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聽說真的要斷了,不過那作者1/20在推特上說寫好的原稿是什麼呢?

也罷

第1章 02

如同事前所宣告的,IS學園開學第一天就是正式課程,上的是基礎理論。說實話,其實內容跟入學筆試沒有什麼兩樣,所以對於能夠通過入學測驗的學生來講,基本上只是複習而已。打定主意要扮演一位優等生的和久津智,自然也不例外。

 

也因此,比起早已嫻熟於心的教學內容,眾人注目的焦點,仍舊放在那位世界唯一(表面上)的男性IS操縱者與神似織斑千冬的少女身上。真是的,沒看到在台上努力教書的山田老師又要哭了嗎?坦白講她教的算是深入淺出,很容易理解的呢。

 

一夏看起來簡直是坐立難安,一直改變自己的姿勢。這樣一來就算本來可以聽懂的課程也會聽不懂的。此時一夏回過頭來,跟智的目光對上。智笑嘻嘻地比了個加油手勢,之後就轉頭回去看課本。一夏怨恨地看了這位絲毫不打算伸出援手的舊識一眼,再次徒勞無功地想辦法讓自己不去在意其他人的視線,試圖令注意力集中到課程上。

 

別這樣嘛,這邊也是愛莫能助啊。

 

相較之下,奧利維亞同學就顯得老神在在地望著黑板。不,說不定她只是什麼都沒想?她那不帶任何表情,彷彿就這樣望向遠方的表情確實給人這種感覺。

 

全班最認真向學的就是那位澳洲代表候補生,只見卡斯特同學認真地聽講,時不時地點點頭並寫些筆記。不過這種程度的內容,對於身為一國代表候補生的她而言,應該也是小菜一,所以智猜測她大概只是藉著專心上課來忽視那些往她的方向集中(實際上是看在她前面的兩位)的視線。

 

下課鐘響,一夏像是考完期末考,而且該科還全都不會寫一般地癱軟在桌上。

 

智心想一夏也受夠了,而自己若想要在一群女孩中保守秘密,也少不了知曉內情的一夏幫忙,於是決定主動過去搭話,看看能否稍微替他分擔些壓力。雖然說這樣有更受注目的風險,不過反正兩人在入學前就相識這事情早就曝光,刻意避開反而更不自然吧。

 

然而,倒是有人先了他一步。

 

篠之之箒走到一夏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臉色真是有夠差的。」

 

一夏回嘴:「誰叫妳這個青梅竹馬那麼絕情,都不來幫我。」

 

「這…少囉唆啦,還不都是你的錯,誰叫你要來唸IS學園。」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一夏哀怨地說:「不過妳還是來安慰我的吧,謝啦。」

 

「哼。」箒像是掩飾害羞地別過微微染紅的臉頰:「是說我們確實是定下了再會約定啦,不過可完全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再會啊。」

 

這兩人果然也是舊識啊?不大好意思直接打擾兩人,智就稍微在旁邊等待插嘴的時機。話說山田妙子同學跟真田設子同學好像在也在一旁找機會要跟一夏講話?沒想到你們也是這樣的好事之徒啊,看錯你了,山田同學。然後就是這兩人好像也是在入學前就認識了?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交頭接耳些什麼。

 

「關於這點我也是深有同感啊……」一夏無力地回應。

 

「所以說,你到底為什麼能夠操縱IS啊?」箒問道。

 

「我也搞不清楚…當初只不過是把預定就讀的高中之入學考試會場跟IS學園的入學考試會場給搞錯了而已,等我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搭上了IS,打倒了考官,就這樣可喜可賀地成為IS學園的新生了。」

 

你這叫那些夢想著進入IS學園卻在入學考試被刷下來的女孩們情何以堪。

 

聽了這段故事,不只是箒,一旁的山田同學、真田同學跟智,都露出了一臉無言的表情。

 

「你是笨蛋嗎…把我去年的心跳加速給還來…」箒不知道在低語著什麼,聽不清楚。

 

「嗯?不好意思,最後妳講的話我沒聽清楚,有說什麼嗎?」一夏問道。

 

「沒事,我什麼都沒說。」箒突然鬧起了彆扭。

 

看著兩人的互動,智似乎多少摸出了其關係。八成是箒在單戀一夏吧?只是箒不夠坦率,對方又太過遲鈍而沒有發覺。自己也要小心些,可不能被當成妨礙戀情的絆腳石。

 

