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若要給這話一個標題,那我大概會用一個經典的梗:鋼彈,挺立於大地。

第3章-07

「五飛!」

不待卡特爾出聲呼喚,五飛就已經從座位上彈起,雙腳一蹬,身子如離弦之箭般直奔競技場中央而去。

「卡特爾!裡面就拜託你了!」

「知道了,你也小心!」

簡短地交談兩句,兩位預防者特務迅速地展開行動。

像這樣先從外部展開攻擊之後,隨之而來的必然是來自內部的攻擊。飛入競技場內的不明敵機數量頗多,已經消耗掉許多能量的白式與甲龍想必不是對手,必須第一時間派出援軍才行。

但也不能就這樣放著場內觀眾不管,那麼讓適合單獨行動的五飛先行,擅長指揮與狀況判斷的卡特爾留下,與瑪格雅娜克隊成員一同應付即將來臨的內部攻擊就是較好的策略。

加上五飛的二頭龍,數量依舊屈居劣勢,不過「AEGIS」的特務應該也不會默不作聲才是。

(那麼,就順便讓我拜見一下妳的手腕吧,山田妙子。)

 

「織斑、凰!立刻離開競技場!」

通訊器中傳來織斑老師的怒吼,這不是一夏平常所熟知的千冬姐會發出的聲音。

「說要逃好像沒那麼簡單啊。」一夏重新握緊雪片貳型,擺開架式。

「雖然很想說一夏你先走,我來牽制他們,不過好像不容許我們這麼做呢。」鈴站在一夏身旁,絲毫不敢放鬆地看著以半圓陣圍住二人的黑色異形。

對,儘管對方應該也是IS,但是那外型卻異常到讓人只想用異形稱呼。

無法看見操縱者表情,連頸部也不外露的全身裝甲,以及無視人體平衡而異常地延伸的兩腕。雖然明知那應該是IS沒錯,但是那閃爍著讓人發毛光輝的攝影鏡頭,只能讓人聯想到來自地獄的餓鬼。

儘管如此,一夏與鈴都未露出任何懼色。

「說什麼傻話,我怎麼可能放妳一個人去對付這麼多敵人啊。一起牽制他們直到其他人避難完成吧。」

「哼,這種時候還在耍帥的人,是會短命的喔。」

「少管我。嘖,好像沒空說笑了,要來了!」

兩人的IS同時響起被鎖定警報,六台敵機一齊舉起雙腕,一共十二道光束自不同方向飛奔而來。

「這也太犯規鈴!?」

「先擔心你自己吧糟了!?」

等在好不容易躲過第一波攻擊的兩人面前的,是以不可思議的機動搶先站好射擊位置的敵人。

之前激戰的疲勞讓兩人在迴避上慢了半拍,而這半拍就足以在戰場上致命。

而兩人之所以大難不死,自是有人出手搭救。

在這瞬間,一夏的面前出現了一面巨大的盾牌,而鈴則被某人一把抱住,脫離了射線。

「氣勢很夠,但我應該說過,不能在敵人面前大意。」

「沒錯沒錯。」

抱住鈴的,是著裝二頭龍的五飛,而掩護一夏的,則是著裝黑百的妙子。

同一時間,打算繼續追擊的六架敵機,則遭到了六道光束的狙擊而被驅離。

「西西莉亞?不對,那是」一夏原本以為那是來自藍色之淚的援護攻擊,但很快就發現不是。

眾人沿著射線看去,只見一台四周飄浮著六枚ㄈ字型浮板,同樣由全身裝甲覆蓋外表的白色IS

與純白的白式不同,該IS的上半軀幹、膝蓋以及腳底是黑色的,其配色比較接近黑白相間的馬賽克。此外

鋼彈?」五飛臉色微變,低吟了一句。

是的,全身裝甲下頭部的兩具攝影鏡頭以及呈現V字型的天線,那正是鋼彈型IS的最大特色。

「沒想到竟然能躲過Fin Funnel的攻擊,看來是強敵啊。一夏,是我,大家沒事吧。

鋼彈,挺立於大地。昔日名震宇宙世紀的「聯邦的白色惡魔」,正式在IS世界登場。

 

