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接續前一篇未完的戰鬥,所以大部分仍就是翻譯(汗

2 04

 

一夏等人並沒有在觀眾席,而是獲准在A監控室觀看這場與普通IS間戰鬥截然不同的比試。

 

在空中自由自在,優雅飛舞的鳥兒不,是米可特。米可特輕盈地閃過西西莉亞那有如狂風暴雨般地攻擊,像是對她絲毫不感興趣一般,就只是持續自顧自地自由飛翔。米可特說了,就只是飛翔,完全如同她之前的宣言。

 

……好厲害。」

 

在看的啞口無言的七人中,只有一夏不知不覺地說了句話。

 

雖說這確實是七人的心聲,不過智是覺得此時不管說什麼都只是破壞這氣氛而已。這根本就無法讓人聯想到戰鬥,還不如說是在天空描繪的藝術。好漂亮…A監控室裡甚至透過伊卡洛斯的感應器,收到了觀眾席中此起彼落的讚美聲。

 

大概只有西西莉亞還想要當成戰鬥打下去吧。

 

智獨自一人,將心思放到這位昨天才交上的朋友身上。

 

好拼。西西莉亞確實是賭上了自己的存在價值在進行這場比試的。但是,相較於如臨大敵般拼命的西西莉亞,米可特就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十分開心地笑著。就算這幾天幾乎都跟米可特一同行動,智也不曾看過如此開心的米可特。

 

『~

 

現在甚至還從伊卡洛斯的通信機中,傳來米可特哼著歌曲的聲音。

 

雖然這實在是太過搞錯場合的歌聲,但是七人只是對看一眼。

 

確實像是米可特會做的事情。

 

「真是的,確實像是那孩子會做的事情啊。」

 

不知何時,一位有著一頭飄逸的銀色長髮之女性進入了A監控室。

 

「咦,您是?」

 

不只一夏,在場眾人都未曾見過這位女性。

 

除了大剌剌同學跟山田老師之外。

 

「啊~卡露老師~午安~

 

「路斯蘭老師,你也來啦?」

 

卡露˙路斯蘭,在米可特住進宿舍前,與山田真耶一同照料米可特生活的IS學園教師。

 

「老師,您來這裡是為了」智大著膽子問了一句。

 

「很久沒看到那孩子飛翔的樣子了,所以過來瞧瞧。」路斯蘭老師笑道。

 

隨後她便將目光轉向螢幕。

 

「還是一樣有著不可思議的美感,不過

 

路斯蘭老師再次將目光轉向眾人:「這場比試,勝負已定。」

 

「米可特確定贏了嗎!?」一夏為了自己友人的獲勝而高興。

 

但是七人,另外六人都搖了搖頭。認為米可特勝券在握的,只有一夏一人。

 

「咦?難道在這種情況,米可特還有可能輸嗎?」一夏滿腹疑惑地望向其他人。

 

也難怪一夏如此認為。從戰鬥開始到現在,西西莉亞的攻擊從未打中過米可特,頂多祇是擦過而已。從螢幕上可以看到,西西莉亞的焦急已經顯露在表情之上。

 

但是,有一個致命的問題。

 

「一夏大人,只是迴避沒有攻擊,是不可能贏得比試的。」

 

「沒錯,就如同真田同學所言。」路斯蘭老師肯定了真田同學的看法。

 

見一夏還是一頭霧水,卡露拉便補充道:「競技場有使用時間限制,若時間到時兩人皆未被擊墜,便比較兩台IS的防護罩能量殘量來判定勝敗。」

 

「用一夏也能懂的說法,就是類似格鬥遊戲的血條吧。時間到了就比血條,誰多誰贏這樣。」智接口。

 

「什麼叫做我也能懂的說法啊」一夏雖然有些不滿,不過看來終於是搞清楚了。

 

也就是說,西西莉亞儘管都沒能直接命中伊卡洛斯,但是擦到也是會減少防護罩能量;而面對完全不加反擊的米可特,藍色之淚的防護罩能量依然是滿的。再加上米可特完全沒有進攻的意圖,等時間終了時,獲得勝利的依舊是西西莉亞。

 

雖然智覺得西西莉亞大概一點也不希望用這種方法獲勝。

 

「這種事情米可特知道嗎?」一夏看來雖然搞清楚了狀況,不過仍有些不大服氣。

 

「不管知不知道,結果都是一樣的。」路斯蘭老師答道。

 

「為什麼?」一夏再問。

 

「因為伊卡洛斯並沒有配備武裝。」

 

「「「「「「什麼!?」」」」」」

 

除了米可特的室友大剌剌同學看似早已心裡有數,另外六人都是大吃一驚。

 

沒有武裝是要怎麼打?原來米可特說沒打算贏,並不只是因為她不在乎勝負,而是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贏?

