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竟然破萬字…也寫太長了吧(汗)。接下來兩篇都是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cross BLADE原作路線的改寫,再來才會是西西莉亞VS.一夏,然後第二章就應該可以收尾了。

聽說這樣一來原作第1集也還不過半?在我搞出了超過十萬字的情形下?

話說要是作者把前七集在講談社重新出版且改寫的話就有趣了。

第2章 08

「咦,那位大剌剌同學呢?」

週二午休時間,在人數越來越多的情況下,眾人改到頂樓吃飯。而比較晚到的六班三人娘一看,照慣例的八人卻缺了一席,晴子就發出了問號。

「似乎是學生會有事找她過去的樣子,她姊姊還親自來班上把人拎過去。」智代表眾人回答。

雖然同情那心不甘情不願地被拎去學生會的大剌剌同學,不過既然是學生會成員,該工作的時候還是要工作才行。

而此時的IS學園學生會室,除了三位學生會成員,還有一位被「招待」而來的客人。

IS學園一年四班所屬,衛宮志保。

一大早志保的iPhone就抖了起來,班導師利用教職員專用的號碼發來了中午去學生會室一趟的命令。原因為何志保與室友更識簪自然心裡有數,而IS學園的學生會擁有極大自治權力這點在學生間眾所周知,所以學生會會接手此事也不算意外。但是為何只有通知志保沒有簪?就算只是形式上也該把兩人都叫過去訓一下話才是。這會是現任學生會長,也就是簪的姊姊更識楯無的主意嗎?

「志保,小心一點。就算是我,也猜不透姊姊的想法…」簪一臉憂色地提醒志保。

更識楯無的作風可說是破天荒而大膽,這是身為妹妹的簪唯一能說的。

「也就是翹了一個下午的課,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吧。」志保的想法很樂觀。

沒叫上簪說不定只是做姊姊的會長的一時偏心而已。雖然在翹課後志保就察覺簪對其姊懷有心結,不過這也只是簪單方面的想法,更識楯無本人怎麼看待她妹妹這只有問過她本人才知道,更何況志保也不是沒見過非常重視自己的妹妹但是心意卻費了取多工夫與時間才成功傳達過去的姊姊。

也因此,志保並不希望簪繼續這樣對姊姊抱持心結。可能的話,她想找個機會讓兩姊妹言歸於好。而這趟學生會之行,說不定反倒是個契機。

事後志保才明白,自己的確料中了某種程度的事實,但她仍錯估了形勢。衛宮士郎並不是受到命運之神眷顧的人,那自然,衛宮志保也不會是。

現在,志保站在學生會室的中央。室內的另外三人雖然只有布仏本音有見過面,但是另外兩人的身份也不難推測。

在本音旁邊的,是帶著眼鏡,綁著麻花辮,給人班長感覺而相貌神似本音的三年級學姊,推測是本音的姊姊。然後――――

在房間中心,有一張應該是學生會長專用的桌子。在那桌上,有一位與簪相同髮色的少女,將手肘靠在桌面,兩手交疊於面前,講穿了就是擺出如同某處某司令官的招牌姿勢。

想當然耳,她就是IS學園學生會長,室友更識簪的親姊姊,更識楯無。

雖然說,因為被交疊的雙手與瀏海遮住所以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不過啊…

「(等等,這超可怕的吧喂!我是做了啥天理不容的事情惹的會長怒成這樣嘛!?)」

志保在內心發出了呻吟,開始詛咒起自己的掉以輕心。

是的,眼前的學生會長,正以現在進行式的狀態,全身散發出連大魔神見了大概也要臉色發青的怒氣。

要是仔細看的話,還可以見到看似IS的幻影在她的身邊忽隱忽現,恐怕是正處在隨時可以進行量子變換,把IS給叫出來實體化的狀態吧。欸…換言之,就是萬一講了什麼不中聽的話,會長大人就打算直接叫IS出來開扁對嗎?

