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世紀0093年。

 

新吉翁與地球聯邦的戰爭,進入了最後階段。

 

向地球墜落的小行星阿克西斯,已經越過了阻止的臨界點,完全被地球的引力給捕捉了。

 

過去宣告一年戰爭開幕的殖民地墜落。

 

彷彿再現當年慘劇的光景,沒有比絕望更適合的形容詞了。

 

然而。

 

仍在阻止阿克西斯墜落地球的「白」所放出,帶著淡淡溫柔的光之粒子。

 

包覆了整個宇宙,那如同美麗彩虹,天鵝絨般的極光。

 

他知道那道光芒。

 

「上校!再繼續下去的話!!」

 

無視部下的制止,他毫不猶豫地衝向阿克西斯。

 

用盡愛機RGM-89傑鋼所剩的能源,將機體的速度提升到極限。

 

彷彿要一頭撞上阿克西斯一般,將自身機體衝向小行星。無視機體與岩石猛烈撞擊後產生的悲鳴,他將機體死死地緊貼著阿克西斯表面,用雙手按住,接著將所有能源都投進背後的推進器,全力噴射。

 

不必考慮在這之後的事情。因為如果讓它掉下去,那就根本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不過是顆石頭!」

 

那是誰的聲音呢。

 

彷彿被那道光芒所引導一般,一架,接著一架的MS聚集而來。

 

不分敵我。為了守護那如同母親的大地,人們的意志充滿了整個宇宙。

 

戰場上沒有奇蹟。

 

那麼,這一切又是什麼呢?

 

直到剛才都還在彼此戰鬥的人們,被凝聚在一起對抗眼前的現實。

 

全力地否定那往地球墜落的阿克西斯。

 

「嗚啊!」

 

身旁那曾是敵機的基拉・德卡無法承受阿克西斯的壓力而自小行星的表面脫落。

 

儘管他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卻在抓了個空之後,基拉・德卡被彈飛,消失在遙遠的後方。

 

他啐了一口。

 

新吉翁也好,地球聯邦也罷,更遑論種族階級身分性別,與這一切全都沒有關係。

 

人類無法失去地球。決不讓這個事實被人輕易否定。

 

掀起這場戰爭的新吉翁總帥,夏亞‧阿茲納布爾宣稱這是對人類的肅清。

 

那麼現在就可以對這傢伙送上這麼一句話。

 

 

「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吧!夏亞‧阿茲納布爾!!」

 

 

整個宇宙充滿了那溫暖的虹色光芒。

 

在愛機的駕駛艙中,他只是靜靜地眺望著。

 

不知為何,他回想起13年前與「蒼」一同在戰場上奔馳,那波瀾萬丈的回憶。

 

 

奇蹟真的發生了。已經被地球引力捕捉的阿克西斯逐漸離開地球。

 

造成了無數犧牲的第二次新吉翁抗爭在此畫下句點。

 

在地球聯邦軍的MIA(戰鬥中失蹤)名單之中,其中一位是廣為人知的英雄,隆德‧貝爾的MS部隊隊長,阿姆羅‧雷上尉。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功勳彪炳的王牌駕駛員。

 

 

珊迪島(Sandy Island)」。

 

位於南太平洋法屬新喀裏多尼亞(New Caledonia)西邊,約在東經159°56'、南緯19°14'到東經158°51'、南緯19°50'之間的小島。包括Google Map在內許許多多的公開世界地圖上都有這座島嶼。但是,當澳洲雪梨大學的科學家乘船抵達該處時,卻只看到一片深達1400公尺的海洋。

 

不論雷達、聲納或是目視都無法發現的,不存在的島嶼。

 

然而,這卻是有人以刻意隱藏起來的據點。沒有攻擊手段或防衛機能,純粹在「隱形」上特化的要塞。

 

將其主人,篠之之束徹底排除在世人目光之外的島嶼。

 

為了自身的研究,篠之之束將自身與世隔絕。

 

 

流星從天而降。

 

與世隔絕並不代表篠之之束放鬆過對外界情報的蒐集。

 

她很快就發現此一從天而降的異物,並非隕石或是人工衛星之碎片。而其預測墜落的地點,就在小島附近的海域。

 

來自宇宙的異物,一直線地朝向珊迪島旁墜落,彷彿是要送給自己的禮物。貫穿天際的流星,伴隨著衝擊墜落至大海。

 

神秘的流星引起了篠之之束的興趣。

 

她毫無保留的發揮自己全部的能力。影像、聲音、地表的衝擊,在各國各式儀器與觀測衛星上本該留下的記錄,全部遭到篠之之束一處不留的抹消。

 

儘管仍有少數值班的觀測人員目擊此一流星,但在事後無法提出任何記錄的情況下,都被當成了誤報或是機器的失常。

 

獨佔。

 

現在,她彷彿是要拆開聖誕禮物的小孩似地,胸口劇烈的鼓動著。雖然已經不像是某些平行世界的她那般任意妄為,但是,她仍舊保持著好奇心,以及對於感興趣的事物會不顧一切一頭栽入的熱情。

