。順著被彈開的軍刀,米爾莎利用疾風・里凡穆外觀上最大的特徵,海軍藍色的四片多方向加速推進翼,成功的讓機體以最小半徑迴轉,又繞到了甲龍身旁,手中的法國軍刀再次揮下。

 

「來幾次都是一樣的啦!」

 

鈴音繼續發揮雙天牙月為雙刀的優勢,無須大幅改變姿勢,便用另一支雙天牙月彈開攻擊。

 

「跟五飛比起來,這種程度的斬擊根本不算什麼!」

 

 

米爾莎採取了與五飛類似的戰術。在明瞭自身IS性能與操縱IS的時間皆不如對手的情況下,米爾莎也決定採取攻勢,盡可能的纏住對手,讓對方沒有發揮機體性能優勢的機會。

 

此外,因為前世是活在火器尚未發明的奇幻世界,米爾莎本身的戰鬥方式也是以使用冷兵器進行近身戰鬥為主。雖然本來能操控某種異能,但轉生後失去了這項超能力。

 

然而,失去異能之後的米爾莎,其基本實力,距離鈴音這一個月來天天相處的對象,還是有一點差距。

 

所以儘管採取相似的戰術,執行起來效果就不一樣。若對手是尚未認識五飛的鈴音,或許還能夠打亂她的步調,但被五飛打開心結的鈴音,可就沒那麼好應付了。而之所以還能夠維持僵局,原因是…

 

 

「逃跑倒是還滿行的嘛,不過…這招妳躲的掉嗎!?」

 

看著每每在藉毫釐之差迴避雙天牙月直擊的對手,鈴音並沒有因此焦躁冒進,打從開始就沒有小看對手的鈴音,步步為營地讓米爾莎落入自己的陷阱。

 

「(糟了!)」

 

米爾莎看著藉由自己的反擊順勢拉開距離的鈴音,馬上知道不妙。

 

一開始,米爾莎就在懷疑為何鈴音只使用近戰武器應戰。雙天牙月有著豐富的攻擊方式,但是拿來做為第三世代IS的特殊兵器,就顯得過於平凡。而雙方纏鬥多時鈴音卻依舊只用雙天牙月應戰,這表示甲龍的特殊兵器,應該是中遠距離用的射擊武器。也因此,米爾莎本打算從頭到尾纏鬥到底,不讓鈴音有變招的機會。然而,鈴音的實力還是超乎她的想像,成功地甩開米爾莎的糾纏。

 

本想繼續追擊避免距離被拉開的米爾莎,忽然「看」到了什麼。

 

「躲開了!?」

 

本以為這一擊就會將比試結束的鈴音,第一次出現動搖。

 

無法看見砲身與砲彈的龍咆,竟然被一個初次見面,連代表候補生都不是的對手給躲掉了。

 

「(好險…!)」

 

米爾莎心下暗自僥倖。轉生後的米爾莎,依舊持有某種異能。作為失去前世能力的代價,她的雙眼現在可以「目視」空氣的流動,發揮到極限時,甚至可以加以操縱。

 

平常,她只將此能力用於讀出對手的動作,這也是之前她能與鈴音打成平手的原因。而在鈴音發射龍咆的前一刻,看出大氣流動出現異常的米爾莎,千鈞一髮之際成功掉轉方向,成功迴避攻擊。

 

也剛好是相性問題,龍咆的攻擊方式,恰巧完全被米爾莎的異能克制。

 

不死心的鈴音再次攻擊,而已經完全看穿龍咆的本質,在空間本體上施加壓力生成砲身,剩餘產生的衝擊則自行化為砲彈擊出,的米爾莎,輕鬆地躲開第二波攻勢。

 

面對能夠藉由目視大氣流動而掌握對手動向,並藉此破解龍咆的米爾莎,兩人的比試再次陷入僵局。

 

米爾莎是這麼以為的。

 

下一瞬間,將雙刀刀柄連結的雙天月牙,就狠狠地將米爾莎的疾風・里凡穆打飛。

 

「嗚咕!?」

 

「還沒完呢!」

 

好不容易將機體恢復平衡,米爾莎的目光又補捉到了龍咆啟動的跡象。這個射線的話躲的掉!