志保實在是很想在IS學園的中心大聲呼喊: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玩的挺開心的嘛,一年四班所屬,衛宮志保同學。」

嘴角微揚,會長露出微笑。只是,那是讓人會聯想到暴風雪的冰冷微笑。是不可能有人能夠在面對這種微笑還感到開心的,目前室內的氣氛就是如此地跟會長講出來的話背道而馳。

啊啊,為什麼跟自己有關係的女性都是如此性格強烈的人物呢?比方說紅色惡魔啦、金色的野獸啦、高中的學妹啦、廚師圍裙的惡魔啦等等等等……

能夠在這種時候碰上簪同學真的是太好了,可能的話真希望她能就這樣率真地成長下去。萬一她也成為如同其姊般個性如此強烈的人物,那自己大概會好一陣子都無法振作起來吧。

決定了,明天的午餐就來做個比平常更花時間的菜色,然後好好地欣賞簪同學用餐的風景來治癒自己的心靈吧。

如此這般地,正當志保的思考往有些許危險的方向逃避現實時,會長終於進入了正題。

「今天,請衛宮同學跑這麼一趟嘛,就是關於昨天翹課的事情,有兩三點想要請教一下。」

「這件事情…是有這麼嚴重嗎?」

「不,沒那回事喲。去安慰那哭著離開的同班同學,就只是這樣的話,就算身為學生會長,無法對實際上變成翹課的事情加以讚許,不過以那孩子的姊姊之身分,我也想向妳道謝。不過啊――――」

啪嚓,發出悅耳的聲響,會長手中的扇子闔上,接著,其先端指向了會議用的螢幕。配合會長的指示,本音開始操縱螢幕,上面顯示出來的畫面是――――

如同貓兒一般,舒服地躺臥在草坪上的簪同學,以及掛著溫和笑容,注視著在頭靠在自己膝蓋上的簪同學的自己,還時不時地輕撫著簪同學那一頭秀髮。像這樣的光景,清楚地照映在螢幕上。

嗚哇,像這樣客觀地看起來,這樣做還真的是有夠令人害臊的……不過說實在話,像這樣被錄下影像倒也未出志保的意料之外。IS學園這種重要機密滿天飛舞的場所,當然不可能只有跟世上一般其他高中有著相同程度的保全措施。實際上,昨天志保也早已確認過四周監視攝影機的存在。

話又說回來,志保實在不認為這種行為被人家攝影下來是有什麼大不了的,所以也就沒有很在意此事而放置不管。只是,看來對會長而言,就是一種很大不了的行為了。

「竟然在校園內做出像這種……像這種讓人羨、咳嗯、……不知羞恥!!的行為,不嚴重地提醒一下是不行的呢。」

講到不知羞恥時還刻意加重了語氣,想要掩飾之前的說溜嘴。

「剛才,妳想說的應該是羨慕吧,妳這傢伙。」

並沒有聽漏的志保忍不住用男性口氣吐嘈了。

「然後呢,來學校這件事情就意味著求學,學習什麼就是學生的本分。這裡是IS學園,所以最重視的,莫過於IS的操縱技術――――」

會長華麗地無視。

「啊啊……所以是這樣啊。」

也差不多該搞清楚會長大人的目的了。如同之前所言,更識簪對那太過完美超人的姊姊懷有心結,是可以從昨天的對話中輕易得知的事情。兩姊妹間的感情,自是無法稱的上和睦。而也正如同志保事前所猜測的,這個姊姊其實一點也不希望維持這種冷戰狀態,很想要修復兩人間的關係。

不,恐怕不只是很想而已。照這樣看來,她應該是因為看到有人跟妹妹感情融洽,無法忍受所以爆發了吧。

這種嫉妒說起來其實還挺可愛的……不過可以拜託不要為了發洩怒氣而把IS那樣的大傢伙拿出來對人嗎?

就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類似的場面也並非未曾體驗的志保,也是會覺得很麻煩累人啊。超憂鬱的,下次去保健室拿個胃藥好了,唉。

「所以呢,我會親自下場,以實踐的方式指導你IS操縱的方法!」

「哇―,這還真是令人高興啊―」

面對完全不出意外的會長命令,就算用十分平板僵硬的唸稿方式回話,應該也沒有人能對此加以責怪吧。

午休即將結束,一夏等人一回到教室,就碰上大剌剌同學搖搖擺擺地衝過來。是的,步調一向悠閒的大剌剌同學居然面帶焦急地用明顯加快腳步的速度走向眾人。

不等一夏開口詢問,大剌剌同學就一把拉過了米可特,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織板~我跟米可琪~下午要早退~幫我們~跟老師說一聲~」

「咦?」

「為了,朋友。」

米可特也只留下了這句讓人摸不著邊際的話,表情似乎也有了只有這幾天一直與她相處的眾人才能分辨出來的變化。

「沒錯~為了~朋友和明天~」

兩人就這樣離開了教室,只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直到當天的晚餐時間,眾人也還是沒有看到大剌剌同學與米可特的身影。

話說本來應該在教室後面看著眾人上課的副班導山田真耶也不見人影,這又是為何?