 

為了解答眾人的疑惑,路斯蘭老師繼續說明。

 

「那台IS並非為了戰鬥而製造出來的。不,或許原本有那個意圖,但是最後還是成了有缺陷的IS。」

 

「可、可是,那樣巧妙地在空中飛舞,讓那個西西莉亞連跟汗毛都碰不到的機體,有缺陷?」一夏依舊不能接受。

 

「知道什麼是PIC吧。」

 

「欸記得是IS的基本系統,讓IS擁有浮游、加減速等功能的必需品,沒錯吧?」

 

由於PIC是瞬時加速的關鍵,所以昨晚智等人幫一夏補習時,有特別強調這部份。

 

路斯蘭老師微微頷首:「米可特的機體伊卡洛斯,是由某國開發的。只是該國在缺乏其他國家技術支援的情況下初次嘗試IS的設計,各方面都必須自行摸索。因此,耐久性、操作性、效率性,各方面都有著缺陷。其中,最為致命的缺陷,發生在PIC上。這架機體搭載的PIC,並非一般IS使用的PIC,而是無法制御重力的PIC『仿製品』。

 

「等等,無法制御重力的PIC?這不等於說是」一夏回想起昨晚補習的內容,回頭看向其他人。

 

「是的。」卡露拉代表眾人,點了點頭:「這等於是說,『伊卡洛斯』根本連IS都算不上。

 

「連最基礎的性能都不完備的IS,卻能像那樣優雅地飛翔?」妙子不可置信地再次看向仍然自由自在地翱翔的米可特。

 

「嗯,就當作是考驗一下大家好了。」路斯蘭老師臉上浮現出孺子可教的笑意:「戰鬥開始前,有沒有察覺到奧爾科特跟奧莉維亞的機體之間有什麼不同?」

 

答案當然不會單純的是指機體的設計或武裝,而從這連串的對話中,已經出現了明顯的線索。

 

「奧爾科特同學靜止地停在空中。」

 

順著卡露拉的話,智接口:「而米可特卻需要不斷拍動翅膀,才能維持在空中。

 

「沒錯。」路斯蘭老師滿意地點了點頭:「不論是鳥兒還是一般的飛機,都不具備在空中靜止的能力,而IS之所以能辦到這點,靠的就是PIC。但是,伊卡洛斯上面搭載的PIC除了加減速以外的功能都附之闕如。這就是兩者間決定性的差距,為何說伊卡洛斯是一台有缺陷的IS的理由。」

 

「但是,PIC應該是不管哪台IS用的都是相同的產品才是。為何只有米可特的機體?」箒對此不得其解。

 

路斯蘭老師嘆了口氣:「或許是因為現存的PIC無法發揮該IS的性能,又或許是國家的自尊吧。」

 

「也就是,不希望使用他國的產品。」設子低聲講出了正確答案。

 

「喂,為了這種事情結果作出缺陷機,那有啥意義」一夏不能接受這種理由,但是轉頭看到米可特飛翔的身影,一下子就語塞了。

 

米可特持續飛翔,而且飛的輕鬆優雅,變幻多端的機動讓人眼花撩亂,一點也不像是在操縱一台缺陷機。米可特在空中飛翔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只有天空中飛翔才能完成的藝術。那張開雙翼的姿態,只會讓見過的人都為此陶醉,腦海根本不可能浮現缺陷二字。

 

「怎麼看都不像是缺陷機,是吧。」路斯蘭老師講出了在場眾人的心聲。

 

「所以,米可特˙奧利維亞才會是榜首」身為一國代表候補生的卡露拉,直到現在才打從心底接受此事。

 