另一邊。

「那、那個,我說五飛,我沒事了,可以放我下來嗎

「嗯,抱歉。」

 

「織斑同學、凰同學!有聽啊、咦!?張同學?山田同學!?等等,怎麼還又多一架IS了?不,總之,請趕快離開競技場,老師們會立刻進場用IS壓制敵人!」

眾人的通訊器中傳來山田老師的聲音,畢竟是能夠在IS學園為人師表的人物,她很快地就冷靜下來,發出的指令比起探究原因,更重視維護學生的安危。

「萬一他們攻擊觀眾席怎麼辦!?讓我們留下來爭取時間!」

「織斑同學!?不行,這不是學生該做的工作──」

山田老師繼續在通訊頻道上聲嘶力竭的呼喊,但是織斑等人無暇搭理,因為眼前的敵人已經屈起身子,朝眾人突擊。

這回所有人都迴避成功,同時鈴以龍咆發動反擊,但卻被對方直接用手打了下來。

「這也太誇──嘖!」鈴還來不及抱怨,就連忙改變方向,迴避敵機的砲擊。

ν鋼彈周圍的六枚ㄈ字型浮板,Fin Funnel再次放出光芒,六道光束又一次的展開狙擊。這次成功地擦到了邊,迫使敵機略為後撤。

「嗯看來要取回以前的感覺,還得再花點時間才成。」對於兩次狙擊失手,阿姆羅痛切地感到自己的生疏。

「阿姆羅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裡開IS啊!?」逮住機會,一夏忍不住發問了。

「一夏!你認識他!?」鈴問道。

「他是柏崎重工的IS技師,在鈴同學跟五飛同學來這裡以前跟我們見過幾次面。」接話的是妙子。

對於這位新誕生的男性IS操縱者,妙子並不驚訝,前天晚上他就已經透過聯絡員中西里緒得知這條自穗村有里處傳遞過來情報。

(但是,可沒聽說他開的是『鋼彈』啊…)

身為AEGIS的特務,關於鋼彈的傳聞,妙子當然也有所耳聞。

「廢話少說,眼前的敵人要緊。」五飛當然也對這台白色的鋼彈感興趣,但是他所受的訓練很清楚地告訴他何者應該優先。

「關於我的事情,以後會向大家說明。總之,如張所言,先脫離險境再說。凰、一夏,你們的能量還殘留多少?」阿姆羅問道。

甲龍還有五百以上,白式則是三百左右。

「臨時的小隊不必講求連攜。一夏跟凰彼此掩護,以自保為優先。敵人交給我們來解決。這樣可行嗎,織斑老師?」最後,阿姆羅向監控區問道。

……你的事情,以後再來追究,阿姆羅‧雷。雛鳥們,聽好了,對方敵意明顯,又有足以破壞隔壁的武器,放置不管的話,會對避難中的觀眾造成危險。目前競技場與觀眾席的隔壁以及所有對外出入口都被敵人封鎖了,你們必須爭取給救援部隊奪回系統控制權的時間,而在破解封鎖以前,不會有援軍進場。

對於必須將此一重責大任交給學生的無力與不甘,讓織斑千冬沉默了兩秒,才繼續說道:「就照雷的指示去做吧。還有,很不巧的,我可沒有參加執教學生葬禮的興趣。所以...不准死啊。」

「「「「「了解!」」」」」

 

時間拉回到競技場天頂被破壞之時。

神秘的黑色IS群入侵後,妙子與設子迅速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設子一把抱起米可特,說道:「往這邊。」