「OK,這樣就萬事具備了呢。」

「是啊,這可是妳那與傳言相比毫不遜色的能力,毫無保留全力地朝向錯誤方向發揮所造成的結果呢。」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在結束了於學生會室那段毫無建設性的對話後,更識楯無、衛宮志保、山田真耶三人,都以展開IS的模樣集結在第一競技場。志保跟會長不用說,一年一班的副班導又為何會出現在此?

簡單講,就是被硬塞了沒人願意做的苦差事。

會長的手腕是完美的。事實上當志保一早收到中午要去學生會室一趟的通知之時,一切手續,從競技場的使用許可、出借給志保的練習用IS與各種武裝的使用許可,到志保下午缺席正常課程的假單,會長大人將一切都已打理的妥妥貼貼,以不會對往後造成問題,對後輩的實戰指導形式出現在公式記錄上。

而為了應對萬一發生的意外事故,會長也「拜託」了教師們,請她們推派一人到場監督。而無法拒絕別人強硬請求的山田老師,就這樣被其餘教師默契十足地塞了這份沒人想做的苦差事。題外話,率先提議推派山田老師的,不是別人,正是織斑千冬。她與卡露‧路斯蘭兩人聯手迅速地掌控了場面,讓山田真耶一點起死回生的機會都沒有。

「好~啦,現在就讓我們開始懲罰(實戰指導)吧!」

「喂!?妳的真心話跟表面工夫弄反了吧!!」

「知道嗎?表面工夫是種隨手扔了也沒關係的東西喔。」

「絕非如此!!」

不信的話去跟某不笑貓祈禱說要捨棄所有的表面工夫試試看。

「算我求妳們,趕快開始趕快結束好嗎……」

山田真耶已經萬念俱灰了。

「確實呢,讓我們趕快開始吧。」

「唉……真的是有夠累人。」

「嘆氣是會讓幸福溜走的喲。」

「妳以為是因為誰啊!」

「求求妳們,趕快結束好嗎~!!」

不管是一直存心把事態攪的更複雜更混亂的會長還是不斷對此吐嘈的志保,兩人都很乾脆地忽視山田真耶的存在。喂,這樣真的好嗎?正義的夥伴?

結束了依舊毫無意義的對話後,志保與會長繃緊了表情。就算理由實在上不了檯面,兩人也沒有輕視實戰的念頭。

實際上,與會長胡扯一通的同時,志保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在這場實戰指導之中,自己要拿出多少真本事?

志保最初的打算,是隱性埋名平平安安地在IS學園待上三年,研究更為有效的對抗IS方法以及蒐集當時襲擊一夏的神祕組織之情報。

當然,天下事不如意,恆十居七八,自從知道一夏跟自己同時進入IS學園後,志保就做好了隨時在他人面前展露自己那鐵定會驚世駭俗的本事之準備。

某方面來說,自己會被迫介入更識姊妹之間的問題,好像也跟一夏脫不了關係……世事果真難料。

而如果在這場一定會被錄下影像的實戰指導中拿出真本事,那必然會立刻成為學園上層人士的注意對象了吧。

(――――謝謝妳、志保。)

腦海裡浮現的,是那與會長相似的面孔所露出的笑顏。

如果去扮演一個平庸的學生,讓會長把自己打的落花流水的話,當然可以避免惹人注意,這絕非目前的衛宮志保所無法做到的事。

然後呢?會長的妒火會就此熄滅嗎?如果不根除原因,也就是讓兩姐妹和好,這個天才恐怕還是會因為找不到與妹妹修復感情的方法,而繼續將與妹妹交好的自己視為眼中釘,以為只要除掉衛宮志保這隻小偷貓就能掃除培養姐妹親愛之情的障礙了吧。而如果自己一直讓會長欺負下去,簪同學會怎麼想?

不要說自己永無寧日,兩姊妹也必然漸行漸遠,終究勢同水火。如果自己反而成為兩姊妹決裂的最後一根稻草,那衛宮志保將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不能放水,那就得拿出全力了。想到這裡,志保突然發現一件事。

如果把會長的注意力,從對與妹妹感情融洽的自己之妬火,轉變為對明明只是新生卻又身懷絕技的自己之疑惑呢?