「沒錯,這兩人的實力差距,就是大到這種地步。並不是說奧爾科特沒有實力,她搭乘IS的時間,恐怕比某些三年級生還要長,就算讓她現在跳級到二年級,以她的技術來講也沒有問題,所以她才持有專用機。不過,若是只看機動能力的話,就算包含二三年級在內,奧利維亞也還是全校第一。」

 

實在很難想像,平常看似老是在發呆,根本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米可特,其實力居然連身為精英的英國代表候補生西西莉亞也望塵莫及。

 

「但是,我剛才也說了,只看機動能力的話。」路斯蘭老師續道:「沒有武裝的伊卡洛斯是沒辦法戰鬥的。

 

「就算想要用撞的,那機體也承受不住吧。」妙子道。

 

「沒錯。」路斯蘭老師點點頭:「為了追求最高的機動能力,這台IS將裝甲削減至極限。如果用撞的,那與神風特攻無異。不,連是否能帶給對方傷害都成問題吧。」

 

就跟用紙飛機去撞一般飛機一樣。

 

「所以,這台IS

 

「沒錯呦~『就只是為了飛翔所創造的IS』,這就是米可琪的專用機『伊卡洛斯』喲~

 

接過智的喃喃自語的,是從剛才起就早已對一切了然於心,所以一直沒有出聲的大剌剌同學。

 

我,就只是飛翔。

 

在天空,飛翔。不讓任何人阻撓。

 

說不定這樣正好,智望著螢幕,不由得做如是想。

 

武裝對米可特來講,根本就是多餘之物。只要能飛,足矣。因為,那個平常不將感情顯露於外,一直都是同樣的面無表情的她,在空中笑的那麼開心不是嗎?雖然對西西莉亞同學不大好意思,不過在米可特面前,去在意勝負的人簡直就像笨蛋一樣。米可特不是說了嗎,她喜歡捉迷藏啊。

 

「哈哈

 

不知是誰,率先笑出了聲。然後,一個接著一個,在場眾人彷彿被傳染似地,都開心的笑了。

 

這也難怪,看見如此對捉迷藏樂在其中的米可特,又有誰能夠不被她的笑容所感染呢?

 

 

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就沒有辦法。

 

為什麼!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西西莉亞已經快要無法勉強自己維持冷靜了。儘管陷入焦急,但或許是因為昨天跟智的交談,讓她的狙擊並沒有失去水準。

 

但是,打不中就是打不中。

 

「~

 

又被躲開了。耳邊傳來米可特輕快的歌聲,在西西莉亞聽來,這與嘲笑自己無異。對手連一次像樣的攻擊都沒有招呼過來,為何自己會被逼至如此絕境?這完全超出了西西莉亞的理解範圍。

 

說到底,這種機動能力到底是怎麼發揮出來的?要怎樣才能做到啊?這簡直就像

 

就像鳥兒一樣

 

―――警告。能量殘量,120

 

西西莉亞啐了一口,這個警告聲反而讓她又找回了一點冷靜。如果對方一直像這樣不攻擊過來的話,那最後贏的應該還是自己。畢竟自己用光的頂多是攻擊用的能量,防禦用的都還有留著。而自己的狙擊,應該多少還是有擦到對手才是。

 

只是,這種等於是不戰而勝的贏法,根本無法滿足西西莉亞的自尊。她不但要贏,還要贏的漂亮。

 

而且也無法保證米可特手上是否還藏了什麼一擊必殺的王牌。

 

既然如此!」

 

那就來打接近戰吧!

 

西西莉亞的近戰一直是她的弱點,可能只有初學者的水準。直到目前為止,所有碰上的對手,她都是靠射擊解決的。原本以為自己有著絕對不讓對手近身的本事所以並沒有很用心地克服弱點,不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西西莉亞現在不打算浪費時間去後悔,決定把一切賭在接下來的接近戰上。要是對方隱藏了一張近戰專用的王牌

 

那就華麗地戰死吧!