兩人的對話告一段落,智就抓住機會上前:「好久不見,一夏。」

 

一夏用同樣怨恨的眼神瞪了回來:「智,你跟箒一樣,都是絕情的傢伙。」

 

「別生氣,所以我這不是來看你了?」智滿面笑容地回應。

 

「等等,一夏,這傢伙到底是誰?」箒插進兩人中間,看來是真的把智當作戀愛上的對手了。得想辦法解開她的誤會才行。

 

「喔對,我來介紹一下。」一夏看來是不曉得為何箒如此地劍拔弩張,趕忙出來打圓場:「這位是和久津智,就像剛才自我介紹時說的一樣,我跟千冬姊曾經幫助過迷了路的她,因此認識的。」然後轉頭對智道:「這位是篠之之箒,是我的青梅竹馬。」

 

「這樣就會直呼對方的名字,還不加敬稱?」箒狐疑地問。

 

「朋友不就是這樣?」一夏似乎打心底覺得這沒什麼。

 

「請多指教,篠之之同學。」智再次擺出了優等生的樣子,略為行了一禮。

 

雖然還是不大能接受,不過箒看來吃軟不吃硬,人家放低姿態她就不好發作,所以還是勉強地回禮:「……請多指教。還有,叫我箒就可以了,我不是很喜歡這個姓氏。」

 

「我明白了,箒同學。那麼,也請稱呼我為智即可。」對自己的姓氏有心結?難不成跟篠之之束博士有關?智看了一夏一眼,一夏擺了擺手。看表情,他的意思應該是要智別追問。這畢竟是別人的私事,智確實也沒有打算失禮地隨便踏入別人的私領域。

 

上課鐘剛好響起,第二堂課開始,智,以及沒能搭上話的山田同學與真田同學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附帶一提的是,剛才下課鐘一響,奧利維亞同學跟卡斯特同學就離開了教室,現在卡斯特同學老實地回到座位上,但是奧利維亞同學就不見人影了。

 

走進教室的山田老師看了一眼原本應該是由奧利維亞同學坐著的空席,求助似地望向站在角落的班導。但是姊姊大人只是無情地揮了揮手,要她繼續上課。山田老師只得強打精神:「好的,各位同學,請打開課本…」

 

「──因此,目前IS的基本運用,必須獲得國家認證,如果違反相關規範操縱IS,則會依刑法處罰──」

 

依舊是基礎的入門課程,依舊是全班除了一夏君以外全都早已嫻熟在胸的內容。加上奧利維亞同學不知道跑哪去了,使得全班的注意力更加集中在一夏的身上。

 

話說入學前應該有發一本跟電話簿沒兩樣的參考書吧,現在在上的內容記得位在參考書的開頭,就算沒能讀完至少也有看到這部分才是,那為何一夏君還是一臉茫然?

 

很快地就謎底揭曉,一夏君似乎是把那玩意當成舊電話簿給扔了。嘛,心情不是不能理解啦,只是這樣一來再挨上一記姊姊大人的出席簿天靈蓋直擊(太長了,以後簡稱姊擊(sister attack)好了,就這麼決定)也怨不得人不是?上面明明有寫必讀的說。

 

這一切都發生在卡斯特同學面前,看起來她似乎是被嚇的臉色發青。嗯,還是只能請怪自己為何是這個姓氏了。而且只要別像一夏或奧利維亞同學那樣誇張,織斑老師也不會隨隨便便就動用姊擊的,應該吧。啊,卡斯特同學在自介完的時候已經吃過這招的苦頭了…

 

智只能默默地祈禱姊擊不要有落在自己頭上的一天。

 

第二節課下課時間。智本想安靜地在位子上做自己的事,但卻被氣勢洶洶的一夏給拉走。遭到相同待遇的還有篠之之箒,兩人就這樣被一夏拉到走廊,經過樓梯,往頂樓而去。臨走前智注意到山田同學、真田同學,以及奧爾科特同學似乎都打算來找一夏,不過被一夏的氣勢給嚇到,就這樣讓了開來。只好請妳們下節下課再來了,智默默地在心中替一夏向三人道了歉。

 