這樣的風險很大,不過如果能夠藉由引起會長的疑心而讓會長冷靜下來,那說不定反而有機會讓她好好聽自己說話,找出讓姊妹和好的突破口。若能扮演兩人之間的溝通橋樑,那就算代價是惹人注目,危及自身,那也不算什麼。

正義的夥伴,是從來不會將自身安危放在優先考量的順位的。

「(我只希望,簪同學能夠再次露出同樣的笑容而已。)」

眼見兩人都做好了準備,真耶帶著眼角的淚光,宣佈比試開始。

「那麼,更識同學對衛宮同學,開始進行實戰形式的訓練。都準備好了嗎?」

「當然是OK的喔。」

「這邊也是。」

「那麼、比試……開始!!」

隨著真耶的號令,兩人同時飛速後退,拉開距離。

對會長而言,畢竟對手是連正式的實機訓練都還沒做過的一年級生,所以看來也沒打算一開始就全力招呼過去,而是稍微觀察一下對手的狀況。不過也有可能只是打算多花點時間徹底折磨對手也說不定……

而志保,也是做了先觀察對手的打算。志保的IS操縱經驗,確實只能說是剛長了些毛的雛鳥,畢竟唯一一次搭乘IS,就是在入學考試之時。

不過,志保有志保的打法。如之前所言,她打算好好地打上一場,看能不能讓這個妹控會長的腦袋稍微清醒些。所以,她不做其他多餘的動作,而是稍微活動一下打鐵,尋找操縱的感覺。同時操縱投影到視野中的螢幕,確認手邊的武裝。

「(武裝有……接近戰用日本刀型長刀一把、突擊步槍063ANAR二把、狙擊槍061ABSR一把、榴彈發射器NUKABIRA一把,各種距離都能對應的泛用型標準配備的樣子,看來會長至少沒打算強暴無法抵抗的對手。嘛,有這些玩意的話,就多少能打上一場了。)」

武裝確認完畢的志保,將兩把突擊步槍進行量子展開,顯現於雙手之上。自設計簡單的兩把步槍之槍口,斷斷續續地吐出了火舌。

面對志保的攻擊,楯無在空中以輕巧的機動,游刃有餘地進行迴避。在看了會長那流暢的迴避動作後,志保很快就領悟到,楯無的技術到底有多高竿,以及自己在空戰中毫無勝算這兩件事。

「(既然是國家代表,有著名符其實的技術也是理所當然的吧。若是我輕易地飛上空中,看來是會瞬間遭到擊落。如果把戰場限定在陸地上的話說不定還有些機會……)」

做出了這樣的判斷之後,志保打開了打鐵的推進器,在地上進行Z字型滑行的同時,繼續以突擊步槍向會長開火。

志保的動作,與會長可說是天壤之別,給人生硬笨拙的印象。但是…

「(嗯~一面適應機體的同時,也很乾脆地放棄了IS的關鍵所在,空戰嗎?就算空戰會很直接地將操縱時間的差距反映出來,要這麼乾脆也不容易呢。)」

更識楯無畢竟是國家代表,她並沒有被志保那看似菜鳥的機動給蒙蔽,而是看穿了志保真正的目的。

就算如此,現在的更識楯無,也還沒有把衛宮志保放在眼內。楯無啟動了專用IS「霧纏的淑女(MysteriousLady)」的專用長矛「蒼流旋」內藏的四挺格林機槍,朝志保灑下子彈。

單純比較數量的話,楯無至少有著志保二倍以上的火力。若是就這樣對射下去,照理而言,志保應該會漸漸地陷入劣勢吧。不過,現實卻出了楯無,以及一旁觀戰的山田真耶的意料之外。

「(嗚…這是怎麼回事?這種誇張的命中率,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一年級生可以辦到的啊!?)」

楯無驚愕地看著那彷彿被自己所吸引而來的彈幕,不由得在心理恨恨地唸了一句。

楯無自己所射出的槍彈,確實地給予志保有效打擊,然而兩人仍舊維持五分五分的平手相持狀態。這只說明了一件事,只看射擊手腕的話,志保更勝楯無一籌。

「(莫非,這位同學有在哪裡學過武術之類的東西嗎?感覺上似乎很習慣戰鬥啊。一般來說,若是被人逼到這種地步,應該會陷入恐慌而如同無頭蒼蠅般地亂打才是,然而她卻不慌不忙地採取堅實的行動……根據事前的調查,除了外祖父家有一點黑道背景,衛宮志保應該只是個沒有什麼顯眼之處的平凡人啊。)」

沒錯,開戰後沒有任何輕率的舉動,領悟到空戰的不利就立刻將戰場限定於地面,先使用突擊步槍進行射擊,然後一面迴避對手的反擊一面習慣機體的特性,射擊的手腕也讓國家代表都不得不嘆服。

