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中華隊加油(欸

第3章-09

IS學園,第二競技場。

三名生力軍的加入,基本抹消了數量上的劣勢。加之三人都是經驗豐富的戰士,戰況一時之間穩定了下來。

「那些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樣也算是IS嗎?」

「說!來者何人!目的為何!?」

一夏取回思考現況之餘裕的同時,五飛則是質問對方的意圖。

「大概是沒用的。」回答的不是敵人,而是白色鋼彈型IS的操縱者,阿姆羅‧雷。

(感覺不到殺意之類的感情有人乘坐的話,這種現象不可能發生的。)

讓阿姆羅作此判斷的決定性證據,是只有他才能明白的特殊能力。十六歲的青春肉體,讓阿姆羅的新人類(New Type)能力處在前所未有的高峰。

「喂,這啥意思?」鈴問道。

「動作太單調了!」五飛猛然省悟。

「不會吧難道那是無人機!?」妙子也隱隱約約的有此感覺,最後脫口而出自己也不敢置信的結論。IS無人乘坐的話,就絕不會啟動,這原本是這個世界的常識。

線索不是只有阿姆羅的NT感應能力。接近戰就靠數量龐大的推進器帶來的高機動性迴避,成功拉開與敵機的距離後就以高出力光束砲射擊。確實,單純的行動模式所以破綻很少,但是也重複的太過頭了。再加上這六架敵機的動作,帶著一股莫名的機械感。

不論是阿姆羅、五飛還是妙子,都不是會拘泥於常識而否認眼前最為合理之判斷的人。而一夏與鈴,也不會被固定的僵化觀念所束縛。縱然驚訝,也很快地就接受敵人乃無人機這一現實。

「是說,這些傢伙怎麼好像故意觀察我們對話一樣,剛才就不大攻擊啊」鈴不解地瞪著眼前的六架敵機。

(凰說的沒錯,對方有刻意放水。所以,敵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一時之間,就連阿姆羅也無法看穿此事。不過,在明白對方是無人機後,阿姆羅也有了對抗的策略。

「張、妙子,一對一的話,贏的了嗎。」

「我是不可能輸給無人機的。」

「嗯,應該有辦法吧。」

「阿姆羅!只有一架的話,我跟鈴也沒問題!」

「一夏!?」

無視鈴的驚呼聲,一夏繼續說道:「只要有鈴幫忙的話!」

聽到一夏這麼說,鈴大膽地笑了,這是只有青梅竹馬間才會出現的信賴。

「看來是有辦法製造機會是吧。阿姆羅‧雷!如果你也是鋼彈駕駛的話,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正義吧!」

帶著對「鋼彈」的複雜感情,五飛朝著這位來歷不明的鋼彈駕駛員大喝。

「啊啊,ν鋼彈可不是虛有其表而已!」

無須透過NT能力,阿姆羅就能感受到另外四人的決心。那麼,已經多少取回往日感覺的自己,也該拿出全力回應了。

「雖不清楚你們的目的為何,不過,這些孩子,還不可以在這裡倒下。就讓我來當你們的對手吧。」

一改原本以中遠距離為主的戰鬥方式,ν鋼彈一馬當先衝入敵陣。

「好快!?」鈴驚呼。

並非瞬時加速,其速度卻在另外四台IS的感應器上留下了接近瞬時加速的紀錄。

依照往例,敵機四散退開企圖取得射角,但是阿姆羅並沒有容許他們這麼做。

「無人機的動作太容易預測了。」

就像是預知了敵機的迴避路徑一般,在突擊的同時,ν鋼彈的Fin Funnel也同時瞄準了敵機「現在」的位置射擊。

「這、行進間射擊!?」

在A監控區的眾人,特別是同樣使用全領域兵器,卻還辦不到這點的西西莉亞本人,都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ν鋼彈表演。