走廊上也聚集了一群想來一睹世上唯一(表面上)男性IS操縱者之廬山真面目的學生,不過也同樣地被一夏的氣勢給震懾,沒敢攔阻三人。

 

到了比較沒人的樓梯間,箒才滿臉通紅地怒道:「一夏!你到底打算做什麼!」

 

「啊,是這樣的啦。」一夏開始解釋:「沒有先預習是我的錯,不過這跟我受眾人注目無關吧。我受夠了,所以想要找一個能分擔視線的對象。」

 

「那你幹嘛帶我們來這裡!?」箒問道。

 

其實智已經多少猜到了一夏的目的。

 

「我想把奧利維亞找回來。」

 

「然後?剛才織斑老師確實有說過她可能在頂樓看天空沒錯,不過這跟你把我跟智一起找來有什麼關係?啊,我並不是說你就可以單獨去找那女孩喔!?」箒繼續咄咄逼人地追問,雖然講的話有點矛盾。

 

「所以到底是要我怎樣…算了。」一夏決定先把自己的打算講清楚,畢竟二話不說就拖了兩人過來這點確實是自己不對:「找到奧利維亞後,我希望你們能幫我說服她回來上課,我自己一個人沒把握。」

 

對口才沒什麼自信啊,而且現階段,能倚靠的就只有你們了,一夏自嘲。

 

「唔…」箒沉吟了一下:「可是,口才我也沒什麼自信。」

 

「這沒關係,智看起來就是比較聰明的樣子,一定想的出說服奧利維亞回來上課的辦法的。」

 

「一夏對我的評價還真高…」智苦笑。

 

「另外就是萬一要來硬的的話,全國劍道大賽冠軍,又是同性的箒應該比我更合適。」

 

「你把你的青梅竹馬當成什麼了…」箒無奈地嘆了口氣,不過私底下卻因為一夏願意仰賴自己而有些沾沾自喜。

 

「話說回來,那女孩真的很令人在意…」在快到頂樓之前,一夏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跟姊姊很像的關係?」智也好奇地問了一下,畢竟是一夏自己主動提起的話題,問一問應該不妨。

 

「啊啊,智你可能只覺得長的像而已,但是對我跟箒這樣看過千冬姊更年輕時代的人來說,那可不是用長的像就可以帶過的程度。」

 

箒也點了點頭:「就算是親妹妹大概也不會那麼像,能想到的,就只有雙胞胎了。」

 

「可是,怎麼想都不可能啊…至少雙胞胎這個可能性…」一夏一面沉吟,一面推開通往頂樓的鐵門。

 

米可特・奧利維亞,神似世上最強IS操縱者的神秘少女,就這樣在頂樓呆呆地眺望著藍天。看那樣子,說不定剛才整節課都維持著同樣的姿勢。

 

一夏主動地向對方打了招呼:「喂~!奧利維亞!該回來上課嘍~!」

 

「…?」

 

在一夏的呼喚下,奧利維亞同學才緩緩地將視線自天空移向三人,同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

 

四人八隻眼睛,就這樣大眼瞪小眼了好一會兒。特別是奧利維亞同學,她一直死盯著一夏猛瞧,而那視線卻又好像跟其他女生基於好奇所釋放的視線有些不同。

 

這樣下去要上課了,智決定回應一夏的期待,出手打破這個狀況。

 

結果在智開口之前,率先打破僵局的卻是奧利維亞同學。

 

「果然…不一樣…」眼睛依舊盯著一夏。

 

「不一樣…是指什麼啊?」一夏顯然一頭霧水。

 

「跟『我們』有些不一樣…」

 

我們?

 

這什麼意思?是說奧利維亞同學還有其他同伴嗎?嗯,太寡言了,能夠取得的情報過少,這樣很難判斷該用什麼材料來說服她回來上課。

 

一夏看來也不懂,只見他向箒跟智送出了求助的視線,但兩人也只能搖了搖頭。

 

「嗯,總之,回教室上課吧,不然山田老師好像很困擾。」智出手了。在說服材料極端不足的情況下,智只得搬出了似乎很關心她的山田老師來試探一下。

 

「?」

 

奧利維亞同學再次歪了歪頭,擺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怎麼說呢,織斑老師,那個姊姊大人應該沒辦法做出這麼可愛的動作吧。外表是很像,但是給人的感覺氣氛卻是天差地遠。

 