不可能有這樣的外行人。如果只是看出空戰對自己的不利的話,用超凡的才能或素質還說得過去。但是,志保的行為顯然與才能這樣的詞彙無緣,還剛好站在完全相反的位置。

很明顯,她是一個很習慣於這種場面的人。隱藏在那平凡經歷之下的,是異常的強悍,然後與身為國家代表的自己之妹妹關係急速拉近。

一如志保所預期,更識楯無開始對她起了疑心。

「(這次就權充警告,就讓她吃個差點就沒辦法回歸正常生活的苦頭應該比較好吧……總而言之,我也該稍微拿出點真本事了呢。)」

一面打著有些危險的主意,楯無一面提升了IS的速度。原本幾乎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將推進器出力壓抑至與打鐵相同程度的霧纏的淑女,終於獲得解放,回到應有的水準。

放出更為耀眼光芒的同時,霧纏的淑女在空中描繪出複雜的機動。包覆在機體表面的那層水之面紗閃耀著七彩的光芒,如同妖精一般地在空中展現自己的舞姿,沒有比霧纏的淑女更合適的辭彙,來描述現在這台IS馳騁於空中的姿態了。

有如被那阿娜多姿的機動所迷惑,志保的射擊出現了遲疑,命中率逐漸下滑,原本相持不下的戰況確實地緩緩傾向了楯無那一方。

不過,讓志保遲疑的原因並不在此。

「(唔、瞄準微妙地出現了偏差……沒辦法了,把FCS【射擊管制】跟瞄準有關的全部關掉!)」

志保泰然自若地做出了如果給這間學校的高年級生與老師們看到了,會破口大罵說「你這傢伙是大蠢蛋嗎!!」的行為。

IS的瞄準,是會在操縱者本人進行瞄準的同時,利用FCS系統來自動修正的。畢竟彼此都有著極高的速度,以及與過去的航空兵器有著雲泥之別的機動性能,IS本身不提供輔助修正的話,那是沒有可能命中對方的。

只是,這樣的輔助不過是設想給普通人去使用而做出來的。就算有使用魔術,對那位可以在沒有其他輔助就輕鬆命中四公里開外的目標之人來說,FCS根本就是多餘之物。

此外,不使用FCS也意味著,敵方的被鎖定警報也將不再響起――――

「(為何完全背離教科書的射擊還能如此神準啊!?這女孩果然有什麼秘密!!)」

楯無那建立在誤會上的疑心,因此而更加強化了。

於是楯無決定啟動霧纏的淑女的專用武裝「清澈熱情(clear passion)」

這種武裝的基本攻擊方式是將奈米機械所生成的液態水化為霧狀,與奈米機械一同朝攻擊目標散佈,接著讓奈米機械產生高熱,使水瞬間氣化,利用高溫水蒸氣產生的衝擊與熱量破壞對手,有著很高的泛用性。雖然散佈範圍有限,不過對於第一次見到的人來說,要迴避是相當困難的。

楯無不斷地在志保周圍繞圈子,同時隨著她迴旋的軌道,清澈熱情也跟著散佈出去。當然,在這期間,她也沒有放鬆自己的攻擊,格林機槍仍舊不斷開火,阻止志保離開清澈熱情的有效範圍。

接著,只要啟動清澈熱情,讓志保被爆炎吞噬,比試就結束了。

但――――

志保忽然將突擊步槍收起,展開了榴彈發射器。

楯無一下子沒能弄明白志保變更武裝的打算,只能毫不鬆手的繼續射擊。而志保卻完全無視於楯無的射擊,而是使用榴彈發射器朝自身周圍亂射。

瞬間,志保周圍變成了一團火球,轟隆隆的爆炸聲響徹整個競技場。

在旁觀者看來,志保那無視對手攻擊的行為完全讓人摸不著頭緒。

然而,在楯無眼中,這種行為唯一的解釋,就是志保察覺了肉眼無法看見的清澈熱情,刻意利用榴彈產生的爆風脫離清澈熱情的攻擊範圍。

而事實上,志保確實成功地利用爆炸吹散了清澈熱情,脫離了有效範圍。

很明顯,如果沒有察覺到清澈熱情的存在,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舉動的。

「(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難道說她可以看的見嗎?)」

就算是楯無也無法掩飾驚愕之情,眉宇間浮現動搖之色。

看見會長的反應,志保也就確信了自己的判斷無誤。

「(果然是悄悄地展開了某種看不見的武器啊。)」

志保能夠察覺清澈熱情的存在,必須歸功於過去的經驗。

在衛宮士郎生涯所經歷過的戰鬥中,有過數次討伐偏離正道的魔術師之經驗。通常,這意味著他必須親自潛入魔術師的據點「工房」。

所謂的工房,除了是魔術師的據點,也是用來保護自身所探求之魔道的要塞。不,如果按照某位人偶師的說法,那麼對魔術師的工房更為貼切的描述,應該是「用來將來犯的外敵確實處刑的場所」。