接著,ν鋼彈右手的光束步槍與左手盾牌的內藏光束加農砲交替開火。

「太慢了!」

攻擊、迴避、移動、再攻擊,行雲流水一氣呵成,ν鋼彈的動作毫無窒礙,彷彿有著四頭八臂一般,ν鋼彈一機就編織出有如八架IS同時開火的火網。

在交織的火網下,六架敵機的陣型完全被打亂,陷入了各自為戰的狀況。

「就是現在!」看準時機,阿姆羅大喊。

「「喝啊啊啊啊啊!!」」

五飛與妙子立刻朝離自己最近的敵機突擊。

「上吧,哪吒!」

在阿姆羅的掩護下,五飛輕易躲過敵機反擊的光束。二頭龍將右臂延伸成龍爪,抓住敵機後奮力一扯,硬生生地扯下了敵機的左臂。

「接招!」

五飛沒給敵機逃跑的機會,二頭龍的右爪再次伸出,將敵機拉回後,左手拿出了雙頭光束三叉戟,狠狠地刺進了敵機的腹部。從敵機背後突出的三叉戟,毫不留情地將之攔腰斬斷。

 

另一邊,妙子的黑百舉起天石,四角的裝甲開放,從中出現的電漿放射器在天石表面展開了應用高壓縮電漿所產生的偏向立場,正面擋下敵機那足以破壞競技場隔壁的砲擊。

「唔喔喔喔喔!!」

伴隨著氣勢,黑百右手一揮,一面縮減與對手距離,一面取出了震撼小刀(Stun Knife)

大小大概等於生存刀(survival knife)IS版本的震撼小刀,可以在刺入對手的同時放出高壓電流,破壞對方IS的電子儀器。只是,很明顯會誘發對方IS發動絕對防禦以保護搭乘者的高壓電流,怎麼看都是違反競技規定的武裝。然而,這回的對手是無人機。

一面用天石抵擋敵機的砲擊,黑百逼近了對手,一刀刺進正在瞄準自己射擊的左腕。

「結束了!」

透過震撼小刀放出的高壓電流,很快地就燒斷了敵機的內部迴路,左臂砲口放出的光束出力逐漸下降,很快地就只剩下幾縷灰煙。同時,敵機的驅動系統也被破壞,四肢在一陣沒有規則的顫抖之後,終於整個沉默下來。

而慢了一拍的一夏,則是先對鈴喊道:「射擊!」

OK!」

 

之前當眾人還在驚訝於ν鋼彈的善戰時,一夏悄悄地打開私人頻道,對鈴說道:「我一打暗號,妳就對我指定的敵機全力射擊。」

「這樣根本打不中對方難、難道!?」

「不愧是鈴,看的出來我要做什麼嗎?」

「這樣確實有可能獲得比一般瞬時加速更高的速度啦算了,要是失手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你啊!」

 

於是,朝著敵機,甲龍向後方展開輔助用的力場展開翼,無視於在射線上背對自己,全力衝向敵機的白式,鈴扣下了板機。

「龍咆,最大出力!去吧,一夏!!!!!」

「哦哦哦哦哦!!」

在吸收了龍咆的能量後,白式以更勝以往瞬時加速的超高速突擊朝敵機而去。接著,雪片貳型放出強烈光芒,零落白夜全力發動,比原先還要大上一圈的刀刃劈向敵機,自右上到左下地將敵機一分為二。

「成功了!」鈴不禁忘情歡呼。

她忘了還有三架敵機。

「危險!」阿姆羅連忙出聲提醒。

敵機並沒有放過這微小的破綻。其中一架舉起雙臂,朝甲龍放出光束。

在阿姆羅的提醒下,鈴及時回神,進行迴避。

雖說無法完全迴避,不過好在阿姆羅提醒的早,鈴的反應也快,本來只應該是掠過裝甲的擦傷。

然而,光束掠過之處,剛好是因為之前白式的一擊而略為裂開的場所。

光束能量從裂縫滲入,重創了甲龍腳部的推進器。出乎意料的偶然,造成了致命的後果。

看見失去平衡單膝跪地的鈴,敵機並沒有錯失良機。獲得空檔的一架,立刻開起全部炮門,數道光束直奔甲龍而去。

 

「裡面好像有麻煩了。」

觀眾席上,赤髮少女對白髮少女說道。

「我破壞隔壁,妳負責救人。」

兩人對看一眼,微一點頭,然後同時唱道:

「「投影、開始(Trace on)」」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わが骨子は捻じれ狂う>」」

