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個人惡趣味問題,所以作品中沒事會出現決戦!乙女たちの戦場3~電撃作戦!戦果はエースの名のもとに~這部作品的角色出來串場。

第3章-08

在一夏與鈴的比試開始之前,岸波白野人在保健室。

時序進入五月後,惡夢又斷斷續續地開始侵襲白野的睡眠,連帶地引起劇烈頭痛。到了班際聯賽當日,狀況終於惡化到必須去保健室服藥的地步。

「服藥之後頭痛應該會減輕,不過還是請別太勉強身體了喔。」

在向保健老師道謝後,白野離開保健室,準備回房休息。白野也對室友與男性IS操縱者的戰鬥感到好奇,但是似乎沒有勉強自己硬是前往觀戰的道理。

才往宿舍方向踏出兩步,白野的腦海就浮現了與凰鈴音第一次交談的情形。

 

開學一週後,原本一直沒有室友的白野接獲了準備迎接新室友的通知。儘管行李早已送到,但當天白野因為參加弓道社的練習而一直拖到最後才去用餐,而原本應該在放學後回到房間的室友似乎已經先吃過晚飯,在自己用餐之時回過房間一趟後就又出門去了。於是白野就在用餐後待在房間,一面讀書一面懷著些許期待的心情等待室友回房。

暢銷作家秋山忍的代表作,原罪系列第六集「暴食」被翻到了最後一頁,剛好是主角屍體出現的那幕。不管看幾次都很難習慣這段啊,白野第一次看的時候還直衝廁所把晚餐吐了個乾淨,還好現在好些了。

「不過,故事真的很吸引人最後一集『淫欲』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出呢?」

白野闔上書本,嘆了口氣,把思緒轉回新室友身上。

「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早上轉來班上的那位中國女孩吧。」

由於轉學生一來就發生了與原班級代表的決鬥騷動,使得白野沒能跟她說上話。畢竟最後還是會在房間碰面,白野也就不急著像其他同學那樣圍著新同學問東問西。

「換個口味,來看短篇小說好了。」白野放下「暴食」,拿起前陣子剛買的文藝雜誌「YOTAKA」。

YOTAKA」上刊載著許多不同種類的作品,平常白野在書店看到時偶爾會隨手翻閱一下,而特地購買這期的原因則是上面剛好有著以自己很感興趣的神話為主題的作品。

「西園幽子?」看完自己感興趣的部份,白野隨手翻下去,是某位年輕作家的專訪。

「國中二年級出道,現在高一。跟我同年嗎?好年輕啊」儘管年輕,卻有著與年齡不相襯之成熟文筆的作家,吸引了白野的目光,就這樣不知不覺的看了下去。

回過神來之時,時針已經走近10的位置。正當白野擔心起室友的下落,開始考慮是不是要去找擔任舍監的織斑老師報告之時,敲門聲響起。

「啊,請進。」

隨著門鎖解開的電子音,從門後出現的,果然是來自中國的雙馬尾少女。

只是,雙頰明顯掛著淚痕。

「這、凰同學

或許是察覺了白野臉上擔心的神色,轉學生用手背胡亂地抹了抹臉,最後還是放棄似的放下了手。

「嘿嘿,讓妳看到不中用的樣子了。」

看著勉強露出笑容的凰鈴音,有著關心他人勝過自己之傾向的岸波白野,不可能就這樣放她不管。

「方便的話,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哦,那就請妳陪我發洩一下了喔。」

一面想著大概會講上很久,白野一面慶幸自己早就盥洗完畢,同時開始傾聽室友的抱怨。

一小時過去。

「而且啊!那時,我明明就把他講過的話都記的一清二楚,結果一夏這傢伙卻給我擅自誤會了,根本沒有搞清楚我想表達的意思嘛!」

「啊說的也是呢。」

類似這樣的內容在這一小時內,白野起碼聽了三遍。

簡單講就是凰鈴音對一夏做了繞圈子的告白還獲得對方的承諾,沒想到今天才發現他根本沒往那層意思去想,結果就自爆了。

講的過於拐彎抹角或許是鈴音的錯,但是要一位青春期少女對暗戀對象用直球攻勢讓對方揮棒好像也是過分了些。而同樣處在青春期的男性竟然不會對女生這樣的台詞產生其他聯想,這個織斑一夏的鈍感程度恐怕也是世界遺產等級。

「呼,這樣一來就舒坦些了,謝啦。對了,妳應該跟我同班吧,我有印象,可是好像還不知道妳的名字耶。」

說到這裡,鈴音不好意思地笑了出來。

「確實呢岸波白野,請多指教了,凰同學。」

「叫我鈴就好啦,請多指教,白野。」

看見鈴終於展露的笑顏,就算是同性的白野也不禁為之奪目。應該可以跟這孩子成為好友吧,白野有這種感覺,於是也跟著笑了出來。

 

(雖然在這之後,鈴看起來沒有特別異常,不過要跟初戀對象交手,還是會覺得不好受吧。)