而妙子則是一躍而出,如同五飛一般,直奔競技場而去。

「妙子同學!?」西西莉亞一把沒能拉住妙子,只能啐了一口,反手改拉住智。

「只能先去避難了呢。」此時的西西莉亞,已經切換成國家代表候補生的認真模式。

「怎麼這樣!難道不管一夏他們了嗎!?」箒一心掛念青梅竹馬的安危。

「來不及了。」卡露拉搖頭,同時右手指向競技場方向。

「什麼!?」箒順著卡露拉手指的方向看去,這才明白卡露拉言下之意。

競技場與觀眾席中間,已經升起了隔離用的防壁。沒有看見妙子的身影,這表示她已經在防壁昇起前就進入競技場內了。

「結合兩台專用機的火力,應該是有突破的可能,但是這樣做只會替觀眾帶來危險而已。大家先到安全的地方,再來想救援的辦法吧。」

眾人一邊奔跑,西西莉亞一邊解釋她放棄救援的理由。

但是沒過多久,就連兩位代表候補生的臉色也變了。

「開門,快開門啊!」

「怎麼會這樣?這裡不是緊急出口嗎!?」

IS學園在搞什麼飛機啊,快放我們出去!」

在緊急出入口前,傳來混亂的叫罵聲與拍門聲。

「門被鎖住了。」先走一步去看情況的設子,回來後面色凝重的表示。

「教師們沒道理封鎖出入口,所以是那群入侵者下的手?」西西莉亞一手抱著之前從設子手上接過的米可特,一邊竭力思索逃生之策。身為在場的兩位代表候補生之一,受過專業訓練的自己應該要站出來帶領大家度過危機才是,西西莉亞的義務感驅使自己這麼做。

「看來只能去監控區,跟教師會合了。」卡露拉沉吟道。

原本她跟西西莉亞就打算在把眾人送出場外後,就去找老師來解除防壁,入場救援。

「我想老師們可能也沒辦法解開封鎖。」從剛才的混亂中冷靜下來的智,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可以的話,觀眾就不會被鎖在裡面了。」

「對方有能力封鎖外圍,那裡面能逃過一劫反而不自然」西西莉亞同意了智的看法。

只是,眼下眾人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抱著一線希望前往A監控區的眾人,得到了預期中的最惡結果。

「隔離防壁被設定成等級四,同時所有的出入口都被鎖上」看著監視器上顯示的訊息,西西莉亞呻吟道。

這意味著此時防壁的強度已經超越學生用專用機所具備的火力,也就是說,在防壁解除前,西西莉亞等人沒有辦法強行突破進場救援,而人在競技場內部的一夏與鈴,也沒有自力逃生的手段

「嗯~~對手也相當高竿呢,就算是理科,也沒辦法這麼快破解這系統說。」

除了西西莉亞一行人以及負責監督的織斑千冬、山田真耶兩名老師,監控室內還擠了數名跟西西莉亞等人做相同打算,選擇前來監控室看能否有所作為的客人。

六班三人娘、柏崎重工的志熊理科博士、艾菲莉亞・普拉達博士以及溫拿財團少主,「沙漠王子」卡特爾‧拉巴伯‧溫拿與他的護衛一名。

附帶一提,大剌剌同學並不在現場。因為學生會需要人手,打一開始她就沒有獲得前來觀戰的許可。

我們的人已經進入B監控區,但是似乎也沒有找到什麼可行的手段來突破現況。」卡特爾表示。

此時,理科正與艾菲莉亞博士以及卡特爾手下的瑪格雅娜克隊聯手,企圖奪回系統的控制權。只是,就如卡特爾所言,還沒辦法看出成效。

「現在一夏等人正在裡面牽制這群黑色IS,爭取救援進場的時間。」雖然織斑老師的語調依舊冷靜,但是仔細一看就可以發現,她的手正急促地敲著畫面,顯得十分焦躁。

緊急求援的訊息早已向日本政府發出,但在那之後連對外通訊都被截斷。眼下除了等待系統控制權的奪回或是救援部隊抵達後強行突破外,似乎是沒有別的手段了。

智緊盯著將競技場內戰況即時轉播的螢幕,目前的戰況是五對六。己方的五架,除了一夏的白式、鈴的甲龍、妙子的黑百外,五飛的二頭龍也在其中。然而,在競技場中最為活躍的,卻是一架使用與西西莉亞的藍色之淚相近兵器系統的白色全裝甲型IS