 

「鈴───!?」看見陷入危機的甲龍,一夏想回身救援,卻因為之前過猛的瞬時加速,距離已經離鈴太遠。

妙子跟阿姆羅的位置也是同樣,而兩人並未學會瞬時加速的技巧。

就只剩下五飛。五飛毫不猶豫地發動了瞬時加速,擋在敵機與鈴的射線之間。二頭龍的兩腕組成X字,同時將左肩的盾牌擋在前方。以龍爪的強度配合盾牌,應該足以抵擋這股光束一陣子才是。

「五飛!?」

「鈴,快逃!」

在鈴的悲鳴聲中,二頭龍的裝甲迅速地被光束削去。

 

曾經有此一說,成為英雄<正義的夥伴>的條件,就是扭轉那必死無疑的命運。

 

伴隨著強光與爆炸聲響,競技場的隔壁再次被突破。接著,就出現了一夏與智曾經共同見証過的奇蹟。

那是柄纏繞著暴風,將射線上的一切連同空間一同扭曲貫穿的異形之劍。異形之劍直擊攻擊五飛與鈴的敵機,將其左半身整個挖去。同時,ν鋼彈的Fin Funnel也終於趕上,齊發的光束粉碎了剩下的右半身。

 

「呼,現在露臉的話會有點麻煩,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哼,我可沒有接受妳請求的道理吧?算了,反正這也是Master的意思。」

 

除了已經失去意識的五飛,競技場內外的眾人,甚至最後的兩架敵機,都看向最新的闖入者。

「白?」

鈴不敢置信地看向對方,嘴裡喃喃唸出應該是自己室友的名字。

突破競技場防壁,闖入場內的,毫無疑問是IS學園一年二班所屬的學生,岸波白野。然而,其模樣卻與平常的她有著天壤之別。

纏繞在她身上的,並非一般的IS裝。在那古樸的無名IS下的,是彷彿將所有光線吞噬的黑衣,同樣黑色的外套與長靴,還有白色的皮手套。唯一不同的,則是圍在頸子周圍,隨風飄揚的赤色圍巾。

以及,反射著光芒的一頭白髮。

 

「那是岸波、同學?」連續不斷的意外,A監控區中的山田老師聲音也不由得顫抖。

此時,在理科等人的努力下,外部的通訊又成功地接了進來。

「織斑老師!」

是學生會長更識楯無。

「更識,報告狀況!」織斑老師一把奪過麥克風吼道。

「現在外面只剩一架敵機,路斯蘭老師也在,我們很快就能控制住。比起這個,剛才白野衝進去了是嗎?」

「啊啊,但是,那副模樣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剛才白野被敵機襲擊挾持,然後突然間就變成這樣,還跟我們聯手打敗了兩架敵機。之後,剛好隔壁被卡露老師破壞,她似乎從中察覺了什麼,就這樣衝進去了。」

「就結果來講,她確實救了五飛一命啊。」

「啊啦卡特爾君,你也在那裡嗎

聽學生會長的口氣,外面的狀況似乎已經沒有大礙,於是眾人將注意力轉回競技場內。

看著留在監控區,開始蠢蠢欲動的英澳兩國代表候補生,織斑老師點了點頭:「奧爾科特、卡斯特,我允許你們啟動IS,去把張、凰跟織斑接回來。可以視情況支援其他人戰鬥,但是以保護那兩人為優先。不准亂來,明白嗎?」

「呵呵,終於輪到本小姐了嗎。」

「就等這句話了,織斑老師。」

西西莉亞與卡露拉立刻起身,朝被破壞的競技場防壁洞口飛奔而去。

此時,在進監控區的時候就一直被設子抱在懷中的米可特,開始不安地扭動身子,想要掙脫設子的懷抱。

「想去。」

「不行喲,米可特大人。」

設子的膂力非比尋常,米可特掙脫不開,只能扁嘴看向設子,露出了不開心的表情。

而一旁的遙伸手過來,輕輕地按住米可特的小手,柔聲道:「放心,要相信自己的朋友。」

或許是遙的心意傳達到了,米可特漸漸地安份下來,但仍然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

智則是看向紋風不動的最後一位候補生,而晴子只是笑著說:「嘛,應該輪不到我出場了吧,那就作為預備隊,待機到最後一刻吧。」

 