 

但是在米爾莎迴避的路徑上,鈴音的雙天月牙又一次的久候多時。

 

 

之後,儘管米爾莎拿出了不拿手的火器進行反擊,但是不擅長射擊的她基本上沒有打中駕駛專用機之代表候補生的可能。在企圖扭轉乾坤的全力突擊也被擋下後,疾風・里凡穆的防護罩能量也隨之歸零。

 

 

「果然是操縱時數的差異吧。」

 

「嗯,米爾莎看起來還不大習慣飛翔的樣子,所以迴避模式就有點死板。」

 

「那是當然的,誰想過人類可以像這樣飛行啊。」

 

 

比試結束並辦完班級代表換人的手續後,三人肩並肩地走在通往學生餐廳的路上。

 

米爾莎乾脆地承認了自己的失敗,並交出班級代表的寶座。此外,她也馬上就找鈴音討論自己不足之處。光明磊落的性格讓鈴音對她很有好感,這就是所謂的不打不相識吧,鈴音想起中文的這句俗諺,偷偷地笑了出來。

 

而一旁的水瀨雫則吐嘈:「為什麼我會在女校看到少年漫畫般的展開啊?」

 

 

「不過,最後一擊就很不錯喔。」

 

「別提了,被擋下來,就代表我的修行不夠火侯。」

 

那一擊是米爾莎上輩子鍛鍊的結晶,角度與時機都自認是最佳狀況,但還是無法奏效,要說米爾莎沒有感到氣餒就是騙人的了。

 

「我是覺得開訓練機能跟開專用機的代表候補生打成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啦

 

雖然知道這大概夠不成安慰,不過雫還是忍不住插嘴了一句自己的心聲。

 

「對了,我還是很好奇,米爾莎到底是怎麼看出龍咆的射線的?」

 

比試結束後,這是鈴音第三次提出這個問題了。

 

「鈴還真是不死心…都說了,商業機密。」

 

再怎樣米爾莎也沒打算對一個今天第一次見面的對象說出自身異能的真相。

 

「口風真緊…」

 

鈴音轉頭望向雫,後者自然也是搖頭絕口不提。

 

在三人談笑之間,學生餐廳已經近在眼前。

 

 

「慶祝第二位男性加入,乾杯!」

 

照慣例,出面帶動氣氛的,依舊是和久津智。

 

「「「「「「乾杯!」」」」」」

 

「我不是說了沒這必要…算了。」

 

重複一次,現在的五飛個性已經比以往圓滑許多。本來會直接掉頭就走的場景,五飛也學會多少看一下氣氛,半推半就地加入。雖然還是會在心底碎碎唸著這是為了任務來給自己找藉口就是了。

 

不過面對人數越來越多的集團,學生餐廳也不是每次都找的到聚在一起的位子。儘管米可特很不願意,終究會有一些人要去別的地方用餐。所以,這回在陣容上就少了妙子、設子、水月、遙與晴子。

 

臨走前,妙子與五飛對看了一眼,交換了一個只有兩人與設子明白的眼神。

 

「(一夏的護衛就拜託你了。)」

 

「(啊啊。)」

 

昨晚兩人都已經接獲上面的指示,由於AEGIS與預防者的目標並不衝突,便秘密地建立起同盟關係。不過,除了彼此皆為特務外,其他的底細仍不明朗,使得雙方都不曾放鬆對對方的警戒。

 

另一方面,晴子則是表示她跟五飛的身分有點敏感,迴避一下比較好,稍微打過招呼後就帶著另外兩人離開。

 

 

