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為什麼寫一寫幕間會變成兩篇啊!?

前言:基本上這篇是從IS<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 ~あの鳥のように第1話以及3510号観察日誌7中擷取並稍作修改。換言之,基本上就是大概的翻譯兼改寫而已。

至於記錄米可特是如何誕生的3510号観察日誌,這個真的太長,我應該不會去翻它…

 

幕間01

 

這是發生在智、一夏等人進入IS學園前一年年底的故事。

 

「今天的課程到此結束。解散!」

 

「「「「「謝謝您的指導!」」」」」

 

今年也要結束了啊。織斑千冬望著因為放學而一下子喧嘩起來的教室,內心湧起了一陣感慨。年年都有一堆吵鬧的蠢蛋集合到我的班上來是怎麼回事呢?嘛,這些人連雛鳥都還算不上啊…

 

織斑千冬無意間把頭轉向窗外,卻發現遠處似乎有個亮點在閃耀著。

 

嗯?那是什麼?

 

看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反射太陽光…只是錯覺嗎?

 

織斑千冬瞇起了眼睛,盡可能地望向遠處。果然是有什麼東西在天空的另一端。若說是飛機那尺寸明顯太小了,然後那種速度…IS!?

 

「路斯蘭!現在立刻讓學生們去避難!」織斑千冬以急迫的聲音對副班導卡露・路斯蘭大吼。

 

「咦?了解!」織斑千冬的態度讓卡露馬上了解事態的嚴重性,她也不問原因,就一邊通知其他老師協助,一邊著手引導學生去避難。

 

希望來的急啊,織斑千冬也飛奔了起來,目標是目前待機中的訓練用IS「打鐵」。在啟動打鐵的同時,她心中也充滿了疑惑。

 

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就這樣開著IS往這所IS學園衝過來?這是打哪來的大蠢蛋啊?

 

織斑千冬操縱著打鐵,佇立在IS學園的操場中,準備迎擊這位不速之客。

 

卡露也看到了這台來襲的IS,在將引導避難的工作交給其他老師後,她啟動了自己的專用機,格鬥特化型第三世代IS「亞爾帕」,在織斑千冬的身旁待命。

 

兩人在操場上等了十秒。原本還只是一個小光點的IS,現在已經可以清楚地辨識其外型。從那對非常顯眼的翅膀以及其側影看來,應該是高機動特化型的IS?

 

高速接近的IS一點也沒有減速的跡象。

 

「我去攔截。若是沒有攔住,路斯蘭妳負責擋住,不要讓這架IS衝進校舍。然後我們再聯手制壓對方。」

 

就算開的是量產型的IS,但就連織斑千冬也沒有把握直接攔下她,這點讓卡露大為訝異。卡露點了點頭,表示了解。若是比力量的話,卡露有自信自己和這台亞爾帕是不會輸給世上任何一台IS的。

 

織斑千冬升空攔截…撲空了!兩架IS錯身而過,不明IS就這樣直奔校園而去!

 

而卡露跟她的愛機亞爾帕在那裡等候多時。

 

只聽得一聲轟然巨響,沙塵四起,不明IS就這樣被卡露牢牢地接在亞爾帕的懷裡。對方也沒有多做掙扎,靜靜地停了下來。

 

卡露低頭看向不明IS的操縱者,愕然失色:「白色的織斑老師!?」

 

卡露與降落下來,停在她身旁的織斑千冬對看一眼,都是一整個不明所以。

 

「織斑老師!您沒事吧!?」IS學園的另一位老師,山田真耶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

 

「山田,送這孩子去急救。」織斑千冬指著不明IS的操縱者說道。

 

「啊,是!咦?這也是織斑老師?」山田真耶也跟兩人一樣對此大吃一驚。

 

「先送去急救就對了!」

 

織斑千冬一吼,山田真耶才連忙從卡露手中接過這名少女,將之送去保健室。

 

在山田將這位與織斑千冬神似的不明IS操縱者送去急救後,織斑千冬跟卡露開始檢視起這台不明IS。

 