在競技場內,岸波白野就這樣飄然落地,同時以平常溫和的她難以想像的銳利眼神掃視全場。

「喂!白野,妳這是怎麼回事啊!?」

對於鈴的呼喚,白野僅僅只是一撇,接著雙手一張,一對中華風格的黑白雙劍出現在雙掌之中。然後,只帶著這對黑白雙劍,白野就衝向了僅存的兩架敵機。

「咦!?」

在注意到白野手中的雙劍後,一夏不由得驚叫出聲。

不同於其他人是在訝異於白野那看似無謀的突擊,而是對他而言,那對雙劍有著特殊的意義。

(等等,剛才的攻擊也好,這對雙劍也罷,白野跟【正義的夥伴】到底有什麼關係啊!?)

 

在這之中,率先反應過來的,仍是經驗最老道的阿姆羅。

「一夏,凰,帶著張撤退!妙子掩護他們,剩下的交給我來解決!」

「了解!」妙子應道。

「等一下!阿姆羅,我還

不同於妙子,一夏還想留下來,拯救五飛與鈴的神祕攻擊與那對中華風格的雙劍讓他無法不去在意。

「笨蛋!你我的IS都已經殘破不堪了,留在戰場只會拖累隊友而已!」

鈴的怒吼點出了白式讓龍咆用最大出力直擊後背,又施展了零落白夜,防護罩能量早已所剩無幾的事實。一夏無法反駁,只能默默照辦。

 

另一邊,面對朝向自己正面突擊的白野,兩架敵機一邊後退,一邊放出光束。

而白野則做出了讓人難以置信的舉動。

僅憑雙劍揮舞,她就一邊擋開足以打破競技場隔壁的光束攻擊,一邊以Z字型的軌跡移動,繼續朝敵機前進。當然,雙劍的強度支持不了太久,很快地就被光束吞沒。

就在眾人以為白野也會遭到與她的武器相同命運之際,白野的手中又出現了一對相同的雙劍。白野的動作絲毫沒有因此而停滯,手中雙劍在遭到破壞的瞬間立刻再現,繼續作為白野的盾牌。就這樣,破壞與再現不斷重覆,白野一步一步確實地拉近了與敵機的距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阿姆羅也未曾看過這種戰法,白野是如何生出那麼多把劍的?

話雖如此,阿姆羅也並未停下ν鋼彈的動作。為了充電,Fin Funnel回到了ν鋼彈的背部,排列成彷彿散熱板的單翼。儘管主要武裝暫時無法使用,但是阿姆羅僅憑光束步槍及光束軍刀,依然穩穩的壓著敵機打,甚至還能三不五時的對白野進行援護射擊。

憑著自身的神奇劍術與阿姆羅的援護射擊,白野終於逼近了其中一架敵機。在一個滑步躲開敵機最後的反擊後,白野的左手反手握劍,直接刺入敵機右肩,接著雙腳往敵機一蹬,就這樣順勢退開。

與敵機拉開距離後,白野輕聲唱到:「幻想崩壞(Broken Fantansy)

話音未落,爆炸的火光就壟罩了敵機的右肩,整條右臂就這樣化為鐵屑。敵機一瞬間失去平衡,而阿姆羅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就打中給你看

光束步槍捕捉到了露出破綻的敵機,準確地自右肩在失去手臂後留下的空洞射入,將機體內部的一切破壞殆盡。

「從這裡再補上一擊!」

同時,原本與阿姆羅對戰的最後一架敵機,頭部也插上了ν鋼彈的光束軍刀。

順著阿姆羅反手拔出光束軍刀之勢,頭部主攝影機遭到破壞的敵機,像是終於想起形勢不利,應該撤退似地急速上升,企圖從原本闖入競技場的天頂破洞脫離。

阿姆羅並沒有追擊。連射性能不佳的光束步槍此時正在冷卻之中,而Fin Funnel的充電仍未結束,盾牌內的光束加農炮則是射程不夠,ν鋼彈剛好失去了所有遠程攻擊的手段。