像這樣跟鈴成為室友也是難得的緣分,或許還是去看一下狀況比較心安。

「進去競技場內人擠人大概沒辦法,不過起碼在外面看一下轉播也不錯。」

附帶一提,IS學園學生專用的iPhone也能收看即時轉播,但是iPhone的螢幕太小,投影出來的效果又不好,所以真正想看的人多半寧可去競技場外的大螢幕觀賞。

下定決心後,不知是否為心理作用,頭痛藥似乎也起了藥效。白野掉轉步伐,朝第二競技場而去。

越是接近競技場,比試的聲音就越是清晰可聞。大概就是鈴的比試吧,就當白野這麼想的時候,競技場上空突然轟地炸了開來。

「發、發生什麼事了!?」

在響徹學園的警報聲中,岸波白野只能不知如何是好的站在原地。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完全將大腦的運轉速度甩在後頭。但是,至少還是知道已經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頭上傳來IS呼嘯而過的風聲,抬頭看去可發現綠色的機體飛過,在競技場周圍降落。那不是平常會在課程中看到的訓練機,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軍方正式採用的機體。

「不去不行

為了確認狀況,白野搖搖晃晃地再次踏出前往競技場的步伐。

彷彿是被什麼給吸引過去一般。

終於抵達競技場,可以看到剛才的部隊聚集在旁邊。還想靠近時,白野便被人給攔了下來。

「避難命令應該已經發出去了才是,妳在這裡做什麼呢,一年二班的岸波白野同學?」

雖然是第一次交談,但是岸波白野認得此人,或者說學園內應該沒有人不認得她。唯一以學生之姿取得國家代表之位的學園最強,IS學園的學生會長,更識楯無。

「不好意思,請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比起為何對方可以叫出自己的名字,現在白野更關心的是裡面的情況。

「所屬不明的IS入侵這裡,同時還封鎖了出入口。好奇心被滿足了嗎?那就趕快去避難吧,岸波同學。」

學生會長闔起手中的扇子,往白野身後一指,語氣不給人任何反抗的餘地。

(也就是說,擁有突破競技場防壁能力的IS,闖進了競技場,裡面的觀眾還沒辦法出來避難?)

白野突然感到一陣暈眩。

這幾天在惡夢中看到的光景,在屍體上不斷堆積屍體,以及淹沒腳邊的血海,浮現在腦海之中。

同時,比至今為止任何一次都還要劇烈的頭痛突如其來地侵襲了白野。伴隨著強烈的噁心感,一時之間白野只覺得天旋地轉,腳步虛浮,雙膝一軟,幾乎就要倒了下去。

……!」

不能在這裡倒下。不知從哪裡來的堅持讓白野咬緊牙關,強忍疼痛後勉力站直身子,向四周張望。

有了。學生會長旁邊站了兩名容貌相近的少女,個子比較嬌小的是跟自己有過數面之緣的一班同學布仏本音,此時她手上正抱了台平板電腦,不知道在敲打些什麼。

(有了。)

白野以不穩的腳步向本音踏出一步,接著彷彿撐不住身子地朝前倒下。

「欸~小白同學!?」

本音見狀連忙停下手邊的作業,伸手攙扶。

(成功了。)

一靠近本音,白野馬上站直身子,一把將電腦奪過。

突如其來的搶奪,除了白野以外的三人都來不及反應。更識楯無臉色一沉,正打算出手把電腦奪回時,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光景。

「這手速!?」

岸波白野展開了空間投影式鍵盤,正以彷彿要留下殘像的手速,飛快地敲擊著。

無視一旁的驚呼聲與制止聲,白野一面進行作業,一面思考著襲擊者的事情。看起來不只是出入口,連競技場也被封鎖了。兩位參賽者似乎還在場內,這樣下去兩人都會有危險。

(鈴同學…)