「毀損的好嚴重,真虧得這樣還能用這種速度飛行…」卡露皺眉道。

 

被卡露接下的這台不明IS的狀況非常慘烈。兩腳被撕扯的幾乎看不出原型,原本應該十分美麗的一對翅膀的表面也多處剝落。

 

「似乎連可以當作武器的東西也沒有啊。機體方面…是因為承受不了這樣的飛行才會壞成這樣嗎?」織斑千冬將機體殘骸一片片撿起檢視。

 

原本IS是預計在宇宙中活動而開發出來的多功能裝束。現在雖然轉用於軍事用途,不過如果只是飛行,很難想像會變的如此殘破。有遭受過攻擊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從未見過這樣的IS…」卡露喃喃自語了一句。

 

織斑千冬自然也沒有。如此具有特色的IS,見過一次就不可能會忘記的。

 

「還以為是某國送來給IS學園的子彈…看來是錯了。」織斑千冬冷哼一聲:「還在想會是哪裡的大蠢蛋想要挑釁IS學園呢。」

 

「這、這可是可以引起世界大戰的舉動吧。」卡露聽了只能冒冷汗。

 

在將收拾機體殘骸的工作交給隨後趕來的校方人員後,織斑千冬與卡露前往保健室,探望被山田真耶送去急救的少女。

 

「只是因為太累所以睡著了,沒有生命危險的樣子。」山田真耶代替不在保健室的保健老師解釋少女現在的狀況。

 

似乎是有學生在避難時跌倒所以保健老師去處理了。

 

「這樣啊。」織斑千冬鬆了口氣,能夠沒有出人命還是讓人感到高興。這時候就會感謝起那傢伙在IS的生命保護措施上設計的周全。

 

卡露也露出了安心的神色。

 

在被夕陽染成茜紅色的保健室病床上,少女靜靜地沉睡著。她似乎真的是只是累壞了,睡臉非常地安穩。

 

「那個,這孩子到底是什麼人啊?這、怎麼說…」

 

「跟我很像,是吧。」織斑千冬把山田真耶沒有說完的話給明白講出來。

 

「啊、是的

 

沒想到織斑千冬會講的這麼直接,山田真耶只好很尷尬地把目光別開,才微微點頭。

 

不過對織斑千冬而言,雖然這確實是很不好開口的事情,不過最重要的是先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就算如此,會感到不快的事情還是一樣會感到不快。

 

「對了,這個…」山田真耶拿出了一個信封,交給織斑千冬。似乎是這孩子隨身攜帶之物。

 

三人對看一眼,便交由織斑千冬拆閱。除了信紙之外,還附了一個記憶卡。

 

織斑千冬先拿起信紙,開始閱讀。只是越是讀下去,織斑千冬的眉頭就皺的更緊。

 

「織斑老師,信件內容是…?」卡露忍不住問了一句。

 

「妳們拿去看吧。」織斑千冬嘆了口氣,將信件交給二人。

 

看完後,兩人也是眉頭深鎖,充滿了困惑之色。

 

內容很簡單,就只是希望讓這位名叫米可特・奧利維亞的少女進入IS學園就讀,如此而已。此外,還有這名少女大概的出身來由,更詳細的部份似乎記錄在記憶卡之中。

 

然而,信件上充滿了塗改過的痕跡,以及水漬。

 

「這是…淚痕嗎?」卡露拿著信的手在微微顫抖,個性耿直的她,無法容許這種事情。

 

米可特・奧利維亞,是織斑千冬的複製人,為了再現並量產這位世界最強IS操縱者,所進行的非人道實驗的產物。

 

寫這封信的人與這位少女是什麼關係,是抱持著何種心情在寫信的,三人沒有知道的手段。不過,一定是十分懊悔吧。痛恨著無法守護這名少女,那無能為力的自己。

 

織斑千冬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如果,自己也處在相同的狀況之下呢?織斑千冬搖了搖頭,把這雜念趕走。不管是什麼惡劣的狀況,她都有著絕對要守護自己唯一的親人之決心。