不管怎樣,總之是得想辦法把對話繼續下去。一夏就順著智的方向接口道:「無、無論如何!我們還是早點回教室吧?不然千冬姊…不是,織斑老師又會敲妳的頭了喔?這次大概會使出全力…」

 

一夏君似乎是想起了自身的慘狀,開始發抖。

 

不過這條路子似乎依舊不通。只見奧利維亞同學依舊是歪了歪頭:「?…為什麼?」

 

「你問為什麼…有課要上啊?來學校就是為了學習嘛。」

 

一夏君,這話由你這位完全聽不懂課程內容的人來說,實在很沒說服力。

 

看來一夏也有自覺,講話講的有點心虛。

 

「…學習?」

 

「沒錯,是學習。」箒也加入戰局。

 

「學習…獲得學問或技藝的方法。」

 

「欸?嘛,是啊,我想那應該沒錯。」一夏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有人會對學習這種日常單字用彷彿查了字典的方式回應。

 

「嗯…那就,沒有必要。」

 

「「「咦?」」」三重奏。

 

「全部都記得。」

 

「「「咦咦!?」」」再次三重奏。

 

也就是說,這孩子想說的是,她已經把在學校該學的東西全都記下了?別的學校就算了,這裡可是教導最尖端科技結晶,Infinite Stratos之相關知識的學校耶!?

 

三人面面相覷,都懷疑起自己有沒有聽錯。可是看到另外兩人的表情,就知道沒這回事。看起來呆呆的米可特・奧利維亞,是十分認真地說她已經沒有必要在學校學些什麼了。

 

平常會一笑置之的言論,但是從這孩子口中說出來,卻完全不覺得她在開玩笑。她就只是很單純直接地描述事實而已。

 

「擁有專用機的人都是這麼優秀的嗎…」箒嘆道。

 

智先反應過來,決定換條路子,用倫理道德義務之類的東西來說服她,畢竟自己是優等生。雖然對於過得如此自由自在的孩子能否奏效,自己也抱持著疑問…

 

「不過,翹課還是不好的行為喔。

 

「?翹課(サボリ)?」

 

sabotage(サボタージュ)的簡稱。

 

「破壊活動…我沒做」

 

這孩子是用字典來學習日常單字就對了!?如果是直言不打算遵守校規就算了,用這種不知道是不是在裝傻(大概不是,本人看起來十分認真)的方法來回應,真的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這也意味著一般常識規範未必對她沒效,所以箒接著道:「學生的本分就是學業,不可以怠忽學業。不是嗎,奧利維亞。」

 

「?」

 

箒同學,奧利維亞同學好像根本就聽不懂妳在說什麼耶~~。

 

箒好像很疲倦地嘆了口氣,小聲道:「有種在跟姊姊對話的感覺。」

 

「哎…那我問妳,妳是為了什麼才來這個IS學園的?」輪到一夏,再次發動進攻。

 

…朋友。

 

?」

 

「朋友?」

 

箒跟一夏再次面面相覷,完全沒想到奧利維亞會在此時說出朋友這個名詞。

 

不過這卻是千載難逢的突破口,智開始追問:「所以說,奧利維亞同學是為了交朋友才來學校的?」

 

點頭。

 

「克莉絲要我來這裡交朋友才過來的…」

 

雖然不知道克莉絲是誰,奧利維亞同學的兄弟姐妹嗎?聽說外國人在稱呼自己的兄弟姐妹時會直呼其名的樣子。不過這可是三人奮戰半天,第一次獲得的正面反應!

 

「克莉絲說,學校就是交朋友的地方…」

 

這倒也說的通,很多研究都顯示在學校如果能獲得正常的人際關係,也就是交到朋友的話,對人格的發展有十分正面的影響。也有很多人說,在學校交到的朋友,特別是高中,才是能一輩子往來的對象。

 

「彼此以心傳心,對等往來之人。一起遊玩聊天的親近對象。」又一次地,奧利維亞同學如同背誦字典上的單字解釋一般地唸道。

 

「…不是很懂。」

 

背完之後接著是這個啊。也是啦,光是背誦是很可能對單字的意義一知半解沒錯,需要親身體驗才行。嗯?這麼說來奧利維亞同學需要的是…

 

在智陷入沉思的同時,一夏仍持續地與奧利維亞同學交談:「欸,剛才妳不是已經自己把意義給說出來了嘛。」

 