理所當然的,工房內充滿著各式各樣的陷阱。而衛宮士郎對於魔術的耐性,講好聽點也無法為人稱道,或者直接說跟一般人沒什麼差別還比較貼近事實。

所以,他最想避免的,就是被魔眼之類的下了暗示或是中了魔術陷阱。因此,針對類似招式的對抗方式,就成了他鍛練自身時的重點。

事實上,過去曾與之戰鬥過的魔術師中,就出現過能夠操縱化為霧狀的水,直接對敵人體內注入毒素的對手。

類似清澈熱情這樣的兵器,如果未能察覺那將會有相當大的效用,換言之就是如果被察覺了,那效果就將打上五折折扣。

而這回志保之所以會察覺,是因為她注意到周圍的濕度急速地上升中。會去警戒一般而言不會特別去在意的變化,要說志保了不起是確實了不起,不過這當然也讓楯無的警戒心一口氣提升到了最高等級。

志保確實成功地將楯無對自己的態度,從嫉妒轉變為警戒。原本志保認為,跟產生於感情的嫉妒相比,警戒自己的會長還比較冷靜而好溝通,不過當她做出這樣超乎常理的表現時,也無怪乎楯無打算把衛宮志保這名少女的一切底細,給徹徹底底地挖掘出來了。

不論如何,衛宮志保終究不是個走運的人。畢竟她忽略了一件事,一個沒有同時受到雙方信任的對象,也還是當不了雙方溝通的橋樑。

「(決定了……這次結束後,一定要徹底地把這女孩從頭到腳的調查個清楚!都做到這種地步了,她不可能還是完全清白的吧。)」

「(怎麼說呢……怎麼覺得我越是抵抗,會長就越打算糾纏下去啊……會長看起來好像已經冷靜下來了,還是趕快分出勝負好讓這次比試結束,看有沒有機會好好地說上話吧。)」

志保察覺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跳到黃河也洗不乾淨自己的可疑之處,更遑論協助兩姊妹修復彼此的關係。

開始有著不妙預感的志保,與已經忘記這次實戰指導目的的楯無,而此時――――

喀鏘喀鏘。

志保手中的兩把突擊步槍,一前一後地發出了彈藥用盡的聲響。而楯無並沒有放過這樣的機會。楯無展開了蛇腹劍「Rusty Nail」,朝志保突擊。

當然,楯無也有提防這可能是志保設下的陷阱。所以她在突擊的同時,也並未放棄格林機槍的射擊,一方面減少志保做其他行為的空間,另一方面也還是拉高警覺,警戒著對手的動向。

不過不論如何,楯無還是判斷,在對手切換武裝之前,自己就已經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用蛇腹劍給志保致命一擊了。

而志保對此的反應是,將已經用盡彈藥的兩把突擊步槍,朝楯無扔了過來。

就算有著極高的相對速度,飛來的也不過是兩個鐵塊,是不可能對IS造成什麼有效的損傷。突擊步槍是這邊準備的,志保不可能有機會在上面動過什麼手腳。於是,楯無並未進行迴避,打算直接撞開這兩把步槍。她確信這不過是垂死掙扎,而之所以會兩把步槍會一前一後地用盡彈藥,應該就只是個巧合――――

而下一秒,楯無就領悟到自己還是太過小看了對手。

在命中的瞬間,伴隨著巨響,霧纏的淑女劇烈地搖晃著。

「(騙人!?怎麼會有此等威力…啊糟了!!)」

只是丟兩個鐵塊,無法對IS造成損傷?如果用一般的方法投擲,那確實是如此沒錯。只不過志保當然不會用一般的方法投擲這兩把步槍。

志保使用的技巧,被稱為鐵甲作用。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聖堂教會所傳授,可以將被投擲的物品附加上超乎想像之威力的特殊技巧。

過去,那位聖堂教會的王牌,埋葬機關第七位,與衛宮士郎曾有過一面之緣。而趁那次機會,士郎向對方拜師學藝,學會了這招鐵甲作用。由於這招跟他的魔術特性很容易搭配,所以就成了他所愛用的技巧之一。