 

來自宇宙的神祕異物,這完全足以挑動篠之之束的心弦,讓她傾全力對其一探究竟。

 

 

「……唔,戰艦?不,弄錯了?」

 

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從未見過的天花板。

 

眨了眨眼,他像是察覺了什麼似地皺起眉頭。

 

「有重力?」

 

戰艦,或者正確的說,宇宙戰艦中並不會有慣性重力,除非特別還設置了居住區。就算如此,其重力也相當微弱。

 

然而,現在他全身都能感覺到天然的重力。

 

試著動了動手腳。雖然還有點不順,不過看起來身體並沒有什麼問題。

 

所以,最大的問題就是

 

「這,是哪裡?」

 

環視四周,除了露出混凝土的牆壁,就只剩下床跟幾個架子。

 

毫無生活感或清潔感,無機質的房間。

 

「喲─喲─,起床了嗎?起床了對吧?地球聯邦軍所屬的鹿島裕上校?

 

進入房間的,是個打扮成童話故事「愛麗絲夢遊仙境」中愛麗絲的模樣,同時頭上戴了兩隻兔耳的女性,滿面笑容地向他打招呼,還順便一語道破他的身分。

 

與之相對的,鹿島裕只能繃著一張臉,同時為了理解現狀而絞盡腦汁。

 

 

鹿島裕最後的記憶,還停留在宇宙。

 

宇宙世紀0093年,新吉翁總帥,夏亞・阿茲納布爾發動了將小行星阿克西斯墜落地球作戰。時任地球聯邦軍上校的鹿島裕,駕駛著當時聯邦軍的主力MSRGM-89「傑鋼」參與了該戰役。

 

激戰的最後,在那虹色的光芒導引下,鹿島裕與愛機一同在大氣層中奮力阻止小行星阿克西斯墜落地球。最後的記憶,應該是他的傑鋼伸手企圖拉住即將被推開的新吉翁軍MS「基拉・德卡」。在這之後的印象,就顯得模糊不清了。

 

在溫暖的光芒與無盡的宇宙間,鹿島裕的記憶就此斷絕。

 

 

「嗯?是沒有聽到我說什麼嗎?聽得懂日文吧?」

 

「……妳是誰?」

 

「用問題來回答問題有點沒禮貌喔。嘛沒關係啦,我是篠之之束。有聽過這個名字嗎?

 

……不。」

 

不存在記憶中的姓名,鹿島裕只能對她的話表示否定。同時,一面不讓自己的視線離開對方,一面利用眼角餘光暗中確認四周的狀況。

 

與她的距離足以讓自己正面壓制對手,但裕的第六感阻止了自己的妄動。男女間體力的差距,自己身為軍人鍛鍊過的力量,儘管有著這些優勢,但裕仍然無法擺脫這一切都會被對手無效化的預感。

 

不管如何,現在最需要的是情報。不存在記憶中的天然重力,鹿島裕懷疑自己在失去意識的期間遭到綁架,而對眼前的女性保持了不敢掉以輕心的警戒。

 

「呼呼,不知道我的名字啊。如此一來你就是除了老爺子以外的第二人了,畢竟還是不知道正義的夥伴是否存在嘛?哎呀哎呀,這真的是超有趣的呢!跟我來,讓你瞧瞧有趣的東西。」

 

完全無視裕對她的警戒,在說出意義不明的話語後,她用著彷彿在地板上滑行的小跳步轉身朝門外而去。

 

依舊是只要一個呼吸就可以輕易壓制住對方的距離,但是無法拭去的違和感最後還是讓裕放棄訴諸武力。

 

勉強驅使著還不大靈光的身子,裕跟著她離開房間。

 

兩人來到了一牆之隔的鄰房。一踏入房間,裕便發現這裡與剛才那間有著天壤之別。

 

明顯挑高的天花板,地板上則散置著雜亂無章的機器與電線,以及數面被投影在房間四周的影像。

 

完全符合理工科研究室給人的印象。

 

裕的視線很快地被某物吸引過去。

 

RGM-89,傑鋼。

 

地球聯邦軍的量產型MS,宇宙世紀0093年時地球聯邦的主力機體,同時也是裕的愛機。

 

其最後的模樣,那說是全毀也不為過,四散於房間中央的殘骸,靜靜地等候著其主人的歸來。

 

已經看不出原型,各部位零件被分解後凌亂地堆積在一起。

 

就算如此,無數次親身參與其整備工作的裕,仍然可以一眼看出那就是曾與自己生死與共的夥伴。

 

「這孩子跟你一起從宇宙中掉下來,然後被我給撿到了。」

 

「是嗎。你做的很好,謝謝。」

 

裕伸手輕撫著那化為一堆鐵塊的愛機殘骸,為自己的夥伴致上最後的敬意。

 

只憑傑鋼單機進行大氣圈突入。如果將所有武裝火器全部捨棄的話或許也不是不可能,但這次恐怕是連駕駛員的操作都欠缺,或者更正確的說,只是單純的承受著落下這樣的行為吧。

 