在班級代表決定後,眾人的話題,自然不脫即將來臨的班際聯賽。

 

「有申請到場地的時候就與西西莉亞、米可特或卡露拉進行實機訓練,沒有的話就與箒跟妙子一起鍛鍊身體。目前是只有這樣啦…對了,昨天放假的時候有去找之前提過的那個草壁學姐所推薦的教練,不過對方也說像這樣假日出來練幾小時效果有限,還不如留在學校找場地開開IS可能更有效…」

 

說到這裡,一夏望向五飛:「吶,五飛是中國武術的達人吧…」

 

一夏還沒說完,就被五飛冷冷地打斷:「實力只能日積月累的修行,沒有一蹴可及的捷徑。」

 

「我想也是…」一夏本來就沒抱多大期望:「不過五飛擅長近戰,又有專用機,有空的話可以陪我練習嗎?」

 

「小事一椿。」

 

看著原本屬於自己的任務被人拿走,一旁的箒只能怨恨地看了五飛一眼。沒有專用機的一年級生,要申請訓練機的使用許可真的是十分麻煩。

 

「剩下還能下手的地方…就只剩下情報戰了。畢竟孫子兵法有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智沉吟道。

 

「除了我們班,有專用機的班級代表就剩四班跟六班的樣子?」

 

畢竟卡露拉也是國家代表候補生,自然會關心這些事情。

 

「小簪是班級代表~但是~還沒有專用機喲~」意外地,是由大剌剌同學答話。

 

「嗯,這件事本小姐也有聽說。更識同學的專用機還在製作中的樣子。」西西莉亞接口。

 

接著西西莉亞就跟智一同說明了她們與四班班級代表,同時是日本代表候補生的更識簪相識的經過。

 

在聽到衛宮志保這個名字出現時,五飛在沒人察覺的情況下皺了皺眉頭。

 

「不過,大剌剌同學是怎麼認識那個更識同學的啊?」一夏問道。

 

「我跟小簪~也是兒時玩伴喲~或者說,是她的專屬女僕~」

 

「對了…大剌剌同學之前有提過跟學生會長更識學姊的關係。」智回想起剛開學時,提到大剌剌同學屬於學生會成員一事。這個日本代表候補生,似乎就是學生會長的妹妹。

 

至於專屬女僕也者,大剌剌同學則是輕描淡寫的表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呢,而且有這麼一個能幹的姊姊,做妹妹的應該很辛苦吧。對於更識簪這位曾有過一面之緣的日本代表候補生,智不能說沒有感到好奇,但是一來事不關己,二來偏離主題,於是智就將話題拉回。

 

「剩下的,就是二班那位跟五飛一起轉學進來的中國代表候補生了,來自中國所以不可能沒有專用機吧。今天是交出班級代表名單的最後期限,所以二班把代表換成她也是很有可能的。」

 

「我說,五飛還是堅持不願告訴我們中國代表候補生的事情嗎?」一夏問道。

 

「說過了,你們很快就會知曉。」

 

 

自從中午傳來了二班來了一位中國代表候補生的消息後,同樣來自中國的五飛自然成了眾人爭相探詢的對象。只是不只一夏等人,五飛對誰都沒有多提那人的事情。

 

一夏本來打算趁下課時間去偷看一下,但是馬上被箒死命阻止。

 

「有時間去管別人,還不如好好充實自己!」

 

話是這樣講,箒真正在擔心的事情也只有一夏看不出來。

 

 

「我只能說,小看她,是會吃上大虧的。」五飛淡淡地表示。

 

接著,五飛看向一旁:「所以說,妳還想偷聽到什麼時候,鈴?」

 

「欸嘿嘿…五飛是這樣看我的嗎……咦咦!?」

 

雙馬尾少女豋場。

 

 

「鈴!?這不是鈴嗎!?」

 

聽起來就像是一夏早已與此人認識一般。智饒富興味地觀察著這位新豋場的女同學,同時偷偷地撇了其他人一眼。果然,箒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擔心新對手出現是吧。