搖頭。看來兩人的對話並不是很順利,箒也是一副半放棄的模樣。

 

不過沒問題,該怎麼做智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巧合的是一夏似乎也想到了同樣的方法。兩人有默契地對看一眼,智先說道:「雖然不是很懂但是還是想要交朋友?」

「嗯…」點頭。

 

如此一來,方法只有一個。

 

「那麼,我們來當奧利維亞的朋友吧。從現在起,我跟箒還有智就都是妳的朋友了!」

 

「…朋友?」

 

「「沒錯!」」智與一夏異口同聲。

 

「等等!?一夏!?我什麼都還沒說啊!」箒還沒會意過來,不過騎虎難下,這態勢容不得妳拒絕了!

 

「沒差吧?當個朋友而已。」

 

「可、可是!」

 

箒又猶豫地往奧利維亞看了兩眼。

 

「箒,妳是因為她長的太像千冬姊,所以才有所遲疑對吧。」

 

「這……!」

 

「就算兩人長的很像,那又怎麼樣?怎麼看她跟千冬姊都不會是同一個人吧,個性差太多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

 

箒還在猶豫,但是一夏並不打算再等她。

 

「那麼,我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織斑一夏,請多指教了,奧利維亞!」

 

「和久津智,以後也請多指教了,奧利維亞同學。」智也微笑道。

 

「…就說不要這樣擅自的…」箒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夏打斷:「好了啦,箒也來自介一下啦。」

 

「嗚~~~~!好啦,我是篠之之箒!這樣可以了吧。」箒終於死心地報上自己的名字。

 

米可特・奧利維亞」

 

「那麼,就是米可特了!請多指教!」一夏朝米可特伸出了右手。

 

「?」

 

看來她連什麼是握手都不清楚。

 

智輕輕地拉住她的右手,疊在一夏的右手上,然後把箒也拉進來,最後再放上自己的右手。

 

「米可特,這就是我們成為朋友的証明喔。」智笑道。

 

「嗯…」米可特還是似懂非懂,不過終究是點了點頭。

 

「啊~!就隨便你們怎麼做啦!」箒雖然嘴巴上老大不願意,不過卻也沒有把手抽回,雙頰更是微微泛紅,很顯然是因為不夠坦率而在害羞。

 

「既然已經交到了朋友,那我們就回教室去吧?」一夏看來已經忘了自己的初衷,除了把這個新朋友帶回教室以外沒有別的念頭。

 

「嗯。」米可特再次點了點頭。雖然還是一樣沒什麼表情導致不容易看出來她心裡在想什麼,但三人都覺得她這次似乎是露出了些許的微笑。

 

青春SWITCH,ON!

 

然而,正當四人沉浸在青春與友情中時,無情的上課鐘聲早已響過多時,第三節課四人自然是大遲到。

 

「才剛開學就敢給我翹課,你們五個好大的狗膽啊~~~!?」姊姊大人不由分說地賞了五人一人一記姊擊,同時還罰跑操場三圈。附帶一提,IS學園的操場一圈是五公里。

 

等等,五人?一同受罰的還有山田妙子同學。不知為何她也在同一時段翹了課,還比智等人要晚些進來。姊姊大人也不問理由,就一併疼愛,不,是處罰下去了。

 

姊擊真的超痛的…為什麼開學第一天就要挨上這一擊啊,前面立下了什麼flag不成?

 

好像真的有。

 

身為親弟弟的一夏好像在以前姊弟倆人相依為命(一夏本人表示老爸老媽把兩人扔下不管不知道跑去哪了)之時就常挨上姊擊了,真虧他能平安活到現在。

 

為什麼好像還有些人抱持著羨慕的眼神在看這邊啊,你們是M嗎!?

 

至於因此沒能參與的課程,自然是要拿放學時間來補。開學第一天就跑十五公里長跑,然後放學後還要留下來補習。

 

真是個非常愉快充實的開學日呢(唸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從各種方面來看 IS真的很危險...之前MF文庫十週年紀念短片明明有動畫化或是有潛力的作品都有介紹到

    獨漏IS...真看起來真的不妙XD
  • 昨天友人提了個有趣意見,去仿照人機模式

    XD

    縹緲孤鴻 於 2012/02/01 07: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