「織斑老師,那是」西西莉亞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問道。

「呼呼,那是理科與學長愛的結晶喲。」一旁的理科搶先回答。

RX-93 ν鋼彈 type IS,柏崎重工開發的第三世代。我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親眼看到。」艾菲莉亞接口。

「那是當然的,今天是那孩子的初夜喔~嗯,看著女兒獻出處女就是這種心情嗎?」

水月一個箭步上前,敲了一下理科的頭,阻止她繼續開黃腔下去。只是,不習慣這種玩笑的一班學生組,個個滿臉通紅了起來。

「可是,水月同學跟遙同學都在這裡,那操縱那台ν鋼彈的人是.…」比較有免疫力的智率先反應過來。全身裝甲的IS看不見操縱者的長相,而又不是在場的兩位柏崎重工IS操縱者。想到這裡,智忽然發覺自己遺漏了一個可能性。

「對,操縱者是你們也認識的人。柏崎重工的阿姆羅雷。」像是看穿智心中的想法一般,織斑老師沉聲應道。

「又一位擁有IS適性的男性…而且還在這種時候現身?」眾人面面相覷,沒有人能夠回答卡露拉的疑問。

而眾人還在為了白色IS的真實身分而驚訝時,又有新的消息傳來。

「這是織斑老師,是外面部隊傳來的通信!」山田真耶連忙將麥克風推給織斑千冬。

織斑千冬伸手接過,說道:「我是織斑,外面情況如何?」

「是織斑老師嗎?太好了。可以告訴我現在場內的情況嗎?」

看到螢幕上跳出的臉孔,監控室中的眾人一齊冒出相同的疑問。

「二班的岸波?為什麼是妳?」

「等一下再說明!請告訴我現在的狀況!」

雖然不明白岸波白野打的主意,但織斑千冬不認為白野是會在這個時候胡說八道的學生,於是決定先看看她有什麼打算。

織斑、凰、還有一班張與山田在場內與敵機戰鬥中。此外,還有柏崎重工的IS在助陣。」

「了解!再稍等十不,五分鐘後我就將封鎖解除,請撐到那時『碰轟!!』欸,發生什麼事了!?」

還來不及思考岸波所言之封鎖解除是真是假,爆炸聲就插入了對話之中。

「岸波,報告狀況!」

「嘖,這裡也有敵人?什麼時候出現的!?」

「更識嗎?外面怎麼了!?」織斑老師認得這聲音,是學生會長更識楯無。有全校唯一的國家代表,名符其實的學園最強在場外,原本應該可以帶來一些希望,然而,更識楯無聲音中的急切,卻說明了場外的狀況也不在她的控制之中。

「小虛、小本音,快讓白野---!『嘰』」

「岸波!更識!呿,通訊斷了嗎。」織斑千冬緊緊地抓住麥克風,不久又放棄似的將之放下。

一旁山田真耶依舊不死心的持續呼叫,但是外面不再有任何消息傳來。直到剛才都還映照出岸波白野臉孔的螢幕,不知道是攝影機還是電腦本體被打壞了,畫面在一陣雜訊後變成全黑,完全地沉寂下來

看來不只場內,現在連場外的救援部隊也遭到了襲擊,眾人這下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危境之中。

 

後記:花了這麼多篇幅,終於讓聯邦的白色惡魔正式登場。只是,要看他活躍恐怕還要再等個兩話。下一話,是岸波白野的回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