 

「咳嗯,沒錯~怎樣,看到一年不見的青梅竹馬,有什麼…咦咦咦咦咦!?」

 

新同學的目光落到了米可特身上,突然大叫。

 

「等等,一夏,這怎麼回事?千冬小姐怎麼變小還變白了!?」

 

「冷靜點,她不是織斑千冬。」五飛出聲安撫。

 

「……欸?」

 

「對啦,鈴,看仔細點,再怎樣千冬姊也不可能變成這樣吧。」一夏連忙幫腔。

 

「嗯,不是千冬。」原本安靜吃飯的米可特也抬起頭來。

 

「這是怎麼回事?」新同學求助似的望向兩位男生。

 

「這嘛…總之,這孩子叫作米可特,米可特˙奧利維亞,不是千冬姊,就這樣。

 

一夏答的含糊,新同學當然不能接受。

 

「等一下,她怎麼看都…」

 

「夠了吧,本人都說不是了。總之,米可特就是米可特,其他什麼都不是。比起這個,一夏,剛才的青梅竹馬是什麼意思?」箒忍不住插嘴了。一方面是要替米可特解圍,另一方面,自是感到自己身為一夏青梅竹馬的地位遭到威脅了。

 

「啊…對,妳們剛好錯開了。」

 

一夏便順勢稍為地解釋了一下兩人的關係。

 

這世上居然還有人能有兩位不同時期的青梅竹馬喔,這是智在聽完後最直接的感想。而在一夏否認了大剌剌同學對於兩人間是否存在交往關係的提問後,這位凰同學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也難怪她會與箒間產生四散的火花。

 

「凰鈴音同學,妳應該就是那位中國代表候補生吧。」一旁悶不吭聲的西西莉亞突然開口。

 

 

沒錯,順著大家原本的話題,又這種時機突然冒出來的中國學生,基本上就只有這個可能性了。

 

「沒錯,不過妳是誰啊?」

 

西西莉亞柳眉一挑:「不認識本小姐嗎…算了。本小姐是英國代表候補生,西西莉亞˙奧爾科特。

 

「喔,這樣啊。不好意思,我對其他國家沒興趣。」

 

「呵呵…那麼,如果展現出實力的話,妳就會有興趣了吧。」

 

「要比是嗎?隨時歡迎啊。」

 

現在連西西莉亞與這位凰同學間也發出火花了,這些代表候補生的自尊真是有夠高的。智嘆了口氣,正想照慣例的出來打圓場時,一夏倒是先有了動作。

 

「好啦好啦,現在還在吃飯,要比以後有的是機會嘛。鈴,旁邊這兩位是妳朋友嗎?」

 

「啊哈哈,本來還想說找機會溜走呢,畢竟你們似乎在談班際聯賽的事情,我們二班的好像不應該插嘴吧。我叫水瀨雫,請多指教。」

 

個子比較嬌小的女孩露出親切的笑容。

 

「米爾莎‧伯莎,請多指教。」

 

另外一位板著一張臉孔的女孩就顯得比較不友善了。

 

「哼…算了。那我們就不打攪了,反正一夏一定是跟五飛同一間房間對吧,等你們吃完晚餐後我再過去找你們,拜拜。」鈴光明正大的發出了晚上要去玩的預告,剛剛被迫換房,也沒那個勇氣實行同樣作戰的箒只能悔恨地咬住嘴唇。

 

沒錯,在昨晚得知有男同學轉入後,箒就被交代要搬離一夏的房間讓他入住,這也使得箒一整天都顯得心情不佳,連米可特都曾跑去安慰她。一夏還打算展現對青梅竹馬的體貼,開口說要幫忙搬家,結果卻使得箒的心情更差了。

 