 

西西莉亞做好了覺悟,駕著藍色之淚衝向伊卡洛斯的懷中。

 

要具現化出藍色之淚的近戰武裝,短刀「攔截機」,對現在的西西莉亞來講,果然還是很吃力。不過她還是勉強在接近的瞬間完成,朝向伊卡洛斯的翅膀揮去。

 

撲了個空。

 

原本就不擅長近戰的西西莉亞,揮舞起攔截機來實在很難說是有模有樣。自然,這種毫無章法的攻擊,連擦邊都擦不上。在旁觀者看來,依舊是米可特・奧利維亞將西西莉亞・奧爾科特給玩弄在鼓掌之間。

 

西西莉亞終於失去了冷靜。

 

「像這樣像這樣畢露的醜態本小姐怎麼可能去承認呢!」

 

西西莉亞已經什麼都顧不上了,她一心一意地只想要用攔截機砍上伊卡洛斯一刀。

 

先直砍再橫劈的二段攻擊。但是,由於不習慣接近戰,米可特只是順著西西莉亞揮舞武器產生的風就輕易閃過。

 

這機動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做的出這些動作!?這對翅膀,不過是仿造鳥兒所做出來的仿製品,為什麼她做的出這些動作!?

 

「妳到底是什麼人物!?」西西莉亞終於按捺不住,把心中的疑惑直接丟向對手。

 

仔細一想就知道對手沒有任何回答的義務,但是回應她疑問的是

 

「嗯,米可特・奧利維亞。」

 

早已知道的少女之名與無法與那個無表情的少女聯想在一起的,打從心底樂開懷的笑容。

 

……

 

一瞬間,真的只有一瞬間,西西莉亞看見了天使。反射陽光而閃閃發亮的雙翼,米可特駕駛的IS,彷彿散發著神聖的光芒,美的讓人為之目眩神迷。

 

這怎麼可能!?西西莉亞連忙甩了甩頭。那對翅膀,就只是人造的產物。而且,IS是兵器,怎麼可能會讓人感到神聖!?西西莉亞當然認為自己的愛機「藍色之淚」很美,但是那是以兵器而言的機能美,流線而不帶一絲多餘,彷彿名匠打造的刀刃。但是眼前的那台IS不同,很美但是方向性完全不同。它完全沒有兵器那種鋒利的美,那根本就

 

「不是兵器

 

「嗯。伊卡洛斯是翅膀。

 

米可特很得意地挺起胸膛。

 

「兵器什麼、戰鬥什麼的,不是那種東西。就只是,飛翔。」

 

飛翔?」

 

「嗯,飛翔。」

 

這完全打破了西西莉亞的常識。

 

「妳妳知道IS到底是什麼嗎?IS是兵器,並不是像妳想像那樣的東西!」

 

「『別的孩子』的話不知道。但是,這孩子是如此期望的,我也是如此期望的。沒有問題。」

 

周圍是怎樣看待的,那根本不成問題。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真正的意義。換言之

 

思慮至此,有如五雷轟頂,西西莉亞只覺得的腦袋彷彿給人重重地捶了一記。

 

代表候補生,就是自己真正的意義嗎?不,英國代表候補生這個地位,不過是讓自己便於守護雙親遺留給自己的一切,能利用就加以利用的東西罷了。如果沒有這功用,那捨棄掉也無所謂。

 

原來如此,自己已經過於拘泥於代表候補生之名,在目標與手段之間迷失了嗎?難怪會對不是代表候補生的織斑等人如此不客氣。

 

西西莉亞終於發現讓自己的心結在哪,先前的煩惱彷彿一掃而空。

 

「所以,飛翔。因為我想飛。

 

這孩子因為想飛,所以才搭乘IS;西西莉亞是為了守護奧爾科特家,所以才搭乘IS

 

這沒有高下之分,只有自己,才知道這樣做的意義何在。

 

直到現在,她才覺得自己跟對手立在同樣的舞台之上。

 

「如果,本小姐說要阻撓妳呢?」西西莉亞終於露出了發自內心的微笑。

 

「沒有關係。就只是飛翔。」米可特回答地毫不猶豫。

 

「呵呵、呵呵呵呵呵那麼!本小姐西西莉亞・奧爾科特就全心全意,毫無保留地來當妳的對手!