真虧自己還能活著,但是眼下的情況裕也想不出其他可能性了。

 

「很遺憾,我想你的想像跟現實有些不一樣喔?」

 

「不一樣?」

 

「沒錯。不一樣、NO、否定。聽的懂我在說什麼吧?」

 

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眼前的女性「嗯哼」地挺起了明顯過於豐滿的胸部。

 

「沒有聽過我的名字一事就已經說明了一切喲。在這個世界,特別是還是有軍人身分之人是不可能不曉得我是誰的。」

 

豎起食指指向裕,她如此宣言。

 

「你跨越了世界之壁喲。

 

 

裕並沒有辦法在當下就理解這句話的意義。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名叫篠之之束,自稱是名人兼通緝犯之女性所告訴他的事實,作為證據展示給他看的記錄。

 

以及,不存在宇宙世紀的世界。

 

束鉅細靡遺地告訴裕關於現在這個世界的全部。

 

超越現存所有兵器的IS的誕生,只有女性能操縱的限制,改變世界的白騎士事件,因此產生的裁軍風氣與女權抬頭。

 

以及,身為IS之生母,她自己的事情。

 

束提供給裕的情報,詳盡到如果讓對篠之之束有所認識的人在場聽到,會懷疑這個如此親切的束是個冒牌貨的程度。

 

「告訴我一件事。」

 

「什麼呢?不管幾件我都可以聽你說喲?」

 

「妳要我替妳做什麼?」

 

對束而言,這是最為充分的回答。若不是能在此種狀況下還能理解自己的立場的人是做不出這種回答的。

 

對此,她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

 

「非常好,我喜歡聰明的孩子。」

 

「我想我不適合被當成孩子。

 

「嗯?難道說,你還沒發現嗎?」

 

彷彿變魔術一般,束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面手鏡,然後遞給裕。

 

裕帶著狐疑之色接過手鏡,然後驚訝的瞪大雙眼。

 

鏡中映照出的自身樣貌,怎麼看都只有二十出頭。

 

「怎麼可能!

 

「沒錯,真的是聽起來不可能的事情。根據調查的結果,現在的你應該是三十七歲才是。然而,怎麼看你都只有二十出頭。看來你不只是穿越了世界,恐怕還回到了最適合擔任MS駕駛員的年紀喲。

 

根據傑鋼內關於駕駛員的記錄,宇宙世紀0093年時,裕三十七歲。

 

而在宇宙世紀中,可以稱為MS戰爭之濫觴的一年戰爭時期,裕二十三歲。

 

換句話說,現在的裕,返老還童到了一年戰爭時期的自己。

 

雖然身處在突破了世界與年齡限制的超常現象之中,裕還是勉強保持住理智。

 

眼前的束依舊是那副別有圖謀的笑容,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好啦,我們回到原本的問題吧。聰明,強悍,我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

 

伴隨著更深一層的笑顏,她如此宣告。

 

「鹿島裕上校,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嗎?當然,會為你奉上你所需要的力量喲。」

 

 

在表示讓我好好想一下後,裕回到了原本的房間。

 

坐回床上,裕從頭開始檢視現狀,尋找最好的答案。

 

不,其實裕的答案已經決定了。只是就算如此,他仍然希望能夠從現有的情報中找出蛛絲馬跡。

 

為了讓自己能夠打從心底理解並接受,裕再次陷入了思考之中。

 

 

留在研究室的束將自傑鋼殘骸中取出的資料碟接上了自己設計的連接線,再次檢視已經確認過無數次的情報。

 

不只是關於傑鋼此一MS的情報,同時包含搭乘者情報的資料也讓束無法輕易將目光移開。

 

鹿島裕。

 

前地球聯邦軍戰鬥機駕駛,後轉任為MS駕駛。

 

自一年戰爭起那無愧於王牌之名的戰績。

 

然而,其中卻動過只有束才能發覺的手腳。資料竄改的痕跡,難逃天災的法眼。

 

將資料復原並組合,一度寫入的情報必然會留下痕跡。如果不是束的話就無法察覺吧。正因為是束才能將裕的過去給挖掘出來。

 

EXAM、蒼、瑪莉安、第11獨立機械化混成部隊。

 

一連串關鍵字浮現在束的面前。

 

 

「天災」與「蒼之死神」就此相會。

 

 

後記:改編自同人「IS THE BLUE DESTINY」第1、2話,這部作品穩定地更新了上百話,看來要直衝結局了啊!幾乎每一位IS角色都被優化到不可思議境界,同時也對劇情做大幅改編(吐嘈?)的作品,唯一的缺點大概是鹿島裕戲份太少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與阿姆羅相遇的劇情一定很有趣
    到時候是要聽束的還是聽阿姆羅的命令呢
  • 嘛,以軍階而論,鹿島裕高阿姆羅很多,不過在這個世界宇宙世紀的軍階沒啥意義就是了

    縹緲孤鴻 於 2014/09/09 18: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