雖然明知一夏應該沒有那個意思,但箒還是不免有種心上人是不是不喜歡跟自己相處的錯覺。幸好智在旁邊巧妙的引導,箒最後還是接受了一夏的好意。

 

 

看起來二班同學們已經先用完餐了。在鈴離開後,那位叫做米爾莎的同學也只是跟眾人點一下頭便隨之離去,倒是水瀨雫很有禮貌的來回打了聲招呼才走。

 

就這樣,織斑一夏的第二位青梅竹馬就像陣暴風般地離開了。

 

看著一旁專心致志吃著當成飯後點心的羊羹,完全置身事外的室友,智不由得多少佩服起這種泰山崩於前而面色不改的本事,或許這也是成為代表候補生的條件吧。

 

 

晚上的自由時間,如同之前所預告的,鈴毫無顧忌地拜訪了兩位男同學的房間。

 

「那個英國代表候補生就算了,總覺得那個叫箒的女孩也對我有些不客氣耶…」鈴一邊在五飛的床上打轉,一邊開口問道。

 

西西莉亞的話多少可以理解,畢竟代表候補生彼此之間都是競爭對手,沒打算打好關係也不意外。不過鈴就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得罪那位箒小姐了…不,其實鈴心裡也不是沒底啦。

 

「箒平常有點怕生,我想她只是緊張吧。」

 

一夏一邊泡茶,一邊回答。照舊是往完全錯誤的方向去解釋。

 

附帶一提,除了像極了千冬的米可特,鈴對包括另一位代表候補生,澳洲的卡露拉在內的其他同學一點印象都沒留下。

 

找機會要好好介紹一下,一夏心想。雖然沒把鈴當成戀愛對象,不過是好朋友這點一夏從不否認,他也希望鈴能跟現在的朋友們好好相處。

 

像一夏這樣鈍感的人畢竟世所罕見,看了一天後五飛自然知道箒心底想的事情。反正,箒應該是原本以為自己有著青梅竹馬的優勢卻沒想到被突然豋場的鈴所打破,而把鈴視為對手了吧。

 

「真是的,篠之之也實在是令人困擾。」

 

「就是說啊,都高中生了還在那裡怕生。」

 

五飛當然不是那個意思,不過一夏擅自解釋成贊同自己的看法了。

 

之所以篠之之在班上有些被敬遠的傾向,對一夏那為了掩飾害羞的尖銳,甚至有些暴力的反應大概是原因之一。看著兩人的互動,五飛猜想這根本就已經是一種條件反射了。而篠之之還能勉強不受排擠的原因,大概不脫篠之之是班上最大集團,一夏與他的快樂夥伴,的成員之故,像是和久津之類的同學也常常出面替她緩頰。

 

如果她能老實地直接表白,那麼這麼容易了解的表現,應該就連這根大木頭也能攻陷才是。就連五飛,也下了這樣的判斷。

 

只是五飛也不敢說自己對這方面的事情有多擅長,更沒有擅自替篠之之表達心聲的打算。雖然看著這樣的互動,五飛也覺得有點煩燥就是。

 

另一方面,鈴也多少掌握了現狀。畢竟,鈴自己也認識另一位用類似態度接近一夏的女孩。面對依舊鈍感的暗戀對象,鈴在進來前就已經下了決心。為了釐清自己不安定的心情,鈴拿起一夏泡的茶,微啜一口後深呼吸,進入今晚來訪的真正目的。

 

「話說…一夏,我說啊…那個…還記得…『約定』嗎?」

 

「約定?」看著吞吞吐吐的鈴,一夏對她那明顯異常的表現感到不解,不過一夏還是老老實實的努力回想。

 

「唔…啊!那個對吧,鈴的手藝進步後每天就做咕咾肉…」

 

「(為何限定是咕咾肉?)」

 

這是五飛直接的感想。不過在聽到一夏這麼說後,鈴的表情迅速開朗起來。

 

但在聽到一夏接下來所說的話後,開朗的表情急轉直下,變成了彷彿聽到世界末日般的絕望。

 