 

――――自動輔助機能,解除,進入手動操作模式。

 

四台機動兵器「藍色之淚」同時奔向伊卡洛斯。

 

「一直線的攻擊沒效的話那這樣如何!?」

 

原本,西西莉亞在控制這些機動兵器時,若要精密地操控,一次最多兩台,其他台則只能給予大略的指示,需要靠著人工智慧的自動操控來輔助。但是昨天因為智的一席話,讓她一下子突破了瓶頸,第一次成功地同時對四台精密操控。

 

只是,這種臨陣磨槍,沒有經過徹底練習加以熟練的技巧,讓她不敢輕易地在實戰中使用。而隨著戰鬥經過而更顯焦躁的她,也沒有自信重現昨天的成功。

 

而現在的西西莉亞,已經完全不是昨天以前的西西莉亞可以比擬了。不把這招拿出來,算什麼全心全意毫無保留呢?這回她有絕對的自信,相信自己可以成功重現昨天完成的四機同時精密操控。

 

「嗯!?」

 

四台藍色之淚展現出跟之前完全不同的機動模式,終於讓一直保持著餘裕的米可特之表情有了些變化。

 

這終究不是已經完成的技巧,西西莉亞也很清楚為了專注於同時對四台機動兵器進行精密操控,自己現在的機動能力大幅下降。如果對手反擊的話,會很難閃躲吧。果然還不能在實戰中運用,不過這回的對手,可是打定主意不攻擊自己的。

 

「那裡!」

 

如同長了雙眼一般,四台藍色之淚死死地咬著伊卡洛斯不放。雖然還沒辦法達到那種變幻多端的機動,不過確實地比之前更加逼近伊卡洛斯。

 

米可特笑的更開心了。

 

急轉彎,捅滾,英麥曼迴旋,破S迴旋,各種dog fight可見的技巧全部出爐,米可特依舊閃過了西西莉亞所有的攻擊。

 

西西莉亞決定放棄移動自己的IS,把全副精神都放在操作機動兵器上。儘管依舊沒能命中,但是這回西西莉亞也浮現了胸有成竹的笑容。

 

她確信自己將米可特逼入了陷阱。

 

「本小姐可也不是只能一直追著妳跑而已!」

 

「!」

 

米可特望著四周的機影,不知何時自己的上下左右都被藍色之淚所包圍,而這正是西西莉亞不斷狙擊誘導的結果。

 

而在不遠處,因為射速不足,一開始打了幾發看打不中就沒有再動用,最後的兩台實彈裝備藍色之淚,已經對準了伊卡洛斯。

 

「這樣,就將軍了!」

 

在計算過米可特脫離可能所需的時間後,西西莉亞精準地扣下了實彈的板機。同時,剩下四台藍色之淚也朝向米可特可能的逃脫路徑發動攻擊。

 

而此時,一陣暴風迎面而來。

 

「瞬、瞬時加速!?」

 

伊卡洛斯抓到了攻擊上的微小時間差,用瞬時加速硬是擺脫所有攻擊,同時直奔西西莉亞而來。

 

而完全將精神放在操控機動兵器,又認定對方不會反擊的西西莉亞,毫無閃躲的可能。

 

西西莉亞反射性地想要再次具現化出近戰武器「攔截機」,但是不擅長近戰的她自是完全趕不及。

 

距離在眨眼間拉近,米可特的右手揚起。無法反擊,西西莉亞只能閉上眼睛,靜待最後的結果

 

「抓到了。」

 

…………………………………啊?」

 

伴隨著惹人憐愛的聲音,一支柔軟的小手輕輕地觸碰到西西莉亞的臉頰。

 

西西莉亞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米可特所言,伊卡洛斯不是兵器。所以,伊卡洛斯搞不好連武裝都沒有配備。

 

接著,就是宣告比試結束的廣播。

 

「時間到,比試結束。勝者―――西西莉亞・奧爾科特。

 

….果然還是變成這樣了嗎?對方沒有戰意,論損傷也是對方比較重,所以如果時間到了,那麼獲勝的自然是自己。

 

無視觀眾們的吵雜聲,西西莉亞嘆了口氣,就說了自己一點也不希望用這種方式取勝啊。

 

雖然想要再戰一場,不過恐怕很難取得老師們的同意吧。西西莉亞也不得不承認米可特的實力,確實在自己之上,再戰一場,結果大概也不會有所改變。

 

不過,那也只是現在而已。

 

遲早有一天,本小姐會完美地將那變幻莫測的伊卡洛斯給擊墜下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取依卡洛斯這種名字該不會日後會悲劇吧...

  • 這個...因為原作也還在連載,所以我也不知道(呃

    縹緲孤鴻 於 2012/07/04 16: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