原本不可能發生的強烈衝擊讓楯無的突擊停了下來,好不容易再把注意力放回志保身上之時,出現在眼前的,是不知何時展開了狙擊槍,擺好射擊姿勢的對手。志保扣下板機,無情的彈丸,不偏不倚地命中了楯無的頭部。

這就是志保安排的計策。在察覺手中兩把突擊步槍的彈藥即將耗盡之時,志保心念頓轉,寫下了這個故意露出破綻引誘對手的劇本。

「(這樣應該就結束了吧?)」

子彈確實地命中了對手的要害。然而,原本以為可以打倒對手的彈丸――――

遭到了楯無於頭部展開的水之面紗給擋了下來。

志保終究吃上了不了解清澈熱情真正特性的虧。

「(什麼!?)」

「(真是千鈞一髮…不過這樣的話!)」

同時楯無發動了瞬時加速,一瞬間雙方的距離幾乎縮減至零。接著她朝志保揮下了蛇腹劍「Rusty Nail」。手持狙擊槍這種難以揮動的武器,志保無法格擋也無法完全閃開。

銀光閃爍,雖然未能直接命中打鐵,但還是大幅地削減了它的防護罩能量。

「衛宮同學的防護罩能量歸零,由更識同學獲得勝利。」

如同負責監督本場比試的真耶所宣告,以楯無的勝利告終。

戰鬥結束後,三人將IS解除並集合在一起。

「果然是打不贏呢。」比試結束,志保其實是鬆了口氣。不過又開始煩惱起要怎麼跟會長溝通,才有辦法化解姊妹之間的心結。

「在我看來,能夠對等的進行戰鬥,才是讓人不可思議的事情啊…」

「是啊,我也沒想到會贏的如此大費周章。」

另一邊,山田老師跟更識楯無則是很明顯地無法相信這場比試的過程。

面對著表現出這是理所當然之結果的志保,楯無跟真耶則是用著充滿疑心的目光看向她。

一般來說,一個外行人跟國家代表進行IS對戰,應該只會有秒殺這樣的結果。然而,今天這場卻是一次有來有往的戰鬥。光是這點,就十分讓人驚訝了。

更別提那讓楯無陷入險境的最後一擊,幾乎扭轉了勝負。

「……真的,妳實在是太可疑了。看來,我有很多事情想要請教一下呢。」

「呃,果然是這樣嗎?」

面對直盯著自己的楯無,志保苦思應對之策。而此時……

「我也有,很多想要跟姊姊請教的事情…………。這是在做什麼?」

帶著絕對零度般地冷澈,更識簪的聲音在競技場內迴響著。

「咦……?小簪,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從本音那裡聽說的,姊姊……」

本音在離開學生會室後,第一時間就跑去一年四班找簪,通知這個消息。原本本音以為透過當面傳達,自己或許有辦法讓簪在比較冷靜的狀況下去阻止這場比試。只是,簪還是不等本音把話說完,就衝了出去。

不過由於本音也沒有聽說會長打算在哪個競技場進行實戰指導(懲罰),所以簪還花了點時間調查志保與姊姊的位置,才會直到分出勝負後才抵達第一競技場。

面對預料之外的亂入者,楯無也一時語塞了。她多少還是有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不能堂堂正正地大聲說出來的自覺。

看著場上更加混亂的狀況,志保只能按著額頭。而山田老師則是看狀況不對,走為上策地悄悄開溜。

「那、那個,小簪,聽我說……」

看著死命想要找出一個可以和平收場之藉口的姊姊,簪爆發了。

對拯救了自己,抱持著好感的對象,竟然擅自動用私刑處置這件事,看來是超過了簪的忍耐極限。無法壓抑的衝動,化為對楯無的一聲無可挽回的大吼:

「姊姊,我最討――――!!」

「不~~~行!!!!」

第二位亂入者竭盡全力的嘶吼,掩蓋了最後的聲音,讓簪無法把話完整說完。

接著,天使降落於此。

在簪衝出教室後,本音知道憑自己的腳程,是不可能追上身為日本代表候補生而有鍛鍊過自己的簪的。而在她所知的範圍內,這所學園速度最快的人,就是她的同班同學兼室友。

米可特‧奧利維亞。

而比任何人都要重視友誼的米可特,當然不會對本音的請求置之不理。

伊卡洛斯展開雙翼,飄然地與懷抱中的本音,一同落在眾人中間。

「不行喲~小簪~不可以~就這樣~討厭姊姊~」

「可是!」

抓住這個時機,志保也開口了。

「稍微冷靜點,簪同學。」

「怎麼連志保也幫姊姊講話!明明姊姊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

「小簪,我……」聰明如會長,也還沒能找出合適的藉口。

此時志保與本音對看了一眼,明明只是第三次見面的兩人,此時卻心有靈犀一點通。

「讓我來告訴妳令姊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麼如何?」

「咦……?」

志保的一句話,終於吸引了簪的注意力,讓她稍為地回復了冷靜。

「喂……給我等嗚嗚嗚!?」

面對志保出乎意料的發言,楯無忍不住想要說些什麼,希望維持自己在妹妹心中的帥氣(自以為)形象,卻被一旁躡手躡腳悄悄靠近的本音與已將伊卡洛斯收好的米可特,給連手捂住了嘴。