 

「然後是這個記憶卡…」山田真耶拿起了記憶卡,想要找電腦來讀取,不過卻被織斑千冬給制止了。

 

「要確認內容不用在這裡,反正大概就是『複製人計畫』的資料吧。」織斑千冬道。

 

「所以,這孩子才與織斑老師如此相似嗎」山田真耶看向躺在病床上睡的香甜的米可特・奧利維亞

 

複製人這種事情是可以被允許的嗎!?」卡露忿忿地一拳揮向了牆壁。

 

「是被國際條約禁止沒錯。不過,這也是事實。」織斑千冬也靜靜地看向那位與自己除了膚色與髮色外一模一樣的少女。

 

「這孩子,該怎麼辦呢?」山田真耶問到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請保護這孩子…

 

這是寄信者在信件中,所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真是個任性的請求啊。

 

根據IS學園的特別規定,屬於本學園的學生,在其就學期間,不屬於任何國家、組織、團體。如果入學的話,至少可以保障這孩子的生命安全三年。這也意味著這名少女的生涯安全獲得了保障。因為,根據信件內容所言,複製人的壽命,不會超過兩年…

 

不過,這也要學園方面真的接受了這名少女的入學申請才行。校方真的會接受這位棘手的少女嗎?特別是在知道她的出生來歷之後。

 

「說要我們保護這孩子…那寫這封信的人現在怎麼了呢?」

 

「很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卡露咬牙切齒,強忍怒氣地回答。


過去曾經參與過不少台面下行動的卡露・路斯蘭,對於這種故事的結局,早已了然於心。

 

「怎麼會!那為什麼沒跟這孩子一起逃走呢!?」山田真耶卻是不大能接受這樣的悲劇。

 

「只有這名少女的話,校方接受她的可能性更高之故。如果跟寄信者一起的話,從學園的性質來考量,大概就直接被打回票吧。就算只是一點點也好,只要能提升這孩子獲救的機率,那麼捨棄自己的性命也無所謂。另一層意義上也是…」

 

織斑千冬指的是機體的狀況。看情況,正因為只載了一人才能長途跋涉抵達IS學園,若是還有另一名乘客,那兩人必然在中途墜落於某處了吧。

 

若是無法成功抵達IS學園,寄信者與米可特・奧利維亞就只能持續不斷地過著與死亡只有一線之隔的逃亡生活。如此一來,還不如拿自己的命去交換,至少讓這孩子平安活下去…

 

織斑千冬搔了搔頭,沒想到像這樣一點也不希望發生的麻煩事接踵而至。而且

 

「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在旁邊偷聽,更識楯無。」

 

「咦?」山田真耶似乎不知織班千冬所指為何,不過卡露則是跟織斑千冬一樣,早已發現此事。

 

卡露走向保健室門口,拉開了房門。

 

「啊啦啦,被發現了。」

 

啪地一聲將扇子闔上,才一年級就已經當上IS學園學生會長的更識楯無就像個沒事人一般地走了進來。

 

「有什麼事?嘛,不用問也知道就是了。」織斑千冬已經料到學生會長的來意。

 

「是的♪這是學生會長的義務♪另外就是請將那片記憶卡交給我♪」

 

「少說廢話,最好是有在暗處活躍的學生會長。還有,記憶卡內的資料我要先看過再說。織斑千冬冷冷地瞪了更識楯無一眼。

 

「不要把我說的像是壞人一樣嘛。至少要說我是在暗中守護這所校園啊。」更識楯無用扇子遮掩雙唇,優雅地笑著。

 

「啊,還有,那台不明機體的初步解析已經完成了喲。」

 

就算是學生會長,不過是只會在這所學校待上三年的學生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織斑千冬連問都懶得問。

 

「機體名稱似乎是『Ikaros』,名實相符的機體呢。」

 

「伊卡洛斯之翼…就是那個希臘神話?」

 