阿姆羅在看了一眼逃跑中的敵機後,冷靜地轉頭看向剛才白野闖入之處。

彷彿預知了接下來的一切一般。

 

「瞄準呢?」久候多時的西西莉亞問道。

「很完美!」卡露拉自信滿滿地回答。

伴隨著強烈的反動,沙漠˙鷹式特裝型的46mm對裝甲來福槍「科西阿斯科(コジアスコ)」吐出火舌,子彈準確地命中了敵機的左肩。

雖然還沒辦法破壞敵機,但是中彈的衝擊已經足以讓它失去平衡,不得不在半空中停了一下。

「做的漂亮!」

稱讚友人的同時,西西莉亞也扣下了板機。趁著敵機被迫停下之際,藍色之淚的子機已經在對方周圍擺好陣勢,一齊放出雷射。沐浴在雷射之雨下的敵機失去動力而停止,順著地心引力落下。

「「最後一擊!!」」

完成再裝彈的「科西阿斯科」與蓄勢待發的「星光mk」同時開火命中,遍體鱗傷的敵機終於無法負荷,就這樣於空中解體後墜落地面。

「結束…了嗎?」看著最後一架敵機被完全破壞後,妙子終於放心似地吁了口氣。

然而,白野此時卻像斷了電的機器人般停下一切動作,然後碰的一聲倒下。

「咦?白野!?嘖,快來人幫忙送五飛跟白野去保健室啊!」若非此時甲龍的動力不足正常的四成,跟拖著一條腿走路沒有兩樣,鈴早就自己一個人衝過去了。

妙子連忙到五飛身邊,小心翼翼地將之扶起,交給趕來的西西莉亞。

另一邊,則是由卡露拉將白野帶出競技場。

而最後留下的阿姆羅,則是看了一眼同樣倒在地上的一夏,嘆了口氣。

「最後的最後,居然犯下這種失誤嗎

織斑一夏由於正出神地想著剛才拯救五飛與鈴的神祕攻擊與那對中華風格的雙劍,一個恍神之下沒有注意到從天而降的敵機殘骸,就這樣被砸暈了。

一旁帶著救援部隊進場的學生會長則是一手按住肚子,一手舉起寫著「笑止千万」的扇子,就這樣笑的直不起身子,還差點岔了氣。

「那個笨蛋A監控區內的織斑老師見狀,也不禁苦笑了出來。

 

「動用了這麼多『哥雷姆I』,結果不但一個IS核心都沒拿到,還全軍覆沒。」混雜在避難的觀眾之中,一名戴著墨鏡的金髮美女小聲地喃喃自語。

草綠色的軍用外套下,是緊貼身子,突顯傲人上圍的紅色皮衣。而短到僅包住臀部的黑色短褲與黑色長靴間,則露出了曲線優美的雙腿。若是在平日街上,應該大部分的男士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吧。只是,此時忙於避難的眾人,就無暇去觀賞了。

警戒心高一些的人,比方說參訪班際聯賽的權貴們之護衛,或許能從步伐中看出這名美女受過鍛鍊的身手。但是競技場龍蛇混雜,有身分地位的人無一例外地帶著保鏢,就算注意到這點,大概也會判斷這名美女是其中一人的護衛吧。

「嗯,反正資料都到手了,還意外地目擊了『鋼彈』。拿『哥雷姆I』這種即將淘汰的機型當代價,另外賠上了三個IS核心,還勉強可以算打平吧。惟一可惜的,應該是沒能見到傳說中的『伊卡洛斯』。嘛,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目的基本達到,亡國機業的特務「Madlax」淺淺一笑,加快了腳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IS學園。

 

後記:把好幾部作品描寫此戰的場景整合起來真的很累人。不知道這樣打各個角色算不算沒有破格特別是阿姆羅。在我心目中,阿同學就算開IS,單挑大概也只有志保千冬能跟他一戰,但是如果是團戰,那阿同學在這個世界天下無敵。

阿同學:撿了兩個尾刀,潮爽得。 

至於最後,我是想說IS學園側已經強化到逆天了,亡國機業不派幾個夠力的角色出來,打起來就一面倒不是所以壓瑪尼豋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