「請我吃那件事對吧。」

 

……啥?」

 

「所以說,就是那個每天請我吃飯的約定沒錯吧?哎呀,對基本上算是一個人獨居的我而言真的是打心底感激不盡啊。

 

一夏的表情一點也沒有在說謊,他是真的這麼認為的。

 

妳也太拐彎抹角了吧…五飛忍住了吐嘈的衝動,他明白這已經是鈴竭盡全力面對自己心情的成果。這時自己不管說些什麼,都像是在踐踏鈴的感情。五飛別無選擇,只能旁觀這一切的發生。

 

「……沒、沒錯!是有這回事,不過我最近的手藝還不能拿出來見人,所以抱歉!暫時還沒辦法!」

 

不用在乎這種小事啦,偶爾讓我嚐嚐味道也好吧。

 

「那麼到時候就拜託你了!啊已經這麼晚了呢!明天見!」

 

鈴硬生生的把話題往無關的方向轉,明顯是故意矇混過去。看著簡直像是在逃跑般地衝出房間的鈴,就算是一夏也只能呆呆的目送對方離去。

 

只是,雖然一夏沒有注意到,但是並沒有逃過五飛的眼光。

 

鈴在奪門而出的同時,斗大的淚珠就這樣滑落到房間的地板上。

 

「……我說五飛,鈴那傢伙是怎麼了,突然間走的這麼匆忙。

 

看著這樣的一夏,五飛難得的按住額頭。在察覺鈴對一夏的感情以及一夏的鈍感程度後,五飛便一直在擔心這樣的結局。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發生了,還是在自己的面前。

 

明天開始不要出什麼亂子就好,五飛難得的在心底吐出類似祈禱的願望。

 

「……一夏,你多少還是對他人的心思敏銳一點比較好。」

 

「欸?這是什麼意思。

 

眼看自己的忠告似乎沒能傳達成功,五飛只能嘆了口氣。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算現在不了解,總有一天會跟著後果一起知道的」

 

所謂後果,指的自然是篠之之箒,又或者是自己還不認識的某位少女之淚。

 

用嘴巴說明當然簡單,問題在於對方不見得會了解。或者說,就算了解也不會記得。不是親身體會,就不能真正明白,這點五飛也是過來人。

 

 

理所當然的,鈴並沒有就這樣回到自己的房間。雖然抱持著一分一秒也不想在那裡多待的心情,但是也不能帶著這泫然欲泣的表情回房。

 

如果那時一夏有了解那個約定真正的意義的話,結果會有所不同嗎?還是說,就是因為了解才用這種方式繞彎子的拒絕自己嗎?也罷,對現在的鈴來講,那是怎樣都好的事情了。

 

小孩子的口頭約定,或許本來就不能當真。現實本來就不可能像自己過去看過的少女漫畫般發展。認識那麼久了,一夏就是那種個性,想到這點那這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也說不定。

 

鈴在衝出宿舍時,一邊跑,一邊拼命地找理由說給自己聽。

 

但是對鈴而言,那時的那句話,就算自己還小,也確實是下了賭上人生的決心。

 

憧憬也好,初戀也罷,或許就只是自己想談戀愛而已。鈴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戀情,就這樣在心中完全告一段落。

 

很諷刺的,發生在新的學校生活開始的當晚,在五飛的面前。

 

 

後記:兩位新角色都是來自http://unnamed.main.jp/words/index.html這個網站小說的角色。水瀨雫是Babel的女主角,米爾莎則是Rotted-S男主角同父異母的妹妹。

 

至於共享夢境是啥,我猜未來大概不會有機會交待這個設定就講一下。當兩位轉生者在物理上近距離相處一段時間(例:室友)後會發生的現象,效果是知道對方的前世。基本上是作者懶得想要怎麼讓轉生者知道彼此過去下所想來的偷懶設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