「幹的好二位,那我就繼續說下去了。簡單說呢,令姊只是想跟妳多親近一點,然而在看到了一個不知道打哪來的傢伙跟妹妹感情很好後,嫉妒那個人罷了。」

於是更識楯無作為姊姊的威嚴,就在志保的言語攻擊(?)之下,如同早晨的霧氣一般,在太陽露臉後消散的無影無蹤。

志保完全無視一旁拼命想要掙開本音與米可特的束縛,企圖說些什麼的楯無,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是、是這樣嗎!?」

出乎意料的告白,讓簪腦袋一下子陷入一片空白。姊姊…想要跟自己和好?

「沒錯沒錯~在看完昨天~那膝枕的影片後~小楯~一直都是~不開心狀態~」

畢竟楯無也是武術高手,本音跟米可特終究壓制不了她。被掙脫後,本音就趁機接口証實志保的說法。

「啊、啊哩……被看到了!?」對簪來說,這件事衝擊更大。

「啊啊……作為姊姊的威嚴就這樣煙消雲散了…太過分了衛宮同學!!妳不知道纖細兩個字要怎麼寫嗎!!還有本音!更識家養妳們姊妹這麼多年,居然在這個時候反咬我一口!」

「不好意思,從以前我就一直被人說是個鈍感的傢伙,所以這方面請不要有所期待。」

「就是因為這樣~才不能~袖手旁觀喲~」

雙目含淚地向志保與本音抱怨的楯無,與其說是因為秘密被暴露而生氣,不如說是因為祕藏在心中的思念被攤在光天化日之下而感到不好意思。

志保繼續無視楯無的抱怨,再次看向因為昨天的膝枕被姊姊,或者說其他人看到而感到非常害羞,因此幾乎動彈不得的簪,說道:「對了,簪同學,今天晚上的晚餐啊,就跟會長一起吃如何?」

「咦……跟姊姊一起?」

「咦……跟小簪一起?」

「沒錯。」

「我們也可以~一起嗎~」本音笑嘻嘻地拉著米可特,一起將手舉高。

「只要簪同學跟會長沒意見的話。」志保微笑道。

「喔~一起吃飯~」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是不是有搞清楚狀況的米可特,也模仿本音將雙手高舉。

而更識姐妹,則因為志保那毫無前後脈絡的一句話,再次被定格在當場。

後記:這篇又是改編,不過主要更動了三點。第一點是原作志保決定跟會長認真打一場的理由就只是就這樣被幹掉會有點不爽(第7話:勿論、だからと言ってただやられるだけというのも癪なので、相応に粘るつもりでいた。),我自己就這樣幫她想了個理由。總覺得好像還是有點硬凹就是了(汗)。

第二點則是鐵甲作用登場部分,原作志保並沒有注意到子彈打完這件事,接下來的展開都只是臨機應變。但是這在我看來這好像不大符合她這麼一個老練戰士的形象,所以我就改編成她在發現彈藥即將用盡後,策劃了這麼一個陷阱引誘會長上鉤。

第三點就是最後本音跟米可特的亂入了。米可特不提,她本來就不是インフィニット・ストラトスcross BLADE的角色,不過我一直覺得本音對於兩姊妹的心結這點,實在是沒有表現出很想化解的樣子,這好像不大合理?當然因為我沒看原作7所以可能有所遺漏也說不定。總之我覺得本音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應該會試著做些什麼才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縹緲孤鴻 的頭像
縹緲孤鴻

類(るい)は友(智)を呼ぶ---縹緲孤鴻的物以類聚之涯

縹緲孤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尚由
  • 呀呼! 土狼發威!

    不過之前看原作片段時,覺得有紅A經歷的土狼應該不會怕妹控才對...反而會去更激怒對方吧XD

  • 我是覺得,她想裝乖的時候就會怕,因為會很麻煩,豁出去之後就...XD

    縹緲孤鴻 於 2012/08/09 21:45 回覆