想著自己在IS學園所交到的第一個朋友,白野加快了奪回系統控制權的腳步。

沒多久,白野便取得了一部份攝影機以及與監控室的通信迴路之控制權。

白野展開了麥克風,說道:「喂喂,有人在聽嗎!?」

「我是織斑,外面情況如何?」馬上就有人回應。

白野一時之間安下了心,不過現在還不到完全放心的時候。

「是織斑老師嗎?太好了。可以告訴我現在場內的情況嗎?」

「二班的岸波?為什麼是妳?」

「等一下再說明!請告訴我現在的狀況!」

織斑、凰、還有一班張與山田在場內與敵機戰鬥中。此外,還有柏崎重工的IS在助陣。」

「了解!」看來鈴同學等人都還平安,白野在心底偷偷吁了口氣。但是情況仍然不容樂觀,自己還是必須加快動作才行。

「再稍等十不,五分鐘後我就將封鎖解除,請撐到那時『碰轟!!』欸,發生什麼事了!?」

「岸波,報告狀況!」另一端傳來織斑老師急切的怒吼,但是白野現在已經無暇理會了。

白野抬頭看向打斷她與織斑老師對話之巨響來源,而站在那裡的,是三架將槍口對準救援部隊的全身裝甲型黑色IS

「嘖,這裡也有敵人?什麼時候出現的!?」更識楯無連忙展開自己的專用機「霧纏淑女」,接著大喊:「小虛、小本音,快讓白野去避難!」

同時,敵人發動了攻擊。

「危險!」

撲倒白野的是虛,而本音也朝這裡滾了過來。只是,白野手上正在進行封鎖解除作業的電腦就這樣脫手飛出,摔成了一堆廢鐵。

一旁救援部隊的成員津崎晶趕來,從虛手中將白野接過。

「帶那孩子去安全的地方繼續進行封鎖解除作業!」會長下令。

「了解。現在就帶妳離開,抓穩嘍。」津崎晶向白野說道。

「沒問題,只是逃跑的話我自己就可以了。請先去支援會長!」

同時,白野也展開了自己的IS

「專用機持有者!?」不知情的救援部隊成員們都是一陣驚愕。

但是白野很清楚,缺乏實戰經驗的自己,在場只會成為累贅,不趕快離開不行。

然而,彷彿是被誰盯上了一般,白野有了這樣的錯覺。不,不只是被盯上,那是種被非善類抱持了興趣,全身都因此起了雞皮疙瘩的感覺。沿著視線看去,是襲擊而來的黑色IS

(糟了。)

沒有任何根據,只憑直覺的白野往後一躍,同時打開推進器,打算加速離去。

彷彿是在嘲笑白野的努力徒勞無功,其中一架黑色的IS在下一瞬間,就出現在白野的眼前。

「瞬時加速!?」

無視一旁會長的驚呼聲,黑色IS運用瞬時加速甩開了會長的阻擊,同時躍過了救援部隊構成的防線,其巨大的黑色手腕抓住了白野,就這樣順勢直接撞上了競技場的牆壁。

「咕―――!」

劇烈的衝擊讓白野幾乎失去意識,嘴角也滲出血漬。

「這傢伙!放開那孩子!」

津崎晶舉起了近戰用劍,企圖靠近敵機,但沒兩步就停了下來。

因為敵機抬起右臂的槍口,對準了白野。擁有破壞競技場隔壁威力的武器,在零距離下的射擊,就算有著絕對防禦保護,也沒有平安生還的保證。

「可惡,卑鄙的傢伙!」津崎晶只能口出惡言,站在原地。

就像是嘲笑救援部隊的無力一般,黑色IS握住白野身體的手臂加強了力道。

啊!

被勒緊的身體,逐漸困難的呼吸,白野的腦海浮現了自己窒息而死的景象。

……不行。」白野小聲地自語著。

不想死在這裡。白野企圖抵抗,試著撐開掐住自己的手臂。然而,不但沒有達到效果,反而被勒的更緊。

「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劇痛的身體,白野發出慘叫。反抗對方的話只會遭受比現在更嚴重的皮肉之痛吧。

「不要亂動!我們馬上救妳出來!」

救援部隊的呼喊,並未傳入白野的耳中。在恍惚的意識中,白野看著受人質牽制的學姊們,以及被剩下兩架敵機纏住的會長,似乎都已經束手無策。

即使如此,仍然不想放棄。

就連白野自己,也無法理解這份感情從何而來。就只是不願在此斷送自己的性命,不願死在這裡,像這樣的感情,不斷地自心底深處湧上。

―――原來如此

理由一定是那個吧。

「我―――

作了許多的夢。

被問了許多的問題。

「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

或許還有尚未見過的夢也說不定。

或許還有非知道不可的事情也說不定。

所以―――――是絕對不可以像這樣懵懵懂懂的死在這裡的。

在想起夢中所見之人的事情以前。

為了那些被捨棄的人們。

為了那些被託付給自己的思念。

「停下自己的腳步呢!」

絕不容許這樣什麼都還不知道就死去的結束方式,只要還活著的話!

 

―――哼哼,這還真是有點遲到了呢。但是像這樣的問答,不可思議地讓人想起那時候啊。不愧是我的Master,這裡就交給我,妳就好好休息吧―――

讓人懷念的赤色外套身影,悄悄地向白野說著。

――――――笨蛋。」

在恍惚之中,白野低聲地回了一句。隨著嘴角浮現的笑容,岸波白野的身體被光芒壟罩。視野化為一片白光之後,白野失去了意識。

 

後記:關於白野所作之夢的內容,請參考原出處同人,在沒玩過Fate/Extra的情況下我不想強行翻譯,而且也沒有地方放。

仔細看看就覺得最後白野這段好中二喔。

此外原作者也提出了一點,這樣的展開太硬來了,我想大概是因為找不到敵機刻意攻擊白野的理由吧。嗯…假設它們被賦予了可以趁機奪取IS核心的命令呢?在場擁有IS的人看起來最弱的就是她,而且也露出了破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