當然不只是卡露,織斑千冬與山田真耶都想到了同樣的故事。

 

織斑千冬只是再哼了一聲:「好個諷刺的名字。跟其來由有著同樣的結局?這可真是讓人笑不出來。」

 

「機體方面本身就有缺陷了嘛…話說回來,這個伊卡洛斯少女該怎麼辦呢?」更識楯無的扇子又是一張一闔,把話題帶回了她來到之前的問題。

 

「…妳打算怎麼做?『學生會長』大人?」織斑千冬把問題丟回去。

 

「對我來說,像這樣帶來麻煩的事情我是挺困擾的,不過在這所IS學園,麻煩事本來就是家常便飯吧?今天又對此有了更深刻的體會了呢。」

 

三位老師都沒辦法否定這句話。

 

「我就只是遵從『委員會』的決定而已,那是我的工作嘛。」更識楯無笑道。

 

四人沉默了半晌,卡露才開口問道:「所以…織斑老師有什麼打算?」

 

織斑千冬看向依舊睡的十分沉穩的少女,然後又看了一眼那封沾滿淚痕的信件。

 

―――請保護這孩子…

 

不論是在場四人,還是IS學園,都沒有救這名少女的義務。但是,想到那封信,就知道若是就此放手,自己往後只會因為良心不安而難以睡的安穩。

 

織斑千冬望向另外兩位老師,三人馬上取得了共識。

 

接下來會很忙啊,跟校方、委員會的交涉,安排這孩子的生活照顧與入學手續,還有要進行那架機體的修理…。

 

對了,倒是有個人可以拜託幫忙。織斑千冬靈光一現,想到了某個目前只有自己有辦法聯絡上的對象。

 

IS學園開學日早上,是個櫻花飛舞的晴天,在伴隨著花香的溫暖春風吹撫下,校園內的櫻花樹也隨之搖曳。

 

~~

 

米可特靜靜地在屋頂眺望著天空。好天氣,好心情,是個在天空飛翔的絕佳日子。但是,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嗯…想不起來,米可特乾脆地放棄了思考。

 

既然忘了那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吧,米可特的思緒集中到了飛翔這件事情上面。天氣真好,只是千冬、卡露跟真耶都說不可以隨便使用伊卡洛斯,不然現在就想上天空翱翔。只是,要是真的飛上去的話,一定會惹千冬生氣,所以還是算了。不想要被生氣的千冬敲頭,那好痛。

 

「唔嗯…」

 

好想飛。真耶說再忍耐一下,就可以隨心所欲的盡情飛翔了,可是米可特不知道自己要忍耐到什麼時候。

 

「嗯~~

 

就照真耶說的,再忍耐一下吧。今天就這樣在暖洋洋的太陽下眺望天空,然後睡個午覺吧。

 

於是,米可特就像往常一樣,在太陽公公溫暖地注視之下,沉沉地睡去。

 

克莉絲…

 

一面做著被溫柔的母親抱在懷中的夢…

 

後記:不小心讓白銀的某人登場了…(汗)

還有下圖是原作者繪製,操縱伊卡洛斯的米可特,會畫又會寫的作者真好…

20994895_m.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好像也不是很像千冬...(被揍

    原來真的是複製人,之前有點小懷疑,不過IS裡的技術力有辦法做一個複製人並以超快速的速度讓她成長不讓身體其他部分出問題,另外還有人格塑成的部份...(問麼多好像很白目)

    期待下章!
  • 米可特的氣質跟千冬差很多啊XD,另外如果用ミコト・オリヴィア當關鍵字去搜尋,就可以找到原作者畫的圖。

    複製人部份,所以壽命就出了問題...另外IS原作本身也有千冬複製人出場的樣子,所以該世界觀的技術力應該是能夠做複製人沒錯。

    是否合理就是另外一回事XD

    關於米可特,比較詳細的設定就是在3510号観察日誌中,我覺得寫的還滿感人的。

    但是我並沒有那個力氣去翻譯orz

    縹緲孤鴻 於 2012/02/13 1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